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1 16:06: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命运三兄弟
  4. 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

更新于:2018-02-18 13:58:55 字数:3127

字体: 字号:
  3012年12月21日下午14点31分,银河系众多生灵中的母球,地球发生巨变。地球的南极变成了北地球的磁极向相反方向移动。地壳变动有频繁的火山、剧烈的地震和山体滑坡。巨大的海浪从海上扑入纽约城,大水吞噬了纽约,不但淹没了M国,O洲也在洪水之下不复存在,白雪覆盖了整个地球表面。而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巨变后的“京都存活地”中。

  他,叫张明,本是北京LH大学的一名高职生。他的人生没什么远大的梦想,上上网,玩玩游戏,和哥们聊聊天,觉的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可这一切,好像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变成了奢望。在他24岁那年,海啸,地震,山体滑坡,成了我那一年听到最多的熟悉的陌生词,恐惧在心里蔓延。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个个都相继离我而去。逃,好像成了每天的必修课。BJ一直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可现在它变的面目全非,哟,不,是他熟悉的DQ村都已经变的面目全非。每天都为吃什么而去觅食,现在的人与兽已经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在我眼里,在夜里,人类更是连野兽都不如,科技,知识,已经让人类的兽性燃烧殆尽。

  “妈~您烧好像好多了,今天我再去和玉功去山上找一些草药,再砍些树皮,我估计明天你就能好了。”张明拉了拉母亲身上的被子,其实母亲已经烧的说不出话来了,温度也一天比一天高。张明含泪说:“妈~昨天我和玉功采药的时候看见了一只小白兔,可是突然地震了,让它跑了,今天老伯说不会有地震,我一定能抓回来给您熬汤,您吃了药,再喝了兔子汤,就好了~”说完张明转身就和身边的一位外表清秀的男生一起跑向了山里,“。。。。”母亲虽然高烧,说不出话来,可她的热泪从发烧的那天,一直没有消失。因为她知道他的儿子长大了,成了真正的男子汗。

  不知道是不是世界上少了科技,少了污染。今天的天格外的蓝。这种晴空万里的景象自12月21日之后已经一年都没有出现过了,虽然太阳高挂空中,可因为冷空气的影响,地球的温度还是在零下20度左右。不过这也算有一些温度回升了。老一辈的人每一次见到这一样的天气都会跪拜,祈求神灵,可神灵真的在吗?

  “始神,你为什么要把你创造的世界亲手毁了?”在空中最高最大的一朵云中,一个甜美的声音问道。“他们做了什么错?他们都是你亲手创造的子民啊~求求你,救救他们吧,他们知道错了已经”声音随着她看着无数难民的死去,在优美声中多了几分祈求态度。“我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给过他们警示,可是他们,连续三天的黑夜,他们不但没有忏悔,反而更加变本厉。这样的民族,不要也罢。”一个沉厚而威严的声音从天际传来,虽然声音宏大,可并没有传达到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耳中。“可。。。。”“你不要再说了,这是一个劫数,命中注定。因为被命运选中的战士已经被这个安逸的世界惯坏了,他们需要这样的磨难才能担起日后的重责。”“始神,您的意思是,您并不是要毁灭他们?”优美的声音顿时变的兴奋了起来。“灭与不灭不是我所决定的,全在他们一念之间。我不得不承认,他们,是我创造的万灵中最成功的,可是他们却不好好珍惜我所赋予的能力。赎罪,才能真正解救这个世界。看~已经有三个被选中的人真正成熟,除非他们能用我赋予的力量真正解救平行世界,那他们这个世界才能得到拯救。”

  太阳渐渐好像在声音消失的同时又变小了一圈,空气也在瞬间冷了十度。这时,一双纤细的手从云端伸了出来,在这个被毁的世界,好像只有这双手是最完美的。一道红光射向张明母亲的头中,张母顿时感觉不那么冷了,头也不疼了,渐渐的,张母睡着了。。睡的很沉。“我能帮你们的也只有这些了。。。”

  “玉功,你说今天能找到吃的吗?”张明蹒跚的脚步,小心的迈着每一步,坚毅而清澈的眼睛四处张望,生怕落掉每一方土地,生怕落掉任何能吃的东西。“这都不叫事!你忘啦,昨天咱们还看见兔子了呢,你放心,我爸妈已经走了,是你们家一直照顾我,你妈就是我妈,如果有吃的,一定先紧着你妈吃”李玉功想都没想的回答道。李玉功却不知道,就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张明心里就将他看成了这辈子除了父母外最重要的亲人。

  张李二人越走越深,终于零星出现了一两棵没能有被人刮下树皮的树木。草药也找到了一些。“快,给我刀,这些皮看起来挺潮的,吃起来应该不会太硬。”说着张明从李玉功手中抢过刀,刮起了树皮。李玉功看着张明刮着树皮,吞了口口水,因为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吃东西了,可是为了他的兄弟,他兄弟的母亲,为了报救命之恩,默默的说道:“李玉功,这都不叫事~!你以前什么没吃过,那些营养你都没消化完呢,**的不饿!”。李玉功,是张明的至交好友,他们相识在网络游戏,因为一个性格内向,一个性格开朗。在接触一段时间后,就给了两个人相见恨晚的感觉,不久,他们从网友,变成了真正的朋友,

  也许李玉功生在一个富豪之家,对什么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在经济上也时常帮助张明。可这些都是二年前的事了,在灾难发生不久,李玉功的父母就在地震中丧生了,就在他走头无路时,也正是张明一家人发现了他,一直照顾至今,张明的父亲更是为了保护张李二人,死在了房屋倒塌中。

  太阳西下,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凄凉的感觉也油然而生,张李二人也采了足够的吃的和草药,兴高采烈的回到了“难民区”。因为人们很少有吃的,自父亲死后,他更是担起了做饭的重任,将简单的东西做的不简单,是张明做饭的信条。回到营地,母亲还在熟睡,张李二人,立刻生火做饭。草药,树皮,再加上一些简单的带各种味道的植物,张明有序的将这些放到了锅里,不久,浓浓的香味传了过来,虽然全是菜,可有技术和没技术就是不一样。

  当然做为兄弟,张明当然不会忘记给李玉功留上一碗。李玉功拿着碗道:“张明,你真的不用给我留,你留着吧,这样你明天就不用去觅食了,可以留在家里照顾伯母。”话虽然说出来了,可李玉功毕竟几天没有吃饭了,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碗。张明做为兄弟,怎能不知他说的道理,可他真的按他说的做吗,李玉功虽然不是亲兄弟,可是经过二年的种种磨难,感情早已升华到至亲的程度。“自家兄弟,什么都别说了,有我一口,就不会饿着你,大不了明天咱们再一起去找吃的就是了,你可是我的福将,嘿嘿”。李玉功心里已经不能用感动来形容了。也正是这种生与死之间培养出来的感情,奠定了他们日成功的基石。

  “玉功!玉功!哈哈哈,你快来看啊!我妈烧退了,我妈烧腿了!哈哈哈!”二年了,这是张明第一次笑的那么开心。他的笑声响彻了整个“难民营”。

  李玉功,小心的将一碗树皮汤放在一旁,飞快的跑到了张明的帐篷里,摸了摸伯母的头。真的不烧了。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好像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突然落了地。道:“我说什么来着~这都不叫事!明天咱们再去采一些草药,这个天气说不准的,备一些吧。”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玉功,虽然有些纨绔,但也练就了一身处事不惊的能力。张明深深的点了点头,道:“恩,让风雨来的再猛烈些吧!只要咱们兄弟在一起,什么难关都能过!”。也许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太累,也许是担心母亲的病情,当烧退的那一刻,两个都倒在了地上。

  今夜的星空好像格外明朗,没有了尾气和废气,星光将大地照的好像白天,两兄弟以大字的形状躺在大地上,虽然非常冷,但他们的心因为彼此的存在因为母亲的健康,是暖的。他们知道,就算风雨来的再猛烈,只要他们还在一起,还活着,就都不叫事!

  “哥哥~我冷~好冷”一个细细的声音从不远的帐篷中传了出来,“妞~!别怕,你看,连张明家的那个老太婆的病都好了,你也一定会没事的,听见没~”此时一个双眼热泪的汉子,已经泣不成声的劝这自己的妹妹。可自己不知道如何分辨草药,妹妹已经病了几天,虽然没有张母那么严重,可这个汉子对自己的无用深深的悔恨着,双手紧扣着自己的双腿,扣的血都流了出来,突然想到了。“明天!明天他们还会去采药,我一定要抢过来”。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