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0 05:09:0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囚狱世界
  4. 第一章 吾名宇峰

第一章 吾名宇峰

更新于:2018-03-18 20:24:41 字数:2549

字体: 字号:
  琢月山,自十八年前起,琢月山上突然被一股白色大雾笼罩,终不见日。起初山脚下一些胆大村民企图上山探索,想看看这莫名泛起大雾的山上是不是有什么宝物,但神奇是所有上山寻宝的人全部都会在山上迷失方向,最终莫名其妙的走回初始地,这神奇的一幕马上传开。

  当年事发生不久,就有强大修者慕名而来,他们以玄功做法,以玄法明目,脚踩神奇步伐企图上山,最终却是在一支快要腐化的树枝挡住了前路,不敢进入。

  “你们知道吗?当时那些修者个个牛逼轰轰的,在这里对我们大呼小叫的,但是他们企图上山寻宝的时候,一道金光闪过,降落在他们的上山的道路上,当时我们这里都感觉到一震!”琢月山脚,逐月村好来客客栈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正大口大口咬着一只鸡腿的大汉面色激昂的对着正围坐在他周围的客人们说道。

  “然后啊,只见那些修者齐齐停住了脚步,个个都盯着金光落下的地方看,你们猜是什么?哈哈,对!就是那根都快要腐烂的树枝!后来那些修者啊......”说到这里,大汉微微一顿,眼角瞄向了隔壁桌也围坐在他周围的听客桌上,菜盘上的油光闪闪的大鸡腿是那样的耀眼。

  “腐烂的树枝?就因为一个腐烂的树枝那些强大的修者就不敢上去了吗?”就在所有人都等待着下文的时候,隔壁桌的客人先是一愣,这大汉怎么突然不讲了,之后看到大汉直直盯着自己的鸡腿转瞬间就明白了,立马将鸡腿递上前去。

  见这人如此上道,大汉双眼一眯,笑嘻嘻的接过鸡腿,满足的一口咬下,嚼动着油腻的大嘴,继续说道:“腐烂的树枝怎么了?要知道琢月山可是遍布着赤铁矿的山体啊,莫说是你这等普通人全力击打,就是当初来的那些修者也都要花上一些功夫才能对山体造成一些伤害,那只腐化的树枝却直入山体,你说那些修者怕不怕?”

  “原来如此,兄弟真是见多识广啊!”

  “然后呢?然后呢?”

  听到在坐的客人对自己的夸奖,大汉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然后当然就是那些修者屁都不敢放一个的走了啊,哈哈!”

  “就这么简单?这事就没人管了?”

  “对啊,这座山可是有赤铁矿的啊,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矿材,但是也值得一些小的国家争夺了吧?”

  “圣庭呢?圣庭没有派人过来?”

  面对众人的提问,络腮胡子大汉一开始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嘻嘻面对,但是当听到圣庭两个字的时候,大汉脸上明显一僵,扬起的嘴角微微抽出,随即立马调整了过来,带着略微嘲讽的语气道:“圣庭?圣庭当然来人了,听说来了个穿红衣服的老头,让人在山顶揍了一顿,然后屁都没放一个的就跑回去了,哈哈哈!”

  “圣庭红衣服的老头?红衣服?”络腮胡子大汉放肆的大笑声下,客栈中其他人却仿佛都静止了一般,目瞪口呆表情呆滞的望着大汉。开什么玩笑!圣庭作为天玄大陆的守护者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作为天玄大陆的一员,所有人都把圣庭当做神圣的存在。而圣庭能穿红衣服的不是只有传说中的四大主神吗?主神能亲自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然后还被人揍了一顿?圣庭在所有人的心中是神圣的存在是不可亵渎的,这时所有人都面色不善的看着大汉。

  “兄弟,你这牛吹的有点过了吧?”

  “先前听你说的还有几分道理,没想到全是瞎编的,什么红衣服的老头?那是圣庭伟大的红衣主神!”

  “来来来,快点把鸡腿还给我!”

  “对,把它的鸡腿抢回来,还我鸡腿!”

  其实就在大汉自己说完了之后,看着围坐在周围的客人脸色的变化,立马发现了问题,意识到了危险,他们都盯着自己的鸡腿!

  不能忍,下一刻所有人都冲过来之前,大汉抓起剩下的两个鸡腿齐齐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大嘴一合双手一抽,瞬间两个鸡腿骨头出现在大汉手中,油腻的大嘴裂开一笑,将手上的鸡腿骨头往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客人脸上一扔,两人瞬间脑袋向后一仰摔向地面,接着又是一把抓住桌子的边缘向上一抬,桌子在翻滚中直直飞向冲向大汉的客人。

  面对翻滚中的桌子,特别是有了前面两个人被两个鸡腿骨头给撂倒的前车之鉴,两个骨头都把两个人撂倒了,别说一张厚实的桌子了。下意识所有人都开始向两边躲避,慌乱中客人们互相磕绊,摔倒在地,顿时客栈一阵哀嚎。在所有人慢慢爬起身之后发现那个络腮胡子大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呼,好险!”客栈的后门一个巨大的水缸之后,络腮胡子大汉拍拍胸口自言自语道:“又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只能跑,不然伤到他们又要被师傅......”

  自言自语到一半,络腮胡子大汉却是停顿了下来,眼角突然泛起一丝丝泪水,顿时与他粗狂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强烈的反差。

  “这个死老头说走就走,就这么把我给抛弃了,就给我留下这么一把破木剑,连一分钱的都没留下,害得我天天在这里骗吃骗喝的,我为什么还要听他的话!”说着大汉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细长的木剑,咬牙切齿的队木剑说道。

  之后却又是静静的看着木剑好一阵,再一次小心翼翼的收好在自己怀中,十分珍贵。

  收好木剑,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大汉眼珠一转,自言自语道:“这个地方也待够了,老家伙估计是真的不会来了,看来我也应该出去外面走走了,听老东西说外面的世界美好又残酷,我不懂,他说只有自己见识过才知道。”

  边说边走,大汉从水缸后面起身向外走去,经过客栈后方的一个小柴房时闪身进去,关好门,只听见小柴房里面响起一阵换衣服的刷刷声。

  片刻后小柴房木门打开,竟是一个斯文帅气眉清目秀的小生出现在门口,清秀小生身穿一袭长袍向外走出,四下环顾一周之后大大方方地走进了客栈的正厅。

  而此时刚刚经历了一阵骚乱的客人们正东倒西歪各自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不时地轻柔着受伤的部位,纷纷大声批判着刚才某某大汉的恶行。

  清秀小生步入正厅后听到在场客人所谈论的事情,清秀的脸上一整抽搐,随之眼珠子一转,嘴角微微上扬,一丝坏笑出现在小生脸上。

  清秀小生继续向门口走去,没有人注意到他,就在即将踏出客栈大门之时,右脚却是轻轻一踩,一股透明的气旋瞬间向四周散开,冲向所有讨论刚才络腮胡子大汉事情的人的板凳上,一时间客栈再一次的人仰马翻,响起了惨兮兮的哀嚎声。

  这时,清秀小生微笑着已经踏出了客栈门口,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口中轻语道“吾名宇峰,尊师命,观世间,悟苍生,证吾心。”

  宇峰迎着太阳慢慢走向远方,看似瘦小的身影仿佛融入了天地之间,隐约间他的胸口仿佛出现了一条暗黑的锁链,锁链连接着天地,发出轻微的脆响,一现即逝,仿佛看到了幻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