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8:18:3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血中月
  4. 第二章 姐姐妹妹

第二章 姐姐妹妹

更新于:2018-03-17 18:42:28 字数:2339

  宁远和陈涵最近不怎么高兴,因为家里的武术培训班这一期一个学生也没有召到。倒不是家里会为此这个揭不开锅,因为宁远是附近一片工程的负责人,而且陈涵也是医院的一个专家级医生,两人在青木市也算中层人家了。但武术是宁远和陈涵共同的兴趣,这一期没有招到学员,两人自然有些失落。

  自从六年前捡到叶天赐,两人为了避免邻居和熟人的闲言碎语,便搬到了距离原先住的地方很远的青木市。

  说也奇怪,结婚五年的两人一直没有孩子。而搬到青木市不久,陈涵便怀孕了。十月怀胎后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宁静。

  关于六年前的事,两人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在那个夜晚,他们遇到了天赐。之所以取名叫叶天赐,是因为这个孩子的亲生母亲留下了一个戒指给他,上面刻着“叶若雨”三个字。两人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让天赐姓叶。

  叶天赐小时候身体非常虚弱,总是吃不下东西,最多只能喝一点点汤。虽然后来身体渐渐好了起来,但是他依然是个瘦小的孩子。即使是身为妹妹的宁静也比他高出半个头。

  小孩子总是很喜欢在同龄人中当孩子王的。由于宁静从小便跟着宁远和陈涵学习武术,所以在孩子里都是领头人的身份。而叶天赐虽然也练过武术,但由于身子弱,始终跟在宁静身后受她保护。所以宁静一直自诩是天赐的姐姐,从来没有叫过他哥哥。

  “喂,天赐,起床了!”清晨五点,叶天赐的房中就传来宁静的声音,“都五点了,太阳公公都要起床了,你还不快起来跑步!”

  “不嘛,我还要睡一会儿,我不去跑步了,静静你自己去。”叶天赐在床上翻滚着,赖着不起来。

  宁静一把掀开他的被子,说道:“不行!只有天天早起,天天锻炼,身体才会棒。你本来就老是生病,要是再懒惰,以后就要天天生病了。”

  叶天赐抓着被子继续赖床,宁静继续掀他的被子。两人就这样纠结了十几分钟,叶天赐终于无奈地撅着嘴巴起了床。刷牙、洗脸,然后跟着一脸得意的宁静出去跑步了。

  陈涵此时正和宁远在客厅一边喝着早茶一边聊天。看到宁静拉着天赐出去跑步了,她不禁笑着对身边的宁远说道:“静静这丫头,平时在我们大人这里都表现得乖乖的,在天赐这些孩子那里就变成野丫头了。以后男朋友都找不到怎么办啊?”

  宁远喝了一口茶水,笑着应道:“宁静和你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都有我要,还怕宁静没人要吗?哈哈~”

  “好啊!三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了。走,去练练?”陈涵嗔道。

  “练就练嘛,但这回别喊着叫我让你啊。”宁远大笑。

  “哼!”

  ......

  宁远和陈涵在家里拌着嘴的时候,宁静和叶天赐已经跑到家后面的小山上了。这是一座不大的山,山上的公路是进出青木市的必经之路。宁静和叶天赐每天早上都会在半路上买好早饭,然后跑到山上边吃早饭边看日出。

  宁静坐在马路边的防护栏上,双手捧着一个包子小口小口地吃着,两条腿在空中晃来晃去,显得兴致很高。叶天赐则坐在宁静旁边的草地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喝着一杯豆浆。双眼看着东方的地平线,静静等待着日出。

  宁静慢慢地吃了半个包子,此时的太阳已经开始爬上地平线了。早晨的太阳还略有些清冷,又加上山顶的温度也比较低。刚跑完步出了一些汗的宁静略微有些发冷。无奈此处离家比较远,也没办法回去拿衣服,宁静只好尽量蜷起身子,双手环在胸前,给自己一些温暖。

  突然,宁静感觉身上一暖。回头看去,只见穿着一件单衣的叶天赐正努力地踮起脚,要把从身上脱下的外套披到她的身上。

  “你干嘛?”宁静从护栏上跳下来,转身对着天赐说道。

  “你不是冷了吗?我想把衣服给你穿上呀。”叶天赐拿着衣服挠了挠头。

  宁静不满道:“你把衣服给我穿了,你自己怎么办啊?要是你生病了,爸爸妈妈又要骂我没照顾好你了。”

  “不会的。”叶天赐赶紧回答,“我一点也不怕冷的,冬天的时候妈妈给我穿的太多,我还老是觉得热。可妈妈不相信我,老是给我穿很多件衣服。”

  “真的?”宁静不禁怀疑。

  “当然了啊!我怎么可能骗你嘛,不信你摸摸。”叶天赐说完,抬起手就放到了宁静眼前。

  宁静伸手握住叶天赐伸过来的手,竟然真的感觉十分的温暖。天赐的手就像一杯温温的开水,是这微冷的晚秋最温暖舒服的东西。宁静放开了天赐的手,却突然张开双臂向叶天赐抱去,口中还一边笑着说:“来,天赐,姐姐抱抱。”

  叶天赐灵巧地闪过宁静的突袭,躲到一边说:“我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哥哥才对,我才不叫你姐姐呢。你要叫我哥哥,不然就不给你抱。”

  “想得美!”宁静不服气地说,“我比你高,比你力气大,所以我肯定就是姐姐。你看小洛和小川的哥哥,长得那么高。你怎么可能会是我哥哥嘛!”

  “可是爸爸和妈妈都说我是哥哥你是妹妹的啊,又不是我自己说的。”

  “胡说胡说!”宁静气得一直跺脚“你不是我哥哥,个个都是又高力气又大的。你都没有我厉害,怎么会是我哥哥?不是不是!”

  “我是比你早出生的啊。”叶天赐有点委屈的说道,“早出生的就是哥哥。不信你去问妈妈嘛。”

  宁静说不过天赐,只好一跺脚,生气的说:“叶天赐!我再也不理你了!”说完就转身向山下跑去。

  叶天赐喊了宁静几声,见她头也不回地跑,只好拿起地上装早餐的袋子,也向山下追去。

  过了十几分钟,宁静一个人回到了家里。此时陈涵已经去医院上班了,家里只有宁远一个人。看到宁静一个人回家,宁远问道:“静静,天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不知道!”还在气头上的宁静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句。

  见到宁静的态度,宁远自然有些生气,便责备道:“你怎么回事?和哥哥一起出去玩,怎么能不喊他就一个人回来?你不知道....”

  宁远还没说完,宁静突然转身哭道:“他才不是我哥哥呢!哥哥才不是这样的!只有姐姐照顾弟弟,哪有妹妹照顾哥哥的?我不要他当我哥哥!”说完便跑进自己房间,随后便传出了宁静的哭声。宁远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