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37: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恩仇引
  4. 第一章 煮酒论诗

第一章 煮酒论诗

更新于:2018-03-16 19:04:11 字数:2122

  唐朝时期,诗歌盛行。诗仙李白,诗圣杜甫,颜筋柳骨的颜真卿、柳公权,画圣吴道子、李思训,这几人更是声名远播,流传至今。

  公元735年,某座无名小山上。半山腰种满了青梅,青梅林中一条小溪缓缓流过,梅林中央,小溪旁,一块大岩石坐着两人,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嘴,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的身材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衫,在他对面坐着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身穿青色长衫,有一股上穷碧落下黄泉的仙人姿态。两人中间则是摆放着一壶酒,两个小酒杯,还有一个温酒的小火炉。那青色长衫男子,将青梅放进酒壶里,再将酒壶放在炉子上,用温火煮着酒,慢慢摇着扇道:“华仙,明日你就要进京赶考了,兄长我今日考考你。”

  “兄长请!”华仙一脸自信着。

  男子点点头道:“恩,这股自信不错,今日我就考考你《诗经》,《诗经》被分为风、雅、颂三部分,你可知“风”的代表作《硕鼠》和他的含义?”

  华仙端起面前的小酒杯,将酒杯的酒一饮而尽,说道:“《国风·魏风·硕鼠》为先秦时代魏地的汉族民歌。”随之华仙折了一段小树枝,敲打着小酒杯道,“硕鼠硕鼠⑴,无食我黍⑵!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歌声让人憎恨奴隶主剥削阶级为贪婪可憎的大老鼠、肥老鼠,让闻着对其愤恨之情,揭露了剥削者贪得无厌而寡恩,青色长衫男子击节道:“好!好一首硕鼠,华仙,来!”青色长衫男子将酒壶取下,给华仙到上一杯,也给自己到上一杯,两人相视而笑,一饮而尽。

  “华仙,以你如今的才华,这次的状元非你莫属了。”

  “兄长,谬赞了,这天下间才子何其多,这状元可不一定是我。”话落,华仙将两人酒杯再次满上。

  “哈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华仙。”

  “恩。可惜还是比不上兄长,兄长的才华是何其高,我等只能瞻仰,无法超越啊。”

  “唉,华仙,你我两人知根知底,你就不要谦虚了,再过几年,你就能超越我,倒是兄长吾那时候比不过你,来,今朝有酒今朝醉。”两人再次一饮而尽。“兄长,酒可饮,今日不敢醉。”

  “哦,也对,你明日还要进京赶考。那我们就只好少喝几杯了。”时间就在杯盏交错中流逝。两人喝着酒,讨论着诗词,“青莲居士!大事不好了!”,未见其人,先见其声,那青衫男子即青莲居士,皱着眉头,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小童神色慌张的跑过来,“青莲居士,大事不好了!”

  “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居士,杜甫,吴道子要与您相商魔君一事!”青莲居士表情凝重,皱着眉,华仙虽然不知道魔族是什么,但一看兄长表情就知此事重大,对青莲居士拱手道:“兄长,今日煮酒论诗就此结束吧,小弟还要回去多看看古籍,准备包袱,为明天的进京赶考做准备。”

  “恩,华仙,今日我们不能喝的尽心,只能等你金榜题名时,再喝的痛快,这把剑符送于你,进京赶考路上如果遇到危险,你就捏碎此符。”

  “恩。”华仙将剑符贴身藏好,拱了拱手,向着梅林外走去。青莲居士看着华仙远去,随即腾空而起飞向草屋。来到草屋,屋内三人行了个礼,各自落座,刚落座一名身着素衣,眼睛望着远方,眼神沧桑,眉宇间杂着愁苦,两鬓微白,拱手道:“太白,我和吴道子在多处地方发现魔族影子,这些魔族都是以前留下隐藏起来的,这次那么多出现定有阴谋。”

  青莲居士皱着眉,心里不知在想什么:“看样子,大师所预言有可能成真了,魔君要复出了,你们有没有通知函谷关守关将士?那里不得有失!”

  “恩,通知了,青莲居士,这次以你…...。”“谁!”突然间,青莲居士一声暴喝,从草屋冲出,向着远出飞去,杜甫,吴道子也紧随而去。也不知飞了多久,吴道子皱眉突然喊道:“不对,我们陷入迷阵。

  “恩!”两人都停下来细细感应,此时青莲居士说道:“只有迷阵。”与此同时只听见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太白,杜甫,胡道子,你们就别白费力气了,魔君一出,天下谁与争锋。你们就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时光,等待魔君君临天下吧。天下无争已千年,魔君一出谁争锋。纵横宇内九天间,众生皆跪平世间。哈哈哈”

  “小小计策而已,断水剑法,抽刀断水水更留。”青莲居士将刚刚汇聚的灵气全部汇聚与手上剑中,那一剑挥出,看起来似乎毫无目标,犹如挥在空气中,那空气变得扭曲,接着本是平坦的大地出现了一个山谷,但还是只有他们三人,青莲居士忧愁道:“举杯消愁愁更愁。”那本然消散的剑气突然汇聚起来,形成酒杯,直接向着一个点罩去,“砰”剑气形成的酒杯消散于空中,一个黑衣人负手而立,淡淡道:“你这招太弱了,对我没有。”青莲居士只是摇摇头,然而本是消散于空气中的灵气再次汇聚起来,形成酒杯罩向黑衣人,黑衣人一掌挥出,灵气有点混乱,接着又一掌,那酒杯再次消散。酒杯刚刚消散完,又一个,黑衣人皱眉,双章变拳轰向酒杯,“砰”酒杯消散于此同时,吴道子与杜甫在青莲居士示意下,三人同时攻下黑衣人,“哈哈,你们还是太弱了魔君一出谁争锋。纵横宇内九天间,众生皆跪平世间。”接着黑衣人直接消散于空气中。“我们回去吧,这个只是他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