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5:26: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超级世界拯救者
  4. 第二章 全面爆发

第二章 全面爆发

更新于:2018-03-18 10:35:51 字数:3951

  安非开着载满行李的车等在通往东洛杉矶的高架桥上,他要去安大略的表姐家。

  洛杉矶遭受到恐怖袭击警察们已经开始疏散这个城市。

  这让安非非常恼火,自己的事业资产全都在这里,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曾经职场精英的他现在只能不停地对妻子抱怨政府的无能。

  已经是中午了,看着长长的队伍,看来还要很久才能轮到他们。

  腹中穿来阵阵的饥饿感,匆忙的逃离,让安非一家根本没来得及准备食物。而此刻的他们,还要排队等待通关不能离开车子。

  安非只能让妻子露西返回桥边的汉堡店,希望能够买到一点吃的东西填饱饥饿的肚子。

  汉堡店铺已经关门了,露西趴在橱窗前确认了一下没有人以后,瞥了下嘴往回走去,看到妻子返回,安非离开了车子向起妻子望去。

  远处的妻子,纵了下肩表示什么也没有。

  “shit”安非用力把车门关上,觉得上自己是个倒霉鬼。忽然安非发现远处的人群变得骚乱,这让安非意识到了什么,他赶忙像妻子跑去,抓住露西的手然后快速向检查站跑去。

  露西有些不明所以,用疑问的眼光像安非望去。

  “别出声快走。”安非低头说了一句完后快速带妻子跑向检查站。想要在人们意识到危险前,先通过检查站到达安全的地方。

  安非没有惊动其他人,抛弃了汽车和行礼,这让安非和露西很快就通过了安检。

  并没有停留,他们就像不远处的一栋大楼跑去。躲到楼里他们就能暂时的安全了,至于危险,让大兵们和警察们去面对吧。

  远处的骚乱越来越大,并不断的接近大桥。

  随着一阵阵的呼喊和惨叫声,让本来井然有序接受安检的人群变得慌乱,排队等待接受检查的人们一下子全都挤在了安检站前,场面变得杂乱不堪,汽车上的人也纷纷抛弃行礼向检查站冲去,想要快些通过大桥,去安全的后方。

  但已经晚了。

  为了防止人群冲击封锁线。上千名警察不断的明抢示警试图威吓人群,恢复秩序,但枪声确加剧了恐慌。

  因为密集的人群阻挡了视线,不明所以的人们并不知道枪声来自于哪里,他们以为恐怖分子在开枪是扫射人群。

  于是人们更加急切的想要穿过封锁线,后面的人不断推挤着前面的人,压向安检站。

  沙袋和板房组成的临时安检站被冲垮了。

  人们爬过一辆辆用来封锁的警车,扯断警戒线,和组成人墙的防暴警撞在了一起。

  越来越多的人越过警戒线挤了上来,防爆警察们用手中的警棍打倒一个又一个的民众,但根本没办法阻挡人群的脚步。被打倒的人只能在人群的脚下传来一阵的呼救声,然后变得悄无声息了。

  有些胆大的人,直接沿着河堤跑到河道上,然后向对面的河堤攀爬去。

  警察组成的封锁只能不断地被推后,慢慢的变形最后彻底被冲垮了。

  而此时生化事件刚刚发生5.6个小时,除了几百名附近基地的国民警卫队和少量空运过来的大兵,并没有太多的军人,临时的防线并没有完全建立,主力依旧是警察。

  高楼顶,负责侦查的大兵和狙击手发现了骚乱的根源,人群后面一个十字路口处,三个方向如开闸的洪水一般的尸群喷涌而出,涌向人群。

  他们速度极快,很快就追上落后的人,一些丧尸高高的跃起扑倒逃跑的人,倒下的人一瞬间就被尸海淹没了,人群不断的被尸海追上然后淹没掉。

  长长地街道加上一段段的封锁线和汽车的阻隔,高空俯瞰的街道,就像一根长长的香肠,做为这根巨大香肠的配料人。正在被尸群快速的吞噬。

  十字路口依然不断涌出丧尸,一点没有减弱的趋势,好像无止境的喷出一般。

  原本充满大量汽车的街道,此刻完全看不到汽车的影子,也看不到地面,能看到的只有密密麻麻的尸海像地毯一样快速向洛杉矶大桥涌去。

  楼顶的大兵,一时间火力全开,向尸群射击,高空的俯射让大兵们可以轻易的打爆丧尸的脑袋,而下面密集的尸群,根本不需要瞄准。街道两旁的大楼,现在像两座巨大的堡垒,向尸群喷射着制造死亡的火焰。

  丧尸成片的被扫倒,然后被后面的尸群淹没。

  大楼上的大兵根本无法阻止尸群的前进,他们人数太少了。虽然打倒了大量丧尸,但对于尸群来说,只是九牛一毛。甚至连个浪花都没有激起。

  爆炸和密集的枪声,一下子刺激得人群更加的疯狂,就像打了兴奋剂的野牛,冲开一道又一道的封锁。只为了能够逃离这个危险的城市。

  而庞大到仿佛没有尽头的尸群,紧紧跟随着人群杀死他们,吃掉他们。

  洛杉矶大桥,洛杉矶通往东洛杉矶的必经之路,东洛杉矶一侧,数百名士兵和上千名警察守卫着这里。

  人群的暴乱让士兵和警察们进入了紧急状态,他们快速的进入到了各自的岗位和阵地。

  大桥沿岸的沙袋后面和桥旁的一座五层大楼上,成百上千的枪管指向了大桥上冲击着警察的人们。

  上校海维斯是负责守卫洛杉矶大桥的指挥官。

  此刻的他,看着大桥上就要被冲破的防线,正在做着艰难的思想斗争,他知道,这些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普通民众,但为长官下达的命令是不让任何一个可疑分子通过洛杉矶大桥。

  大桥防线被人群冲跨了。士兵们等待开火射击的命令。可随着洛杉矶一侧大楼的士兵发回紧急军情。

  上校发布了让坦克让开通道放过人群的命令,士兵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的尸群已经冲过了街道,开始登上洛杉矶大桥。还有一大部分直接冲下河堤,从河道上像对岸冲来。

  人群快速的撤离着,但紧随在后面的人已经完全和尸群相连了,上校下令请求空中火力支援,他要炸断大桥彻底阻断尸群前往东洛杉矶的道路。

  飞机十五分钟后会抵达,上校需要坚守阻挡尸群十五分钟。

  随着推进,大桥中段的丧尸已经出现在岸边防守的士兵视线了,岸边的士兵们在接到命令后开始射击。

  大桥两岸的高度略低于桥面,桥岸两边的射击效果并不理想。

  但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也起到一点阻隔效应。他们主要任务是杀死河道上的敌人。

  大楼上的士兵在尸群进入射程后,即开始对人群后面的尸群进行火力压制,射倒了很多丧尸,狙击手的精确点射,也让已经冲入人群的丧尸很快被清理干净。

  虽然伤员很多,但人群依然安全通过了大桥,随着四辆坦克将东洛杉矶一测硚口重新堵住,海维斯上校,总算松了一口气。

  尸群地毯般的涌了过来,桥上的汽车对它们起不到任何阻挡作用,大兵和警察们火力全开,子弹如暴雨般撞上尸群,一下子把尸群顶在大桥上。

  四辆坦克的双机枪口也喷射八道火蛇撕咬着尸群,粗大的125MM火炮对准桥面猛烈射击。HEAT弹不断的爆炸传来,丧尸被强大的爆炸力炸成碎块飞的漫天都是。

  或许等不到飞机的到来坦克们的火炮就可以把桥面轰塌。

  血液和碎肉块把桥面铺满,让桥面变成了血红色,但随着丧尸的前进,很快就只能看到黑压压的尸群了,完全看不到红色的地面。

  大块的尸体很快铺满硚口。

  一些被机枪扫成两半的丧尸依旧努力攀爬着要冲来撕咬大兵和警察们。但很快就会被打断脖子或脑袋彻底死亡。

  虽然暂时顶住了尸群,但尸群仍然在一点点的接近硚口。

  不断堆砌的尸体形成一个个的大尸堆,血液顺着大桥的两侧围栏处像河中流淌,像两道红色的小瀑布。河道中原本少的可怜的河水,已经完全变红,向远处流去。

  很快大量的尸体数量让尸体堆连接到了一起,变成一座大的尸山,而且越来越高。

  有了尸山的阻隔,硚口的火力无法直接倾泻到桥面上,单靠大楼上的火力无法完全阻隔丧尸的冲锋。

  丧失们爬上尸山然后一跃下,从空中扑向硚口的警察士兵,砸在防爆警察的盾上,口中发出阵阵嘶吼声,然后很快被乱枪打死。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丧尸越过尸山,防爆警察们已经顶不住了,只能不断的后退然后退到了坦克的后面。

  很快丧尸爬满了坦克,越过它开始攻击后面的大兵们和警察们,随着突入阵型的丧尸越来越多,警察最先崩溃了。

  他们装备简陋,只有手枪和霰弹枪,完全无法顶住正面,而血腥的杀戮也让警察们崩溃。

  丧尸不断冲进沙袋搭建的掩体,疯狂的撕咬着机枪手们,整个桥头的机枪阵地彻底沦陷了。

  大兵们开始不断被压制的后退。坦克已经完全被埋在尸群里了,于是驾驶员开始倒车,从尸群中慢慢退了出来,以保持战线的完整。

  履带下被碾压的尸体发出阵阵的骨碎声音,将原本有形状的尸体压成一条条的扁平肉质地毯。

  枪声完全掩盖了骨碎的声音。但暗红色充血的肌肉,白色的碎骨和被压出的脂肪,加上顺着桥面尸山中流下的血水,组成了一幅色彩单调的画面,或许到过地狱的人可能会觉得这画面很熟悉吧。

  随着士兵和坦克的不断的后退,一下子整个硚口被让了出来,尸群开始涌入硚口。

  因为无法马上消灭所有丧尸和不断后退,导致和尸群的接触面积越来越大,火力变得更加稀松,战斗向着尸群有力的方向开始发展。

  火力不足导致原本的交替射击变成了全速射击,这让一些地方开始出现了火力真空点。

  一些丧尸借着换弹的空隙一下子冲进了阵型引起混乱,士兵和警察的战线开始崩溃,就在尸群马上吞没士兵和警察们的时候。

  3架F16出现在远处,两枚引导炸弹被直接投在了大桥上。一声巨响,桥面开始坍塌。飞机拉高飞往下一座大桥。

  看到被炸塌的大桥,残余的士兵和警察一时间高声欢呼了起来。

  “yes!”海维斯上校挥舞了一下拳头,开始组织士兵们清剿残余的过桥丧尸,然后开始防守河堤,攻击河道中的大量丧尸。

  在激烈的枪炮声中,谁也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救治站一片惨叫声。

  到处都是医生护士被扑倒咬死,整个救治占和临时营地已经像血洗过一般,没有一个活人,数万丧尸从救治站冲出,向大兵们的背后扑去。

  战斗结束了,东洛杉矶沦陷了,整个洛杉矶的东方已经门户大开了。

  不单只有通往洛杉矶的几座大桥,其他几个方向的封锁口同样的事情也在上演,洛杉矶的灾难一下子变得再也无法控制,一些冲出城市的尸群不断的分散冲向远方。

  大楼顶的大兵们开始乘坐直升机撤退了,等待国家再次的命令,洛杉矶防守最终以失败告终。

  全程直播的媒体播放,几乎同时通告了全世界美国的灾难,各国纷纷撤侨,援助和断航。强大的美利坚一下子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