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3 19:58: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时光罗盘
  4. 第一章 求亲队伍

第一章 求亲队伍

更新于:2017-04-21 13:45:30 字数:3556

  长河落日,倦鸟归巢

  一队人马向着天边的红霞徐徐前进,队伍的人数不是很多,也就四五百人,但是相当齐整。背上是一色的红披风,胯下是一色的黑骏马,从远处看去,好似一条猩红的绸带在微微飘动。

  其实,这是一支去求亲的队伍,虽有军队的雄壮威严,却少了战场上的萧瑟杀气

  队伍的中间是一辆由两匹马拉着的篷车,坐着游侠族的第五代首领(中兴王匡尤),和他的儿子(嫡出大儿子元和)。

  这是要到高山族去,为元和说一门亲事,更为了牢固这个盟友。

  “报——,禀大王,前方快到炼狱山界,未发现异常”,哨探快马来报。

  “吩咐,四个百夫长,分东西南北,向外立下营帐,各自斥候向外二十里打探消息,如有异动,及时来报”,匡尤王掀开车窗,向外说道。

  “遵令”,中军执事谷月满,右手按住胸膛,弯腰行礼。

  中兴王微微点头,放下车窗。匡尤对这个中军执事一向很放心,忠勇可嘉,心思周全,看着睡着了的儿子,让他不由想起了,自己和谷月满年轻时候的一些事。

  那时中兴王匡尤,在众多子嗣中不算出类拔萃,并没有得到老首领黑山的器重。作为将门之后的谷月满却已经是久经战阵的勇士了,继承了斜谷家族的优良血统,身姿伟岸,气宇轩昂。匡尤的母妃谷云娜,是当时斜谷家族族主谷中宜的大女儿,为了儿子能成为王位的有力争夺者,她有意让匡尤结识斜谷家族的将领们,将领们作为谷云娜的娘家人也寄希望于匡尤,毕竟是血浓于水,匡尤为王的话,斜谷家族的地位会更加稳固。

  为了得到真正的忠诚,谷云娜特别希望匡尤能认识一下斜谷家族的青年将领们,能通过时间的磨合形成一份牢固的友谊,经过自己的观察和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情报,谷云娜选中了谷月满

  黑山十年,十五岁的匡尤和十六岁的谷月满认识了,在谷云娜的大帐里。

  “你是谷月满吧,听父王提起过你,说你带兵有方,作战勇敢”,其实匡尤对于谷月满的印象全是从母妃那里得到的,作为初出茅庐的小统领,是不会被黑山提起的,除非他能亲自指挥一场战役。

  “多谢大王的抬爱,谷月满只是尽到一个子民的义务,愿受大王驱使”,谷月满望着面前的小主,客套话是必须要说的,何况是第一次见面呢,然后右手按住左胸膛,对着匡尤深深的鞠躬。

  “谷拔鸿大将军这次征战有功,定会受到父王的赏赐,大将军真是我游侠族的光荣,像一柄长剑,随时都可以砍下敌人的头颅”

  “全是因为大王的福佑庇护,才使父亲能够得胜回营,大王是我游侠族的太阳,照耀着这片广袤的土地”

  “我们斜谷家族真是代代出英才,前面有谷镇熊老将军和谷扬鹰老将军,现在有谷拔鸿大将军,以后定会有谷月满将军”,匡尤有意把话扯到斜谷家族和谷月满身上:“看来我们斜谷家生来就是勇士,快马弯刀中总能走出威震四方的统帅,不知道我的血管里有没有这一脉滚烫的血液”

  说到这里已经很明确了,匡尤正在与谷月满通过血缘拉近关系,谷月满当然知道。

  “我斜谷一脉,全靠大王的器重,才有出征拜将的机会,小主贵为王室正统,定是天纵英才,愿为小主血染长袍,战死沙场”

  听这些话的时候,匡尤已经离开长案,走向弯着腰行礼的谷小将军了,略微搀扶,转而拉着谷月满的手臂,走向自己的长案:“我们坐下说吧,我的母妃也是斜谷族。”

  毕竟尊卑有别,谷满月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很是震惊,还没想好对策,下意识的推让了一下,已经随着匡尤来到案前,猛然醒悟:“小主身份高贵,怎么能和月满坐在一起呢,还是让月满站着说话吧。”

  “小将军不必推辞,我匡尤虽是贵为王子,身边却没有一个像将军一样的人物,你我年龄相近,血缘有亲,就抛开这些礼节吧”,匡尤拉着谷月满在案旁坐下

  谷月满也没有过多的推辞,毕竟来的时候,父亲嘱咐过,匡尤将是他以后要追随的人

  “谢小主抬爱,月满诚惶诚恐,愿做小主的宝刀,砍下敌人的头颅;愿为小主的座驾,踏破敌人的营帐”

  “只愿将军,耕牧之时,做我身边的护卫;征战之日,做我大军的统帅”,匡尤虽未被确立为王位的继承人,但有斜谷家族的支持,内心已有几分自信和躁动

  这种自信和躁动在适当的时候要表现出来,给那些真正的支持者看——这是母妃教导的,要给他们希望,你的自信将会增加他们的忠诚度,谁都不会去拥戴一个没有希望的主子的。

  坐在一起的两个青年人,渐渐变得相熟,客套话说完后,聊得越来越投机,谈到了这次战役的缴获和损失、谈到了出征前的准备、谈到了谷月满每次征战的表现、谈到了匡尤平日的生活、谈到了坐下的骏马,手中的弯刀,还聊到了部落里的姑娘、、、、、、

  这是匡尤和谷月满的第一次相见,年轻人之间说不上相见恨晚,只是聊得很是畅快。经过这次的安排,谷月满的内心承认了匡尤这个小主子。

  后来谷月满就做了匡尤的侍卫长,谷云娜的几句话,黑山就同意了。毕竟当时的谷月满还只是个小角色,在黑山看来一个半大小子是不会闹出什么风波的。

  不得不佩服谷妃眼光的准确和长远,在以后的路上,谷月满表现出了超强的军事才能和对匡尤的无比忠心。

  匡尤从那段回忆中走出来,掀开车窗,看着天边的落日,竟有了几分衰老的感觉,他毕竟还不到四十岁,对一个男人来说,正是建功立业之时。身为一个王,一个有作为有雄心的王,他突然有了些许害怕。

  经过谷月满的一番吩咐,四个百夫长在外围立下了营垒,中军大帐也已搭好。这近五百人的随从,五十名是从中兴王的贴身侍卫——刀疤血誓队中挑选的,四百名是从部族精锐军团黑风烈焰中挑选的,其余还有法师、医官、马倌、厨子、侍从等

  明天就要经过炼狱山了,匡尤把谷月满和几个统领叫到了中军大帐中。

  大帐里已经摆满了煮熟的黄羊肉,由于连日来赶路赶得紧,不仅是士卒,连统领们也只是吃着粗糙干硬的牛肉干外加几口酸奶。为了犒劳军士们,今天晚上可以吃些熟食了,外围的将士们吃的是烤肉,毕竟带的大锅有限,煮肉算是对统领的优待了,酒是没有的,为了这次求亲路上的安全稳妥,在出发之前,谷月满就得到授命,所有将士一律禁止带酒。

  中兴王匡尤的宴席一向很随意,让人觉得很自在,特别适合带兵的统领们,一群大老粗吃饭要的就是个畅快,唯一遗憾的就是少了一壶酒,但——这是决不能奢求的。匡尤王平日待人祥和,但是很讲究“有令则行,有禁则止”。最好不要违令,正常的话,这个人将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众头领,路途辛苦,今日本王摆宴,一来为了消解连日来的疲劳,二来为了明天的炼狱山道,来——,以水代酒”,匡尤端起一碗白水一饮而尽。

  众头领放下手中的碎肉,端起水来就着嘴里还没嚼烂的黄羊肉,一饮而尽,有的竟然噎着了,引来旁边人的一阵哄笑,匡尤也笑了起来,对于一些细枝末节的礼仪,中兴王是不会和这些忠心相熟的将领们计较的,将领们也知道中兴王的性情,所以敢手撕羊肉,大块咀嚼。

  “能陪大王子去高山族求亲,就是我等属下的无上荣耀了,有大王在,我们怎敢说辛苦呢”,一个脸有疤痕的百夫长喝过水说道

  “苍狼说得对,对我们游侠族的勇士们来说,这点路算什么呢,有大王在身边,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人兴奋呢”,有灰熊之称的百夫长雄百川说道,手里还攥着一块刚撕下的羊肉。

  剩下的头领听到他们两个这么说,也七嘴八舌的说起来,“我等追随大王多年,什么苦没吃过,这点路算什么”,“这次求亲将大有益于我游侠部族,能参加这次行动真是高兴啊”,“这黄羊肉真是好吃,一盘肉下肚整天的疲惫都没有了”、、、、、、、、

  “明天,就要经过炼狱山了,不知道诸位怎么看”,匡尤看他们也说得差不多了,有必要说说明天的行程了,这才是这场宴席的重点。

  统领们突然停止了自己的讲话,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一番咋呼很有不妥之处,明天的行程才是重点。可是一直以来都是遵令行事,都把自己当成是中兴王的快刀,这刀虽然快,时间久了在主人面前,却没有了自己的想法和主见。当然,这也是匡尤愿意看到的,说是让大家提出自己的看法,其实也没抱太多希望,身为百夫长,有执行力才是主要的。

  “我,我,我说一下,唉——,我又不知怎么说了,还是听大王的吧”,雄百川可能意识到刚才的一番话有些偏题,头脑一热,想要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却又说不出来,于是尴尬的站在那,一边挠着头,一边发着叹息。

  “灰熊啊,你站在那干嘛,坐下说”,匡尤看雄百川说不出来,于是给他解围,还一边善意的调侃道:“还以为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呢,原来是只打雷不下雨啊。”

  匡尤一笑,大家都笑了起来,雄百川坐下后,对着旁边的林统领咧着嘴说道:“笑什么,有能耐,你说。”

  谷月满一直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吃着,笑着,去融进这宴席的气氛当中,其实出发之前,匡尤已经和他商议了整个行程的路线,他很清楚明天的路不好走。

  统领们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只是过惯了刀尖上舔血的军旅生活,在没有面对死亡时总能乐观的对待,何况是在宴席上呢,明天死的那个又不是今天的我,今天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有酒的话就更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