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57:0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疯魔战天
  4. 第一章 神奇世界

第一章 神奇世界

更新于:2018-03-16 10:26:28 字数:5004

  这是一片不知名的庄园,林木青翠,枝叶繁茂,硕大的桃子挂满枝梢,颜色鲜艳,煞是诱人,有一条宽阔的道路延伸向庄园深处,道路两旁都是五颜六色的花朵,漂亮非常。

  这是赵宇醒来的第一印象,这地方实在是太漂亮,也太安静了,安静的很诡异,漂亮的有些不真实。赵宇是个八岁左右的小男孩,身上的粗布衣衫补着几个补丁,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相貌普通,如果硬要说特点,那就是浓黑眉毛下的大眼睛炯炯有神。

  赵宇记得,这天是跟村里的二狗子、三楞子、大柱子几个同龄伙伴一起玩耍。提起自己的名字,赵宇尤为自豪,因为自己是村里唯一拥有学名的孩子。村里其他孩子出生后,爹娘都是随便给孩子取个名字,贱名好养活。说起赵宇的名字还有一段小故事,赵宇出生之前,他爹有次上山砍柴,归来途中,发现一个晕倒在路旁的书生,悉心照料救了书生一命。乡下人尊敬读书人有学识,赵宇爹恳求书生给自己未来的孩子取个名字,书生略微沉吟,从随身的背囊取出笔墨,写了赵宇两字,赵宇爹双手捧过认真藏好,之后每天都会拿出来看一下,生怕忘掉。书生走的时候,赵宇爹给书生拿了些干粮,送到县城,回家途中,赵宇爹才后悔为啥不让书生多写几个名字留作备用。山村孩子没有读过书,赵宇二字念着感觉拗口,小伙伴慢慢发现“赵宇”“叫驴”比较相近,“叫驴”明显更顺口,渐渐的小伙伴都开始喊他“叫驴”,每次赵宇都会气的跺脚。

  他们今天玩的是过家家,幻想成为“游侠”,自己选定一片地方搜索,找到“宝物”进行比试,决胜出最厉害的武器。赵宇选中的地方是最边缘的区域,找了半天仅仅捡到几根木棍,再三巡视,也没发现“神兵利器”,连片锋利的石片也没发现,为了不被小伙伴嘲笑,赵宇决定继续搜寻。寻觅中,赵宇依稀闻到了一种香味,不浓烈,却持久芳香,循着香味飘来的方向,赵宇眼前出现一大片的黑色区域,这里被乡民视为禁地。赵宇所站的位置是这片区域的边缘,这片黑色区域面积广大,却见不到一点水洼,也没有树木花草,黑是这片地方的唯一色彩。更为离奇的是有次山村暴雨倾盆,有个山民发现这片区域竟然没有降下一个雨滴,好似两个世界,恐惧在这时蔓延,从此后这里便成了村民心中的禁地。

  赵宇也曾听村里老人说过此地的离奇,由于年龄小,他只把它当作是个故事。在边缘犹豫了一会儿,好奇战胜恐惧,赵宇循着香味继续前行,终于在进入“禁地”五十步左右,发现了香味最为浓郁的地方。弯下腰,在香味最浓郁处搜寻,突然眼前一黑,赵宇失去了知觉。

  再次睁眼看到是美轮美奂的景致,赵宇怀疑自己身在梦中,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不是幻觉,抬起胳膊放到嘴边,用力一咬,疼,不是做梦。

  处于陌生的环境,赵宇小心的观察四周,发现这里景色固然美丽,总感觉缺少什么东西,思索良久,赵宇才发觉花虽美桃虽大,周围竟然没有一只蜜蜂或者是蝴蝶,这才发现缺少的就是那种生活气。

  静默了一会儿之后,赵宇终于想起来此的目的,鼻子轻嗅,循着香味往前走去,隔着老远,就看见几十丈外的一朵红花,红的鲜艳,红的炫目,这也是赵宇在此地第一次发现的具有活力的东西。几步走到近前,赵宇发现红色花朵很像莲花,总共八片花瓣,生长在一个一丈方圆的水池里,红花不在水池正中央,靠近水池边缘仅有三尺左右,池水湛蓝,深不见底,靠近水池越近身上感觉越冷。在水池四周,有一些动物尸骸,可能年代久远,现在剩下的多数是些白骨,在其中赵宇发现一根金色的羽毛,除此外赵宇发现此地唯一一具完整的尸体,成牛大小,脑袋看起来像是一只大土狗,区别就是脑袋上长着鹿一样的双角。

  赵宇弯腰想捡起那根金色羽毛,怎知小小一根羽毛竟然极其沉重,费了很大的力气,赵宇也没能成功,赵宇放弃了捡宝的心思。重新看向红花,那是一种妖艳的美丽,散发的是一种清香,不浓烈,同样引人沉醉。靠近水潭,寒气让赵宇的头脑清醒了几分,但是要把红花摘到手的想法愈加坚定。

  赵宇趴在水潭边,手慢慢向红花靠近,水潭散发的寒气虽然侵入骨髓,咬牙他还能够坚持。放下心中的担忧,赵宇胳膊快速伸向花茎,忍着寒冷用力将花朵拽下,立刻站起远离水潭。红花被采摘之后,断口处流出的竟然是粉色的汁液,花的香味由淡雅转向浓郁,那是一种在心底涌出的味道,赵宇狂吞口水,大有一口吞下的冲动,想到此地的诡异,他才打消这种想法。眼看断口处的汁液即将滴落,赵宇把心一横将花朵拿近唇边,伸舌头舔掉那滴将要滴落的粉红花露,芬芳的味觉冲击赵宇心神,实在是太美味了,他不由自主将红花整朵塞进嘴里,红花入口即化。在赵宇的感觉中,一股暖流从舌根流向小腹,沿着骨骼流向全身,赵宇闭上眼睛,暖融融的感觉实在让人沉迷。

  在赵宇没有注意的地方,唯一完整的那具尸体竟然缓慢睁开了眼睛,它竟然还是活的。好似沉睡了很久突然醒来,它转头看向四周,待明白所有事情之后,眼睛转向赵宇方向,如果赵宇此时睁眼的话,绝对会大吃一惊,脸上是一种近似人类的表情,有悲愤、无奈,还有怜悯。

  这一切,赵宇都没有发觉,他只是沉浸在那种迷醉中。渐渐的,赵宇发觉了不对,身体越来越热,热的脑袋都有点昏沉,他感觉身子越来越难受,好像置身在在火炉之中。恍惚中赵宇记起附近有一个水潭,虽然潜意识中对潭中水有些畏惧,火焚的感觉逼他做出选择,循着感觉来到谭边,终于感受到一丝清凉。赵宇短时间恢复神智,看着眼前的水潭,赵宇咬了咬嘴唇,闭眼跳进了水里。在触水的刹那,赵宇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立即僵硬,迅速蒙上了一层冰霜,接着他的脑袋一疼,意识陷入沉睡,而身体也慢慢沉入水底。

  在谭边,那似狗生物,嘴里发出低语,竟然是人类声音:“当初不得已的做法竟让我族至宝发生变化,药性也温和了许多,如果是以前那人类孩子在接触妖莲的时候就会被焚烧成虚无,也许智者的预测是正确的。可惜我身躯残败,躲在圣剑残片里这么多年都没有复原,现在大限将至,天意如此,造化弄兽,真不甘心。”硕大的头颅转向身侧,那里有一个成人手掌大小的小东西在瑟瑟发抖,全身黑毛发亮。

  “孩子,你在当时出生,是我的命也是你的命。不要怪娘,我本想身体恢复一些,用秘法把你送到麒麟部落,为你开启我族传承,哪想到当时的伤势这么严重,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恢复。也不知你还能不能回到族内”她竟然是传说中很久未现世的神兽麒麟。

  无人注视的寒潭底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转眼间几个时辰过去了,沉寂的水潭底部突然有细微的声音传出,那是冰融化水流动的声音,赵宇身上的冰层在慢慢变薄,终于彻底消失,不过赵宇并没有醒来。

  水潭边的成年期麒麟脑海中浮现的是很多年前那惊天一战,它记得自己好像有个名字叫火舞,属于稀少的火麒麟一族,麒麟虽是祥瑞之兆,可狂乱的火麒麟确是灾难,那一战自己焚烧了大片区域,怎奈对手太强,自己被打落尘埃,身体更被对方神兵气息侵蚀,伤势严重,幸好躲在圣剑残片空间,躲过一劫。雪上加霜的是孩子早生,自己产后虚弱几乎耗尽了所有,才护持着孩子免遭伤害,也因如此,孩子这些年一直没有成长,还是刚出生的样子。

  这时,作为神兽的火舞敏感的发觉这个小世界正在缓慢发生变化,当它的目光转向水潭的时候,她看到了让震惊的事情,只见世间三大奇水之一的碧水寒潭竟然冒起了热气。火舞感觉潭水的温度越来越高。

  赵宇的身体也随着这种变化,逐渐向上升,最后终于浮到水面,这时,赵宇终于再度睁开了眼睛。竟然没再感觉到水潭的冰冷,出于对池水本能的惧怕,赵宇用最短的时间爬离水潭,这时,他看到了睁眼的麒麟火舞。

  “孩子,你真是福源深厚啊”火舞对着赵宇发出了声音。

  赵宇家之前养过小狗,在没人陪他玩的时候,自己有时也会跟小狗说话,所以听到麒麟发出的声音也没有太多的害怕。由于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究竟意味着什么,赵宇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是什么,我之前怎么没见过?”

  “孩子,你看我像什么?”麒麟火舞有点好笑的问到。

  “你看起来像是条大狗,不过我之前见到的都小很多,你是狗吗?”

  听到赵宇的回答,火舞无奈的费力摇了摇脑袋,上古威震诸天的神兽麒麟竟然被看成普通的家畜,实在很伤脸面,不过火舞也没有过多的表示,没有意义更没有精力,常年的消耗,自己已经到油尽灯枯的地步,做完自己设想的事情,估计自己就得陨落,对此火舞也是无可奈何。

  火舞缓慢转过脑袋,将趴在身边的孩子拱到前边,盯着赵宇的眼睛说道:“孩子,我马上要登仙界了,不能带着任何东西,这是我孩子,你可愿意接受任务照看一下?”

  赵宇看向蜷缩的小东西,胖嘟嘟的,甚是可爱,不由得喜欢上了,点点头:“好的,我一定好好待它,不让它饿着。”

  火舞心中发苦,不过有些话现在还是不适合让一个小孩子知道,自己这个办法也是无奈之举,这个小孩本性不坏,又有福缘,让孩子跟着他总好过让孩子跟着自己一起毁灭。赵宇虽然资质一般,但是之前的经历,让他体质已经大变,说是得天独厚也不为过,他很有希望踏上修道之途,他跟自己孩子的以后就靠各自的机缘吧。

  虽然已经决定把希望放在赵宇身上,火舞还是怕他将来心性有所变化,决定留给赵宇一个深刻的记忆。火舞将自己残留的绝大部分神识射向赵宇,赵宇脑袋嗡的一声失去了意识。在赵宇脑海边缘,火舞小心翼翼的设立了一个封印,将自己的一些记忆封存在里面,然后退出了赵宇脑海。火舞神识回归,头颅再也无力抬起,直接摔在地上,唯有睁着的眼睛带着一点生息。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赵宇悠悠醒来,感觉头疼欲裂,用手扶着站起来,有些畏惧的看向火舞。

  “我刚才在你身上施了法术,可以在仙界随时观察你,如果让我知道你违背了承诺,我决不饶你。”一个虚弱的声音在赵宇脑海中想起,赵宇记得这是火舞的声音。

  赵宇连忙点头,又问出心中的疑问:“真有仙界,仙界在哪?”

  “以后你会知道的,记住今天发生的事情对谁也不许说。”

  “俺爹俺娘也不能说吗?”

  “任何人都不许说,否则会带来灾祸。”

  “灾祸?啥是灾祸?”小孩子毕竟知道东西少,赵宇打破砂锅问到底。

  “就是死掉,你不想所有亲人都没了吧?。”听出火舞的声音带着点无奈。

  “奥,俺会记住的,”为了父母,赵宇赶紧点头。

  “我时间不多,你赶紧走吧”火舞催促着赵宇。

  “这里没门,俺咋出去?”

  这次火舞考虑的时间明显长了很多,良久之后,声音才在赵宇脑海响起,声音带着不确定:“你去第三···三·棵·桃树那里,找一个小圆球,在上面滴几滴心头血。”

  赵宇没有留意后面的话,快跑几步来到桃树近前,低头寻找,没有发现。无意间,赵宇的手扶到了桃树上,片刻间整棵树化作了飞灰,赵宇吓得赶紧躲开。

  “真不是俺弄得”赵宇急忙申辩。

  “孩子,这不怨你,要不是有寒潭在,这片世界早就崩溃了,你赶紧找机关吧。”

  洗脱掉自己的嫌疑后,赵宇认真寻找,还是没有发现踪迹:“没有啊!”

  “你在旁边仔细找找”火舞的声音愈加虚弱。

  赵宇在桃树林认认真真的找了半天,在他的动作下,整片桃林化消失了,终于在桃林中心发现了五个鸽子蛋大小的圆球,红绿蓝金灰五种颜色。

  “有五个,哪个才是对的?”

  “不对,肯定还有一个是透明的。”

  赵宇在五个圆球的中心终于发现了那个颜色正确的小球。

  “拿起来,在上面滴几滴心头血。”火舞时刻关注着这里的情况。

  “心头血?”赵宇还是不懂。

  火舞恍然记起赵宇只是个凡俗的小孩,想了一下,说道:“你把手指划破,每个指头滴进一滴,一个指头都不能落下”。

  “会疼的”赵宇还是害怕。

  “那你就永远待在这吧,反正如果你不马上出去,你就会死在这里”火舞有点生气,恐吓道,它都要怀疑自己之前的决定是不是正确。

  恐惧战胜了疼痛,赵宇用牙齿咬破手指,将血滴到透明小球上,最后一滴滴到上面之后,赵宇觉得自己好像跟这里更亲近了一些,但是还是不知道怎么离开。赵宇没有注意到,自己流血的十个手指,伤口慢慢愈合,最后连受伤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用双手拿着,心里想着离开这里。”火舞的声音适时想起。

  试了好几次之后,赵宇终于成功,脑袋嗡的一声,他终于站在那片黑色区域。外界天已经黑了下来。

  “捡起你脚下的发亮的碎片,保管好了,以后,你要是想回去,只需要双手拿球,心里想着回去就行了。记住,你现在一天只能进出一次,还有记得照看我的孩子,我会在上面看着你的。”话落,刚才趴在火舞身边的小东西出现在赵宇脚边。

  “记住,今天的事情对谁也不许说,碎片也不要随便给人看,还有以后不要再到这片黑色的地方来了”火舞的声音终于结束,再没有在赵宇脑海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