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29: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界神帝
  4. 第二章 人丑生恨心

第二章 人丑生恨心

更新于:2018-03-17 18:57:07 字数:2515

  中年得子,景西四夫妇对景如阳是百般疼爱呵护,景西四还做了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选择,那就是不让景如阳习武修行,他觉得太苦了,不愿让儿子去遭那份罪。

  时光荏苒,十二年过去了,景如阳长成了俊秀的少年,眉清目秀中透着灵气,看着就招人喜欢,只是没有一点行为,每天跟着老爹景西四捉狗逮鸟,混迹赌厮,日子过的无忧无虑。

  又是太阳照到屁股上,景如阳才起来,兴冲冲的往外小跑而去,昨天在野外布下了一张大网,今天肯定会有很多鸟儿落在里面。

  走过景府大院的时候,一声冷喝:“你站住!”

  景如阳回头一看,又是可恶的景辉,生气的不作理会,继续向外跑去。景辉是景柱最小的儿子,比景如阳大一岁,长得黝黑壮实,小小年纪,眉宇间已显现出凶狠之色。天资并不怎么样,十三岁了,还停留在淬武境五重,不过欺负景如阳,已经绰绰有余了。

  圣武大陆已知修行境界从高至下分为天地玄黄,清灵空明,还有最为基础的淬武境。每一境又分九重,每一重的进升都有着难以相象的艰难。

  景辉快步追上,挡在景如阳身前,傲慢的说:“臭小子,这个月的修行补给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景家做为麻龙城的望族之一,每个月都会发一些有助于修行的丹药灵草。虽说景如阳从来没有修行历练,可是按照规定,在十五岁以前,每个月都是可以领取的。

  除了走出景府进入各大门宗修行的景家弟子外,依然有不少少年滞留在府中锻炼,每个人都想着法的想多得一些修行资源,而景如阳的那一份,自然成了其他子弟眼中的肥肉。尤其是这个景辉,几乎每个月都要把景如阳的修行补给抢去.

  景如阳扬着俊俏的小脸,气愤的说:“我的修行资源为什么要交给你?再说你都抢了我多少修行资源,也太不要脸了.”

  景辉坏笑着说:“你是个没有修行的废物,资源在你手里还不是浪费。哼!景如阳,你要是不想挨打的话,就乘乘的把修行资源交出来。”

  景如阳知道自己不是景辉的对手,再被他打一顿更不划算,便向院子另一边跑去。这是景西四教给景如阳的救命法宝,能跑就跑,脸面不脸面的那都是小事。

  景辉在后面大喊一声:“你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紧跟而上,又故意戏耍景如阳,保持着一点点的距离,给景如阳一种可以逃脱的希望。

  景如阳拼尽了全力,在要跑出院门的时候,和走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而且撞到的这个人也是景如阳最不愿意见到的。这是个女孩,叫景月,是景家四长老景文的女儿,和景如阳一般大,修为比景辉要高一些,马上就要突破淬武境进入明武境。

  景月很孤僻,不愿和人交往,而且还有一个特点,好似对一切都充满了恨。尤其是对景如阳,每次看见景如阳,眼神里都是嫉妒,仇恨。究其原因,是因为景月长的太丑,两个眼睛大小不一,鼻阔嘴宽,脸上还有一块青黑色的胎记。

  每次听到那些不属于她的赞美之词,心里的自卑就加重一分,看见比她漂亮的人就莫名仇视。景如阳俊美清秀,虽然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但在景府也时时得到赞赏,这更让景月心里不平衡。

  自己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在小一辈的修行中也是出类拔萃,可是没有人看到自己的汗水和成绩,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长的丑。

  景月怒喝一声:“你没长眼啊!是不是想找死?”说着,手指头已经戳向景如阳的脑袋。

  景如阳忙说:“月妹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可不想招惹这个小女阎王。

  景月冷哼一声说:“月妹妹,你也敢叫我月妹妹,我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打死你,你这个靠脸蛋卖乖讨好的家伙。”说着,一拳砸向不远处的石桌,厚实的石桌上布满裂纹。

  第一次见景月爆发出这么大的威力,不要说景如阳,就连景辉都被吓了一跳。

  景辉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景如阳,露出谄媚的笑容对景月说:“你也敢叫月妹妹,你这个混蛋刚才还在说月妹妹的坏话,现在害怕了就讨好月妹妹,跟你爹一样,都是没用的废物。”

  景如阳生气的说:“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说月妹妹坏话了,你就是想抢我的修行资源。”

  景辉不屑的说:“草!谁稀罕你那点破玩意,我只是看不惯你到处说月妹妹的坏话,才想教训你。”

  景月阴沉着脸说:“他说我什么坏话?”

  景辉瞥一眼景如阳说:“这个小混蛋刚才说你长大肯定嫁不出去,还说~~~”

  “还说什么!”景月咆哮着大喊道。

  “他还说月妹妹你长的这么丑,就跟鬼一样,吓都把人吓死了。”景辉说的一本正经,满脸真诚。

  景月冷冷的看向景如阳,一字一顿的说:“我长的跟鬼一样,我也要让你变成鬼。”不给景如阳解释的机会,腰间的匕首拔出,寒光一闪,景如阳“啊”的一声大叫,一只手捂着左脸郏,鲜血已从指缝间流出。

  没想到景月这么狠,景辉吓得身子一颤,慌乱的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说月妹妹的坏话。”转身便跑了。

  景月手里的匕首指着景如阳恨恨的说:“再敢说我的坏话,我让你脸上再多一道口子。”扬长而去。

  景如阳跑回家里,把母亲华夕吓得半死,又心疼的直掉眼泪,忙给景如阳敷上药粉,急忙去寻找景西四。

  景西四失魂落魄的跑了回来,进门看到景如阳脸上的伤势,哭喊一声:“儿啊!是谁干的?爹去跟他拼了。”

  听完景如阳的讲述,景西四怒不可遏的摔门而出,要去找家主讨个公道,可是不巧景家家主景无风正在闭关之中,若不是天塌地陷,危及家族的事情绝对不能打扰。现在景家的事情是副家主景无影说了算,而景无影是景文的爹,景月的爷。

  干瘦的景无影只是冷漠的说了句:“就这么点小事你也来找我,晚辈之间打斗受点伤不是很正常吗?”

  景西四愤怒的说:“这怎么能是打斗呢?阳儿根本就没有修行习武,这分明是欺负阳儿。”

  景无影冷冷的说:“谁让他不修行习武的,这点小伤只是个教训,省得他以后吃大亏。”

  景西四不满的说:“副家主,你这么说可不公平,阳儿为什么要受这个教训,阳儿又没招惹景月。”

  景无影双目一瞪,精光闪现,灵武境修为展露些许风范,厉声说:“放肆!我景家还从未出过一个没有修行之人,现在却有了你们这对父子,成了整个麻龙城的笑柄,没有把你们父子赶出景家,已经是关照有加,你还敢在我面前提公平二字。”

  这一句话噎得景西四说不出话来,再说在景无影面前,景西四也绝对不敢大呼小叫,虽然都姓景,但心里却不是一家人。

  景家家主景无风有一子,景度。副家主景无影有二子,景柱,景文。景家三家主景无雨,已亡,有一子,景西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