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02:3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传世魔君
  4. 五十年之约

五十年之约

更新于:2018-03-16 16:58:24 字数:3699

字体: 字号:
  习武师

  第一章A市风云

  五十年之约,将至

  男人站在窗前,神色凝重地望着前方,眸子里充满了坚毅,却时不时便有一丝悲伤划过……

  “老板……”一旁的跟了多年的张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正准备说些什么,但立刻被男人打断了。

  “我知道了…”

  话语中透露出了浓浓的担忧之音,张伯听出来了,但男人既然已经说了知道了,那么他也不会再多嘴了。

  “是…”

  ……………………

  A市,第五高级中学学校门口。

  君墨祺还是像往常那样,一个人背着书包,戴着耳机,从校门口快步出来。帅气的面庞上,有着同龄人没有的冷漠,仿若天崩地裂这张脸都不会有什么变化。

  一米八的个子,再配上冷酷的帅脸,成为了校草榜第一的男神。但冷漠的态度,让心怀春意的少女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出了校门,快步走向了路对面的本田,这是他特意招呼过张伯低调一点,开一辆普通的车来接他就可以了,每每想到了才入校,在众多师生的惊叹中缓缓从劳斯莱斯中下车的场景,君墨祺就是一阵头疼。

  他讨厌人山人海的地方,喜欢的是安静,一个人在黑暗中苟且的活着,过着平淡的生活,无人问事,无人关心生或死,但是,他又恐惧孤独,恐惧一个人只能在黑暗中苟且的活着,过着没意义的生活…但,这又有什么办法?不同的身份,注定造就不一样的人生,或许他这一生只能这样过一辈子,毕业,上大学,接管那家伙庞大的集团,然后娶妻生子,再让儿子活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生……他这样想过,所以恐惧着。在极度的压力之下,逐渐形成了这样一个冰冷的性格。

  所以,他恨!恨这世界对他不公!哪怕是个普通人,也拥有改变自己人生,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但是,他君墨祺有能力,却无力改变这种命,有一句话叫做,命中天注定…

  进入车中,张伯从后视镜中望着君墨祺,神色并无其他变化。

  “今天过得,还好吧?”

  “嗯……”

  君墨祺察觉到了张伯与往常的不一样,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鼻音应了一声。

  “你马上也要到18岁了吧…”

  张伯马上流露出惆怅的神情。

  “哎…”

  “对,还有几个月了…”

  在很小,才记事时,张伯就出现在了记忆中,似乎在自己出生之前就已经和那家伙一起浪迹江湖了。

  一个爽朗的汉子到如今也渐渐白染双鬓,眼角也有一丝细细的皱纹,张伯是一路看着君墨祺长大的。他一生无妻,但是待君墨祺却如同自己的亲生孩子,点点滴滴,无微不至…

  君墨祺早已在心中把他当成了第二个父亲,哪怕他不再是自己家的管家,但这十几年的陪伴和鼓励,却是让君墨祺忘不掉,话少,却紧紧的将这一份感恩埋藏在心底…

  “张伯,我们去哪啊?”

  张伯确实和往常有一些不同,平时的他是一个看见君墨祺,不管发生什么都会露出洁白的牙齿的人。

  “去你爸爸的公司。”说罢,便启动了车子。

  去那里吗…。

  君墨祺皱了皱眉头,那家伙的公司,是他最不想去的地方,那里,给了他最不可磨灭的童年记忆…

  窗外的风景转瞬即逝,当进入地下车库时,君墨祺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

  “咦?”

  君墨祺挑了挑眉毛,这偌大的停车场,现在竟然一辆车都没有,稀疏的灯光为这寂静的停车场添了一丝诡异。

  “今天似乎一切都有一点奇怪啊………先是张伯不如同往常一样,而是出奇的冷漠,又是那家伙的公司的停车场竟然没有车?…

  “莫祺,走了。”

  远处的张伯叫了一声,将君墨祺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来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君墨祺快步追上了远处的张伯…

  在电梯的运转下,他们来到了A市最高的建筑的最高层。但,果然如君墨祺所预料的一样,公司里,没有一个人!

  走过了长长的走廊后,来到了一间君墨祺既熟悉又陌生的办公室门口。

  “咔”

  握着把手,轻轻地扭开了门,入眼的是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尽管他只是站在那里,但一股久经沙场的老兵才有的气势若隐若现,使得君墨祺有一点不舒服…

  “父亲…”

  冷冷的一声,让男人心中充满了苦闷,“还是不肯叫我爸爸吗…”

  “来了…”

  用着往常一样的雄浑的声音答到。

  “我记得马上就要到你十八岁生日了吧…”男人露出了和张伯一样的表情,顿了顿,“哎,长大了…”

  “还有什么事吗?”君墨祺一旦到了他这里,一切的耐心都没有了…

  “嗯…爸爸想陪你过成人礼,不知道可以吗?”男人没有转过来,但语气出卖了他忐忑不安的心思。

  “为什么?”君墨祺感到诧异,眼前这个叫做父亲的男人,从来没有主动或者被动的真正的陪他,每次只要在一起,他兜里的那一部电话就会响起。

  “乖,爸爸马上回来…”微笑着拍了拍纯洁的君墨祺的头,然后消失了,在无穷无尽的“马上”中,君墨祺渐渐明白了什么叫做借口…

  “因为爸爸想陪你过人生最重要的一个过程!”

  男人充满了惆怅的语气中,此刻却带着坚定!

  “不用了…”君墨祺冷冷的道。

  “不,这个成人礼,我必须陪你过…”这一次,男人不再眺望窗外的世界,而是转过来,平静的望着他,不带有一丝商量的语气。

  “你以为你是谁?”君墨祺对这个男人是没有耐心可言的,今天能破例说这么多的话,已经是奇迹了。

  “我是你的父亲!我不管你有多么恨我!三个月后你十八岁时,到这里来!这是命运,关乎你身份的命运…”

  男人一反常态,犹如一头狮子般的爆发,让君墨祺有一些措手不及,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

  “好,我知道了…”眼前的一幕吓到了他,他从来没有见到男人这样过,但心底还是有一丝抵触…

  走出大厦,转身向上望去,“豪氏”两个鎏金大字格外显眼。

  君墨祺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摇摇头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

  “哎……”

  一处草屋,一位白胡老者睁开了布满皱纹的眼皮,其脸上的褶皱,多的吓人!从衣袖中露出的手臂和双脚细看,其上的皮肤和脸上的褶皱一样,一层一层的,让人看的毛骨悚然…那皮包骨的身体,犹如刚刚从棺材里爬出来一般,让人看了直发愣。

  “五十年……快到期限了吧…”

  他直勾勾的盯着远方看,然后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如果不细看的话,仿佛一尊雕像,从未醒过…

  ………………

  “师傅,五十年之约,快到了,我们是不是…”

  坤山之上,一个看上去大约三旬左右的男子,恭敬的站在一个穿着道袍的老人身边。

  这老人仙风道骨,干瘦的身体却看不出丝毫的无力,一身白袍,特有的气质,更是显出了他不弱的修为,俗人站在他身边便会有颤抖之意,犹如柔兔面对豺狼…

  “不,”他眼中爆出一丝精光“先看看那几个老家伙的态度,毕竟他是那个男人的儿子,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可动…”

  “是…”那三旬男子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老家伙们,又一个五十年了,我们的寿元,还能不能再来个五十年…”

  远方,一片翠绿的森林被即将落下的夕阳,染红了半边,再绕着终年不散的大雾,让人觉得身处仙境,但那道袍老者的眼中,没有这片仙境,有的只是深深地回忆…

  ……

  虚界内,一块巨大的黑石伫立在山脚下,上面稀疏的字早已经看不清了,厚厚的落叶,看得出有些年头了。

  “咔——”

  一道长长的裂痕从黑石上蹦开。

  这时,一个童子出现在这里,年轻的面孔上则是沧桑的白发,脸上的痴笑带着寒意…

  他抬起右手,一股强大的天地灵气向他的掌心汇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向着已然裂开的黑石轰去!

  黑石上闪烁起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变成了一层密不透风的保护罩…

  “轰!”

  一声巨响使得林子里的鸟惊叫着逃走了。此地,赫然以黑石为中心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远处,童子坐在地上,收起了满脸的痴笑之意,飞速运转着口诀,调息方才体内错乱的真气…

  “已经快两千年了…封印还是打不开,我和你并无生死之仇,当初为何封印我于此地!”

  “君言!如若我魔天能从这里出去!必诛你全族!让你也受千年寂寞之痛!”“啊!!!!!!!”

  一声惊天地怒吼,让天地为之一颤!

  ……………………

  张伯看着下车的君墨祺,眼中充满了慈祥,但更多的则是怅惘…

  “五十年了………”

  君墨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去,却看见的是张伯的笑脸。

  咽回了自己想说的话,对着张伯回了一声“明天见”,便转身进入别墅。

  将书包随意一扔,便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整了整自己的思绪…

  “今天那家伙让张伯带我到他公司,不会真的只是说这件事吧…

  “但是,为什么,今天张伯对我莫名的冷淡,不像往常那样…而且,那家伙的公司里,今天竟然没有人!

  “啧,总觉得这里面,有一点怪啊…那家伙还向我发火…真是奇葩的一幕…

  “不过……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意思…”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君墨祺还是选择了做作业…

  ………

  办公室内,男人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合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老板,莫祺已经送回去了,”张伯望了望坐在椅子上沉思的男人,“五十年之约快来了,那些老家伙们估计也开始动身了,我们要不要安排一些人保护莫祺…”

  “也好!”男人从椅子让站了起来,再次站在了巨大的窗户边,望着一栋栋建筑。

  “要是他们敢动手,”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狠辣,“让他们回忆五十年前的痛苦,我这只将要瘦死的骆驼,也不是好惹的,要是有人敢在莫祺十八岁之前动手…”

  男人突然停住了,瞬间,这办公室的温度骤然下降,让张伯打了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