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4:33:3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至尊风波记
  4. 第一章 飞来横祸

第一章 飞来横祸

更新于:2018-03-16 10:30:51 字数:2250

  广袤无垠的宇宙,孕育出了无尽的星球,又在其上演化出无数生灵。

  人们根据星球上生活的主要生灵不同,对他们的称呼也各有不同,比如人鬼仙魔界等等。

  少数居住出生在蕴藏灵气的星球上,同时又拥有灵根的人类,就可以修炼法术,借以躲避生死轮回。

  他们都是老天的宠儿,天之骄子。

  大部分的凡人还是居住在,地理位置偏僻的不能在偏僻的星球上,那里的灵气极为稀缺几乎为零。

  他们尽是被老天爷遗忘的一群人,一代一代又一代的承受着悲欢离合生离死别的痛苦折磨,一点儿解决的办法也没有。

  遥远未知的一颗星球某处,天空无声无息的露出一个大洞,喘息之间已狠狠的砸到下面的大山里。

  “轰隆隆、、、、、、。”被砸的星球由近及远都慢慢的沸腾了。

  星球上的人类,立刻停止了手中的事情,呼天喊地飞一般的跑出家门只为不死。

  人们聚集到各个空旷处,有人掩面哭泣,有人双脚发颤,有的人直接躺在了地上一片哀鸿遍野的景况。

  庆幸的是这可怕的震动来的奇快,去的也极块,快到有睡的香的人还没穿好裤子就已经停止了。

  他们还以为是在做梦呢!

  五色星球名副其实,青黄赤蓝黑覆盖了它庞大的身体。

  她一望无际的平原里,大气磅礴的青葱山脉中,川流不息的长江大河边,都是这个星球上的无数生灵繁衍生息的好地方。

  这里山川景色秀美,空气像大雨刚过时般清新,阳光像情人手掌的抚慰着那样温暖动人。

  黑泽国是五色星球上的国家之一。

  黑泽国以前并不叫黑泽国,她叫常青国,有着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管春夏秋冬季节交替,一年四季都葱葱郁郁。所以取名常青国,也是国人对国家的寄托。常青,喻永不衰败,兴旺的意思。

  数百年前,常青国的所有植被,开始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浅黑色,慢慢的开始变深黑色,一股绝望之意境笼罩了这片土地。

  基于这种状态,有人无奈的改叫她为黑泽国。

  黑泽国北部有一片高耸入云的山脉,绵延数千公里之长,介于几个像黑国这样的国家,人称囚笼山。

  囚笼山中万壑千崖,怪石奇峰、古树参天,藤曼密布日间点点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枝叶藤曼遮挡,洒落下来好似星光在闪烁。

  山中物种丰富,应有尽有。

  附近的猎人,一般都不敢进入囚笼山深处狩猎。

  囚笼山边缘地带,是他们取得生活所需必去的地方。

  所以尽管每过三五十年左右,就会发生特别优秀的猎人失踪死亡的事件。

  他们也会照常三、五个人一伙,十七八个人一群的结伴进山打猎,游玩。

  过着同先辈们一样永恒不变的平凡生活。

  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使用的狩猎武器丰富了一点,加入了热兵器。

  如果传统狩猎队伍和热兵器狩猎队伍,组成两个狩猎队伍比狩猎效率,还是要因队伍里的猎人厉害程度而见高地。

  独孤寒是传统狩猎方式的坚守着,拒绝购买交换半支这样的枪械,至于使用它们倒是会一点。

  独孤寒是囚笼山脚下的猎户,居住的村子叫蟠龙村,村中有几十户人家,均都修建宽大的四合院木屋居住。

  木屋都稀稀拉拉,毫无规律的坐落在山脚下各个树林茂密阴凉处,彼此相隔不近不远,方便彼此照顾。

  除开传说中的第五个村落,像蟠龙村这样的村子,附近还有三个分别是铁剑村,火符村,王家村。

  方圆百里再无其它村落。

  第五村从来没有人,能够道出它更多的资料来,都只闻其名不知其实质如何,仿佛被人从记忆里刻意的抹掉了。

  四村所有人,每逢节日都轮流聚集到各村中,摆设筵席饮酒作乐欢度佳节。有情窦初开的年轻男女,彼此对上眼互相约会的。还有交换猎物猎具等活动场面热闹非凡。

  独孤寒身高八尺有着一张不讨女孩子喜欢的大长脸,又大又高的鼻子仿佛要把人远远的挡在远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他因为家庭的变故,目光中时刻都带着一丝悲伤的感觉,性格也变得孤僻,内心却依然是个能热心助人,作风正派的人。

  独孤寒的母亲,是铁剑村村长的唯一女儿。她擅长使用一根特制的钢鞭,铁剑村中无人是其对手。

  在独孤寒三岁时,她回家探亲,陪同其父进山打猎游玩,意外惨死于出没无常的熊精之爪。

  老年丧女,她的父亲凄惨的带着女儿的尸体回村,当时引起了四村人极大的公愤。一场浩大的复仇行动后,连个凶手影子也没找到。

  从此幼小的独孤寒与父亲,孤独月相依为命。独孤月还经常把他托给外公照料,独自一人去做冒险复仇的行动。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三十年后仍在身体巅峰期的独孤月复仇之心不死,带贴身武器长蛇矛,独自进山搜寻仇敌踪影,期望能有机会为妻复仇,但从此影讯全无。

  四村之人担心不已,集体苦寻半月之久,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纷纷登门安慰独孤寒一番,无奈而去。

  村民们纵然不明说,大家也都知道独孤月已是凶多吉少了,只有独孤寒心底里抱有一丝幻想。

  一门前后连送两命,这是数百年来从未有过的。

  独孤寒两次背负血海深仇,气的直欲发疯。

  他在一天夜晚酩酊大醉一宿后,拿出家里所有的钱财来应付开销,每日在院中废寝忘食的舞刀弄枪,孜孜不倦的勤练武艺。

  他习武的天赋过人,几年后就已大成,这是早前无人能想到的。数十米开外的邻居,都能隐隐能听见院内呼啸的武器破空声。

  这是兵器达到了不可思议的速才发出来的。

  他这几年为了突破自己身体的各种极限,都不记得在死亡边际走了多少回。

  多亏他先天素质意志力均卓绝不凡,要不然早已气血逆流筋脉尽断而亡。

  “咔嚓”院内一颗碗口粗的树被独孤寒一斧子斩为两截。

  “绝对没有人可以接我三招。就是不知道那个凶手是何等的凶悍,以我目前的能力遭遇上,是否有一战之力。至少也有自保之力了吧,否则,,,。”他不敢在想下去,直勾勾的望着高山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