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1 23:37:5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流殇舞梦
  4. 引子:家门难迈

引子:家门难迈

更新于:2018-03-18 18:47:22 字数:2939

字体: 字号:
流殇舞梦目录
共2章
  第一章家门难迈

  霄的家在万丈碧落之上的仙境,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吧。那是一个温暖的地方。那里有霄曾经的家,朋友,爱人。但现在他只是个孤单的人----

  卷一废物降生

  作为仙境四大世家之一的君家,坐落在仙界的东极。北临平沙荡,南达寂静岭,西指中央仙域,东至亡灵海域,独镇西南,更因万界之战中出了一位名动万界的天才人物而受到万众瞩目。现如今君家势力遍布各地,已不弱于龙,玉,沙三大世家。‘‘君家动,东极红’,虽有些夸大成分,但也确是实话。

  今天君家有件喜事,君家现任家主——君御的妻子怀胎三百年,终于诞下一子,取名为霄。孩子出生时大异于常人,又哭又闹,全身检查后断定——他是个废物。身体嬴弱,经络纤细,比之凡人还有不如,更毋论仙人之躯了,实在不是可造之材。君御闻后,自是惊诧不已,怀胎三百年,怎生的如此怪胎?实在是家丑。便直接将少不更事的君霄放到君家的一个小院子里,不再过问。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冲淡了满院的花香,也冲淡了君家的喜庆气氛。君御皱着眉,哀叹了一声。一旁的妻好像看出了点什么。道:“哥,这么长时间了,还放不下吗。”“几十条人命啊。我如何能放下?”

  良久,院内传来两声叹息-------

  一年过去,小小的君霄由于出生在仙界,也有十一二岁模样,修为却是出奇的低。一般仙界的孩子一出生就有结出金丹`灵魄的,再不济学习一年也应到了辟谷境界,再加上灵气淬体,刚刚从下界飞升的仙人都不一定是其对手。可霄这孩子,苦练了一年才勉强达到筑基先天的地步,连辟谷都不到,诺大一个君家,只有霄一个人还需要吃饭,别人吃饭只是单纯的享受,他吃饭却是为了补充体力,也担得上废物之名了。爷爷君临和父亲君御在这一年里看了霄十几次,,什么修为灌顶,什么四肢兵解,什么内拓经脉,什么仙灵淬体等方法都试过了,但霄依旧是那个筑基先天的废物,不由的唉声叹气。临走前还得布下重重禁制,要知道,以霄现在的实力,连仙界的虫鸟都打不过------久而久之,甚至连君御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个儿子存在------

  又是一年,霄也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不对,整个君家,好象只有他一个人还需要吃饭。一次意外的被飞鸟撞倒,听到仆人们说他是君家的耻辱,小小的心被愤怒填满了!愤怒的他握拳打向仆人,仆人也不动,任他打在身上,霄打了仆人几十拳,仆人没事,他的手肿了。“啊-----”霄彻底愤怒了!异变突生!“你,去死!”霄低吼道,周身已泛起实质化的杀气。仆人愣住了,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害怕这么个废物,可是他再也没机会想明白了---一团杀气将他包裹住了,而后,他便享受到了身体被绞碎的快感------一团仙灵之气轻易的化去了那一团杀气,君御都被惊动了!当他看到家仆被寸枭的尸体时,君御震怒!“孽障,怎如此暴戾!?不斩你一臂难消我心中之愤!”而霄早因体力耗尽而昏迷不醒------

  当他醒来时,已回到了生活了二十年的破败小院,“公子,你醒啦!”说话的是寒儿,一个和霄从小青梅竹马的侍女,“呃,我没死吗?”寒儿扑哧笑了一声,道:“傻瓜!”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霄儿才醒来,让他再休息一会儿吧。”平叔,一位和蔼但威严的仙人,是君家的客卿,也是霄从小到大的导师。“平叔,我没事---寒儿,你回避一下,好吗?”霄道。“恩。”看着寒儿出门,霄注视着平叔,道:“平叔,告诉我,我是个废物吗?”“是谁说的?”“回答我!”“当然不是,我们君家没有废物。”平叔道。霄突然抱头痛哭:“你也骗我---整个君家只有我要吃饭,证明什么?我是君家最次的人啊!”身为君家的少主,他甚至连一条狗都不如!谁能理解?谁能理解?!

  仆人们看到他虽然很恭敬,但眼中总有些其他的东西,今天他才知道,那眼神,叫“鄙夷”。父亲一年都没有来过了,也许他早已忘记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了吧------母亲自从生下他之后就没来看过他,爷爷说她正在恢复身体------没有人理解他的孤单-----始终都是一个人---永远--永远---

  君家,熟悉而又陌生的君家。

  卷二天心天人

  在霄出生二十年后,他的表弟也降生在仙界,那时的霄也终于达到了“辟谷金丹”的境界,再也不用每天吃饭,睡觉,连鸟都怕了。

  这天,平叔对霄说:“家主要见你,这是通行牌,拿好,小心。”霄兴高采烈的到了“君临天下堂”,君御看到霄终于有所精进,父爱泛滥,觉得对不起儿子,道:“儿呀,来来,十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心道:“唉---十几年没看过他了---他都长了这么多了---”霄道:“父亲大人,唤我何事?”君御拍了拍头道:“老了老了,正事都忘了,你要有一个表弟了,随我去看看。”

  一路上霄叽叽喳喳问这问那,君御也因感到愧疚给霄一一讲解。不一会儿,就到了霄的舅舅的住处——分云别苑。进去之后霄眼前一亮,这大院与白御的凌空别苑风格完全不同,没有那份大气磅礴,却多了几分恬静淡雅。“拜见家主!”霄的舅舅略一辑手道。“怎么样?”“来得刚好,是个儿子,我还没看呢。一听家主驾到,这不来接你吗!”“呵呵,如此说来,倒是我们来得不是时候喽?走吧!”君御笑道。忽然一声响亮的婴啼,伴随着阵阵仙光,裹挟着祥瑞之气向着诸人飘来,君御的脸色瞬间暗淡下来,而舅舅却显得特别激动。“好小子啊!好大的排场!”君御叹道。到了会客厅后,君御品了一口茶,道:“抱出来看看吧!”不多时,一个丰硕妇人便抱着一个玲珑可爱的婴儿走了过来,那婴儿长发齐腰,周身笼罩着仙光。“来,宝贝,叫大伯。”那妇人道。“大---伯,大---伯。”婴儿呢喃道。小脸粉红,极为可爱。额上还有一丝白光闪现。“好乖巧的孩子,咦---这难道是?”君御也看到了那白丝。“不错,,是天心,我君家出了一个天才啊!”“父亲,何谓天心?”霄问。“就是有仙人的悟性和能量,大概五年就能成就仙人,唉---你呀---”而后,君御直接将霄遗忘了---

  “大哥,给这孩子取个名字吧。”“额---就叫君耀吧!我想这孩子会让君家发扬光大,光宗耀祖!哈哈--”

  霄感到十分无奈,回来的路上,父亲再没给他说一句话。一直阴着脸-----就在那一回,霄感到君家的一切都离他那么远。一切的荣耀`赞扬都离他这么远---连父母的看望都是奢望,都那么艰难---

  一次次的渴望,却又一次次的失望---多少个日夜---痛苦的度过---

  从以前到以后,他都是一个人,孤单的一个人---

  “父亲哪!严厉的父亲,我所怨恨的,父亲------”

  卷三,家族辛秘

  就在君霄离开去见父亲时,一道白光在他居住的小院出现。平叔道:“拜见恩公!”“不必多礼,这些年麻烦你了。”白光化做君临模样。“我当初救下你只因为‘不测星君’说你与霄儿有缘罢了,很好!才二十年便从一个地仙变成了洞仙,不错---不错!”“恩人此来何事?”

  “额---分家的天才出世,对我宗家很不利。是时候把宗家和分家的关系告诉霄了。”君临道:“还有,务必严格要求他!”“是,恩公!”

  “平叔,为什么父亲那么讨厌我?为什么?霄平静的说。“唉---孩子,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一些事了。我们君家,是仙界旺族,家大业大,不免有人想分家,于是君家,便有了宗家和分家之说。所谓宗家,便是当代家主的嫡系一支,你爷爷`你父亲都是以最强实力成为家主,你们这一系便是宗家。”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流殇舞梦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