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19:4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魔法世界生存指北
  4. 第二章 人人都爱读研

第二章 人人都爱读研

更新于:2018-03-16 18:48:07 字数:3133

  沿着湖边的滩涂走了一段距离,在伊森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座小码头,在那里伊森将乘船到达学院所在的岛屿。

  码头看起来很是破旧,四处爬满了青苔,木头上也满是裂痕,一副多年无人问津的模样。栈桥走上去便会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让人不由的担心它是不是下一刻就要散架了。但事实上这码头保持这幅模样已经好多年了,由于用魔法加固过,这看起来陈旧的码头实际上极为坚固,只要魔法不被破坏,即使再过一两百年,码头也依旧可以保持坚挺。

  栈桥的尽头有一盏路灯,弯弯曲曲的灯柱顶部伸出了几条枝桠,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竟然还长着几片稀疏的叶子。这根灯柱原本就是一株活着的小树,是从学院中的一棵大树上砍下来的枝条移栽到这里栽种而成,这种树的学名叫做魔线铁树,这种树除了像其他铁树同类一般坚硬之外,其枝干中还会生成一种可以传导魔力的纤维,是物品附魔中的一种重要原材料。

  同时,似乎是由于这种纤维的存在,这种树在生长时需要吸收魔力,也因此在魔力浓度较低的环境中它生长极为缓慢,只有在高魔力浓度的环境中才能像正常树木一样生长发育,不过它最大的特别之处却是一种称作“母树共振”的特殊能力,即除了由种子生长而成的新植株,通过其他方式培育的新植株内的魔力发生变化时,都会同时引起母体中的魔力也发生变动,而不论两者物理距离相隔多远。利用这个原理,这种树木被嵌入魔法阵改造,用做远程通讯器。不过由于限于必须保证树体存活才能共振,以及树中的魔力不能进行复杂变化,所以只能用作一些简单的通讯交流中。但由于它的成本远低于其他魔法通讯器,所以应用也颇为广泛。

  这棵树的一条最为粗壮的枝桠上,悬挂了一盏似乎经历了无数风雨而格外破旧的灯,那实际上是一个魔力接收装置,连通着树内的法阵。伊森走到树旁,伸出右手,食指轻触灯体,调动体内的魔力,注入了灯盏中。

  随着魔力的流入,路灯发出了幽幽蓝光,照亮了周围的一小片范围,同时也标志着激活了嵌入树干中的魔法阵,法阵将向学院发出登岛的请求信号,接下来只需等待派遣的船只到来。

  伊森并没有等太久,一小会之后,一点光亮便在月色朦胧的湖面上由远及近的靠近了,近了便可以发现那是一盏挂在一只小船船头的灯笼,修长的银色船身在月光下闪闪发亮,从视野之外的蒙蒙水汽中驶出来。不用仔细辨别伊森便可以确认船是学院派来的,因为这片水域中存在着无数凶猛的掠食者,平时除了学院的船只罕有其他船只敢闯入这里。

  小船的行驶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小船的模糊的身形便清晰了起来。而如果视力足够好的话,便可以发现一个足以让普通人惊叫出声的景象,小船上居然空无一人!

  伊森看着驶来的空舟,也不由的神思恍惚。犹记得第一次看见这种小船时,刚接受穿越事实不久的自己,三观再次遭受了毁灭性攻击,无人驾驶?幽灵船?这他喵的简直不讲道理啊!在电影里看到是一回事,可真的变成现实就是另一回事了啊!不过很快,伊森便放弃治疗了,而且他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生活在魔法世界,脑洞大小决定潜力大小啊!

  上次毕业的种种景象似是昨天才发生过,而一转眼,自己便已经又一次站在毕业的门口——不同的是这次是作为一个魔法师,置身梦境的感觉在多年之后又一次涌了上来,伊森只觉得似乎这一切都是南柯一梦,也许下一刻自己就能够醒来,发现自己依旧睡在自己的小窝中。

  “哐当——”轻轻响起的碰撞声,惊散了伊森的万千思绪,船靠岸了。伊森跳上船,将自己的护符嵌入船头的一处凹槽内,凹槽周围亮起了一条条交织在一起的银色纹路,然后延伸来开来,直至遍布整个船体,驱动小船的魔法阵启动了。

  小船在水上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开始驶向远处的广阔水域,轻巧的船身划开水面,在月光下,犹如一条游鱼在水面嬉戏。小船快速的在水上行驶着,如果这时有人从高空俯瞰,可以看到湖面平静如镜,而整个夜空映入其中,显得深邃而神秘,有如出现了另一个宇宙,而在湖面剪浪切波的小舟,则如一颗调皮的流星,在其中横冲直撞,碰碎了无数星辰后又扬长而去。

  伊森倚着船舷,欣赏着船外的景色,突然,不知何时出现的薄雾闯入了他的视野,让一切变得朦胧了起来,而随着小船的前进,雾气也迅速的变浓了起来,不一会儿便遮盖了一切,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此时的景象大概再贴切不过了。

  突然出现的大雾是学院外围防御的一部分,如果仔细看的话,能够隐约看到雾中偶尔闪过的身影,那是由魔力和水汽通过特殊魔法结成的雾兵,当有人闯入雾中时,这些看似轻飘的守卫者会发起与其外表截然不符的凌厉攻击,直至闯入者丧失反抗能力为止。

  不过在小船周围却是另一番景象,浓雾不停的翻动升腾,但却始终徘徊在四五米之外,犹如被一面无形的壁障挡住一般。正是伊森胸口发着微光的徽章,阻止了迷雾的靠近,保证他能够安全穿过这片区域。每个在学院中学习生活的人都会有这样一枚的学院徽章,徽章与拥有者进行了精神绑定,保证不会遗失或被盗,而当由于毕业或者离职等原因离开学院时,徽章则会被回收消去魔力,然后再交还拥有者当做纪念章。

  在这重重迷雾中,四周皆是白茫茫一片,给人一种小船停止在雾中的错觉——如果不看船边飞速后退的湖水的话。在这迷雾中时间似乎也都开始模糊了,伊森不知道已经行驶了多久,似乎只是几分钟,又好像已经过了几个小时,然后,雾气突然间便消散无踪,广阔的星空再次映入了眼帘。

  小船已经驶出了迷雾区域,而如果此时回头看去的话,就会发现神奇的一幕,身后的水面上竟没有一丝雾气,仿佛迷雾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这便是这片迷雾的奇特之处,只在身处其中时,才能看见浓雾的存在。而小船的前方,已经可以看见一座岛屿模糊的轮廓,那就是伊森的目的地——海牙岛。

  随着小船的不断前进,岛上的景色也渐渐清晰起来。小船正前方是一道蜿蜒延伸开来的悬崖,而在崖顶上则耸立着一座高塔,尖尖的塔尖指向天空,那是学院中位置最高的一座建筑物,也是学院的防御魔法的控制中心,而学院中的其他建筑物则位于悬崖背后一片平缓的山坡上,从船上看去,大部分建筑都会被悬崖完全遮蔽在视野之外,只能看见一些较高的建筑的屋顶。

  塔上的窗户中此时正透出点点灯光,犹如引航的灯塔,为归来的游人指明方向。事实上如果从岛的另一面看去,可以发现学院中即使在午夜时分,也是灯火通明,远远看去灯火连成一片,犹如一片落到山坡的群星。这些灯火除了学院必须的夜间照明之外,绝大多数都是来岛上进修的法师们在彻夜修行。

  一旦毕业,法师们将很难再有机会回到学院学习,在毕业后他们会被分配一名导师——一般都是经验丰富的高级法师,只有少部分幸运儿才能分到大魔法师名下——之后的魔法学习便由导师来指导,这种师生关系会一直保持到一定年限或者学生晋升高阶法师为止。但一名导师通常都会带好几位学生,而且导师也有自己的事务要处理,同时学生们也有自己的任务,种种因素的影响下,学生们能够得到指导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靠自学。

  而在学院中则不一样,虽然学院中的老师们也有自己的工作,但相对事务繁忙的普通法师来说算得上清闲了,而且他们也乐于回答他人的请教。同时,学院中有着丰富的藏书——虽然导师们会有自己的私人藏书,但比起学院的图书馆的馆藏,则是小巫见大巫了——借阅方便而且种类齐全。最后,学院中一般都有大量的魔法材料储存,只要花点钱就能买到,而在其他地方则可能需要自己费时费力的去寻找和采集。

  种种缘由之下,这种可以回到学院进修的机会便显得格外珍贵,因此每年进修名额的竞争也极为激烈。自然的,能够去进修的法师们也倍加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在学院中几乎都是在不眠不休的学习修行,因此你在学院中会经常遇到眼窝深陷,头如蓬柴,而又行色匆匆,口中还念念有词的人,没错,这些看上去神神叨叨,似乎已经精神失常了的家伙,正是那些前来进修的法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