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29:3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有了房子失了爱
  4. 第一章 袁平的梦惊

第一章 袁平的梦惊

更新于:2018-03-16 10:44:29 字数:3243

字体: 字号:
有了房子失了爱目录
共2章
  袁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从睡梦中惊醒。

  他猛然间的坐起,把身旁的睡觉本来就不怎么踏实的唐蕊着实给吓了一跳。

  “平,你怎么了?”唐蕊有些惊慌的看着身旁浑身是汗的袁平问道。

  “没事,刚做了个梦,吓到了。没事的,你睡吧!”袁平喘着粗气说道,右手轻轻的揽过了唐蕊,左手拉了拉被子,这才发觉自己盖着的半边被子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汗打湿了。

  发觉是个梦之后,袁平平静了不少,但是他却没有从刚才的梦中真正的走出来,零星的类似于碎片的梦中记忆,依然让袁平惊魂未定。

  袁平今年30岁,一家外贸公司的业务员,唐蕊28岁,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他们两年前在两家单位组织的联谊会上认识。

  袁平是唐蕊的第二个男朋友,这袁平知道,而唐蕊不是袁平的第二个女朋友,这唐蕊不知道。

  唐蕊却一直认为自己是袁平的第二个女朋友,因为袁平是这么说的,她相信袁平说的说有话。

  袁平并不是刻意隐瞒的,只是他不知道这一切该从何说起,说实话,他也想着自己的爱情和婚姻能够早早的稳定下来,但是从23岁跨出校门,他的婚姻征程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平淡。

  为什么?

  房子!

  提起房子,袁平的心就抽抽的,如今为了两个字心中抽抽的又何止袁平一个人。

  袁平对这两个字如此的敏感,还有别的原因:他的初恋女友,大学时的恋人费怡因为他的贫穷,因为他买不起房子,跟着一个开着破旧大众的男人跑了,这让本来爱情至上的袁平对爱情着实唾弃了两年。

  两年后,好了伤疤忘了痛的袁平开始了自己对爱情的重新追求,他一直相信一句话:人间自有真情在。

  可在房子面前,这一切还能划等号吗?

  袁平听到唐蕊均匀的呼吸声,知道唐蕊已经在被自己惊醒之后再次的入睡了。

  袁平看着这个自己未来的老婆,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嫩白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温馨的一幕却与自己此刻的心情格格不入,假如,假如,袁平的心中有无数个假如,但他知道那只是假如而已。

  他有时其实是很羡慕唐蕊的,唐蕊好像一个永远没有忧愁的天使一样,每天都在无忧无虑中度过,淡淡的微笑是她素有的表情,可袁平知道,这笑容可能很快就要消失了。

  袁平轻轻的掀开了被子,站了起来,看到唐蕊一个胳膊露在了外面,伸手给唐蕊盖盖好,起身到了客厅。

  这是袁平和唐蕊租住的一处六楼的一室半的房子,这么破败的房子,也要300元一个月,这让袁平和唐蕊住进来了两个月了还一直耿耿于怀。但就这样也是他们在东海能找到的最便宜的租住的房子了。

  美丽的东海市,因为濒临东海,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这房价泡沫似的飞涨,已经从袁平来东海的四年前的1500元一平方涨到了4500元一平方。

  “早知道,我就早两年买房子了。”这是袁平常在唐蕊面前唠叨的一句话,为此唐蕊老责怪袁平没有经济头脑,可是袁平自己知道,四年前自己就已经考虑着买房子了,只是囊中羞涩,他的买房计划在四年前老早的就流产了。

  要说这四年最大的变化,就是自己的工资和积蓄与房价相比,让自己感到自己是愈发的贫穷了。

  袁平来到了这个狭小的客厅和餐厅的合二为一的餐桌旁,坐在了一旁的长凳上。

  平时有了客人来,也就是安排在这里,当作客厅的,客厅小得只能放下四条长凳和一张八仙桌了,这之外要两个人同时转身都难了,袁平有些佩服这老房子的设计师了,他把这房子利用的一点浪费的空间都没有了。

  袁平随手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包白沙烟,叼了一根出来,用打火机点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老半天没有吐出烟圈来。

  让袁平一直以来想不明白的是,这个看似经济不怎么发达的城市,人们的消费水准却一点也不低,就拿这烟来说,一般的人基本上都是抽20元的利群烟,很少有人抽诸如红双喜之类的七元钱的烟,更不要说四元的白沙烟了。

  袁平的烟瘾很大,为了省钱,他尝试了很多次戒烟,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十几年的烟瘾不是说戒就能戒得掉的。袁平在戒烟无果之后,选择了在人家面前抽好一点的芙蓉王,装面子的,没有办法,有时也就是掏出来给人家一根,自己却不点燃,闻一闻,乘着人家不注意,又放回了烟盒,在人后,他就抽这四元一包的白沙烟。

  袁平的烟瘾果然大,两三口,一根烟就去掉了一半。吸了烟之后的袁平的神态显得轻松了很多。

  房子,可恶的房子。袁平在吐出了烟圈的同时,吐出了这么几个字。袁平是吐烟圈的高手,即使在说话的同时依然吐出了漂亮的烟圈,袁平多少年来一直陶醉在烟圈当中了,今天他却怎么了,都觉得这烟圈不顺眼,大吹一口气,将烟圈吹散了。“散了,是该散了。”袁平有些悲观的嘀咕道。

  是的,房子,就为这房子,袁平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了,当然,这一切的一切,唐蕊却浑然不觉。不是她不想知道,而是袁平刻意的隐瞒。

  袁平也知道这样瞒着唐蕊不好的,可是经历了太多次的因为房子而失去的爱情之后,袁平是彻底的怕了,这次的袁平决定一直这么欺骗下去,但这个谎言好像开始已经到头了。

  这些年,让袁平一直想不明白的是,女孩子一个个的变得理智起来,原来他以为费怡只不过是个个案,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了。

  现在的女孩子都怎么了?不是说有了爱情什么都会有吗?几年下来,让袁平对这句话重新定义了,什么都没有,就没法有爱情。

  万事皆有因果,袁平从梦中惊醒,缘于他两年前撒的一个谎。

  两年前,袁平28岁,唐蕊26岁,在这个晚婚的时代,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年纪。

  唐蕊第一次失恋之后,几年来对爱情挑剔了很多,直到见到了袁平,她觉得自己的真爱到了。

  也就是那次联谊会,大家说一起骑马玩。那个时候的袁平在众多的男人当中不算得上很显眼,所以唐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袁平的存在。

  联谊了两天了,唐蕊依然没有看到心仪的男人,直到骑马开始,一切才开始改变了。

  他们联谊的那个地方有个很大的马场,袁平上中学的时候在牧场呆过,所以骑起马来,技术相当的娴熟,这下袁平可有了表现的机会了,看着这一个个骑马的生犊子,袁平马上充当起了训导老师来。

  唐蕊天生的胆小,却很喜欢看人骑马,袁平忙着教别人骑马,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对骑马充满好奇的唐蕊。

  等大家都快走光了的时候,他挑选了一匹白色的马,肆意的骑了起来,他很喜欢那马在草原上欢腾的那种感觉,那时,他会感觉到自己与天地都融合了。

  此刻,马场里除了骑马的袁平,还有就是在厕所里的唐蕊了。

  上完厕所回来的唐蕊,看到骑着高头大马的袁平远远的骑过来,她那颗尘封的心又再次跳跃的厉害起来。“我的白马王子。”这是当时跳跃在唐蕊心中的字眼。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但王子骑的一定是白马。在这样一个逻辑错误的语句中,唐蕊觉得这就是自己的真爱,大白天的谁好好的骑白马干什么?除了自己的王子。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唐蕊一下子欣喜起来,刚刚还在郁闷这一趟是白来了。

  这场爱情来得太突然,以至于袁平都没有做好准备,但有一样,他却没有在惊慌失措之余忘记,那就是关于买房子的承诺。他不想等到女孩子问道的时候再去说这件事情,那样自己就算是撒谎,也来不及了。

  “蕊,两年后,我们就买房子。我爸妈说会帮我们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袁平的心颤得厉害,因为这是个谎言,一个动情的谎言,一个无法实现的承诺,但为了这爱,他还是撒谎了。

  袁平知道自己这个承诺无法实现。袁平的父母是一对农民,家里的收入就是那几亩薄田。袁平上大学的第一学期的钱还是袁平的父母卖光了家里的积攒了好几年的粮食得来的。帮袁平买房,那简直是天方夜谭,更何况那时的房价已经开始节节攀升了。

  袁平之所以这么说,是他不相信这个世界只有房子,没有爱情,他相信自己可以改变唐蕊,有两年的真爱,他相信他可以改变这个没有房子就没有爱情的定律。

  两年后,他知道自己错了。

  就在昨天,唐蕊跟他提起了买房子的事情,这一夜他在近乎失眠之后的一段小睡中,还是从梦中惊醒,这个梦他不能说,这个梦中有他不想见到的所有的一切。

  客厅餐桌上的钟表在滴答滴答的跃动着。

  “哦,五点了,一个不眠之夜!”袁平在烟灰缸摁灭了烟头,再去烟盒中找烟抽的时候,才发现,烟已经没有了。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有了房子失了爱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