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5:05:1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拜见巫师大人
  4. 第二章 门的背后

第二章 门的背后

更新于:2018-03-17 10:39:56 字数:4157

字体: 字号:
  --

  “啪”

  开关打开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之中响起,一片光亮从屋顶的吊灯产生,照亮了整个房间,刘晨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低头望了一眼脚下,俩双摆放整齐的拖鞋,粉色和蓝色,没有任何人出入的痕迹。

  简单的陈设,俩室一厅的小房子,望着毫无动静的房子,刘晨忽然感觉怪阴沉的,在桌子上放着的是自己上次离开时洗干净的苹果,但是此时此刻曾经鲜嫩的外表已经变的褶皱了起来,显然是有了一段时间。

  无双最喜欢吃苹果了,如果她在的话,为什么苹果没有吃掉?

  生病了?一阵阵烦躁感涌上刘晨的心头。

  丢下手中的花束,玫瑰花束之中精心制作的卡片在掉在沙发之后,轻轻的滑落了在沙发上。

  “无双!?”

  刘晨来不及换鞋就走了进去。

  “不在这里!无双不在这里!”

  不阴不阳的声音忽而从卫生间所在的地方传来,刘晨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是那只该死的鹦鹉,都什么时候还添乱。这只鹦鹉是云无双一次从公园中带回来的,说是非常黏着她就想养了,鹦鹉虽然老老实实到家了,却没有一丝丝好好配合的意思,不吃不喝,还喜欢让云无双拔她的毛,而且非常讨厌他,周围都是一股子鸟毛味。刘晨才不想过去看那只**的鹦鹉呢。有些哭笑不得的退了回来,将脚下的鞋子换了下来,随后又从鞋柜上拿出一个灰色的毛巾将地上的踩下的脚印擦去,地板上打扫的那么干净要是踩上脚印被无双发现她会生气的啊。

  光洁的瓷砖在房顶的灯光的照耀下,三四道奇怪的鞋印露了出来,刘晨右手一僵,停住了手势,留下了一半,是男人的!

  这个脚印和他刚刚踩下的方向不一样是反过来的,是往门外走?

  心像绑了石头一样沉了下来,手中毛巾又是一丢,脱了鞋就往里跑。

  直奔卧室的方向,毫不费力的推开门,少女房间特有的清香从房间之中散发出来,但是刘晨却无心多闻。

  云无双的房间一尘不染,**铺被整理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动过的痕迹,红色的墙壁之上还挂着少女在大二期间所做的一幅画。

  人不在!?

  “衣柜!衣柜!”

  鹦鹉奇怪的声音忽然从隔壁传来,刘晨一愣,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转身一拉。

  “呼呼!”

  一股强大的风压从其中吹出,夹杂着冰冷的雨水。

  这里是市里吧!这是西安市吧!4D特效?衣柜里有这么大?哪里有什么衣服!不远处一滩滩泥水缓缓的流动着,滴答声不断的传入刘晨的耳中。

  刘晨自认为经历相当丰富了,但是眼前的情形让他无比的震惊,目光所及之处,几颗足以数人合抱的巨树,在狂风之中不断的摇曳着,雨水奋力击打在茂密的树叶之上,又留了下来。他忽然好想想到了什么,弯下腰在在梳妆台的抽屉之中翻出了一个指南针盒子,微微晃动的指针基本稳点在一个方向,这是他们上次出去郊游买回来玩的。刘晨手臂往出一声,本来稳定的指针方向瞬间大逆转,再次抽回来,又变了回来,不用在测量什么了。

  “咔”

  右手用力拉上了衣柜,湿冷的感觉不断的在强调一个事实,刚才的一切是真实的,摆着有些僵硬的步伐走向了隔壁的卫生间,那只诡异的鹦鹉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静!一度自认为成功男士的刘晨,被眼前的事实弄的非常混乱。

  “嘭!”

  一脚踹开卫生间的门,空无一物,一面不大的镜子之前挂着云无双几件换洗的**,应该关着鹦鹉的笼子里却什么都没有,除了鸟屎和鸟毛以外什么都没有,鸟笼的门早已大开。

  诡异感不断的升腾了起来,这该死的鹦鹉去哪了?

  消失不见的鹦鹉和云无双有关系,一瞬间刘晨就这样觉察到了。

  难道消失在衣柜里面了?好混乱,头大如牛,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种超自然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对了!那个讨论组!刘晨忙乱的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居然有一天要和这群人认认真真的讲话,但是有一个假定,如果他们都是真的话,那他的想法就非常的幼稚可笑了。

  “刘晨:喂!有人吗?世界要塌了!”

  “黄河:哦哦,潜水这么久冒出来怎么说这种话!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也可以用正常的方法啊!【愤怒】”

  “刘晨:我没有瞎说!我在我家衣柜里找到一个你们以前说过的通道,里边刮着很大的风,还是黑夜,还下着雨。【可怜】”

  “子远:哦,世界甬道!听你描述,好像还是那种超级稳定的啊,小子你运气真好啊。【笑】”

  “黄河:也许不是稳定的!不要盲目去探索,看过巫师学徒手册吗?里边有探索世界指南的章节,不稳定的话风险性很高的。”

  “子远:老家伙,你跳出来就是和我作对的吗?”

  刘晨愣愣的看着不断跳动的消息栏,说的这么煞有其事难道是真的吗?强烈的感官不断的强调着事实。巫师学徒手册?还探索世界?不过看到他们的反应,刘晨忽然发觉他们好像经常应对这些事情一样,没有意料之中的慌张,而是第一时间选择寻找应对方案。

  这让他有些冷静了下来,先仔细看看他们的信息,刘晨按住自己跳动不已慌张的心脏,仔细盯着眼前变动的信息。

  “黄河:我只是就事实说话而已,你不要血口喷人。”

  “刘晨:你们不要吵了,快帮帮我,我女朋友不见了,我已经六天没有见到她了,我估计这个入口六天前就存在了,我女朋友恐怖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了,她一直隐瞒着我,我今天才发现的。”

  “子远:怎么帮你?在未知世界里谁敢那么莽撞的去!你女朋友凶多吉少了吧!”

  “黄河:呸,如果是荒野的话,就当玩玩荒野求生了,如果有人类社会的话,那么就更没有危险了,何来凶多吉少一说。”

  “子远:哼!你以为异世界是什么地方?观光旅游的吗?就你钻了几个空间缝隙吗?我去年才从死里逃生出来,被整整困住了五年。”

  “黄河:那是你运气背,但是你不能否认我的话,从术式的构造来解释的话,能出现在城市区域的缝隙都是不太稳定的。”

  “子远:老家伙,你怎么知道他在城市区域的!”

  “黄河:资料备注啊!这位学弟你不要着急,你要是非要去探索的话,你可以做一些准备,比如说术式阵纸和一些念力工具,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但是这是不得不去做的选择,最重要的你去确认一下世界坐标,然后去找你导师找一找相关资料,不要贸然去冒险。”

  刘晨愣愣的看着这几条信息,看不懂的自动忽略掉了,但是最后一句倒是看懂了,生活必需品!导师?哪来的导师!俩步走到客厅拐角处,还通着电的冰箱还在响个不停。

  “墨香法师:今天T讯老板过生日只要发给4个群就可以领100q币。”

  “黄河:卧槽,这你都信?学姐你几年没玩QQ了吧,怎么做这种事情!”

  面包,牛奶,还有方便面,刘晨随手拿出一袋瞧了一眼保质期,31天。

  这些东西是上周自己买过来的,他害怕云无双忽然半夜醒来挨饿,食物并没有被动过分毫,但是没想到此时此刻他反而要拿走面包牛奶。

  从卧室门口的衣架之上摘下来一个红色的双肩运动背包,房间之内没有人,再加上云无双在俩开之前可疑的迹象,她绝对进了那扇门,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出事,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刘晨感觉得到他真的会崩溃掉的。

  将食品和水全部装进了口袋之中,忽然好想又想起了什么。

  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嘟……嘟……嘟,滴。”

  “叔!我是刘晨,今天晚上不回去吃饭了,你们自己吃吧,还有我房间里**单还在洗衣机里呢,最近可能都有点事。”

  “行!没事,你忙你的,好好安慰下,小俩口吵架,**头打架**位和,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多哄哄。”

  显然是被误会了什么,最近一些失落的表现都被叔伯看在了眼里,刘晨不由的尴尬了起来。

  “我知道,没事,别瞎操心,我出去俩天,很快就回来啊,就这样。”

  “好好!拜拜。”刘叔也是个利落人,不再多言。

  刘晨走进卫生间拿了几块毛巾出来,还有门口的一把雨伞,顺带还穿上了自己的鞋子,无双啊!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讨论群里因为刘晨的一番话,炸出来一堆潜水人员,信息流刷刷往下刷去,但是大体有用的信息,刘晨还是分辨了出来,虽然看不太懂。

  “刘晨:诸位前辈认为,假如普通人进去生存率怎么样啊?”

  “黄河:哈哈,学弟不要说笑了,普通人怎么可能找得到这个东西?”

  “子远:普通人,哼,那应该是被人算计了吧,普通人的精神力根本不足以去觉察这些东西的。”

  刘晨的心就好像被丢向漩涡的石子一样不断的向下沉去,危机感不断的升腾而起,难道是超能力者对云无双实施了报复?

  想到这里拳头不由的死死的握了起来,一股怒气自心间升腾而起,不可饶恕,无论你是谁!如果要是伤到云无双的一根寒毛,那么都会遭到刘晨的报复。

  “刘晨:谢谢诸位了,我进去找找,回来再和你们详说。”

  “黄河:学弟,我劝你最好不要去了,要是非去不可也最好回一趟学院问问你的导师。”

  “子远:稍有不慎就被有着强大自然力量的猛兽踩死了,人类脆弱的身躯在异世界太过于脆弱了,也许你女朋友心中是有所想法,明天也许就回来的。”“墨香法师:喂喂,学弟你小心遭了别人的算计啊,别和我一样啊,害的我转发了几个QQ群,这次的事情需要你从长计议的考虑啊,门出现在家中这本身就有很大的疑点,而且是普通人能打开的话,那疑点更多了。”普通人,刘晨这才想起自己就是他们所说的普通人,心中却是没有半丝迟疑,这是男人自古就存在的强大,面对野兽,面对未知无所畏惧的根源。

  刘晨关掉手机屏幕轻轻推开衣柜的门缝,黑色的风不断的从外界灌了进来,夹杂着破碎的树叶,他头上顶了个塑料袋就走了出去。风太大不好打伞。

  一脚踏了出去,泥水在脚下被踩开,伴随着在地面流淌着的雨水。

  打开刚才准备好的手电筒,黑暗一瞬间被照亮,数人合抱的巨树再次印入眼帘。

  回头望了一眼衣柜门缝,房间内的灯光照亮了地面上坑坑洼洼的水坑。

  毫不犹豫的拉住了衣柜门,在这之前,他只有前进,带着一颗沉重的心。

  无双!你在哪里?

  --

  卫生间内一阵乱响,诡异的鹦鹉头突兀的从有些阴暗的镜子面前露出,脑袋猛的一缩好像自己吓到了自己。

  “该死的云无双,终于轮到老娘报复你了!堂堂巫师和人类恋爱,嘎嘎!终于找到机会了,那么老娘会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敢老娘变成鹦鹉!”

  鹦鹉一阵乱叫,摇摇晃晃的爬向卧室,一个诡异的红色符印突然出现它的额头,红纹一亮对着衣柜狠狠撞去。

  “轰!”

  衣柜炸裂,一大堆女式衣物飞了出来,爆炸没有一丝烟尘,只有木屑在乱飞。

  “阿嘎嘎嘎,啊嘎嘎!”

  鹦鹉癫狂的乱叫着,煽动着自己快要掉完毛的翅膀,得意之意不以言表。

  --

  是作者本人,只是没有去换笔名,用了以前的空白账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