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1 12:02:39

某穿越的绯弹物语

黑色的兔斯基 著

       一切都是偶然。   然而这种偶然,却也是早已成为定数的世界的意志。   我在这里讲述的全都是真相,绝不是无聊的妄想。   就算契机只是些鸡毛蒜皮的事。   但有时候那也会决定未来的关键形势。   听过蝴蝶效应这个词吗。   不知道就去查。   你要理解,我们需要这种程度的慎重,不过很遗憾,我并不慎重   如果我知道自己有多愚蠢的话,就不会失去‘那家伙’。   也不会让未来变成那种模样了。   可是,怎么可能会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在那瞬间自己手中掌握着像重大分歧点一样决定所有人类命运的开关。   我很想对当时的自己说。   别粗心大意。   别做轻率的事。   别视而不见。   多长个心眼。   阴谋的魔手意外地就在你的身边,随时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将你推入水深火热当中。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间章 死神不会来

  据说,人体一共含有4.7升的血液,换个说法的话,大概是12174滴。

  而泉怜侍现在顶多来说也只剩下7000多滴了。

  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仿佛又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血与火的世界之中。

  那是令眼前鲜红一片的世界,现在回想起来,还不由的有些脊骨发寒。

  眼前升起了漩涡。

  罪孽,这个世上的邪恶,流转着增幅着连锁着变化着卷起漩涡。

  暴食色欲强欲忧郁愤怒怠惰虚伪傲慢嫉妒,一遍遍侵犯着萌发着卷起漩涡。经历过千锤百炼的血肉之躯在那面前简直不值一提。本能地想要后退,可是,无论怎么逃,漩涡仿佛要将自己吞噬一般紧随在身后。

  然而。

  泉怜侍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现在其实早已昏厥,可为什么呢,眼前似乎出现了亮光。

  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却清晰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娇小金发少女。光是从你那里发出来的吗,想要伸出手,本能地如同飞虫一般想要去接近那光芒,可身体却无法动弹。快点走啊,你难道没看见有个龙卷风正跟在我的后面吗?

  还是说,你也是来杀掉我的呢。

  于是乎。

  这个想法,在泉怜侍脑海中一闪而灭。

  因为那娇小的少女俯下身来,紧紧地将自己抱在怀中。

  泉怜侍产生了错觉,他觉得自己似乎在少女的怀中可以安心,可以就这么稳稳地睡去。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

  那就是少女在怀抱自己的时候,露出了宛若与相别许久的人重逢了的时候,那再也不愿意将故人放开,不愿再让其离开自己的表情。

  ——————————

  “真的假的……”

  峰理子看着双手沾满的血液,那双琥珀色的瞳孔因惊恐而放大。

  “别开玩笑了啊!你当这是什么狗血电视剧吗!哪里会真的有第一次见面就拼上性命去救人还真的因此而死掉的人啊!给我醒一醒啊混蛋!我还有……我还有事情要问你啊!”

  恐惧,这是少女心中涌起的第一个感觉,紧随其后的,是不甘心。

  那个时候,明明已经下过决心了的。

  那个时候,明明已经约定好了的。

  如果能够再一次见面的话,绝对不会,再让他从自己的手心逃走。

  但是,明明再一次见面了,那家伙却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样子。

  明明再一次见面了,自己却又一次,没能够抓住他。

  “给我醒一醒啊!混蛋!”

  “如果真的单凭你喊破嗓子就能把他叫醒的话,我们也没有必要大动干戈千里迢迢赶过来了,是吧,加奈?”

  与其说是耀眼,不如说是灼人。女子小麦色的健康皮肤即便是在这十一月的中旬仍旧令人感到如同身处夏季般的炽热,尽管身穿着的是与东京街头妙龄女子别无二致的大衣,那隐藏在大衣之下的高挑身材却令人难以忘记,明明是西亚地区的人种,穿起大衣却异常的合适。其实佩特拉原本也是不想穿大衣的,毕竟西亚地区常年高温才不会有机会穿这种衣服,只不过出于加奈的一再坚持,佩特拉才在临行前勉强换下了以往的一身暴露的行头,换上了保守的大衣。

  而如果说佩特拉是炙热的沙,那么她身旁的女子则是清凉的甘露。

  哪怕是看上一眼,就令峰理子内心的恐慌平静了大半的柔美笑容,与佩特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姣好容貌与身材,就连世界都为之倾倒的气场甚至吹散了一旁佩特拉散发出来的热浪,亚麻色的长长麻花辫直达腰际,伴随着加奈的步伐轻轻摆动。

  “不用担心的,理子。这孩子不会有事的,我们会救他。这是我的手机,你拿去给金次他们打电话吧,告诉他们来这里接你们。”

  “但、但是……”

  “放心吧,等你打完电话,我们就会治好他的。”

  究竟是因为加奈的话语拥有奇特的魔力呢,还是因为对于加奈与佩特拉能力的信任呢,峰理子先是握着加奈递来的手机愣了一下,随即缓缓地转过身走开。望着渐渐走远的峰理子的背影,加奈露出了笑容,接着转过身来看向从刚才开始就一副为难表情的佩特拉。

  “金……加奈,就算你刚才那么说了,可眼下的这种情况如果没有金字塔的魔力阵的话,哪怕是妾身也没有把握完全将这小子治好啊。先不说别的,就单凭这出血量和伤势,完全就已经是回天乏术了吧?”

  “论生理年龄的话,他可比我们两个还要大哦①。”

  装作没有看见佩特拉惊讶的表情,加奈神色凝重地蹲了下来,伸手确认着泉怜侍的状况。

  结果就是,惨不忍睹。

  换做常人早就会死掉了的巨大出血量,内脏因为炸裂弹的缘故严重受损,骨头也多少都有了些裂痕。通俗一点地说,虽然泉怜侍现在单单从外表上来看只不过是浑身上下全部都是弹孔,但他的身体里面恐怕已经被无数的弹片搅了个稀巴烂。但他不会死,唯独这一点,加奈心知肚明。

  因为一度从地狱中爬上来的人,是不会再次登上死神的名单的。

  “我并不是想要佩特拉你对怜侍进行治疗,只是想让你帮他把身体里面的子弹全部取出来而已,毕竟如果子弹一直在身体里面的话,现在的怜侍应该是没有办法自己恢复的。”

  “等……加奈你没开玩笑吧?这小……这家伙身体里的弹片少说也有上百枚啊,而且还全都是以毫米为单位的细小种类,全部都取出来的话可是会累死人的!”

  就算是位于世界前列的G25的魔女,佩特拉也对加奈交给自己的这个不可能任务感到了恐惧。想要取出泉怜侍体内的微小弹片,首先需要确定无数弹片的位置,其次还需要用强大的念动力将它们从一个活生生……半死不活的人的身体里取出来,其中的工作量哪怕是叫上世界前五的超能力者们一起开工都有点勉强。更需要注意的是,在取出弹片的过程中,如果稍微出一点差错,就会导致弹片在泉怜侍的体内错位,进而引发更严重的后果。

  “所以我才叫了佩特拉你来啊,我相信你,佩特拉,我知道你办得到。”

  佩特拉顿时有了一种‘自己被耍了’的想法,可为时已晚,要怪只能怪自己的少女心太脆弱了吧。只是被加奈的那双眼睛一看,佩特拉从心底最深处到身体表面就已经完全屈服,对于佩特拉来讲,眼前名为加奈的女性是比河豚毒素还要剧烈的毒药,没错,是令自己无条件完全屈服的毒药,尤其是在加奈直视自己的眼睛,说出‘我相信你’这句话的时候。

  “啊啊啊!妾身不管了!妾身做就是了!出了什么事情妾身可不负责啊!”

  “嗯,我知道的,不用担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佩特拉你也不需要太过担心,你可以直接将怜侍体内的弹片位置全部锁定之后,一口气将它们全部抽出来。”

  佩特拉刚刚平稳下来的小心脏又猛地收缩了一下,“你当真?搞不好的话会喷血的啊!而且,如果真的那么做了的话那种疼痛感可不是闹着玩……”

  “我一直是认真的哦,不管是对佩特拉你,还是对怜侍。我既相信你,也相信他,毕竟,他可是我重要的弟弟啊。”

  ‘刚才你不还在说他比我们两个还要大呢吗’在说出这句话之前,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硬是将这句台词跟摁了回去。佩特拉脸颊微微泛起潮红,盯着加奈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足足有半分钟之后,吞了口唾沫,举起另一只手到了泉怜侍的上方。既然加奈都同意这么做了……痛死的话可不要怪我啊,小子!

  沙砾魔女的手上,泛起了青白色的光辉。佩特拉为了集中精神锁定泉怜侍体内的弹片而闭上了眼睛,额头上渐渐冒出了冷汗,一旁的加奈则紧紧地握住了佩特拉的手,脸上则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

  下一秒,血沫横飞,伴随着四散的血液,大量被鲜血染红了的小型弹粒落到了地上。佩特拉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即脱力倒在了加奈的身上。

  “可恶,妾身明明都快要累死了,最应该痛得叫出声来的这小子居然还睡得像头死猪一样。”

  就连加奈也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转头看向被活活从身体里抽出了将近200克重弹粒却依旧趴在地上的泉怜侍。在取出了子弹之后,佩特拉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为泉怜侍止血了,出血量进一步增大的泉怜侍原本应该因为进一步的失血而死去,然而,奇迹开始发生。

  原本,在以肉身接下了炸裂弹全身器官几乎全部坏死的情况下还能够生存就已经是奇迹了,而眼前的一幕则称得上是奇迹中的奇迹。泉怜侍的身上的弹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愈合,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那种愈合方式比起X战警中金刚狼的自我再生,更像是时光倒流。

  简直就像是,死神本身为了拒绝他而为他缝补了伤口一般。

  确认了泉怜侍的嘴唇开始恢复血色之后,加奈将因疲劳昏睡过去的佩特拉公主抱起后站起身,刚好看到打完电话的峰理子迎面走来。

  “加奈,他……”

  “已经没事了,不过应该还是会因为贫血而有些虚弱,稍微休息一点就可以了。理子你怎么样?”

  “已经联络过亚里亚她们了,马上就会有人来接我们,不用担心,我并没有把加奈你的事情说出去……”

  “不是哦,我不是在问刚才的电话,我是在问你自己的事情,理子。”

  应该是还处于刚才因泉怜侍而产生的惊魂中没有完全平静吧,峰理子花了一点时间来理解加奈的问题,接着露出了更加困惑的表情。

  “我的,事情?”峰理子顺着加奈的目光朝着脚边看去,看向依旧趴在地上,但已经开始有明显呼吸,甚至连后背都因此而起伏着的泉怜侍,随即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么说来,加奈,为什么你会认识他?难道说你们之前就有见过吗!这样的话请告诉我,他到底是不是四……”

  “不能太心急哦理子,有些事情的答案,必须得由你自己去寻找才行。我能够回答你的,就只有以这孩子的角度,还没有与我见过面,仅此而已。那么,其他的孩子也该来了,我们就先走一步。”

  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峰理子在话语滚到嗓子眼的那一刻突然噎住了,只能默默地看着加奈抱着佩特拉远去的背影。突然,加奈仿佛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转过身来,露出了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坏坏的笑容。

  “还有,我建议理子你在亚里亚他们来之前先好好把脸擦一擦哦,都已经成小花猫了。”

  ‘唉?’峰理子微微瞪大了眼睛,因为手边没有镜子,只能茫然地抬起沾着之前已经凝固了的泉怜侍血液的手摸着自己的脸。不过,八成是不会发现得了吧,毕竟……

  泪痕那种东西,可不是单靠手摸就能够察觉得到的东西啊,虽然已经是布满整张脸级别的也一样。

  ——————————

  ①:IR君生理年龄20岁,法定年龄17岁,因为在旅行的过程中从来没过过生日,以及不同世界之间年份观念的差异导致没有时间赶。加奈(远山金一)为19岁,因为原作没有提及,所以笔者在这里暂且设定佩特拉与加奈同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