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7-08 06:54:12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某穿越的绯弹物语
  4. 第二章 不会痛的人

第二章 不会痛的人

更新于:2015-11-01 23:14:36 字数:5619

字体: 字号:
  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呢?少女没有一点头绪,这种情况还真少见。

  等到察觉到被跟踪的时候已经晚了,自己已经处于对方的狩猎范围之内,少女能够感觉得到。现在才想要呼叫救援的话也已经来不及了。大意了啊,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去叫救兵好了,现在的话一旦自己掏出手机来,对方就会毫不留情地发起攻击的吧?真麻烦啊,少女轻轻地咂了下舌,一个转身拐进了楼与楼之间的夹道。

  (可恶,不管了!姐好歹也曾经是伊·U的学生啊!虽说基本上是个吊车尾,但也别小看我啊!再敢跟着我我就要打回去了啊!)

  然后就是刚掏出P99连保险都没来得及拉开就被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邋遢大叔以不逊于西部牛仔的速射将手中的双枪打成碎片,原本以为好歹还能够拼一下所以引诱对方来到了人烟稀少的废弃建筑工地,结果一路被对方用那把不知道什么来头的手枪追着打,再就是想要逃跑与对方拉开距离之后呼叫救兵的路上被不知从哪里来的家伙撞了个正着,接着被这家伙打喷嚏喷了一脸之后还嘲笑自己腿短拉着自己开始逃跑,最后躲进了建筑工地的小仓库里。

  “呜哇~~居然还有这么一个藏身的地方,真是太走运了啊。话说回来你这家伙不光腿短分量居然还不打折,你所谓的浓缩就是这么个意思吗?早知道这样我就背着你跑了啊。”

  好吧现在再加上一条,还被对方嘲笑了体重。女性绝对不能触碰的三个禁区这家伙居然一口气连着踩炸了两个,能办到这点也算是个人才了啊。

  “嘛嘛先不说这些了,那个邋遢的无业游民是谁啊?我明明没招他没惹他为什么就着急忙慌想要给我来一发啊?又话说回来,你是……”

  (你分明就已经把不该说的都说完了吧!)少女强行压下想要用匕首将眼前这个家伙捅成马蜂窝的冲动,同样开始思考起现在正在仓库外面的男子的身份,虽说根本想不出来会有谁。毕竟自己之前单单是在伊·U的时候结下的梁子就已经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程度了,干无法者这行的人总不能把自己的每个仇人都记住吧?

  “……峰理子,是吧?”

  (?!)

  被突如其来的呼唤打断了思考,少女愣愣地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旁,此时此刻正如同要确认身上有没有少一块肉一般将他本人全身上下摸了个遍的青年。被他们选为,准确地说是被迫选为避难所的小仓库因为被废弃许久已经布满灰尘,照明设施早就已经无法使用了。除此之外,在他们二人刚刚踏进仓库里的时候,还掀起了不亚于之前摔到地上时飞起的沙尘分量的灰尘,好在青年这一次已经有了反应,将脸转向一旁之后打了个巨雷般的喷嚏,如果这一次他还是毫无保留地将口水全部喷到自己脸上的话,峰理子可能会真的忍不住想要把他切成肉泥的冲动。

  不过比起之前被喷了一脸口水外加嘲讽了腿短和体重的怒火,如今占据了峰理子所有思考的是,眼前的青年,准确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因为小仓库的照明设施无法使用,四周一片昏暗,能算得上是光源的只有透过从作为仓库墙壁的钢板间的缝隙中透出的阳光。峰理子之前也因为先是被喷了一脸而没法睁开眼睛,再接着就是被这家伙直接架在了腋下看不到这家伙的脸,即使是到了现在,峰理子也只能勉强看清青年的轮廓,和自己相比起来的确是很高大,差不多有一米八了吧,被防弹的酒红色休闲西服包裹着的身体明显能够看得出经受过锻炼,骨架很宽,虽然看不到脸,不过乍一看有点小栗旬①的气质?

  “因为我知道你的名字而吃惊这种事情还是稍后再说吧,有机会我会和你解释的,眼前的问题是先把外面的那个无业游民解决才行。话说那家伙到底是谁啊?我所知道的绯弹世界观里可没有那种造型的角色啊……”

  “你,知道绯弹的事!!!”

  “所以我说了要惊讶的话给我再等一等,你的武器呢,两把瓦尔特的话应该足以与那家伙抗衡了吧,实在不行的话我这里好像也有一把手枪,你先等等我掏一下啊……”

  一脸淡然地将听到了‘绯弹’两个字神色大变朝着自己逼近的峰理子用推额头的方式推到一边,青年将手伸到西服里衬,短暂的摸索之后取出了一把手枪,因为光线太暗而看不清型号,不过看这重量里面应该已经装满了子弹。如果不是因为光线太暗的话,峰理子能够看到握着枪的青年的脸上正挂着一副为难的表情。

  “我的枪的话,刚才被那家伙毁掉了。你不要小看他啊!虽然不知道那家伙是谁,不过他的枪法很厉害!连我都来不及反应就被他仅用那一把手枪的速射将两把枪都废掉了!”

  青年听着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峰理子情绪激动地解释,摸了摸下巴之后,轻轻地笑了一下。那笑声让人根本无法分辨出到底包含着什么意味,仿佛掺杂着兴奋与愉悦,甚至,好像还有一丝冰冷。

  (差不多也是时候了。)

  就在二人组龟缩在仓库里的时候,杂贺孙市已经趁着这个机会将仓库全部检查了一番,期间还听见仓库里传来了一阵分贝惊人的喷嚏,甚至让他感觉整个仓库都为止颤抖了一下。确认了这间小仓库只有二人组进去之后紧闭着的铁门这一个出入口之后,杂贺孙市再次回到了铁门前,轻抚手中的爱枪,将枪口对准了铁门。刚才换上的特殊弹匣里面装备了各种各样功能的子弹,原本是打算用躲开了自己射击的青年的身体当作实验材料把里面的子弹全部打完的,现在就先用穿甲弹破掉这扇铁门吧,如果刚才的那两个人刚好躲在铁门之后的话,自己特制的穿甲弹会在破坏了铁门的同时将他们一起击穿。杂贺孙市的脑海中浮现出二人惊愕地看着他们身上被穿甲弹打出的弹孔的表情,嘴角划过一丝冷笑。

  将手指搭上扳机,现在只需要发(力)……!

  嘎啦

  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射手,杂贺孙市在察觉到了情况变化的瞬间放松了手指上的力道,可种子岛的枪口依旧指向正前方,正正好好地对准站在打开了的铁门之后,高举双手,一脸人畜无害表情的青年。杂贺孙市又一次因为这名青年而感到错乱,愣住了一瞬。

  “呃,那个啥……”

  “不许动!保持现在的样子举着手,一点一点后退!”

  粗暴地打断了青年的话,杂贺孙市命令道。毕竟他也是一名经验老到的战士,尽管铁门已经打开,还是不能排除是陷阱的可能性,而且,自己最开始的目标,巴斯科维尔成员峰理子也不知为何不见了踪影。杂贺孙市一边警戒着周围的状况,一边随着青年的后退而步步逼近,走进了仓库里。

  “我问你,你是谁,峰理子在哪里?”

  “啊啊,我是……啊啊,啊啊啊……”

  有什么不对劲,杂贺孙市看着眼前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把嘴长的足以塞进一个苹果那么大的青年,握紧了手中的爱枪。

  “回答我的问题!”

  “啊啊……啊嚏!!!”

  眼前赫然飞来雨点般的白色沫状物,杂贺孙市作为人类的本能在原本就处于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下尽情地展现了出来,下意识地为了避免飞沫进入眼睛而闭上了双眼。

  “就是现在!”

  (!?)

  在听到了青年喊叫的瞬间杂贺孙市就察觉到了,自己中了埋伏,而且还是被以这种无聊的方式!尽管是无聊的方式,可战场上哪怕是短短一秒都是瞬息万变,仅仅是这么一秒,杂贺孙市就将自己陷入了危机之中。

  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从刚才开始就凭借着娇小体形将自己挂在仓库天花板上的峰理子在下落的同时一记抽射踢飞了杂贺孙市手中的种子岛,并且在落地的瞬间以分秒不差的速度举起手中的黑色手枪,格洛克17,以小巧轻便以及容量大著称,刚好能够被峰理子的小手握住,这是青年在指示峰理子藏在天花板上的同时交给她的自己的手枪。‘嘛,我不太擅长使用火器,所以就交给你了。’用这种随意的理由将压制敌人的任务交给了自己,峰理子此时此刻十分想要朝青年翻个白眼,只可惜现在的自己必须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杂贺孙市身上,否则在这种近距离之下随时都有可能被对方夺走枪支。杂贺孙市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情况,用手抹去脸上的唾沫之后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青年。

  “有一套啊。”

  “承让承让。”

  接下来需要做的就只有让杂贺孙市将手举到自己看得见的位置然后让峰理子逮捕他这一简单的事情了,可不知为何青年还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因为眼前的杂贺孙市脸上自始至终,没有露出过一丝败北的人应该有的表情。

  “我说啊,大叔,你是不是还……”

  “不是大叔,是杂贺,我只不过才二十出头而已。另外,差不多是时候了。”

  (!)

  尽管『杂贺』这个称呼一瞬间刺激到了青年的神经,不过杂贺孙市的那句‘差不多是时候了’才更令青年感到困惑,紧接着,困惑转变为了惊愕。

  “快退下,峰!”

  “什——!!”

  嘶嘶

  完全出乎青年的意料之外,在最后关头出了岔子的居然是之前被峰理子打飞的种子岛。那把外观优美的**保持着被打飞之后乖乖躺在地上的姿势的同时,那弹匣底部居然喷出了大量的烟雾!这是杂贺孙市为了防止自己被人暗算种子岛离手的备案,如果在没有关上保险的时候种子岛受到强烈冲击的话,十五秒之后就会像现在这样喷出大量烟雾。

  察觉到局势有变的青年立刻飞身扑向一旁还在用枪指着杂贺孙市的峰理子,而杂贺孙市此时也已经重新捡起了种子岛。只不过,因为三人都身处于这狭小的仓库中,在采光不足的情况下阻碍视野能力提升了一个档次的烟雾令三个人都无法看到对方。峰理子只得朝着视野中光线最强的地方不停地开枪,而杂贺孙市则是以要打空整个弹匣的势头拼命地朝着仓库阴暗的地方开枪并一步一步退向门外。

  双方的判断都是正确的,峰理子眼中光线最强的地方正是仓库敞开的大门,也是杂贺孙市逃跑的必经之路,而杂贺孙市瞄准的仓库最阴暗的地方也是二人组为了躲避攻击而最有可能所在的地方。双方彼此之间都看不到对方,只是一味地在胡乱开枪,枪手的技术与枪械的质量已经无关紧要了,能否击中对方,看的仅仅是双方的运气。

  “呀咧呀咧,让他跑了啊,真是可惜,话说,他刚才是不是说他自己才二十出头?!真的假的?!”

  粗略估计应该是小说史上第一个见到敌人之后凭借喷对方一脸唾沫星而将对方逼退的主人公,青年因为吸入了烟雾而轻轻地咳嗽着,环视四周,却找不到已经逃远了的杂贺孙市的身影。

  “那是你应该关注的地方吗!总之现在已经知道了那家伙的姓氏,现在的问题就剩下你究竟是……——!”

  因为在阴暗的仓库里待了太久而有些无法适应外面阳光的青年不停地眨着眼睛,低头看向与自己不同瞪大了那双琥珀色瞳孔的峰理子。前一秒还在想着怎么收拾这个喷了自己一脸唾沫还嘲讽了自己身高体重的混账的峰理子现在的脸上早就已经没有了那种表情,只剩下了那双瞪得溜圆的美丽瞳孔,以及那微微张开并颤抖着的樱唇。

  啪嗒

  峰理子松开了手中的格洛克,任凭它掉到地上,好在之前弹匣已经打空不必担心走火,可青年还是处于担心而瞟了地上的手枪一眼,随即又将视线重新放回自己面前的峰理子的脸上。毕竟如果有人用那种见到了鬼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话,任谁都会不由得回望的吧?

  “呃,那个,对不起啊,我刚才……”

  “是你……你回来了!!”

  “啊?啊啊啊???”

  青年猛地抬起双手,像是之前在仓库里面对杂贺孙市那样将手举高,看向突然朝着自己抱过来了的峰理子。慢着慢着这是什么节奏?我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而已啊?我们两个不熟啊大姐,才初次见面用不着这么热情吧?!这要是在中东国家的话会被视为大逆不道的吧!?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是我啊!理子啊!”

  “啊不,就算你这么说,不好意思,我们应该只是初次见面才对。嘛这也怪我,刚才因为情况太紧张了所以一直没来得及介绍自己,我是……”

  “什么啊,你这态度……”

  峰理子瞪大的双眼渐渐失去了前一秒时的兴奋光彩,取而代之的是,仿佛随时要从那琥珀色瞳孔中涌出来的悲伤,眼眶里渐渐泛起了泪光。先是被熊抱紧接着又是泪水炸弹,青年表示完全跟不上眼前的节奏,只得手忙脚乱地摸索着身上有没有碰巧带着手绢。

  “不可能!只有你……唯独有你我不可能认错!”

  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的峰理子那不亚于青年之前喷嚏的音量把青年吓了一跳,只见峰理子一点一点地后退着,像个被抢走了糖一样的小孩子畏畏缩缩地摇着头。乌鸦羽毛般的漆黑碎发,虽然长度上差了一大截,而且现在还是鸡窝头,但那比古铜色还要深一些的黝黑皮肤,年轻版的福山雅治一般的国字脸,以及那最令人无法忘记的紫色瞳孔,如果说青年这副样子也会被认错的话,那的确有人应该去看看眼科了。

  “啊不,所以说,我们只是初次见面才对,你是不是认错……呜呃?”

  翻遍全身也没能翻到手帕的青年露出了连正面对峙杂贺孙市时都没有的慌张表情,原本一急之下打算直接把西服脱下来递给少女的,却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双腿突然失去了力气,青年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喂!你怎么……喂!这么多血是怎么回事啊!”

  血,吗?青年的双耳里充斥着噪音,耳鸣现象,看来真的是出血了啊。怎么回事呢,倒在地上的青年无法动弹,只是在思考着。

  “什……”

  正打算将身下漫出大量血液的青年的西服掀开,峰理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那西服,早已经千疮百孔,只是因为之前青年一直背对着自己,所以才一直没有发现。

  (是刚才的——!)

  杂贺孙市离去时响起的一连串枪响如同惊雷般震荡着峰理子的脑海。在刚才的烟雾出现的同时,自己便被扑过来的青年死死地护住了,也因此除了有些压迫感以外没有其他感觉。原本以为是杂贺的子弹全部打偏了,原来是……全部都被青年用身体挡下了吗!从声音来判断,刚才的子弹不可能只是普通的巴拉贝鲁弹,看这个伤口,穿甲弹,霰弹,甚至连内爆弹②都有吗!但是,被这么多的子弹击中的话……

  “为什么,你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抱歉啊,因为我这个人对疼痛很无感,虽说刚才似乎有那么一瞬间有一点痒,但真的没有觉得疼啊,而且,你喊的声音太大了喂。)

  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青年苦笑了一声,最后的力气也随着这苦笑而散去。失去了所有力气的青年,失去了意识。

  ——————————

  ①:全名小栗·脖子以下都是腿·旬(大雾),日本著名演员。值得一提的是其本人曾出演的鲁邦三世真人版有很多镜头都穿着红色休闲西服,想要追求主人公画面感的同学可以去搜图或者搜电影看一下。

  ②:进入人体之后会爆裂开飞出碎片造成二次伤害的子弹,作者瞎扯的,至于现实中究竟有没有,求大神赐教。


阅读更多二次元的小说,请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悦心”关注),回复“1”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方法: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扫描关注

3、点击关注,回复1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