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8-11 00:15:15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某穿越的绯弹物语
  4. 第一章 从天而降的____

第一章 从天而降的____

更新于:2019-02-02 11:29:29 字数:4444

字体: 字号:
  『从天而降的……』以这句话作为标题,我想想,差不多有三次了吧①?这次是第四次,如果你不知道前三次的情况的话还好,而如果你已经见识过了之前的三次惨状的话,恐怕你就会吐槽我将同一个开头梗重复用了三次这种毫无创新性的行为了吧。嘛,不管你是初来乍到,还是第四次的造访者,我都代表你接下来将会见识到的世界欢迎你的到来。那么首先,还是一如既往地疑问式开场——

  你听说过从天而降的女孩吗?

  ——————————

  距离地面,两千米。通俗一点的来讲,四个半东方明珠,七个埃菲尔铁塔,三个半东京天空树的程度吧,如果有人在这个高度上朝着地面坠落的话,在没有降落伞设备的情况下基本上都会死翘翘的吧。

  但,如果这个人是主人公的话呢?

  假设他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之下凭空出现在了距离地面两千米的高空,以完全称不上是优美的姿势,在坠落的同时还不忘以腰部为轴心不停进行着全方位旋转运动的话呢?

  可这就是事实,青年在经历了一千米的自由落体之后终于在坠落的中途睁开了眼睛。倒不如说,能够在之前一千米的坠落途中经受了几乎要将人身体里的每一块骨头都吹的散架子的风压之后才醒过来这件事情就已经很不正常了。呃,你说这家伙单是凭空出现在两千米的高空就已经很奇怪了?嘛嘛,主人公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和那些隐居于山林多年后从山中钻出来的或者与父母失散多年之后又突然出现的家伙们比起来,从天上掉下来明显要正常的多吧?大概。

  才刚刚从昏迷状态中恢复意识的青年第一个感觉就是,痛。被自然风速与下落时的风速两股风压粗暴地挤压着浑身上下204块骨头②,发质如钢丝般坚硬的漆黑碎发早就被吹成了鸡窝头,衣冠不整就更不用提了。就在青年开始有意识地呼吸的瞬间,足以将他的肺部撑爆的巨量空气涌进了他的肺中,青年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溺水的错觉,毕竟同样是被异物充斥了肺部导致无法正常呼吸,但紧接着在他睁开眼之后的一幕让他连呼吸都忘记了。这也不能怪他,换做是别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身处于距地面一千米的高空并且还在自由落体除了超人以外都会大吃一惊的吧?不过不要担心,就算比不上超人,他可也算是个主人公啊,主人公当然有主人公的办法咯。

  当然是骗你的。

  (开什么玩笑啊!一上来就是这种超展开没问题吗!现在的我如果就这么下去的话会死的啊!绝逼会死的啊!)

  青年在脑海中翻找出曾经高空跳伞时的记忆,伴随着令人作呕的加速度勉强稳定好身形,总之先尽可能保持身体与地面平行并伸展开四肢。

  (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降落伞,现在的状态又不是灵体,果然还是不能就这么直接掉下去,那么,接下来应该……)

  青年微微皱眉,看向自己的下方。

  (接下来应该,去死了吧。)

  心中犹如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青年眼中的世界在短短的一瞬间里变成了慢动作播放,青年爆发出压抑了好久的死鱼眼,死死地瞪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地面。

  失策了,青年在心中暗暗抱怨到,要怪就只能怪青年在高中时期因为文理科班级的男女性别比例而弃理从文,原本就浅薄至极的物理知识在一直以来的非常识生活下早就被冲刷得无影无踪,让一个长期生活在幻想世界里的人突然将牛顿定律与实际相结合,想必有些勉强吧。前一刻还在心里盘算着应该用什么方法来安全着地的青年此时此刻已经在令人咂舌的速度驱使下瞬间由一千米的高空落到了距离地面只有多说半米的距离,也就是说,在他正盘算着要怎么平稳落地的时候,本人其实已经马上就要与大地母亲来个热吻了。青年看着近在眼前的地面,仿佛在逃避现实一般闭上了眼睛,亦或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经历了两千米的自由落体之后脸着地才对。对于其他人来讲,人在死前眼前会仿佛走马灯一般浮出一生中的影像的传说很有名,可对于青年来讲,这种事情纯属是在扯淡。

  因为在他之前死掉并落入地狱的时候,并没有在临死之前看见什么狗屁走马灯。

  不过,果然还是想要尝试一下吧,说不定这一次能够看得到呢啊,所以青年才会选择闭眼,等待着人生中最后一次的免费电影放映。

  (不,还是算了吧,浮现出来的八成都会是些操蛋的东西)

  青年抿了抿嘴,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睁开了眼睛,鼓足勇气打算目视自己的死亡。他不是怕疼,更疼的事情他都经历过,他只是有些受不了才刚刚来到一个新的世界就领便当的这个残酷的事实,如果不是自己马上就要死翘翘了的话,以他的性格绝对会对这种毫不负责任的展开大肆吐槽一番的吧。

  也正因为如此,青年才察觉到了异常。

  毕竟这个走马灯,有些单调的太离谱了。

  投射到视网膜上的影像自始至终都仅仅是土黄色的地面,青年保持着在外人看来愚蠢至极的‘大’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停留在距离地面半米的空中,物理意义上的不上不下。

  “什么gu(鬼)诶诶诶诶诶诶诶?!!?”

  为了试探自己是不是在临死之前魂魄出窍而产生了幻觉,就在青年想要挪动一下依旧在摆‘大’字的四肢的瞬间,一股莫名其妙的强大冲击力从青年的侧面传来。尽管这力道远比曾经被卡车撞飞时要轻的多,但因为青年此刻正处于浮空状态完全没有办法稳定重心,硬生生地随着那股力道飞出好远,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被自己的翻滚扬起的沙子有少许进入了青年的鼻腔,青年没能忍住,在下意识地半蹲受身之后打了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喷嚏。

  “啊——嚏!!!!!”

  “好痛!!——……”

  有种说法叫做如果你睁着眼睛打喷嚏,你的眼球可能会跟着一起喷出来,因此青年刚才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直到将鼻子里的沙尘全部随着喷嚏排除之后才睁开了被两千米的狂风吹得发涩的双眼。也正是如此,青年才注意到刚才以强大力道将自己的撞飞的,居然只是一个女孩子。

  在阳光之下让人觉得有些耀眼的丝般顺滑的金色长发,充满稚气又吹弹可破,令人看上去忍不住想要去戳一下的可爱脸庞,绣着花边的酒红色水手服下包裹着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受伤的娇小身体。尽管还想再好好地欣赏一下眼前将自己撞了个狗啃屎的罪魁祸首,不过……当发觉眼前的少女一脸像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一样紧闭双眼,用力地抿住嘴唇仿佛下一秒就要破口大骂出来的表情,青年的右眼皮开始不住地跳动,随即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哦原来如此,刚才的喷嚏因为太过出乎预料了忘记捂嘴,所以全部都喷到她的脸上了是……吗……)

  “呃,那个啥,不好意思……呜啊?!”

  砰!

  咯嘣

  又一次没能把台词讲完,青年用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条件反射速度歪头躲开了朝着自己的脑袋飞来的炙热弹丸,与此同时颈椎因为突然地扭动而发出了非常不得了的声音。青年一时之间无法扭动脖子,只好歪着头看向意料之外出现在视野里的远处的第三个人。

  视线的终点处,男人站在那里。

  几乎要令自由落体两千米的发型早已凌乱不堪的青年都自愧不如的鸡窝头格外的抢眼,除此之外,身上穿着的皱皱巴巴的运动衫无时无刻不散发出邋遢的气息。如果在大街上遇见了这种人的话十个有九个会被认为是正埋头找工作的无业游民,当然,如果他还拿着枪的话,就是另一码事了。

  “你……”

  “哦槽哦槽哦槽哦槽哦槽!!!”

  不等用手将自己脸上的唾液抹去的金发少女抱怨,青年先一步如同触电一般从地面上弹了起来,拽起少女开始拔腿飞奔。大概是同样因为青年的突然出现而吃了一惊吧,无业游民也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开枪,可是现在他已经回过神来,再次将枪口指向背朝自己狂奔而去的一男一女。在用枪这方面,无业游民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刚才瞄准青年脑袋的一枪之所以没打中并不是瞄准错位,而是青年居然在自己扣下扳机的瞬间将头偏开,而已经扣下的扳机推出的子弹已经不能改变轨迹,青年也因此得以躲开了子弹。可比起青年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子弹的惊人反射神经,真正令无业游民产生了情绪波动的,是自己的子弹被躲开了这个事实。

  自己是不会射偏的,只要是自己盯上的目标,就绝对不会射偏,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打乱了自己任务的毛头小子,居然躲开了自己的子弹!

  (这份耻辱,让我如何面对杂贺孙市③之名!!!)

  杂贺孙市看向手中的爱枪——种子岛④。由自己亲手所制的,世上独一无二的全自动手枪,融合了伯莱塔M92F的稳定性与沙鹰的巨大威力,相对于成年男子来讲几乎可以忽略的后坐力,特殊的弹匣根据不同情况可以填装不同功能的子弹,单射与三连射的可调节结构,最重要的是无限接近于零的卡弹率,再配上杂贺孙市对于射击的天赋,从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他的枪口下逃脱。这次接到了俘获巴斯克维尔某个成员的命令,原本一切顺利地将她的武器摧毁,逼到了这个被废弃的建筑工地之后,正打算换上大口径子弹废掉少女四肢的杂贺孙市的计划被一个毛头小子全盘打乱,还被他玷污了自己杂贺孙市的名字,杂贺孙市将枪口对准不知为何依旧保持着躲开自己子弹时歪头动作,并将自己之前目标夹在腋下逃跑的青年的后背,扣下了扳机,他知道自己能够打中,而他的子弹也确实做到了。

  只不过,青年只不过是稍微打了个趔趄,甚至将一直歪着的脖子正了过来之后,用比之前还要快的速度飞跑着。

  (啊咧?刚才好像被什么东西打到了后背,管他呢,反正拜这一下所赐我的脖子总算是能扭回来了。)

  青年似乎没有意识到在刚才命中了自己后背的是九毫米的巴拉贝鲁弹,毕竟子弹被不知为何会穿在他身上的酒红色休闲西服挡下了,反倒是被青年嫌弃‘腿太短了跑得太慢!’而一把架在胳膊下面的少女意识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脸惊愕地看向将自己像个公文包一样夹着跑步的青年。

  “喂!你刚才可是被子弹击中了啊!居然连眉毛都不皱一下!?如果不是因为武侦高的制服的话你已经死了!而且你快点放我下来!”

  “所以我都说了就凭你这小短腿还是饶了我吧!”

  “你才是小短腿!这叫浓缩啊浓缩!”

  就在二人大难当头却仍旧像是小孩子一般吵闹的时候,同样奔跑追赶着他们的杂贺孙市换下了种子岛的巴拉贝鲁弹匣,取而代之的是哪怕对沙鹰来讲都有着最大破坏力的0.50马格南弹。被这种子弹击中的话,哪怕是有防弹衣也多少会断一两根骨头,杂贺孙市已经将目标从少女转移到了青年的身上,因为自尊受辱而产生的怒火盖过了完成任务的念头,杂贺孙市再一次举起枪,随即咂了下舌。

  “该死的老鼠……”

  杂贺孙市犹豫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了冷笑。他再次将刚换上的马格南弹匣取下,换上了另一个与其他弹匣不同的银色弹匣。

  “也好,就让我看看,困兽之斗,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吧。”

  伴随着与邋遢气息相差甚远的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冷笑,杂贺孙市抚摸着自己的爱枪,朝着少女和青年作为藏身之处的,孤零零地坐落在这建筑工地一角的小仓库走去。

  ——————————

  ①:本作在别站曾经昙花一现,在点娘上分别有过一次初版和一次重制版,共计三次。

  ②:正常人是206块骨头,至于主人公为什么少了两块……谁知道呢~~

  ③:杂贺孙市,日本战国时期著名武将,曾仅凭百人的火枪队重创了织田信长的大军。

  ④:日本岛名,历史上是铁炮首次传入日本的地方。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阅读更多二次元的小说,请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悦心”关注),回复“1”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方法: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扫描关注

3、点击关注,回复1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