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8:57:2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大界造化
  4. 第一章 古镇家族

第一章 古镇家族

更新于:2017-12-28 18:44:28 字数:4116

  数万年前,有仙神下界争夺一物,滴落神血,坠落神躯,战火绵延诸多位面。有至强之神不忍下界凡人遭神怒火,生灵涂炭,故以神躯、神魂化作苍茫大阵,护住各个下位面,强势逼走所有神灵,自此,大陆在无诸神下界,改名神荒大陆......

  神荒大陆苍茫无涯,在难以丈量的大陆上割据着无数势力,各相征伐。

  传说在大陆的西方盘踞着精灵帝国,她们是元素的宠儿,天生便使得一手极好的元素魔法。更令人眼红的是,她们不仅是高超神秘的魔法师,同时还是箭术的神圣缔造者,在人类帝国,一个上好的箭术师起码要三五年的刻苦训练,他们却只需三五个月便可以直接拉到战场上,而且每个都是神射手级别的人物。

  南疆海域里有着庞大强盛的海洋帝国,在浓郁的水元素的洗礼下,每一个海族成员都相当人类中百里挑一的天才,只是族人太少,区区百万,只能偏居大陆一隅。

  北方更有强势的冰雪一族居住在冰雪涯岛上。即使在各族商业极度繁盛的现在仍然恪守着古老的族规,很少与外界人交流,故而,在神荒大陆上很难见到冰雪族的踪影。

  神荒大陆的东边有一个古老的人类王国,天云王国。天云王国的的东北边陲是浩瀚的魔兽森林。古岩镇依靠着魔兽森林里的潜藏的巨大财富建立。

  叶、方、李、吴,古岩镇最强大的四个家族,名下有着不计其数的各类店铺,田产,他们控制着古岩镇大半的财产,剩下的一些小家族就只能靠四大家族手里流出的一点油水,勉强生存。

  佣兵永远是各个城镇最活跃的成分,刀头舔血的生活让他们留不住挣到的一点银子,无论是丹药,兵器还是马匹衣物...更多的...每一次任务过后他们都会把大多数的银子花在酒馆、青楼等地,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指不定那天就抛尸荒野的的马头汉子们留不住任何一点口袋里的银子,出手阔绰的他们极大的拉动了古岩镇的经济。

  吴家是古岩镇最古老的家族,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他们也逐渐被其他家族占据了自己本有的财富。最终只能与其他的几个家族共同拥有这古岩镇。

  吴安揉了揉自己眉心,昨天脑袋在这具身体前任残存的记忆碎片冲击之下现在依旧隐隐作痛。

  “哎......”吴安无奈的躺在床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在地球上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甩倒异界来吧,尤其是这破败的环境,茅屋,板床,狭小的卧室,不透光的暗黑房间,揉揉粗布衣服,上面已经破了好几个洞,更是补丁加补丁,太破败了,太穷了!来自信息爆发的科技年代的吴安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比五六十年代还贫穷、落后的生活。更别说吴安还带着轻微洁癖,这...这如何是好啊?

  本来以为同样姓吴,还能和古岩镇吴家扯得上一点关系,吴安还有点窃喜,但是仔细理顺了记忆以后,吴安垮下了脸,这关系就像枪杆子和晾衣杆,都是直的!

  古岩镇的吴家虽然衰落了点,但好歹是一个大家族是不?自己这具身体虽然与吴家扯得上一点关系,但是吴安却敢确认自己要是敢去吴家认亲,肯定是被赶出来的货。说不定还会被打骂一顿。“嗯,可以肯定的是,这顿打是被下人打得,连吴家主事的人都不一定见的到.......”吴安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抬头看了看自己居住的阴暗破败的草屋,吴安又是一声叹气。

  “不怕,作为来自地球的人类,要是改变不了自己目前的生活环境,那才是废物。”吴安给自己打气道。

  “哥哥,哥哥.......”听着门外妹妹咚咚的砸门声。吴安立即爬起来。作为中华古老礼仪教育下的学子,吴安具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知错就改,自从昨天初来咋到的悲催遭遇后,吴安就深刻的记住了一个教训,往往美丽的东西都是有毒的。

  昨天头疼的晕倒后躺在床上,吴安直接睡着了,天色刚亮,吴安迷迷糊糊睡得正香,在妹妹久久的砸门不应声后。终于惹火了一直乖巧可爱的的俏皮小丫头片子,强势的暴走妹子一脚揣开吴安的房门,拎着一个比自己还大上一号的木桶。

  哗——

  浇了吴安一身透心凉!

  正在和周公下棋、聊天、吹牛打屁的吴安从梦境中一个激灵的惊醒。

  最终“公正严明”的父母处理结果却是:在暴走萝莉的看似可爱的眼眸下乖乖的在浑身湿漉漉的情况下安慰欲泣的妹妹。

  萝莉踹开了房门后惊动了在后院做事的父母。吴安还没从既陌生又熟悉外加脑袋疼,浑身湿的感觉中回过神来,暴走妹子又施展了绝招,必杀技!萌妹子可爱夺同情,一脸委屈求申诉。

  “爸爸妈妈,哥哥又欺负我......呜呜...呜呜...”

  吴安惊讶的张张嘴却发不出声来,她那呜呜声是怎么发出来的啊!我何其委屈,到底谁欺负谁啊。不过爸妈好像看不见自己浑身的湿漉漉和一床的水漫金山。全都怒视着自己。

  最终还是父亲悠悠的说了句:“作为哥哥竟然欺负妹妹,你还有出息吗?安慰你妹妹去!”

  “顺带把衣服给洗了,还有被子!”

  *****************

  现在吴安和妹妹,老爹一起站在院子里。

  “今天就开始教你们练战气,你们从小就开始磨练招式、肉体,你老子我可以兴奋的告诉你们,在这个村子里,你们的招式是最熟练的,你们的基础是打得最牢的,不过俗话说,练功不练气,到老一场空。吴安,你说!你认为战气是什么?”吴安的父亲怒狠狠的盯着吴安说道。

  我哪知道!吴安翻了一个白眼,记忆融合时吴安不可避免的丢失了一部分记忆,恰好,这个...真的忘了。

  吴父看到这个白眼哪里不知道吴安这个小子心里在想什么。

  “混蛋小子,竟然忘了!还敢对老子翻白眼,不想活了,啊!”声音抬高了八度。“不过老子今天心情好,就不与你计较了。”

  吴父刚刚凶狠的对吴安说完就转头对妹妹慈眉善目的说道:“莫愁,你说。”不错,这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就叫莫愁,跟神雕侠侣中的李莫愁一个名字。

  不过老子你对待儿子和女儿的态度差距也太大了吧,吴安心里十分想不通,这是男儿穷养,女儿富养的强化进阶版?

  “战气是我们上古之时诸神赐予人类的财富,我们凭借它与外族战斗厮杀,它是我们最信赖的伙伴,战斗的精魂,也是身体内最本源的力量,每一个练就战气的人类与普通的凡人差距是天地之差,即使是初入一段武者境界的人也比几个精壮的大汉更加厉害。”吴莫愁红润的小嘴中吐出清脆的声音,,眼睛一眨一眨的显得很兴奋。

  “说到不错,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战气并不是神灵赐予的,那个说法不过教科书上写的好看的,真正的战气是我们远古的祖先与野兽,与异族在战斗中生命力量的迸发,是起源于灵魂中的不屈呐喊,与人族的意志结合。”说完,吴父抿了抿嘴唇。眼神中尽是对远古的无限向往。

  “老子教你们的是吴家的家族功法,虽然古岩镇的吴家本族与我们的血源关系实在有点远,但这一点我一直很佩服,家族功法毕竟比一般村民练的好多了,咋们家族的功法叫做《烈焰战诀》,在烈日下练的效果最好,你们两个,给我五行朝天盘膝坐好。”吴父一挥巴掌命令道。

  吴安和吴莫愁乖乖的盘腿坐下。双手微屈放在膝盖上,眼眸轻轻闭上,呈眼观鼻,鼻关口,口观心姿态静静的冥想。

  “放松,放松......不要紧张,吴安,说你呢......谁要你全身肌肉紧绷。紧张的一头大汗,能感悟个屁的自然,你心里能静下来才怪。”吴父绕着他们慢慢的踱步,用一种十分具有蛊惑的声音幽幽的说道。

  吴安和妹妹听着父亲的话,不自主的放松了肌肉,吴父见他们渐渐的达到了自己的要求,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继续说道:“我们家的《烈焰战诀》是火属性战气,火,向来就是人们最强大也是可以最直观的看到的一种能量。在一般人看来,火只是一种有杀伤力而暴烈的能量,但我可以告诉你们,错。火不仅仅代表着毁灭,它也代表着希望和生机,人们凭借着火焰在驱赶野兽,花草树木凭借着太阳的光芒而生长........”

  接着吴父便道:“战气,力量,生机而为一体,它们谁也离不开谁,今天你们唯一的任务便是抓住阳光小那仙点滴的阳光生机。

  烈日下,吴安和吴莫愁的汗水渐渐的流下额头,头发被汗水紧紧的黏在脸颊上,衣服慢慢的被汗水浸透。吴安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将它吐出,鼻尖上的汗滴好似变的无比沉重。听着吴父对于烈焰战气的理解,吴安感觉自己像是沉入了一片火焰的世界,即使紧闭上的眼眸前好像也出现点点的火星,不对,那不是火星,那是火焰的精灵,因为.......它们有一种生命的感觉。

  上一世从未接触这种能量的吴安很是迷醉于这一种感觉,它们只是微微点点的火星,但是也似乎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吴安为它们而感动,为什么自然不赐予它们完整的生命?吴安很痛心,什么是生命,生命是快乐?

  那群火精灵们好似感受到了吴安心中的悲伤,轻轻的在他的耳边歌唱,把自己的快乐传染给吴安。吴安的心中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微风再吹动,慢慢的拂过吴安的脸颊,但吴安不为所动,因为他沉醉在冥想的生命之火的海洋中无法自拔。

  吴父看着正在冥想中的一对儿女,有一点忧愁,这是修炼战气的第一关,也是心魔的第一关,这种迷恋而无法自拔的感觉谁人都有过,但是他却无法为儿女找到正确的答案,它......本身并无答案。无论做出何种选择,也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有人与元素交友,有人强行抹除了它们的神智。都有人成就过武圣。

  吴莫愁的身旁出现了几缕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光芒,渐渐的向着吴莫愁的鼻翼里涌去。淡淡的,但是却真实存在。显然步入了修炼的正轨。

  吴安的身体周围在一刻钟后也出现了几缕光芒。吴父有点开心的点了点头,他的儿子女儿都有修炼的天赋。虽然在大陆上人们只要有心都能拿的功法的岁月,但一个小村子中可不会有太多的有修炼天赋的出现。这个没有名字的小村子带上吴父自己都只有20多个,这个村子可共有200多人。他们家可是够幸运的了,两个孩子都可I修炼,而且修炼天赋据吴父的观察还不低,最少比他自己快上很多便感悟到了元素的存在。

  吴安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鼻翼向下涌去,每一颗细胞都在努力的吸收这能量,这股热流还没有到心脏便被吸收光了。吴安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身体好像极度需要这种能量......

  吴安和吴莫愁在吴父的巴掌声中睁开了眼睛。两人有点恨恨的瞪了吴父一眼,显然抱怨他打断了那种奇妙的感觉。

  “你们两个别瞪我,记住了刚才那种感觉了吗?争取在十天之内把那一股热流移到丹田的位置,这十天你们就这个任务了。记住了?”吴父挥了挥砂锅大拳头,“做不到小心我揍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