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34:3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风在叹息1尘埃落定
  4. 第一章 序章

第一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7 16:18:21 字数:2302

  前言:我个人特别喜欢看动漫,各种动漫看完之后,有些震撼的情节和喜欢的人物就一直在脑中忘不掉,通过我自身的想象加以重新编排组合再加以创新,于是就有了这部小说。比如,书中的男主人公亚洛斯·罗伦罗尔的原型就是《黑执事》中的阿洛伊斯·特兰西,那个金发的傲娇少年,只不过在这里被我改了性格,外貌也稍微改变,毕竟特兰西还是太犀利了。这部小说是以主人公自身的遭遇为线索,主人公为了寻找变故的原因,先后遭遇种种事件,一环套出一环,主人公不仅在各种情感之间碰撞,更是在庞大阴谋中挣扎。

  我曾经在我的高中的积累本上积累过《魔戒》中的一段台词:

  “穹苍下,精灵众王得其三,

  石殿中,矮人诸侯得其七,

  尘世间,必死凡人得其九,

  魔多翳影,王座乌沉,

  黑暗魔君执其尊。

  魔多翳影,邪暗深处,

  统御余众,魔戒至尊,

  罗网余众,魔戒至尊,

  禁锢余众,魔戒至尊。”所以在这本小说中,整体大的构架和这段台词中说的差不多。大陆上居住着各个种族,各个种族之间有着复杂多样的关系,通过借助神话故事中的人物,此书将各个种族都进行了比较细致的描画。

  我写此书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就是兴趣爱好使然,除此之外,我希望广大读者能够接受我所构建的大陆,在这片大陆上,是有很多地方和我们所在的社会相似的,体现人类的劣根性,彰显人性的美好和纯真,勾勒人物的情感,是我写这部小说的另一个原因。

  我准备将它写成长篇小说,也许没有结局,因为故事的内容来源于我的想象,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还可以想象,我就有可能继续写下去。《风在叹息1》主要写的是主人公与加尔菲德的反动势力周旋,在此过程中遇见新的同伴,进行合作,最后通过计谋将反动势力绞杀,建立起新的国家的故事。主人公并不是新国家的国王,因为只把主人公局限在大陆的国王这个位置上就有点不足,毕竟我想象中的主人公是要进行很多事业的。

  至于本书中的女主人公,完全是我想象出来的新形象,本人偏爱银发蓝眸或红瞳,也偏爱独立、强大、冷静、珍爱同伴、具备王者气质、长相比较中性的女主,同时俘获双性……呵呵,借用某网友评论兵部京介的话总结主人公就是:温柔又残暴,脆弱又强大……怎么样,是不是与我志同道合呢?

  要不是我颈椎疼痛,落下了病根儿,我一定会每天都更新,但是写小说得构思,需要缜密的思维和逻辑,我不希望我一夜之间写了数十万字结果在后面的几十天里一直删改一直删改,这样大家一定觉得很烦吧,我也这么觉得。所以呢,我会不定期的更新,当然啦,更新的速度肯定不会太慢啦,对于我这种嗜睡族,如果是高质量的章节,一周一次也可以吧!

  我很热爱写作,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表达不够得体,也不够准确,与各个知名作家差距很大,而且在情节细节上可能有所疏漏,希望各位读者多多包涵!我也会在不断阅读的同时提升自己的素养,也会尽力修复有疏漏的情节,只是希望大家如果有什么意见或建议的话一定要提出来,我也会参考大家提供的所希望看到的情节,不断充实这部小说,最后,让我们走进这片大陆,感受主人公的内心世界!

  在巨大无比的黑暗中,被神指引的金黄,堕落地狱的雪白,渴望救赎的漆黑,命运束缚的血红,跌跌撞撞地走来,捧着破碎不堪的心,让灵魂发出了共鸣。这里到处都是黑暗。在我无法挣扎的日子里,思念着被拆散的双子,和某位公爵踏上总是铺满荆棘的旅途,卡赞魔女自断枷锁,监狱里火焰喷薄,牧童出身的新王,君临这绝望之国。最后我看到了那须臾的影像,一闪即逝的芒星,在那个苍茫的世界里。你说什么?原来我辛辛苦苦荡平整个国家,只不过是你计划中的一步棋。这个世界是个骗子。它根本就没有爱过你。一。序章:这个世界爱过你吗?它爱过你吗?你爱过它吗?这个世界,它爱过你吗?生存在这个世界里,你快乐吗?【列斯敦。北方雪域。】到处都是肆意飘散的鹅毛大雪,雪白和雪白叠加,寒冷和寒冷叠加,一朵接一朵,无休无止地冰冷地绽放在白茫茫的雪原上。巨兽圣洁羽毛般的雪花张狂地飞舞着,从北来袭的凛冽寒风一阵一阵地吹过,吹散了眼前的一团白色,紧接着又是一团白色,雪白的飞鸟拖着宛如比例失衡的圆锥形的尖细尾巴,呼啸着穿梭在苍凉的天光之下,来来回回的悲鸣声一声一声敲击着空旷的雪原。少年孤零零地踩在厚厚的雪被上,深深浅浅明晰可见的脚印顷刻间又被纷纷扬扬的大雪掩埋。巨大连片的云朵厚薄不一,铺满了整个天空,微弱的日光透不过无规则的太厚的云层,纯白如雪的天空明明暗暗,茫茫云海与广阔无垠的雪原在遥远的地平线相接。少年抬起头,望着悲怆阴郁的天空,雪花落进他冰蓝色钻石般的眸子里,被噙在眼眶的滚烫迅速融化,他无力地垂下头,晶莹的雪花落在他纤长的睫毛上,为绝望的眼光蒙了一层迷离的白雾。少年紧了紧白袍,裹挟着锋利的寒风继续向【神座密室】艰难行进,偌大的雪原上只剩他孤单瘦削的身影和猎猎作响的风卷白袍的声音。【神座密室。】少年轻而易举地推开沉重的石门,扫视着眼前的灰黑色。他从怀里摸索出一张地图,地图陈旧发黄,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和这诡异的密室里的尘土味混合在一起,令人胸口发闷。地图上的笔迹已然模糊,少年借着微弱的烛光勉强辨认着。“毒鼠、巨蜥、吞天蟒、哈默尔恩的吹笛人…就凭我一个人的力量,真的能杀死他们吗?”地图上标注着产生于密室的怪物以及它们的分布,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阴森黑暗的通道,怪物的低吼声不时传来,喃喃地质疑着自己的能力。“你害怕了吗?卷入这场华丽的阴谋之中,你害怕了吗?”从黑暗深处飘荡过来的低沉声音,让人恶心的呕吐感,像是冰冷尖利的手指在抠挖着食道内壁。少年死死咬着嘴唇,没有吭声,瞳仁中折射出一道寒冷的光芒。烛光将他天神一般的侧脸晕染得柔和,光影摇曳,少年的表情变得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