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3:27: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秋梦无寒
  4. 第一章 穿沙滩裤的男人

第一章 穿沙滩裤的男人

更新于:2018-08-16 10:27:42 字数:1907

  湛蓝的天空下,一艘极小却十分精致的游艇漂浮于海面,在不远处一艘巨大的豪华游轮相映之下,它显得渺小,却又那么抢眼。

  一条沙滩裤十分抢眼,不仅因为它上边印满了浪花,还因它跟整个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两个戴着墨镜的保镖站在游艇的两端,将那沙滩裤的主人围在中间,其中一位肃言道:“小子,赶紧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你休想有命离开。”

  短裤的主人是一位看起来并不十分英俊的男人,虽然不算很英俊,但脸部轮廓却相当不错,而且他身上散发的那种慵懒与不屑,十分具有吸引力。

  “我说你们两个,如果不想被鱼当晚餐,就赶紧滚回去,看样子你们也经历了多年的苦练,怎么就不知道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成果呢?”那个男人用挑衅的口吻说道。

  “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休怪我们了。”一名保镖话音刚落,只见人影一闪,就到了短裤男的身边,伸手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去擒短裤男的胳膊,谁知,就在他以为要得手的一刹那,忽然眼前一空,那个短裤男竟消失不见了,四下望去,除了自己与对面的保镖,一望无际的大海就只剩下脚下的游艇与不远处的游轮。

  “糟了。”另一名保镖失声道,话音未落,人已飞向游轮。刚才那名凶神恶煞般的保镖闻言一愣,紧接着眉头一紧,轻身追去。

  ······

  游轮之上只有三种人,富豪、美女、下人。尽管保镖自认很牛,但他们依然属于下人,因为他们不属于客人,更不属主人。

  美女们都是贵客,当然,她们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玩物,因为本次活动并非什么名媛社交,而仅仅是一个富豪公子的喜乐会,那些看起来艳光四射的妖娆美人,随时都可能心甘情愿地被自己认为是富豪公子的人带入房间去行乐。

  有时想想这些美人真的挺有趣,平日里装出的高贵与冷艳,在这种场合里显得特别不堪一击,有时甚至只是听别人一句介绍,就会想当然地认为对方是钻石王老五,瞬间就由高冷范变为柔情范,只是,柔情用尽换来的多数却是愤愤的感伤。

  一名侍者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中,偶尔路过一些美人身旁,还会抛个媚眼挑逗一下姑娘们,但姑娘们哪有空理他,回应的除了冷眼,就是鄙视。

  本次活动的组织者叫做张万福,名字虽然老气,但人却十分年轻,而且本人十分英俊,是本次来参加活动美人们首选的小金龟。

  此刻张万福正在与另一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聊天,内容是什么听不清楚,但只看旁边几个美人都装作一脸娇羞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一定又在用露骨的语言调侃身边的女人了。

  “张公子,来一杯吗?”侍者说着,将托盘递到众人面前,张万福看都没看他一眼,随手从托盘上拿起一杯酒,对身边穿着蓝条比基尼的美女说道,“小蕊,来,跟哥喝个交杯酒。”

  那叫小蕊的女人扭捏道:“哎呀,张公子你可真讨厌,当着这么多人喝交杯,你若事后不理睬我,人家会被笑话的。”

  张万福哈哈一笑,另一手从托盘上又拿起一杯酒递给小蕊,笑道:“小蕊放心,若是我事后不理你,那这艘游轮,以后就是你的了。”

  小蕊一听,立即心花怒放,什么此情依依,什么长相厮守,这艘游轮才是真真切切的实惠,此刻也顾不上装什么纯情婉约派了,连忙接过酒,将手臂从张万福的胳膊处跨过,说道:“一言为定。”然后就一饮而尽。

  张万福很满意小蕊的表现,将手中的酒也顺势一饮而光,然后悄悄对原先聊天的那个公子哥说道:“我肯定不会不理她,只是担心她受不了咱们俩而先不理咱们。”说完两人哈哈大笑,不明所以的小蕊,竟还傻乎乎地跟着笑。

  这情况看得那个侍者直摇头,但他可没功夫去同情那姑娘,因为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张大公子,我这儿有点东西想卖你,不知你有没有兴趣?”侍者松了松脖子上的领结说道。

  “哦?你不是侍者?”张万福也是精明人,瞬间好像想到了什么,洒然一笑,说道:“你们这些人呐,真是无孔不入,说说吧,你是哪家公司的,想谈哪方面的合作,要是你两句话能打动我,我就给你个机会,否则,你就得立即下游轮,能不能游回去,就看你自己了。”

  侍者听完做出一个无奈表情之后,竟开始脱衣服,衣服脱完还不算,竟又开始脱裤子,这下可把刚刚聚过来的围观人员惊到了,纷纷开始议论,“这谁呀?是不是有病?”“这家伙,嘿嘿,有点意思。”“这是张公子安排的现场表演吗?女主角是哪个?”众人刚议论几句,侍者已将长裤退去,露出来的是一条印满了浪花的沙滩裤。

  将裤子往旁边一扔,侍者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对众人道:“抱歉啊,让各位失望了,我今天来呢,是跟张大公子做生意的,各位还请自便。”

  众人一脸木然,脑中是同一个想法:“这家伙脑子是不是进水了,真把自己当主人了?”

  侍者也没再理会众人,对张万福说道:“张大公子,你刚才喝了我的酒,可我刚想起来,有一瓶价值昂贵的毒药被我不小心给掉进去了,那瓶药很贵,你得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