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2:26: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三十六计的传说
  4. 第十三章 沙盘对阵

第十三章 沙盘对阵

更新于:2015-09-06 21:10:09 字数:2453

  进了院子,看到考官,慕寒不禁愕然。“小寒,还不过来?”慕寒回过神来,走过去,“二叔,怎么是你啊?”“怎么不能是我?我可是特意为你来的!”慕战雷说道。慕寒这才想起来二叔慕战雷还是天龙皇家学院武学部的名誉院长,在天龙国有哪家的军事才能能比的过慕家呢,所以历来都有慕家人担任皇家学院武学部名誉院长的传统,当然也有欧阳家人担任文学部名誉院长的惯例,现在的武学部名誉院长正是慕寒的二叔慕战雷。“有慕院长作为考官,我只好退位让贤了!”慕战雷解释道:“这位是本届武学部沙盘推演考核的考官赵孟祥老师,我说只是来看看你的考核情况,赵老师非要将考官的位置推给我,只好却之不恭了,呵呵”,慕寒闻言对赵孟祥道:“赵老师不怕我二叔徇私吗?”赵孟祥闻言哈哈大笑,“恰恰相反,我是放心的很,让我当考官也许还会放水,让你们慕家人考慕家子弟,却是严格的不能再严格了”慕寒仔细想了想,爷爷,父亲,二叔...结果发现以慕家人的秉性,徇私情的可能性近乎于零。“小寒,你准备好了吗?本来是有测试员的,但我想让赵老师屈尊作为你的测试员,不知赵老师意下如何啊?”慕战雷最后一句话是对赵孟祥说的,闻言赵孟祥顿时来了精神,本来以为只是一个看客,没想到还有出手的机会,“慕院长有命,孟祥哪敢不从啊!哈哈哈,听闻你们慕家第三代两个男丁皆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尤以慕寒为甚,慕寒文学造诣上在天龙城可是尽人皆知啊,却不知在兵法谋略上又有如何非凡的天赋啊?”慕战雷也是摇摇头表示不知,慕家其他人只知道慕寒文学造诣不浅,在兵法谋略上却知之不详,只有慕老爷子知道他这个孙子在兵法谋略上也有着惊人的才能。慕老爷子曾经看到慕寒研究慕家的兵法藏书,结果连续翻看了几本都是不断的摇头,慕老爷子当然看出了他是对书中所述不认同,这让慕老爷子大动肝火,就是皇宫腾龙阁单就兵书这一项都比不上慕家书阁的兵法藏书,他曾看后都受益匪浅,还不说其中有几本未署名的是慕家前人总结一生戎马的经验之谈,老爷子不由分说,拉着慕寒来到慕家练武场旁边演练厅,在沙盘上就和孙子开战了,谁知以慕老爷子一生戎马的丰富经验,竟然在慕寒的奇计百出之下险些溃败,也亏得慕寒虽然甚有谋略,但毕竟经验不足,不然就要出丑。从那以后,慕老爷子便不再过问慕寒兵法上的学习了。

  “二叔,不是吧,你让赵老师和我对阵,那我还不被杀的丢盔弃甲?要知道前面的马术考核我可是放弃了,这一轮要过不了就进不了武学部了,到时候你去和爷爷说啊?”慕寒嘿嘿笑道。慕战雷想到他承受慕老爷子怒火的场面,不禁缩了缩脖子。慕老爷子对孙子孙女很是疼爱,但对两个儿子却是严厉的近乎苛刻,兄弟俩对慕老爷子是又敬又怕。“应该不会吧!”说完这句话他心里也不免有些发怵,“要不赵兄你一会儿手下留情?”赵孟祥看到在外威风凛凛的慕将军听到慕老爷子都怕成这样,不禁有些好笑,故意板起脸说道:“这样不好吧!”慕战雷立马苦了半张脸。虽然这样说了,但赵孟祥心里决定,一会儿就让让慕寒这小家伙,在他看来,慕寒即便再有天赋,但毕竟年幼,经验不足,岂能是他这个特级教师的对手?

  沙盘对阵在慕战雷的担忧中开始了,在长八米宽五米的沙盘上,两人各领弓箭手两千,盾牌长枪兵两千,朴刀手三千,骑兵三千,合一万兵马进行厮杀。沙盘模拟的是丘陵地形,只有中间是一块平原。这个世界的兵种并没有前世古代那么多样,步兵只分为盾牌兵、长枪兵、朴刀手、和弓箭手,骑兵也只是轻骑兵。沙盘推演其实要比真正的两军对垒要难的多,因为你的一举一动,军力部署,人马调动,对手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所以难度可想而知。赵孟祥作为教师和长辈,当然不会主动攻击,慕寒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铁定是先进攻的一方。

  盾牌手在前,后面是长枪兵,而后是朴刀手,弓箭手最后,中军压阵,骑兵分布两翼。慕寒看着赵孟祥的部署,也不禁头疼,虽然这是最为普遍的阵型,但如果对方以不变应万变,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的话,就只能强攻,在兵力同等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况且赵孟祥选择的地形也非常讲究是在一个小丘陵上,最前面的盾牌手处于半山腰,而中军帅帐则位于山顶,一切动静,尽收眼底,又方便兵马调动。若以骑兵冲锋,上丘陵马速会迅速减慢,无异与活靶子,可能还未靠近,就被弓箭手射成刺猬了,步兵强攻的话只能用人海战术,在兵力相同的情况下显然不行。慕战雷看着也皱起了眉头,除非能将兵马一点点引诱出来吃掉,但这在一目了然的沙盘上又谈何容易呢!何况看这架势赵孟祥是打定主意坚守不出了。

  慕寒并不急于进攻,皱着眉头开始思考对策,赵孟祥则面带笑容,“小寒,别着急,慢慢想,作为一军主帅,无论何时切不可急躁!”慕寒盯着沙盘,脑子里快速想着对策,强攻不成,那就不强攻,阴谋不成就来阳谋,看着赵孟祥的扎营方式,慕寒不禁想起了三国中的马谡,不由得阴阴一笑,看的赵孟祥和慕战雷都心中直突突。慕寒开始调动兵马,慕战雷和赵孟祥立马精神集中起来,只见慕寒指挥着一部分士兵去砍伐树木(插在沙盘上的小木棍儿),盾牌手和长枪手在赵孟祥扎营的小山丘下东面不远处部署,而后则是其他士兵在挖土,骑兵护卫两翼,后面是弓箭手方阵。这一奇怪的举动搞得赵孟祥和慕战雷满头的问号,但直觉告诉赵孟祥这小子肯定没鼓捣什么好东西,思量后他决定派出骑兵冲散慕寒的布置,虽占据着地利,从坡上冲下的骑兵杀伤力惊人,但为了保险起见,他将三千骑兵都派了出去。骑兵从坡上呼啸而下,结果迎接他们的就是一拨密集的箭雨,箭雨过后,迎接他们的又是盾牌后闪着森冷寒光的长枪,长枪阵却并未固守,稍微抵挡后就放他们过去了,因此慕寒的士兵伤亡甚少,对赵孟祥的骑兵造成的伤亡也不大。骑兵冲近后遇到了排成长条状的土堆,前方则是挖的很深的壕沟,挖土的士兵在骑兵出动时就已经后撤了,马速经过箭雨的洗礼和盾牌兵的阻击,再加上土堆,本来轻易能跨越的壕沟却怎么也跨不过去了,后面骑兵冲击,前面的根本停不下来,结果就悲剧的栽在了壕沟里。赵孟祥一看情形不对,立马将骑兵调了回来,而慕寒则让弓箭手对着壕沟一通乱射,就冲了这么一下,损失了约五百骑,让赵孟祥嘴角直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