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2:12:5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少年音魂师
  4. 第一章 午夜惊魂(一)

第一章 午夜惊魂(一)

更新于:2013-06-13 21:47:06 字数:2046

  夜,很深了。市郊的小路上,隋星野疯狂地向前奔跑。两边的别墅区一片漆黑,街上也没有路灯,但是他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身后紧紧追赶的那片黑影,或者,只是感觉到。浓黑的影子铺天盖地,仿佛带着风的呼啸,紧跟在隋星野身后。他想大喊救命,却不知道这种情况下有谁能够救得了自己,甚至不知道那令人恐惧的、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隋星野开始绝望。那种绝望就像一颗种子,一旦找到了土壤之后迅速地生长了起来。“像我这样一无所长的人,就算死掉也没什么可惋惜的吧!”这个念头在隋星野脑中一闪而过,他想起常年旅居国外的父母,想起一起打篮球赶作业的同学,想起花园里种的郁金香,甚至想起房东奶奶和她的猫。“不行,我要是死了,还是会有人伤心吧!”隋星野晃了晃头,想把绝望的想法甩掉。然而就是这一分神,早已精疲力尽的他脚下一个趔趄,摔倒了。人生就是这样,当你决定了努力,灾难却刚刚开始。黑影席卷而上,将隋星野罩在其中。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呼吸变得异常艰难。他抬起手,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借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垂下去。就在隋星野将要窒息而死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那光芒从一个女孩身上发出。女孩穿着粉红色的睡衣和绒毛拖鞋,张开双臂,用尽全力发出了一声尖叫。“啊——”高达一百分贝的尖叫几乎要刺破耳膜,而黑影仿佛受惊了一般迅速向后退去,一直退到视线之外。四周骤然安静。女孩喘了一口气,向隋星野弯下腰来。金色的卷发从她肩上滑落,带着耀眼的光芒擦过隋星野乌黑的刘海,映在绿宝石般的眸子里。“罗……伊……”在失去意识之前,隋星野发出了这样两个字眼。……“呼……”隋星野从梦中惊醒,额上出了一层密涔涔的冷汗。“哟,醒了。”陌生的男子声音响起,隋星野一抬头便看见一个十六七岁,却身着笔挺的黑色英式西装的男子坐在自己腿边。“你是谁,在我房里做什么?”顾不上烦恼刚才的噩梦,隋星野被不速之客吓了一跳。因惊讶而睁大的眼眸清澈灵秀,却是罕见的宝石绿色。“让琳琅半夜三更把我拖来照看,你的面子还真是大啊!”陌生男子歪着头,略含笑意的眼睛微微眯起,伸出一只手托住了隋星野的下颌,“长得确实不错,琳琅你很有眼光嘛!”“谁让你来照看他了!我是女生,当然不能跟陌生人单独呆在房子里,来陪我不是你做哥哥应尽的义务吗?”女孩脆生生的声音从房间另一边传来。隋星野头被制住,只能注视着眼前的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有着英挺的鼻梁和轮廓分明的颌线。“当然。”男子语调优雅,仔细端详着隋星野的脸,“你有一双迷人的绿色眸子呢。琳琅,你要是不喜欢这个人的话,让给我怎么样?”“这样的玩笑就不要开了,会吓着人家的!”女孩走了过来,把手中的水杯放在旁边的茶几上,厉声说道。男子看了女孩一眼,松开捉着隋星野下颌的手,仰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唉,若连玩笑都不开的话,这世界该是多么无聊啊!”“等等,你们在说什么啊,你们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隋星野完全被弄糊涂了,一跃而起跳到地上,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抬眼望了望四周,“啊!这不是我家!我在哪?!”“噗哈哈哈哈!”男子一只手扶着额头,大声地笑了起来,“你不会才反应过来吧!”“嘻嘻……”女孩穿着粉红色的睡衣,雪白的颈间带一颗碧绿如洗的圆形坠饰,美丽的杏核眼和迷人的唇线形成勾人心弦的弧度。隋星野手足无措地站在地中间。这是一所小型别墅的客厅,地中央有宽大的沙发和茶几,刚才隋星野就是睡在这张沙发上。沙发后面是整面墙的弧形书柜。客厅左侧是上二楼的楼梯,楼梯另一侧是餐厅和厨房,餐台上摆放着精致的银器。“喝点水吧。”金发的女孩指了指茶几上的水杯,微笑着说。隋星野看了看那个水杯,又看了看女孩的金发,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你,是你救了我?!”隋星野没有去拿水杯,却捉住了女孩的双手,“刚才那个梦,原来是真的……太不可思议了,那些黑影真是吓人,是什么怪东西啊……”隋星野显得异常兴奋,毕竟对于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来说,非同寻常的经历并不是什么坏事。然而女孩的表情却渐渐冷淡了下来,似乎还夹杂着一点愤怒。“什么黑影,”女孩眉梢上扬,推开隋星野的手,“我半夜口渴起来喝水,看你晕倒在窗外,把你捡回来了而已。看你眉清目朗像个老实人,原来也会跟女孩子搭讪这一套!”“诶,我明明听见你大声尖叫,身上还发光……”“人怎么可能会发光,你做梦吧?”女孩冷冷地说,“快把水喝了,然后回家。”“琳琅别生气。”男子突然站了起来,将隋星野拉过身边坐下。他比隋星野要高出半个头,修长的身材如裁剪过一般匀称。“我想他大概是夜游症发作,现在还有点迷糊。”“夜游症?我没有夜游症……”隋星野莫名其妙地辩解。“有一种夜游症是潜伏的,十五六岁的时候会突然发病,你今年多少岁?”男子突然地打断隋星野的话,侧头看着他,目光透着冷峻,嘴角却有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十……十五岁……”隋星野被他的语气吓到,嚅喏着答。“那就对了,你先把水喝了,然后说说你家住在那里。看你不像是这附近的人,方便的话我让司机开车送你。”男子再次坐进沙发,随意支起两条长腿,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