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2:04:01
  1. 爱阅小说
  2. 短篇
  3. 鹿鼎记之无人生还
  4. 第一节

第一节

更新于:2018-03-17 21:32:52 字数:1970

字体: 字号:
  却说韦小宝原本是奉皇命前去扬州公干,不料路上先后遇到顾炎武等人以及天地会旧部,被请去做天地会总舵主。他对康熙颇有意气,自然不肯,又不想整天被康熙威胁着剿灭天地会,无奈之下,竟出奇计,让苏荃假意谋杀亲夫,以假死之谋避祸。只是天地会韦香主之名在江湖上已经广为流传,韦小宝这位鹿鼎公又是位高权重的,想要安顿下来谈何容易?幸好,台湾光复未久,福建沿海各省仍然受限于姚启圣、施琅两人的禁海令,人烟稀少。韦小宝与苏荃一合计,便决定举家迁往福建,便先去扬州接了母亲韦春花,带着自己七位夫人苏荃,方怡,阿珂,沐剑屏,曾柔,双儿和建宁公主一起到福建去了。

  他虽然性好热闹,但此时为了避祸,便延请工匠在百里山中建造了一栋宅邸,这百里山如其名,方圆百里,委实是荒无人烟,众工匠不解其意,但韦小宝原本就是个奢华无度的人,又知道此处是自己今后安身立命之所,银子如流水价花出去,那些工匠便也不多问,日夜赶工,将宅邸造好。但见那宅邸行如七星,中间最宽,越是向外就越窄,乃是韦小宝为自己七位夫人每人一个空间,母亲韦春花住在正中。七位夫人见韦小宝平日里行事大大咧咧的,却对母亲颇为尊重,便也加意讨好,生怕被韦小宝指责不尽孝道。整栋宅邸建造费时颇多,建好之后,占地足足有十几顷大小,其间檐廊回旋,层峦叠嶂,实在是说不出的幽深广阔,那设计宅邸的雷师傅又趁着地势之利,在外围搭建了重重树篱,将整栋宅院给掩藏起来,便是走近眼前,也未必能看得出这里居然有人烟,即便是韦小宝见过大世面,真正看到这整栋宅邸的时候,也惊讶地合不拢嘴了。他又重重打赏了雷师傅,再赏了那些工匠们一些银两,举家便迁入进去。众工匠虽然觉得古怪,但银钱到手,也就不再说什么了。韦小宝七位夫人如花似玉,此时他却有些担心自己头上的帽子,便没有买下人,只是又花银两买了几个丫鬟伺候着。幸而七位夫人都身体壮健,会些武艺,平日里倒也没什么花销。此地远离市镇,快马也要跑上一天一夜,正是众人心中的桃花源,便谁也没有意见,安定了下来。七位夫人也早按长幼排了位次,苏荃年龄最长,和儿子韦虎头住在北厢,方怡次之,住在东厢,阿珂又次之,与儿子韦铜锤住在南厢,建宁公主便和女儿韦双双住在西厢。其余双儿、曾柔和沐剑屏三个平日里都与众人亲善,自己年纪又是最小的,便分别住在了西北阁,西南阁,以及东南阁。

  韦小宝当初选中这里的时候,便是为着此地人迹罕至,只是真正住了下来,却又难安定了,总想着拉人豪赌,潇洒快意,但毕竟性命攸关,他也不敢乱来,竟也强自忍耐了下来,每日里只是与夫人们谈谈说说,也是温情无限。每日里看着七位如花似玉的夫人,各有各的性格,各有各的美貌,便自觉得,此生无憾了。只是此处着实太过荒凉,没办法聘请西席教导子女,幸而苏荃颇通文辞,便肩负起教导儿女的职责。她学识丰富,不仅精擅文章,还通药理,众人难得有个头疼脑热的,她随手在山中采些草药便能医好,着实是家中的顶梁柱了。过不两年,双儿生了个女儿,韦小宝还是拿牌九给她取名为梅花,曾柔生了个儿子,取名为零林。一家人着实欢庆许久,只是方怡年纪渐渐大了,见自己久无所出,不由愤恨,虽然韦小宝对她加意温柔,也难平复。沐剑屏也没有子嗣,但她年纪尚轻,便对此事不多在意,何况她与双儿最是交好,见到双儿产女,便视同己出,一家人也是和和美美。

  只是好景不长,梅花与零林出生不久,韦春花就染上沉疴,原来她沦落风尘多年,虽然自己处处小心,却终究是难以面面俱到,纵使平日里如何健康,一旦病来如山倒,整个人就迅速消瘦下去。韦小宝侍母至孝,便想要到城里去寻医问药,却被韦春花制止,道,“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就算治得了病,也是治不了命了。如今你方当盛年,万一出去被人认出来,谩说是治不好我,再把自己搭进去,这可如何是好?”她说话间神色安详,一如往日,只是脸色灰败,双目无神,苏荃在旁也只能略尽人事了。韦春花又看着她,道,“阿荃,小宝从小顽皮,虽然这两年收敛许多,将来这个家,还是要你来看顾了。”苏荃点了点头,她与韦春花相处日子不久,但眼见婆婆即将离世,心中总是难免耿耿。韦春花又看向另外几个站在一旁侍奉的儿媳,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突然间一口浓痰卡住了喉咙,苏荃正待设法相救,但见韦春花摇了摇头,竟然就此赫然长逝。韦小宝自小与母亲相处,虽然长大后聚少离多,只是母子情深,此际亲眼见到母亲离世,不由得大恸,一时间竟昏倒在地。他这一生中,最亲的两个人,一个是师傅陈近南,已经在几年前遇害,他虽然多方欺压郑克爽,但终究是救不回师傅的性命了,心中便已经种下了怨恨,此时母亲再去,心头各种委屈不由得一齐涌上来,才发现,自己如今已经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子欲养而亲不待,便是说的此事吧?想到此间,但觉喉头一甜,“哇”地喷出一口鲜血,朦胧间看到苏荃和双儿一起抢上前来,像是开口说了什么,却什么都没听到,就此人事不知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