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4:43:5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来自魔法世界
  4. 第四章 记忆

第四章 记忆

更新于:2018-03-17 18:32:20 字数:6150

  (一)

  赵天赐张大着嘴,站在原地发呆。

  “又怎么了?”梁淑珍大声质问道。对于赵天赐再次停止使用记忆魔法,梁淑珍已经有点无法忍受了。

  但赵天赐仍然站在原地发呆,嘴巴张得大大,似乎完全没有梁淑珍对他的质问。

  “嘿!赵天赐。”梁淑珍把声音拉得更高。

  赵天赐这才被吓得回过神来。身体一抖,眼睛连续快速的眨了几下,缩回长大的嘴巴。把脸转向梁淑珍,问道:“老师,你叫我啊?”

  “废话!你刚刚为什么又停下来了,而且还站在原地发呆。”

  “我.....没事,我看刚刚成功了,就停下来了。”赵天赐没有把看到那段记忆的事告诉梁淑珍。因为连他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事情,他要怎么解释给老师听呢。

  “既然你现在可以成功入侵自己的大脑了,那就尝试把大脑的其中一段记忆提取出来。”

  “怎么提取啊?”

  “你的记忆之所以会涌现,是因为你魔力的注入。尝试用魔力固定住你要提取的那一段记忆。”

  “然后向我这样。”梁淑珍说着把魔杖戳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你慢慢的拉出魔杖,记忆也就会随着魔杖被拉出你的大脑。”梁淑珍一边说着一边演示给赵天赐看。只见老师表显得有些痛苦,但的确,随着她慢慢拉扯手中的魔杖,一段记忆真的慢慢的随着魔杖被拉出了大脑。然后“啾”的一声,放进了她的魔杖之中。

  “看到了吧?你也试一下。”

  赵天赐照着老师演示的去做。由于记忆很多,而记忆是按照实际经历的时间由近到远涌现在赵天赐眼前的。赵天赐不想浪费太多时间,于是就选择了一段刚刚才经历过,最先涌现在他眼前的记忆——他用记忆魔法搜寻并查看自己的记忆

  找到这段记忆后,赵天赐按照老师所说的那样,尝试用魔力将其固定住。由于赵天赐已经基本掌握了记忆魔法的窍门,所以很快便做到了。

  接着,赵天赐用魔杖将记忆拉出。谁知,竟感到一阵头疼。这时,他才想起,刚刚老师提取自己的记忆的时候,也是一脸痛苦的表情。

  突然,伴随着这阵头疼,赵天赐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赵天赐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是,突然大脑又是一阵疼痛。赵天赐便被这股疼痛所惊醒。

  醒来后的赵天赐发现,;老师正蹲在自己旁边,弯下身,与自己靠得很近。

  “你醒来了,没事吧?”老师说着把赵天赐扶起来。

  赵天赐刚一起身,鼻血便从鼻子中顺流而下。

  “我流鼻血了。”赵天赐的声音有些微弱。

  “提取和植入记忆难免会对大脑造成伤害,流鼻血就是其中一个表现。”

  “是啊,我之前提取自己记忆了。难怪我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

  “那是因为你没心没肺,经常忘东西。你刚刚提取记忆的时候,可能是第一次,无法适应大脑受到的伤害,中途晕倒了。记忆应该没有提取成功。”

  “那要不我再试一次?”

  “不用了,免得你又晕倒。我们快一点结束记忆魔法的课程吧。”

  说完,梁淑珍站起来,往赵天赐的前方走了几步,继续说道:“接下来是关于如何修改记忆。”

  梁淑珍说着将手中的魔杖轻轻一点,放出之前她提取的记忆。赵天赐抬头一看,记忆是老师今天吃早餐的情景,早餐是汉堡包。

  突然,赵天赐发现,老师拿汉堡包的手,看上去简直就是男人的人,一点也不稚嫩白皙。

  “老师,你的手看上去怎么那么像男人的手啊?”

  “糟了,今天吃早餐的时候,还没有变成梁淑珍的身体。”梁淑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但很快,他便想到了方法解释:“因为这段记忆,老师已经修改过了。把老师的手变成了男人的手。”

  “哦,原来是这样。那要怎么修改啊?你还没演示给我看啊。”

  梁淑珍将魔杖戳着漂浮在空中的记忆,然后说道:“你想把记忆修改成什么样子,就在脑海中想象,然后用魔杖注入魔力,修改它。就像我现在要把我早餐吃的汉堡包修改成三文治。”说完,那漂浮着空中的记忆突然变得一片模糊,而后又渐渐清晰起来。

  赵天赐仔细一看,发现记忆中的汉堡包的确变成了三文治。

  “哦!原来是这样。那制造记忆也是靠想象咯?”

  “嗯,但你的注意力一点要集中,想象出来的记忆一定要非常深刻。”

  “放心!这个我一直都很深刻的。”

  梁淑珍一听,眉头轻轻一挑,心想;“什么东西一直那么深刻?”

  只见赵天赐将魔杖戳在太阳穴上,然后开始集中精力,在脑子制造记忆,并最终将这段记忆拉出大脑。

  记忆漂浮在空中,梁淑珍抬头一看。只见记忆中,众人一边高高将赵天赐抛向空中,一边大声高喊:“英雄!英雄!”

  梁淑珍一看,表情又严肃起来。说道:“这只是幻想,不是记忆。”说着手中的魔杖轻轻一挥,那漂浮在空中的记忆便随风飘去了。

  赵天赐看着随风飘去的记忆显得手足无措。虽然,他可以再制造一次。

  “好了,记忆魔法你已经基本学会,只要平时再多加练习就可以了。接下来,我要教你如何制造和运用魔法的元素。”

  “什么是元素啊?”赵天赐说话的声音有点像小孩。

  “果然是小学生!”梁淑珍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嘴上回答道:“元素分别是风、火、雷电、水、土。”

  “我可以使用这些元素吗?”

  “不但可以使用,甚至还可以创造出来。只要你跟我学就可以了。”

  “嗯,我一定会的!来吧!”赵天赐握紧手中的魔杖,随时做好准备。

  梁淑珍左手手掌一摊开,“砰”的一声,一团熊熊的烈火便漂浮在梁淑珍的手掌上空。然后,梁淑珍挥舞魔杖,那团熊熊的烈火便化作一条细而长的火线随着梁淑珍魔杖的挥舞,在四处游走、旋转。看得赵天赐一惊一乍,情不自禁的说道:“我勒个去!”

  突然,梁淑珍魔杖一收,那细而长的火线便一下子熄灭的无影无踪。

  “我勒个去?什么意思?”梁淑珍问道。

  “呃.....网上学的。就是.....很厉害的意思。你继续吧!”

  “我刚刚是创造了火焰这种元素,再加以控制和运用,而创造元素是会额外消耗魔力的。所以,要想节约魔力,就要懂得擅用现成的元素。例如.....”

  梁淑珍说着拿出一个打火机,“咔”的一声打出一小团火焰。但梁淑珍魔杖往前一伸,那一小团的火焰便变作熊熊烈焰喷涌而出,直接冲向梁淑珍魔杖所指的方向。然后梁淑珍魔杖一收,那熊熊的烈焰便在往前喷发的过程中嗄然而止,在半空中“砰”的一声熄灭。

  接着,照着梁淑珍的演示,在梁淑珍的指示下,赵天赐开始学习如何创作并运用一系列的魔法元素。

  就这样,一直学习并练习到了黄昏。

  “终于学会了!”赵天赐长舒了一口气。看着那即将西下的太阳,看着天边的晚霞。赵天赐心中一阵伤感:“我难得的周末,就这样没了一半了。”

  “赵天赐,快来!你现在可以转变你体内的魔力了。”梁淑珍瞬移离开后不久,又瞬移后来了,手上还带着一本红色封面的书。

  赵天赐有气无力的“哦”了一声,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老师身边。现在的他,就算知道自己终于可以转化体内的魔力,也不觉得高兴了。

  (二)

  “赵天赐同学,待会在书本里,会出现一个意念。”

  “什么是意念啊?”赵天赐不解的问道。

  “你可以理解为,是灵魂的一部分。而这个意念,它是魔法的创始人的意念,”

  “魔法的创始人?”显然,这个词语引起了赵天赐的兴趣。

  “嗯,它会帮你转化你体内的魔力。”说完,梁淑珍便呼唤了魔王的意念。

  由于之前梁淑珍在瞬移回去拿书本的时候,已经提前告知魔王的意念,自己就是贝利卡,只是暂时变成了梁淑珍,所以魔王的意念回应了梁淑珍的呼唤,从书中出来。

  当魔王的意念以一团烟雾从书本中出来,再变成一名男子,出现在赵天赐面前时,赵天赐既惊讶又兴奋,他感觉身上的疲惫已经一扫而光。

  虽然贝利卡之前已经提前告知了魔王的意念,要让它为赵天赐黑化魔力。可当魔王的意念看到赵天赐时,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什么?居然是个孩子?”

  “虽然是个孩子,可他体内的魔力很强。”梁淑珍解释道。

  “是啊,我的魔力很强大的!”赵天赐毛遂自荐道。

  “好吧!看在你的份上。”魔王的意念看着梁淑珍说道。

  “赵天赐,把你的魔杖给我。”梁淑珍说道。

  赵天赐于是把魔杖交给梁淑珍,而梁淑珍随后把魔杖交给了魔王的意念。

  魔王的意念用同样的方法为赵天赐黑化魔力。但就在黑化魔力期间,意外发生了!

  只见魔王的意念将沾满魔王血液的魔杖插入赵天赐右手手背上的五芒星印记,魔杖上的血液慢慢的注入赵天赐的体内。剧烈的疼痛感使赵天赐哇哇大叫,眼泪,渐渐从眼眶中流出。

  突然,赵天赐体内爆发出一个强劲的魔法气场。气场绽放着蓝色的夺目光芒,以赵天赐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站在赵天赐身旁的梁淑珍和魔王的意念被气场强劲的力量所反弹,弹出数百米之外,从半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梁淑珍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她没有想到赵天赐体内竟潜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她更没有想到,此时魔王的意念已经化作一团烟雾迅速移动到赵天赐面前,并借助烟雾的作用,变得十分高大,居高临下的看着赵天赐,俨然幽灵一般。

  “是伊氏家族独有的魔力!你这小子,体内居然流着伊氏家族的血,魔王最痛恨却又最想得到的血!今天,我就要替魔王得到它!”

  说完,魔王的意念举起右手,右手食指用力隔空一划。而就这一瞬间,赵天赐察觉到自己有危险,立即瞬移离开。刚一瞬移离开,其原来所站的地面便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缝。

  “可恶!”魔王的意念大吼一声。

  突然,梁淑珍用力合上书本。魔王的意念便被强行化成一团烟雾被扯进书本之中。但魔王的意念仍不死心,合上后的书本在梁淑珍双手的压制下仍不停的震动。

  “嗖”的一声,梁淑珍带着手中的书本,瞬移回到了他和谢尔塔、麦飞平时秘密聚集的地方。

  刚一瞬移到那,梁淑珍便把手中的书本扔开。书本一扔在地上,便立即打开,连飞快的翻页都不需要,魔王的意念便直接从书本中出来。

  在烟雾的作用下,魔王的意念再次变得十分高大,如幽灵一般居高临下的看着梁淑珍。

  “发生什么事了?”在旁的麦飞问道。

  “你别插手,麦飞。”梁淑珍说道。

  “你居然阻止我!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贝利卡。”魔王的意念愤怒的问道。

  “我当然知道你为什么想要得到伊氏家族的血。正因为这样,我才要阻止你。”

  “为什么?”魔王的意念大声质问,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效忠过魔王。”梁淑珍一边说着一边变成贝利卡的样子,随后挥舞手中的魔杖,魔王的意念立即发出痛苦的嚎叫。紧接着,贝利卡又继续说道:“我最恨的,就是魔王!”于是,贝利卡又连续几次挥舞手中的魔杖,而且力度越来越大,而魔王的意念的嚎叫声,也越来越强烈。

  因为,贝利卡每次挥舞手中的魔杖,都犹如一条无形的鞭正在鞭打魔王的意念,使得魔王的意念十分痛苦。

  然而,魔王的意念也不甘示弱。就在贝利卡打算再次攻击自己时,魔王的意念立即伸出双手,摊开手掌,发出强大的冲击力,打向贝利卡。

  只听见“砰”的一声,贝利卡的身体瞬间被冲击力大散,烟消云散。

  “分身?”魔王的意念这时才醒悟过来。然而,已为时已晚。只听见身后传来贝利卡的声音:“没错,我在这!”

  魔王的意念立即转身。只见贝利卡手中的魔杖放出熊熊烈火,焚烧魔王的意念所依附的书本。

  所依附的物品被烧,魔王的意念自然也受到牵连。伴随着魔王的意念那撕心裂肺的一声声嚎叫,熊熊的烈火由下自上迅速蔓延,焚烧着它的身体。

  不久,魔王的意念那高大的身躯便已经变成一个偌大的火球,在房间内不停地摇摆、挣扎、燃烧。

  最终,红色封面的书本已烧成灰烬,在房间内微弱的风吹下,缓缓飘去。而魔王的意念那高大的身躯也早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无数随风飘落的火星和灰烬。

  贝利卡伸出手,接住一片落下的灰烬。看着手中的灰烬,贝利卡此时的内心夹杂着愤怒和快感。他握紧拳头,将手中的灰烬捏得粉碎。

  (三)

  “嗖”的一声,赵天赐瞬移来到了自家的厕所中。这时,门打开了。开门的是赵天赐的养父赵金龙。

  看到儿子居然在厕所了,赵金龙有些惊讶:“咦!你不是出去了吗?什么时候躲在厕所里了?”

  “呃......我刚回来,然后就进厕所小便了。”

  “去哪玩了?也不说一声。”

  “没有,到处闲逛而已。”

  “看你的脸,多脏啊。快洗洗吧!”

  “对!我来厕所就是洗脸的。”

  “之前不是说小便的吗?”

  “呃......小便完了再洗脸嘛,呵呵。”

  “稀奇古怪的。快点洗,洗完我还要上厕所。”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由于赵天赐一家是富贵人家,饭菜自然很是丰盛。然而,此时的赵天赐对着满桌的美味佳肴确实在是提不起胃口。因为现在的赵天赐实在是太累了,而且今天一下子发生了很多事,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一股力量?那个魔法创始人的意念说的又是些什么?被这些事情困扰着,赵天赐实在是没有胃口吃饭。

  于是,赵天赐简单的扒了几口饭后,便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走进了房间,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独自一人看着天花板发呆。

  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进来的,是养父赵金龙。

  “爸爸。”

  “孩子,你没事吧?”赵金龙坐在床上,坐在赵天赐的旁边。

  “没事,只是有些累而已。”

  “有什么事记得向爸爸和妈妈说,知道了吗?”

  “知道了。”

  “那么不妨碍你休息了。”说完赵金龙站了起来,离开了房间。

  看着父亲离去,赵天赐再次回想起那个魔法创始人的意念所说的话。

  它口中的魔王是什么?为什么它会说我流着伊氏家族的血?我不是姓赵的吗?难道赵金龙不是我的父亲?那我的父亲是谁?

  想到这,赵天赐突然好像记起了些什么,但却又只是一片模糊,详情怎么都回忆不起来。

  “哎!我不是学过记忆魔法,可以搜寻并查看我大脑里的记忆的吗?既然想不来,那就干脆用记忆魔法查看一下吧!”想到这,赵天赐立即从枕头底下拿出魔杖,开始使用记忆魔法。

  结果,赵天赐找到了一段埋藏在大脑深处的记忆。一段他没有任何印象,却关乎他身世的记忆......

  (四)

  记忆中的赵天赐还是一个婴儿。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躺在一张婴儿床上。眼前有一男一女,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他们是一对相当恩爱的夫妻。而其中的中年男子,样子和赵天赐颇有几分神似。

  赵天赐突然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但却怎么都回忆不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

  突然,房间外传来一声巨响,引起了夫妻两人的注意。

  “我去看一下。“那个样子与赵天赐长得几分神似的中年男子说完后便站起身来,离开了房间,留下妻子照看着还是婴儿时期的赵天赐。

  男子离开房间后不久,外面便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声音。玻璃的破碎声、物体的撞击声、甚至还有人的嚎叫声。听着这些声音,留在房间内的妻子越来越害怕。

  突然,中年男子跑到房间门前,样子有些狼狈。大声向妻子喊道:“是魔法协会的人,他们要来杀我们。快!快带上儿子离开!”

  “儿子?难道他们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吗?”赵天赐不敢相信。

  中年男子说完又离开了。妻子十分恐惧,已经哭了起来。但紧接着,她并没有按照丈夫的吩咐把儿子,也就是赵天赐抱走。而是离开了房间,追随着男子的方向跑去。

  接着,外面又传来了许多嘈杂的声音。那中年男子突然又跑进了房间,抱起了婴儿时期的赵天赐,离开了房间。

  “嗖”的一声,中年男子抱着怀里的赵天赐瞬移来到了某个地方。只见男子将赵天赐放下,然后口中念动咒语。不久,赵天赐便感觉到四周发出蓝色的光芒,且越来越强,最终将身在其中的赵天赐彻底笼罩。

  记忆,就这样结束了.....

  赵天赐停止了记忆魔法的使用,坐在床上,整个人都惊呆了。

  (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