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1:19:0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思想者之罗丹学院
  4. 第一章 录取与飞车

第一章 录取与飞车

更新于:2018-03-17 08:36:32 字数:2668

字体: 字号:
  太阳当空,万里无云,又是美好的一天

  阳光穿过窗户,透过窗帘直射在一个熟睡中的少年,乌黑的头发下的五官很精致,朦胧的眼睛半睁着,大大咧咧的嘴巴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嘴角上还流露着白色的液体缓缓的落在枕头上......

  “梵彼岸,小兔仔子还不起床,怎么?高考完就这么放松。”一个中年妇女穿着睡衣如同一个包租婆来赶那些交不起房租的“有为青人”,中年妇女一手抓着传单一手拿起嘴上叼着的香烟瞄准那个少年的雪白的屁股。

  “啊——你干嘛,杀人啊!”梵彼岸顿时间“火箭”般的升空了,从床头蹦跶到床尾,一边捂住屁股一边大喊。

  “还不起床,怎么?孵蛋呐?”中年妇女看着那手里摆弄的烟头,给人感觉好像:咦这是什么东西?还会冒烟,高科技吧。

  “我最后郑重的提醒你伊安娜女士。”梵彼岸一只手捂着还在冒烟的屁股一边用手指着伊安娜,“不要以为你是我妈你就可以随便控制我,而且我刚刚高考完事,你总得让我缓缓吧,不知道人在过渡紧张后需要放松么?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我的屁股不是-烟-灰-缸-!”

  “得了吧,就你?还放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天天在学校里干嘛,不是旷课到操场打篮球就是跑去厕所跟那些抽烟的不良少年聊天......更可气的是,你还敢跳墙逃学去上网吧!真不知道你还想干嘛?是不是等你进监狱时你还要越狱啊,等狱警抓住你时还要来一句‘大哥,我只是想上个网,你行行好,让我开一个点的吧’你说,就你这样你还能干嘛,这么多年我算是白养你了,又给社会送上一个人渣,早知道当错就不应该...额,把你生下,真**后悔!”伊安娜说起一件后就气不打一处来,压抑心中的邪火开始找到释放点慢慢发泄出来。

  “行了,行了,别啰嗦了,谁让你把我生下了,生下我你就得负责任,懂不?你看着把,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知道你儿子我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隐藏boss。”

  “行!你行!我看你能神气到什么时候,菜做完了,饭在锅里,我去上班了不跟你在这废话了,没用!,我看你什么时候能我拿一份录取通知书啊,大学生。”

  “啪”,门被伊安娜关上了,门外传出了匆忙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又一声“啪”,伊安娜上班去了,梵彼岸看了看自己屁股上还在痛的黑痣,又重新躺回床上拿出了藏在枕头后面的手机。

  “师兄,那事到底准没准啊,我一生的命运都在你的手里啦。”梵彼岸拿着手机不安的等待着回复。

  “十拿九稳。”梵彼岸松了一口气。

  “那师兄,录取通知书什么时候能给我啊?”

  “快了。”师兄用很简短的语言回复着

  “你在三天前就这么跟我说的。”

  “到时我会亲自送到你家”。

  梵彼岸想了想:师兄说的事应该不会假,他到现在一次都没有食言过,还是在问问吧。

  “我还有事,先下了,8”彩色的头像暗了下来。

  “......好吧,我等!”梵彼岸咬了咬牙,躺了下去,准备在睡个回笼觉。

  “嘟~~”梵彼岸从床上惊醒。

  “靠,谁啊,打扰小爷的美梦,当心上帝一个如来神掌打的连你妈都不认识你...”梵彼岸的家在夕阳小区一楼,看名字就知道是一个有年头的小区,这原来是彼岸爷爷的房子,后来老人去世时正好他家又动迁了,暂时住在这里。

  “穿衣服,上车。”敞篷跑车里的男子没有在意梵彼岸。

  “额,师兄?师兄啊~”梵彼岸忽然一楼跳想男子的兰博基尼,本来梵彼岸不懂车的,但那个金牛他还是认识的,他基本上能把所有好车的图标都记住。

  梵彼岸刚跳进车里时就被后座位的沙发弹起,感觉就想掉在果冻跳跳床,弹了几个来回梵彼岸才坐好,好奇的到处寻摸这他此生都买不起的“天马”级车,高端的真皮沙发,大气的车身,上档次的品牌,让梵彼岸好个羡慕啊,他一直认为将来能买个老年代步车就已经很不错,还不用靠驾照,否则这辈子他都可能都开不了“车”了,但跑车里为什么有沙发,什么情况?

  “那个,师兄,这沙发...”

  “为你准备的,车里还有衣服赶紧换上,出发了。”师兄抢答了梵彼岸的疑问,说完,一脚油门踩上去,梵彼岸差点没翻出去。

  慢慢的车棚盖了回去,梵彼岸在车里蹑手蹑脚的把衣服穿上,“哎,师兄,你这是带我去哪啊?”梵彼岸心想不会是绑架吧,不对啊,师兄应该不能做出这种事,难道是黑帮斗殴,拉我去充数,恩,这到有可能的,“师兄,别忘给我配把枪。”

  “带你去拿你的录取通知书,坐稳了。”兰博基尼向着驶去早市。

  兰博基尼穿梭在早市里面左右的菜篮子“啪啦啪啦”打在兰博基尼上,但车身还算稳,梵彼岸感觉还不算太陡,他看向那些还在卖菜买菜的人们,他们都用惊讶的眼神目送着兰博基尼,但他感觉这么快速度也许会不小心把某个正常“打酱油”人也说不定,那就出了大事。正当梵彼岸以为这样冲动会不会撞到行人时,兰博基尼突然急刹车车身360度旋转,车体180度回环,梵彼岸一下子被引力推到了一边的窗户上,他感觉一阵痛意,正想问师兄怎么回事时他向车窗外看了一眼,那是一只金黄色的狐狸犬。

  梵彼岸重新坐好,“跟你说过了,坐好,安全带系上。”师兄不紧不慢的教训了一下梵彼岸,梵彼岸心想你也没说让我系安全带啊,“难道这也让我告诉你么?”师兄看向前方说着。“我靠,师兄,相处这么久我一直不知道你还会读心术呢,什么时候学的?在哪?有时间教教我行么?”师兄沉默着继续开车,梵彼岸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安全带系上。

  眼看就要出了早市,后面一排的人在后面追着,各种鸡蛋石头烂菜叶子往车边扔,但车跑的真的太快了,根本就扔不到。这时,梵彼岸右边的车窗开了。

  “把那个黑色的包扔出去。”师兄依旧没有回头

  虽然梵彼岸不知道师兄葫芦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听从了,人家至少比自己牛,能不能上大学还要靠人家呢。

  随着黑色的袋子在空中打开,漫天的“红雨”点缀着天空,梵彼岸被这一景象惊呆了,在后面的“追车族”也呆住了,然后疯了似得跑向漫天的“红雨”——漫天的钞票

  梵彼岸不知所措的看着后面,这漫天的钞票至少要十万啊,这够自己多少年的生活费了,看着那些钱梵彼岸真有点心疼,如果不是录取通知书的话,他宁可那群人打一遍也想把钱都拿回来。

  “那些钱,有多少?”梵彼岸胆战心惊的问着

  “30万,别说话了,马上就到了。”师兄丝毫不把那些钱当回事,如同撒了纸钱绝不心动,反正那钱也没用。

  梵彼岸一下躺在了沙发上,30万!30万!30万!开始慢慢幻想,如果那钱是自己的多好啊,为什么那钱不是自己的,不,那是自己的,但自己亲手将他们丢弃了,没错,亲手,梵彼岸进入迷茫状态了,现在想让他说话都难。师兄从上方的镜子中看到了梵彼岸这一状态,脸部轻轻的动了一下,然后继续开车。

  兰博基尼后面,人们在抢着“红雨”。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