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9:17: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极葬仙
  4. 第五章 入魔成活

第五章 入魔成活

更新于:2018-03-17 09:40:32 字数:3182

  这一夜萧寒睡得很沉、很香。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让他一直没能安稳的睡过一次安稳的觉,此刻,种种事都需要他去做,但这段时间也让他慢慢接受了一切,虽然照见前尘的一些往事,那也只是让他知道一些前尘,并不能改变他今生的性格。

  城主府内一间封闭的密室,密室里刻满了诡异的符文,让人感到阵阵压抑之感。而这间诡异的密室里一位白衣长衫青年正恭敬的另一位满头凌乱白发,双目无光,双腿残缺的老人质疑道:“老祖宗,您说我会在寒江城外遇到我的贵人,可是昨日孙儿只遇到个快死的筑基修士,而且那修士还是走的武者一脉,如果我不出手,他便死在那变异乌蟒口中了,这样的人真的会是老祖宗您说的贵人吗?孙儿斗胆恳请老祖宗为孙儿再算一卦。”

  这白衣长衫青年赧然是昨日救萧寒一命的寒江城少城主上官云,说完的上官云却没有昨日的意气风发,而是低着头等待面前上官家的老祖宗发话。

  上官余没有说话看了一眼上官云,随后叹了口气说道:“也罢,你乃我上官家的希望,老夫便再为你施展一次巫算,你去准备准备所需物品,再来此地见我。”上官余的声音十分低沉嘶哑,如同厉鬼一般,配上他的形象在外界却是能吓坏不少人。

  “老祖宗,且休息一番,孙儿这就去准备。”上官云也就低着头恭敬的退出密室。

  日晒三竿,寒江城南官道上一位僧衣青年正赶着路,青年的速度十分快,跑动中带齐了阵阵尘土弥漫,可是这位奔跑的僧衣青年却停了下了。

  前方十几米处有三名男子,将一辆马车车夫斩杀,三名男子中那位年轻的青衣公子扫了一眼萧寒笑着打开马车一名轻纱遮面的女子被青年拉扯出来,虽不能看清楚女子的容颜,但女子的身段却是婀娜,脖颈出露出的肌肤如同凝脂,就算女子面容一般也可称之为美女了。

  被拉扯出的女子一阵反抗,可惜一柔弱女子如何能放开得动青年,青衣公子一把抱起女子,不顾女子在怀中如何反抗扭动只哈哈大笑:“一会看你如何还有力气扭动,看你如此急切,本公子就快些满足你的愿望吧。”

  青衣公子三人带着少女朝官道旁的树林走去,女子仍然奋力的反抗,她知道如果进了那树林那就没有一丝的机会了,忽然反抗的女子眼睛一亮大叫道:“大师,救命,大师救命啊。”

  萧寒知道女子在向自己求救,萧寒也很矛盾,因为他感觉到那青衣公子三人都不简单,青衣公子还好说能感觉到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但其余道装打扮的两人却感觉不到任何修为,且还隐隐有种压力。

  青衣公子看了眼萧寒不屑到:“和尚,龙城黄家的事你都敢管,不想惹祸上身就不要多管闲事,本少爷性命还可以饶你,给你个机会快从我眼前消失,滚吧。”

  女子眼神露出绝望,因为他知道大多数修士都不敢惹黄家,黄天没有管萧寒,抱着女子就进入了树林,女子也没有再反抗,像失去魂魄一般,望着天空。

  进入树林黄天转过头吩咐道:“你们两个给我去一边守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不然唯你们是问,记住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下去吧。”

  “是”

  两人离开,黄天一脸淫笑看着怀里的尤物:“秋雨薇,你有你化意门撑腰就敢拒绝我黄家提婚,此刻本公子来个生米煮成熟饭,看你那化意门的师傅还能说些什么,是不是感觉很难受啊,我再散元散中还加了一点交合花,再过一会你便会变成一个****求着我交合。”

  秋雨薇听了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黄天对此一脸的狰狞:“既然你不怕,那本公子就不客气了。”黄天开始撕扯秋雨薇的衣衫,‘呲啦,随着衣衫被撕开秋雨薇那的眼角流下一行泪。

  “公子,公子。”

  黄天满脸怒火停了下来怒喝道:“你们俩是不是活腻了,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本公子。”

  “公子息怒,我们两人捉住了这个和尚,这个和尚鬼鬼祟祟的朝公子这里前行,故而我们将他捉住,想问问公子如何处置他。”有些瘦的道装打扮中年人语气平淡的解释道。

  黄天看了眼,两人手中的萧寒怒火不由一起寒声道:”给我杀了,喂野兽。”

  两名护卫听了转身押着萧寒朝另一边走去,而萧寒心中十分慌乱,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如何脱离眼前的绝境,被这两个护卫下了禁止无法动用力量,两名护卫将萧寒带到黄天看不到的地方停了下来,打算在此处将萧寒解决了。

  那名偏瘦的中年人在一边负手道:“黄三,他就交给你解决吧,给他个痛快尸体就仍在这里等野兽来吃便可,无需折磨他了。”

  黄三听了有些不爽的朝萧寒说道:“小子算你运气好有黄武大哥替你求情,不然让你好好乐呵乐呵。”

  说完黄三手臂戴上了一副碧绿色的利爪笑道:“小子死在我这饿狼爪下是你的福分,你的魂魄将成为饿狼爪的粮食,让你魂飞魄散,这也是你得罪了大公子的下场。”

  黄三手中利爪朝萧寒的喉咙移动着,萧寒看在眼中仿佛觉得眼前的画面变得延缓,心中不停的咆哮着:“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啊!”可是被禁止的他无法动弹更无法吼出声来。

  随着黄三手中饿狼爪在萧寒脖子上轻轻划过,而萧寒缺睁大眼睛,不敢相信,他感到无法呼吸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模糊,魂魄也感到一阵强烈的拉扯。

  一旁负手的黄武心中却莫名的涌出了一股莫名的危机让他感到此地不能久留,而黄武对于自己直觉十分相信没有丝毫犹豫的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挪移符撕开逃离。

  黄三被黄武的举动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了眼萧寒的尸体转身便离开,可是刚转过身的黄三一低头瞳孔不禁一缩,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正穿过自己的胸膛,而那只手中还握着一颗血红的心脏还扑通扑通的跳着。

  黄三有些不可置信,艰难的转过头想在临死前看看到底杀死自己的人张什么样子,可是就在他转头的瞬间那只手砰然将那颗跳动的心脏捏碎,黄三也同时失去气息。

  黄三双目之中充满了惊疑,因为在他断气的同时他瞥见了身后那人的模样,赧然是被他杀死的萧寒,可惜他也没机会去考虑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而此刻的萧寒变得有些怪异,双眼充满了血红,整个人黑气缠绕,萧寒收回穿过黄三胸膛的手,张口朝黄三尸体一吸,一道有些模糊的人影从黄三尸体中吸出最后被萧寒吞下,吞下黄三魂魄的萧寒双眼红光大涨,脖子处的致命爪痕黑气闪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山口愈合的萧寒朝前一步一步的走着,走的方向竟是黄天与秋雨薇所在的方向......

  此刻黄天并没动秋雨薇而是坐在秋雨薇身边手不停抚摸着秋雨薇那吹弹可破的脸颊得意的说道:“看不出来你的灵力还挺深厚,交合花的药效到现在都还没有发挥,告诉你秋雨薇,本公子最讨厌的就是你整天一副仙子圣女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我都有些等不及想看你一会你变成****,主动求我交合的模样。”

  “谁?”树丛中传出飒飒的声音,黄天顿时大喝:“黄武黄三你们两个快点给本公子滚出来。”随着黄天的话止,依旧没有黄武黄三的身影,而草丛中飒飒的声响越来越近,黄天也感到了阵阵压迫压在心上。

  黄天心中慌了大叫道:“黄武黄三你们两个狗奴才跑哪取了,回去我定要让你们好......看。”

  那诡异吓人的萧寒携带这滚滚黑气的身影出现在黄天眼前,黄天有些不可置信的念到:“魔气,你你你是魔。”

  萧寒没有出声只是看向黄天的双眼红光闪烁,黄天手忙脚乱的从储物袋中拿出符咒,法器朝萧寒打去,可是符咒还未接近便被滚滚黑气吞没,法器被黑气一卷也变得暗淡跌落在地。

  眼看自己用处的所有符咒法器都无用黄天一步步后退,慌忙之下竟跌倒在地,再有几步萧寒便走到面前,而慌张的黄天像想到了什么一般,一张符出现在手中,而不等黄天使用,萧寒手一挥,一道黑气将黄天手中的符纸卷走扔到一旁,而那张符与之前黄武所用的挪移符一模一样。

  眼看自己最后的希望被打碎,黄天从储物戒中再次拿出一把碧蓝色的长剑大叫道:“我和你拼了。”拿着剑朝萧寒砍去。

  此时的萧寒没有理智,但本能的从那把剑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胁,没有硬接,躲开了这一剑,感觉到躲开这一剑很耻辱,“吼“萧寒大吼一声下一刻拉出道道残影出现在黄天身后,一手穿过黄天胸膛将其心脏捏碎,黄天没有丝毫反抗的被扔到一旁整个过程只在呼吸之间,黄天脸上依然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