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8:11:3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地下长廊
  4. 第一章 逃亡

第一章 逃亡

更新于:2018-03-18 15:22:27 字数:2172

字体: 字号:
  黔地,群山柔缓峻峭,层林繁茂密绕。本又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当各个山坡上零零落落地盛开了季节应有的美,便是桃李争相缤纷,花意曲径芳香。

  成群的蜜蜂或许是这个芬芳世界里唯一能欣赏美丽的生灵。不及温润的阳光覆盖这一片纵横沟壑,平缓起伏的山峦地表,桃李花的香便流溢其间,吸引着这些勤劳的小生命更增惹了山间的热闹。

  生命存立于自然之间本应就是来创造美丽的。只是,人也是自然的生命,却大部分被贪欲利益蒙蔽了双眼,常常去破坏这一种祥和的美。

  “轰隆—”仿若远古的惊雷撕裂开夜空苍穹,原是炮弹在静谧山谷的一声炸响。这声炸响似是冲破了先河决缇,谷下顿然炮声四发,震荡起凛冽的风,呼啸着,伴随聋耳的响声回应于山谷之间。

  战争一触即发。

  没有带着正义的成分,只有图利的双方。在这军阀混乱的朝际,何处又能寻得片刻的安宁。只是一瞬之间,昔日僻静的山谷下已伊然演化成了一片萧杀的战场。炮声的轰鸣带动着机枪的扫射,如雨点密集的枪子儿一颗颗地吃进士兵的身体,倒下的惨叫**,站着的依然咆哮。众兵端着的步枪仍然发射着夺命的子弹,在冲锋的号令中盲目地冲向敌军占领的坡头。

  山间的风更劲了。云层也从远方堆积而来,遮蔽了那惨淡的光华。稍而,雷声伴炮声轰鸣,阵雨如倾盆而下。

  上方的敌军推下了成堆的山石,滚石以万钧之力如猛虎之势瞬间便吞没了稍将冲上来的步兵。在雨水与鲜血的交融下,坡面上的土越发泥泞了。这已经是一个死局,对于下方的军队来说。失去了地利天时,继而失去斗志,最后失去生命。

  暮色将近,雨却还在紧紧密密般下着,并没有因为战场的平息而停止下来。完胜的一方在打扫着战场,成堆的尸体或被扔进了沟壑深坑,或堆积着热烈地火焚。硝烟萦萦绕绕,似乎试图去融入山间的清白雾气。

  军队撤走了。

  暗夜中,山上稀稀落落的雨滴声打击着树叶,岩石下不时地传出虫子的一声低鸣,大山又恢复了曾经雨夜里应有的基调,重复着自然的规律。

  只是,纵然一夜里雨水的洗涤也恐怕也洗不去尘嚣带来的肮脏。清晨的山间血腥与焚尸的味道却也浓烈,让人再也无法去欣赏和嗅觉桃花的芬芳香意了。

  起风了。一阵又一阵的山风拂啸而过,没有遗漏山间每个角落,吹起了漫天纷飞的桃花、落叶。这便是自然的澄清方式,它有着某种无形的力量,维护着山林应有的清醇!

  我们应该要敬畏自然的,就像这两个士兵,他们或许更知道这一点。

  山依然是这些山,在远处外界看着不觉得怎么样,但当你踏入它们的腹地,便能感受到其内部乾坤。山林极其厚密,遮天蔽日;乱石嶙峋,青苔遍布其上;枯木断枝腐朽,真菌滋生;群鸟叽喳觅食,猛兽隐没其间。这便是黔中山林,终年人迹罕至。

  欧林兵出生云南,家境贫寒,后父母病亡,沦落为乞,一次偶然之际为当地尚武义庄收做徒生。因天资聪颖,性格温良,深得师傅喜爱,并传授武学精艺,倒也过上了安生的日子。然几年光景,各地军阀纷乱四起,义庄因一次处事不当,受到牵连,被当地军阀攻陷摧毁,庄中兄弟死伤惨重。慌乱之际,长师急拉着林兵退到庄中后院。

  老者满头华发,一脸愁容。左手捂额,右手搀着欧林兵的手臂。略微振作精神,急步迈向后院祭堂,走到祭祀神台后方阴影处,拉开了地道暗门。

  “兵儿,你快走。地道通向城外,你求生去吧!”

  看到长师的眼角老泪纵横,欧林兵心中悲痛,正想说话,却被老者一把推进了地道中。

  “好好活着!”老者慌忙关上了地道入口。

  “喂,你在想什么?”一个人猛然地拍打他的肩膀,欧林兵侧过头,莫可轩仍然是一副痞子样,“想死啊,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莫可轩是苏州人,两人是在军中认识的。当时莫可轩嚣张跋扈,痞性十足。一次两军交战时,正打得水深火热,硝烟密布,他竟然越出战道防线,肆意地在上面撒起尿来。

  “你干什么?快下来。”下面的欧林兵一脸惊恐。

  “想死!”莫可轩侧过头,“**谁啊,少管我!”

  欧林兵一把拉着他的脚跟,生生地扯了下来。随即几发枪弹打了过来,溅起了一阵血腥的土雨。

  莫可轩后来说他原本是做生意的,当时事业还算顺利。有一次受人蛊惑,吸食了大烟(**),哪知沾上就一发不可收拾,败尽了家产,家人离散,生性也变得异常暴戾。每一次云烟快活之后,转眼便是世态荒凉,陋室孑然一身,疲敝而凋零。所以他想到了死,只害怕没有对自己下手的勇气,便觉得死在战场上或许会痛快些。一直以来,欧林兵都很同情和他一样可伶的人。

  风吹过林里,树叶互相摩擦生生作响。经过一夜雨水的洗礼,林中潮气逼人。

  欧林兵裹紧了身上温湿的军装,双手握住面前这个人的两臂,目光凝凝,透射出一种无尽的刚毅决然,“既然我们又活了下来,那我们就再好好活一回。”

  正午的阳光虽然干裂炎热,但是山林里确是相当清爽。两人踩着遍地的枯叶,挑着相对平坦的地方走。经历了一夜的逃亡现在已是腹中空虚,步伐愈发沉重。深林就是深林,免不了一度的幽深,两人也不知道目前足立于何处,只想先寻到一遮蔽处,能安全度过一晚。

  欧林兵攀上一处巨石,上面长有一簇青色的山厥。他一把扯了下来,连同覆盖在根部的青苔。抖去上面的泥土,只见山厥的根系结满了青色的,白色的果。

  “这是凉水果,把上面的毛和泥褪去就可以吃了。”欧林兵望着下边一脸呆愣的莫可轩说道,“先充充饥吧!”

  莫可轩接过一颗白色的擦净,放入口中,试着嚼了嚼。水分很多,却有一种淡而无味的涩。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