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7:56: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邪恶系统
  4. 第一章 邪恶系统

第一章 邪恶系统

更新于:2018-03-18 09:17:13 字数:2185

  "我怎么会在这。"姬星尘摸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不解道。看着周围金碧辉煌的房间却十分陌生。他记得他正在和兄弟们在游戏的战场上大杀特杀,突然眼前一黑,刚睁开眼就这样了。他似乎看到一道黑光直接砸到他的头上,脑袋一阵剧痛。

  姬星尘刚想下床,一个穿着旗袍的美妇推开门急冲冲地闯进来。姬星尘还没来得及问,美妇拉着姬星尘的手臂问道:“尘儿,你醒啦,都怪你爹,好好的搞什么试炼!还有哪不舒服?”

  “这里是哪?”姬星尘纳闷道,他不明白这个长得绝美的妇人怎么会这样,但首先必须搞清楚这里是哪。

  “你房间啊!糟了,是不是伤到脑子了!”美妇抓着姬星尘的手腕,手中发出淡淡青光。姬星尘来不及惊讶,脑袋如被灌水般,随后一阵剧痛。“啊!”姬星尘不禁大喊。他只觉得大脑被人撕开一样。

  美妇被姬星尘的叫声吓一跳,大声喊道:“快叫闻大师来!快点。”姬星尘觉的有一段段记忆被强行塞进他的脑里。慢慢地理清后,不禁呆住了!

  “什么狗屎,好端端的怎么会来到这里。”姬星尘在心里爆粗道。“妈,我没事。”姬星尘看着正紧张看着他的美妇,安慰道。在记忆里这位美妇正是他这位肉体的亲生母亲,名为端木漓。

  “不行,得让闻大师看看你的伤才行。”端木漓严肃道,她平时就是太惯他了,才会这样。

  姬星尘刚想说什么,耳边一阵声音响起:“宿主绑定,系统开启中……滴滴滴滴,开启成功。”

  “什么鬼嘛!”姬星尘抱怨道。“尘儿,怎么了?”端木漓听到儿子的抱怨急问道。“妈,你没听到声音吗?”姬星尘挠头问道。“不会是幻听吧,不可能啊,尘儿起码也有锻体三境的实力,怎么会幻听呢?”端木漓自言自语道。

  “不用想了,只有宿主可以听到我的声音。”姬星尘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稚嫩的声音。不等姬星尘说话,声音又想起了。

  “你听我说完,我是系统精灵,是邪恶系统的附属精灵。而你则是系统的宿主。好了,有什么问的。”

  “那你是怎么来的?”姬星尘开口道。端木漓看着姬星尘疯言疯语,顿时着急起来这里有没人怎么他看着天空说话呢?“不行,我自己去才快。”端木漓在心中暗道。脚下出现一道青光,如一阵风般跑出门口。

  “第一,你不用开口说话,在心里说就行了。第二,你的权限过低,无法知道由来。第三,这是一套能凭邪恶值兑换任何东西的系统。还有疑问么?”这时,一道黑光从姬星尘的大脑里出来,黑光变为一个长着一对蝙蝠翅膀和长着一对角的小男孩,活脱脱一个袖珍版的恶魔,只是手中没有那标志性的叉子。

  “对我有什么用,还有邪恶值是什么?”姬星尘听他啪啦啪啦说一大堆话,才开口问。

  “能通过完成任务,杀人等一系列的只要系统认为是邪恶的事情即可加邪恶值,它可以兑换东西使你的实力快速增强。”小恶魔开口道。

  “那是不是像网络游戏一样。姬星尘双眼放光欣喜道。

  “可以这么说,就是你记忆中的网游一样。姬星尘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一代宅男,他对网游有特殊的爱好。

  “那有没有属性什么的。”姬星尘想起网游最基本的东西,问道。

  “有!”小恶魔应声道,“你在心里默念就行了。”

  “属性!”姬星尘在心中念道,一张像虚拟投影的淡蓝色面板呈现在姬星尘眼前。

  宿主:姬星尘邪恶值:0境界:锻体三境功法:无物品:无血脉:无

  “那我不是三无人员了吗”姬星尘看着大大的三个“无”字,郁闷道。

  “作为你的精灵很认真的告诉你。”小恶魔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确实是这样的。”

  “所以你才要快点做事啊。”姬星尘想到了什么问道:“那兑换呢?”“你说就行了。”

  “兑换。”一样的面板,但内容不一样。“先看看武器,什么鬼吗!盘古斧,这是什么,这不是女娲的乾坤鼎吗!靠,78000000000000这要多久啊!”姬星尘看着上面一连串的数字,郁闷的挠挠头,看着华夏神话中的神器却只能看不能拿,别提有多郁闷了,我脱了裤子,你就给我看这个。“啪”姬星尘刚想看看其他,门被打开了只看到端木漓身后跟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姬星尘望着还在空中漂浮的小恶魔,似乎两人没看到一样。“他们看不到我的。”小恶魔开口道

  “闻大师,尘儿是不是留下了后遗症,自己整天自言自语的!端木漓向身后的老人恭敬道

  老人摸了摸姬星尘的手腕,轻声道:“端木夫人,尘少爷没有什么病,可能是还没有恢复过来。”

  端木漓顿时松了一口气,向老人微微行礼道:“多谢闻大师了,您可以去帐房支付一块下品灵石。”

  “多谢夫人。”闻大师拜谢道。老人退了出房间,“妈,你让我休息一下嘛。”姬星尘想理清一下思绪,便开口道。“行,妈帮你去熬药。”端木漓见怪不怪地轻笑道,轻移莲步,走出房门。只剩下姬星尘在这里。

  姬星尘躺在床上先把大脑里的记忆先整理好。“大秦皇朝,天苍城,姬家……玩笑开大了,来到一个修炼的世界,靠什么鬼吗,天苍城第一纨绔,偷看别人洗澡。幸好也叫姬星尘,不用改名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姬星尘看到记忆里的东西也骂一句死的活该,这种人渣不死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最好灰飞烟灭。由于家里惯着,该干的他干了,问题是不该干的也干了。由于天生绝脉,不能突破锻体五境,所以自暴自弃,流连于风花雪月之间。这次连他老子都不帮他了,居然调戏城主的女儿被他爹派去试炼,看他身子亏空,所以遇上一个结丹的妖兽试着试着就死了。

  “以后我将代替你兄弟,你我本是一体,不用客气,你的女人我会照顾的。”姬星尘大义凛然道。该出去了,邪恶值啊。姬星尘摇摇晃晃,吊儿郎当的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