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45: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灵魔笑
  4. 第三章 泄露天机者

第三章 泄露天机者

更新于:2018-03-16 09:29:14 字数:2885

  小道士走过来向两位行了一个礼,说道:“打扰了,小道名为于生,今日师叔告诫说,有贵客路过此地,要小道在门口等候迎接,不知二位哪位姓莫?”

  莫非墨不解,问道:“你师叔何许人也?”

  名为于生的小道士收起手上的桃木剑,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摊开后问道:“可认得此人?”

  纸上只写了两个字“莫北”。

  “此人是在下的父亲,不知你们如何得知?”莫非墨更疑惑了,若是白诚的人,何苦来这套,以自己天符的实力,就算有魔笑在手,又能折腾出什么浪花。

  “进来便知。”小道士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推开了虚掩的道观门,伸出手请莫非墨入内。

  莫非墨有些迟疑,不知道里面是不是陷阱。但是他还是决定进去看看,毕竟是关于他父亲的。

  他抬起脚,往道观门口就去,秦老紧跟在后。在莫非墨进入了道观后,于生拦住了紧跟的秦老:“抱歉,你只能在外面等。”

  秦老只好退回到小道边,蹲在那里等莫非墨出来。

  进入道观,莫非墨觉得这道观似乎挺旧的,很久没人待过一样,在一座祠堂下面,有个身穿道袍的中年道士背对他站着。

  于生过去作了一个揖,开口道:“师叔,人来了。”说完便退到一边。

  中年道士转过身,面容严肃,缓缓道:“莫北是你父亲?”

  莫非墨点头:“正是家父,不过……”

  中年道士伸出手制止了莫非墨继续说下去,“贫道都知道,对于你家族的事情,贫道帮不了,曾与你父亲有点渊源,有一物交于你。”

  “何物?”莫非墨不解。

  中年道士走到祠堂内,拿起放在桌上的包裹,走过来递给莫非墨说道:“下月十五,方可打开,切记,莫要提前!”

  “为何?”

  中年道士笑了笑,“不该问的别问,顺便再送你一句话好了,天下人认为对的事不一定就对,天下人认为错的事不一定就错,很多事情靠你自己发掘,二十三岁若能不死,福缘大矣。”

  莫非墨谢过中年道士赐话,拿着包裹,转身离了道观。

  秦老还蹲在小道边,反复咀嚼道观牌匾上的三个字“知未观”。随后乐呵一笑:“知未观,知未观,真能知晓未来不成?”

  看到莫非墨从道观中走了出来,秦老迎上去问道:“如何?”

  “离了此地再说。”语气有点匆忙。

  道观内,原被称作师叔的中年道士走向那个小道士作揖道:“掌教,不知为何要帮那莫家小子?”

  于生不再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望了望天呢喃道:“天意啊!”

  不等中年道士再说话,于生紧接着迫切说道:“我要去趟符屠城,你便在此等候。”

  “是。”

  于生转眼便凭空消失在道观。

  莫非墨与秦老离了那道观几里地,突闻天空炸响,一道怀抱之粗的闪电劈进了那座道观,两人面面相觑,各怀心事。

  道观内,那个中年道士已被劈成了一具焦炭……

  泄露天机者,天谴之!

  于生站在一处山顶,望着那道闪电所劈中的道观,喃喃自语道:“天道不可违啊,贫道暂时还没有能力对抗天道,只能委屈你了,贫道只是稍微提点了你一下,这都是天意,而非于某人本意,若有来生,可别那么无知了。”

  距离道观十几里地,莫非墨才停下脚步,秦老不知从哪逮着一只野兔,正在火堆上烤的“滋滋”响。

  “你说那道观很破旧?”听了莫非墨的述说,秦老问道。

  “嗯,蜘蛛网到处都有,我觉得此事蹊跷,便觉得不宜久留。”莫非墨撕下已经烤的金黄的兔腿说道。

  “那道闪电又是怎么回事,感觉很古怪啊。”秦老摸不着头脑。

  “那中年道士在我临走前跟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天下人认为对的事不一定就对,天下人认为错的事不一定就错,很多事情靠你自己发掘,二十三岁若能不死,福缘大矣。”

  这下秦老更忧虑了,难道那知未观还真能知晓未来?如此说来那道士算是泄露了天机,那闪电莫非就是遭了天谴?玄乎!

  “按照这意思,是说你二十三岁那年会有一场劫难?”秦老问道。

  “大概是的,或者说现在到二十三岁,我会经历很多,能活过二十三岁,便无事了。”莫非墨吃着兔腿说道。

  “怎么看你一点都不担忧啊?”秦老看着吃兔腿吃的津津有味的莫非墨说道。

  “担忧又没用,当下最重要的是解决肚子饿的问题。”莫非墨满不在乎道。

  秦老翻了翻白眼,感情自己替他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看着手中越来越少的兔子肉,秦老只能撇开忧虑,跟莫非墨抢着吃起来。

  “对了,你说的那个包裹……是什么?”秦老满嘴都是肉问道。

  “不知道,既然说了下月十五才能打开,那便到时再打开好了,今天好像是月末了。”莫非墨拍了拍吃饱的肚子。

  覆雨城。

  已经入了夜色,可是城内还是热闹非凡,张灯结彩,街头巷口的小吃,烟花巷柳的韵妓,人来人往,喧嚣张扬。

  莫非墨与秦老偷偷出没在一个黑暗的巷口,这里是离符屠城最近的城池,所以他俩格外小心。

  “莫哥?”巷尾传来一个不确定的声音。

  莫非墨吓了一跳,这漆黑的环境,自己还穿着黑衣,还能被人认出来?

  转头望去,莫非墨悬着的心落下了。

  “苏小胖,你怎么在这?”苏小胖原名苏渐东,是莫非墨的死党之一,从小玩到大,苏小胖比他小一岁,却矮了不少,还是个小胖子。

  苏小胖小跑过来,看着莫非墨高兴道:“莫哥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小声点,我们换个地说话。”

  莫非墨跟秦老带着苏小胖来到一个无人来逛的河边,三人紧挨着坐下。

  “莫家出事后,我爹就撇清和莫家的所有关系,对不起。”苏小胖率先开口。

  莫非墨摸了摸苏小胖的头说道:“你爹做的没有错,沐家也出事了,若是连你家也被牵连,我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

  “最可恨的是周浩杰,那个没义气的败类,在你出事隔天,他爹都还没说话,他却到处宣传自己与莫家不熟,生怕下个挨刀的就是自己。”

  “没事,人之常情,看开点就好了。”

  “莫哥你变了。”

  “怎么说?”

  “你以前总喜欢带我们两个到处疯玩,去城头舞那独特剑术,去桥头诵那别扭诗词……可是现在……”

  莫非墨咧嘴一笑:“那是因为以前啊,莫哥有后台,现在没了,惹事了也没人帮我了,不能再那么随心所欲了。”

  “沐姐姐不在了吗?”苏小胖有点沮丧。

  “我相信她还在。”

  “莫哥……”

  “嗯?”

  “求你个事。”

  “什么事?”

  “能不能去看下我姐?”苏小胖的眼里充满期盼。

  莫非墨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心,问道:“你姐,她……还好吗?”想了很久,也才只说出这句话。

  “不好,很不好。”苏小胖的言语里已然带了哭腔,“自从那天出事后,我姐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每天茶不思饭不想,我爹都快愁疯了。”

  莫非墨轻轻叹了口气,示意苏小胖去寻些纸笔来。

  苏小胖使出全身力气跑去给莫非墨寻纸笔,他姐能不能走出来,可能就在这时候了。

  莫非墨坐在河边思索了很久,接过苏小胖递过来的纸笔,却只写下了两个字。小心翼翼得把纸张折叠好,交给苏小胖,说道:“转告你姐一句话:此生若能复家仇,定不负!”

  苏小胖狠狠点了点头,“嗯!”

  “回去吧,我可能很久都不会再回到覆雨城了。”莫非墨摆了摆手。

  “莫哥,明年我就去学符术,希望以后……能帮到你。”

  “莫哥等着你。”

  苏小胖怀揣着纸张飞快冲苏府跑去,他觉得有了莫哥那句话,他姐一定能走出来,关键是莫哥还活着。

  只是他不知道莫哥在纸上写了什么,如果知道的话,他也许……就不会那么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