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2:17:4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灵凝
  4. 第二章 灵凝物语

第二章 灵凝物语

更新于:2018-03-18 19:26:53 字数:5172

字体: 字号:
  如果家里突然出现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尤物,你是不是很开心?如果那个尤物还是你的班导,是不是更开心?如果班导一副任你施为的样子,是不是干柴烈火再浇汽油?假定那大妞是个普通人,小林子肯定变成狼人了,只可惜呀,那妞是个火都烧不死的怪物。

  “贞子,你说的‘极’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那大妞,哦不,是徐老师怎么烧不死?”堂堂一家之主,我们的主角林同学有妞不能上,只能躲在某个阴暗的厕所角落咨询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女鬼的萝莉外面那能看不能推倒的妞到底是什么人,怎一个憋屈了得。

  “极就是极,至于她是谁,我也不知道。”面对林刺羽的殷切盼望,贞子全然不顾,兀自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喂,贞子,你也太傲娇了点吧。现在乃生死存亡之际,危难并行之时,说不好我会被徐老师宰了,说不准还会失身。贞子,好歹我们同房这么多天,你也稍微意思点吧。”

  贞子自动过滤掉林刺羽的无数废话,“她要杀你,早就杀了。更何况,你不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她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什么东西,我是人好不好。怎么能说不是重要的东西,好歹也是一条人命。有一句话叫‘人命关天’你懂不懂?”感觉自己居然不被当人看,小林子顿时鸡血了。

  “你进入东隅的一刹那,就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极’而已”贞子难得认真的注视着林刺羽,“我想那个女人过来,也是想确定一下你是不是‘极’罢了。”

  “我已经死了?”小林子指着自己的鼻子,“你一定是在说笑话,我一点都不高兴,哈哈。”顿了顿,林刺羽看着贞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下意识的询问道:“喂,贞子,这不是真的吧。一定不是真的。”

  “所谓‘极’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四曰贫,五曰恶,六曰弱;是‘冥’临死之前所发出六种诅咒。依附在刚死去人的灵魂身上,把灵魂强行锁在身体里,直到诅咒发挥作用,‘极’将灵魂吞噬掉展现出它隐藏的东西。”

  星辰说出这些异常的平静,显然她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然而这些话传入林刺羽的耳中,却如同洪钟大吕猛然震响在脑袋中,“我已经死了,还中了诅咒?”虽然不可置信,林刺羽说出这些话却异常的平静。

  星辰依旧漂浮在林刺羽身旁,诧异的看了一眼林刺羽。显然,对于林刺羽这样的反应有些惊讶。

  “那,我还能活几天?”林刺羽喃喃道。

  星辰看着林刺羽,颔首道:“或许等会就死,或许几天后。原来人类知道自己是‘极’是这种反应。”

  “不然你以为我们会怎么样?”林刺羽凝视着星辰,说道:“你以为一个人骤然听到他已经死了,但是他的确还活着,但是又特么活不长是什么感觉?你那副看死人表情是什么意思,就算我已经死了,但是我现在还活着,还能说话,还能笑,还能跳,还能发脾气!就算只能活一天,我也要好好的活下去!”歇斯底里的发出这句话,林刺羽顿时感觉心底空荡荡的。

  “我从小就被教授‘极’是一种对我有利的物品,难道我面对一件物品还需要有什么表情么?就好比你看见路边有一颗树忽然的死掉了,你会伤心欲绝么?”

  “喂!”忽然间,林刺羽紧紧捉住星辰的双臂,“我记得你叫星辰,对吧。你看着我的眼睛!”

  不知何时,月光悄然爬上窗户,淡银色的月华洒在林刺羽身上。星辰看着他的眼瞳,自己的样貌在其间不住的闪动。星辰似乎被林刺羽的目光灼痛了一般,“块放开,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在我的眼瞳中看到你了你自己,对不对?你之所以会焦躁,是因为你的羞涩,所以你把我推开了。”不同于平时的嬉皮笑脸,林刺羽说这些话异常的认真。

  不知怎的,星辰很不耐烦的说道:“就算那样,又怎么样?反正你已经死了,你现在是一个物品而已,物品怎么这么多话!”

  林刺羽突然诡异一笑:“既然我是一个物品,难道你面对物品也会羞涩?你会因为在树木面前换衣裳而感到不安和羞涩么?”

  “哼!”星辰哼了一声,也不言语,蓦地消失了。

  良久,林刺羽怅然的抚摸着镜子中的自己,“我真的,已经死了么?”摇摇头,“不管他了,就算只有一天,也得好好活着。”

  终于走出去,徐老师却已经在外等候多时了。乍一看见林刺羽,徐老师妖冶的瞟了一眼,“林同学,很持久哟。”

  “是啊,最近几天上火,少吃香蕉了,有点便秘。”林刺羽打了个哈哈。

  “徐老师相信你哟,咯咯。”虽然嘴上说相信,但是这妞脸上没有一点相信小林子的意思。“那么,现在告诉老师,你为什么能活着从东隅走出来了吧。别试图再用火烧老师了哟,老师不会再上当了。”

  “徐老师不是早就知道了么?”淡然的坐下,林刺羽摆摆手看着徐戈雅。

  “你是‘冥’,还是‘纪’?”徐戈雅眼眸中突然闪过一抹厉色。

  林刺羽听过‘冥’却不知道徐戈雅说的‘纪’是什么东西,眼下也只能胡吹瞎掰道:“你猜?”

  “徐老师可猜不出来,要林同学自己说。不过,如果林同学的回答不让老师满意的话,我就会,杀了你!”

  乍一句,徐戈雅的声音如同一根冰针刺入林刺羽的脊髓一般,“好恐怖的气场,就好像突然感觉自己死了一样。”

  强自镇定,林刺羽笑道:“杀了我,你有那种能力么?”说完,故作轻松的靠着背。“哼,别以为只有你会吓人!”

  “咯咯,老师很喜欢你这种口气。不过,有一件事,就是死了,我依然会去做!”话不待落,徐戈雅骤然出手,直袭林刺羽后脑。

  林刺羽区区凡人,更何况两人又近在咫尺,说他能反应过来一定是假的。然而,林刺羽越是不动手,徐戈雅就越是疑虑。而正当迟疑间,徐戈雅蓄满攻势的一击也是突然被打断了。

  林刺羽不知徐戈雅刚才给他的致命一击,只感觉背后有一丝凉风袭来,甚是凉爽。也是兀自讲道:“哦?什么事值得徐老师用生命去执行。算了,我也不问。总之我和徐老师一定不是敌人。”

  徐戈雅只以为是林刺羽极轻松的化解了自己的灵凝术,也不再做攻击。只是娇媚道:“你身上,还真的很多谜团啊,林同学。”

  “所以老师千万不要爱上我哟。”林刺羽模仿着徐戈雅的口气说道。

  “咯咯,老师真的对你有意思咯。刚才那一下,可不简单那。”

  “什么一下?我可是有很多下的人。老师想要试试么?”

  徐戈雅咯咯一笑,“有机会我还真想试试呢。”

  二人谈笑间,突然丁玲一声——林刺羽家的门铃响了。

  “我擦嘞,这个时候还来我家,该不会是......糟糕了!”林刺羽突然意识某件事,当即对徐戈雅说道:“徐老师,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别走正门就行了!”

  看着林刺羽焦急的样子,徐戈雅也是意识到什么,笑道:“徐老师可是没吃晚饭呢,而且我还等着林同学说的‘很多下’,老师很想试试,咯咯。”

  “叮铃,叮铃。”又是两声门铃。

  “徐老师啊,你先躲起来行不行。知不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对我的名声有极大的损害,万一被人看见你这个时候还在我家里,我以后怎么活?”

  “这是你的事,我可不管。除非,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叮铃,叮铃”又是这该死的门铃声。不过这次更致命,“刺羽哥,怎么不开门?”

  “哦,那个,我在洗澡,你等等!”林刺羽故意大吼道。

  “喂,徐老师,你先藏起来,她走以后,我就告诉你!”

  “你先告诉我,不然,我就不走了。”

  “这是我家!”

  “嗯哼?”

  “这个三八、无赖、女流氓!”林刺羽心里已经杀了徐戈雅一万次,无奈的是,他却根本没能力把这大妞赶出去。

  “没办法了!”林刺羽说道:“我是‘纪’,行了吧,你快藏起来。”

  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林刺羽,徐戈雅打了个响指,消失在原地。

  “呼!”林刺羽长舒一口气,快步过去打开房门,“秋穗,谢天谢地你来了,我快饿死了。”

  “嗯!”秋穗微笑着走进。而趁着秋穗视角没有锁定自己,林刺羽虚心的扫了扫四周,并没有发现徐戈雅的身影,也是暗自舒了一口气。

  秋穗忽然道:“刺羽,我借用一下卫生间可以么?”

  “没问题!”林刺羽牛嚼牡丹一般吃着免费的晚餐,同时还含糊不清的应答到。

  片刻,秋穗又突然从卫生间出来,径直往林刺羽卧室走去,“我看看里面有没有老鼠!”

  “嗯?”林刺羽疑惑的扫了一眼,继续埋头吃着。

  未几,秋穗又从卧室出来,直奔客厅,左顾右盼,也不知到底再看什么。“秋穗,我家很穷,老鼠一般不会光顾的。所以不用找了。”

  “对呀,是我多心了。刺羽你先吃吧,我走了。”

  “秋穗,秋伯伯大概什么时候回?”

  “后天吧。”声音传来时,秋穗已然走远了。

  “难道我屋子里没老鼠秋穗感到很惭愧?”打个饱嗝,伸个懒腰,生活,就是这么美好,就算只有一天可活。

  “咦?怎么有股狐狸的味道?”疑虑之下,蓦然回首,却不正是徐戈雅那女狐狸么?

  “喂喂,徐老师,我说你不是走了么?”

  “我想看看让你这么紧张的人是谁,所以就留下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姑娘很可爱嘛。”徐戈雅抚着下巴,一脸诡笑。

  “喂,喂,喂!徐老师,有什么冲我来,别打她主意!”如果这狐狸找上秋穗的麻烦,事情就大条了。不过,为什么自己会有那种担心?谁知道呢。

  “咯咯,老师已经找到答案了,就不打搅你了,再见了,亲爱的林同学。”这狐狸说来就来,说走也不含糊,无法把握呀。

  二女都消失,林刺羽默默的去洗着碗,居家好男人,没办法。不过这货洗着碗还哼着岛国首都热的调调,就不太合适了。

  “谁!”感觉背后被人敲了一下,这厮好像偷窥被抓了一般,立马回头。定睛一看,原来是贞子。“贞子,不对,是星辰。不要这么突然就出现好不好,会吓死人的。”

  “刚才那个女孩,是什么身份?”

  “嗯?你想打什么主意?”

  “她给我的感觉很奇怪,不像一般的人类。”说话间,星辰似乎有意识扫了一眼门外。

  “你才不是一般人呢!”贞子好像根本就不是人~~

  “你明知活不了几天,为什么会这么高兴?”星辰紧紧盯着林刺羽,他的反应似乎超出了星辰的认知。

  听了这话,林刺羽沉默了片刻,深叹了口气,“依你先前的意思,在我身上的诅咒似乎还蕴含了对你有利的宝物是么?”

  星辰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林刺羽紧握着双手,“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你都快死了,为什么我要帮你?”

  林刺羽淡笑一声,“你知道‘死’对于人类意味着什么么?”

  星辰看着林刺羽,显然不甚明白,“你说。”

  “所谓的‘死’本义是逝去的人带给活着的人无限的悲伤,所以我会好好的活着,哪怕明知道自己也许明天就会死去。死者本身没有痛苦,只有死者爱的人,爱他的人,才会痛苦。所以人类不只为自己活着,而是为所有爱他的人活着,这是人类的本质,坚定信念的源泉。所以我希望,如果我死了,你用你的能力把所有与我有关的人对于我的记忆都消除。”

  “好复杂,都要死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说完,星辰也是不顾林刺羽的反应如何,骤然消失。

  徐戈雅从林刺羽家离开,总觉得背后有人,也是使了个心眼,绕往小巷。止住脚步,徐戈雅头也不回:“出来吧,暗夜里的小猫。”

  来人也不隐藏,直接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刺羽的家里?”

  徐戈雅好像听出了秋穗话中的醋意,也是调笑道:“我是特意去勾引她的母狐狸,怎么了?”

  “刺羽是我一个人的,如果你再去打扰,小心我不客气!”秋穗厉色看着徐戈雅,越看,越觉得这女人可恶。

  “咯咯,好霸道的小丫头,我就是要去勾引他,你能拿我怎么样啊?”徐戈雅诡笑的看着秋穗,也是觉得这个小丫头很有趣。

  “凶厄之患,苍炎!”眼见多说无益,秋穗也不废话,直接就是数团火球直射徐戈雅。

  “原来是阴阳家的小丫头,只是这半吊子阴阳术,还差些火候。”说话间也是屈指一弹,打碎了扑面而来的赤色火焰。

  “哼,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凶厄之患,地劫!”一声娇叱,秋穗双手不停变化结印,最终,术法成,地面眼见得龟裂无数,坍塌不堪。

  徐戈雅却是轻轻一跳,躲开了秋穗的术,“小丫头,还不够哦。”

  见得徐戈雅跃起,秋穗脸上浮现出莫名笑意,“还没完呢,九紫,离火!”

  “糟糕,大意了!”徐戈雅小瞧了秋穗,先前的术只是障眼法,后来这一招才是杀招。猝不及防之下,徐戈雅被四方袭来的紫色火焰击中。而那火焰威力甚大,乍一入体如同大雪崩山一样,势不可挡。

  “糟糕,不该这个术的。”见得对方被火焰吞没,秋穗也是心有不忍,急忙收了火势,走上前去查探。

  然而,秋穗收了火焰才发现,火焰之中根本没有徐戈雅的身影。“该死,被骗了!”秋穗立马意识到自己被诈,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徐戈雅先前一步制住了秋穗。

  轻抚着秋穗的脸颊,徐戈雅若有所思道:“小丫头,秋冉是你什么人?”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好心收了术,却被暗算了,秋穗那是特别的不高兴,也是别过头去,不理徐戈雅。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他的女儿吧,都长这么大了。”

  “你认识我爸爸?”秋穗诧异的看着徐戈雅,也是不明白眼前这女人和自己父亲有什么关联。

  “当然认识,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算了,也没必要说给小孩子听。看得出来,你很喜欢那小子,要努力哟。”说完,徐戈雅也是一个转身,消失在原地。

  看着离开的徐戈雅,秋穗也是小嘴嘟着,嘟囔道:“关你什么事,狐狸精!”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