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19 16:57:24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煽情乌鸦
  4. 发现

发现

更新于:2018-06-18 17:52:30 字数:2098

字体: 字号:
  我经常听到一个声音,不是车辆奔跑之声;不是大海咆哮之声;不是他人问候之声。在深夜,这个声音愈演愈烈,我不知道“它”在说什么,像痛苦又像是霸占……de.de.de……这刺耳的声音让守在病床旁边的辛海大吃一惊,匆匆地跑到护士值班室大喊:“快来人啊!护士护士,9号病床上的病人呼吸快没有了!”一个护士用最快的脚步冲到9号病房前,将病人推入了重症监护室ICU!“辛新,男,21岁,心脏衰竭,现在马上进行抢救……”护士道。此时的我没有力气睁眼甚至没有力气呼吸,但是我始终听到一个声音,一种无形的音波。放佛只有我听得到。一会沙哑,一会尖锐。让我无法分辨它属于哪一类,但我肯定的是:“它”不怀好意!“快!实行电击,没心跳的迹象了,快!”看着心电图的护士急忙说。“砰,砰,砰……”。电流在我身体里面窜动,让我不知觉的跟随它上下跳动。可能在梦境与现实之间,我有一种想要呼吸的冲动!我拼尽全力去呼吸,可现在的声音却越发尖锐。这种尖锐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不管我怎么用尽力气去呼吸,我都无法摆脱这种束缚,我仿佛被这声音的力量所压迫着,我不能呼吸。闭上眼睛。我用力的憋住这最后一口气!“眼睛似血红色,眼丝暴露,无心跳痕迹,给他打一针肾上腺素”医生道。手术室外的辛海与杨如焦虑的等待着,时间每走一秒就像在他们心上割一道伤口,他们直到现在对辛海的病也是一无所知。为什么一个阳光的孩子能在一周内变得如此脆弱,他们恨不得现在手术台上的人是他们其中一个而不是他们的孩子,上天的安排总是让人捉摸不透。二十二年前得知自己怀孕的杨如是既兴奋又焦虑,他担心自己魔鬼般的身材会因此变得臃肿不堪,但这又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孩子,辛海让她自己作决定,因为不想让她有任何忧愁。最终,她还是为了孩子做出了牺牲。杨如还记得当年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医生告诉她得了一个女儿,她是多么的开心她想以后孩子肯定会和她一样温柔美丽。我睁开眼,天灰蒙蒙的,周围很多人,大家都不慌不忙地向前走着,仿佛就像一群没有思想的物体在飘动,我在人中间顺着人流向前走,不知不觉走在一棵树下,周围的人都停了下来,我隐约听到有人叫着我名字,“辛新,辛新”我到处张望,前方看到一个人,“天啊!”我不自觉感到害怕,原来是我的爷爷,我看着他戴的帽子居然是他“走”的时候戴的!我惊慌了!我拼命的往反方向跑,“我一定是来错地方了,一定不属于这儿”“心跳开始恢复”放佛是电流给了我奔跑的动力,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我一定要离开这里!手术结束,持刀的医生终于松了一口气,吩咐护士们小心将我推出去。当辛海,杨如看到“正在手术”灯熄灭时,他们的心脏紧张得快要跳了出来!当然,医生告诉他们手术很成功时,他们心坎上的石头终于落地。不知道昏睡了几天,我醒来觉得自己还是没有什么力气,虽然梦境中的一幕幕仿佛还在眼前,可是我认为还是不太真实。“醒来就好”。病床旁边的辛海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一丝丝懒洋洋的阳光洒满了这个病房,这里显得如此的温暖与宁静。从我醒来到我出院的那段时间,整个时间都是那么的温暖,没有当时那让人恐惧的声音。回到家,我那一群活泼的朋友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呼唤我了,我最好的一位女性知己,人称“饭姐”!打电话对我说,辛新,你消失那段时间干嘛去了?是不是约炮去了!?好老不开玩笑,我又分手了,你明天有空吗?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作为最好朋友,我却没有告诉她我住院的事,这事算我对不住她。今天是星期六,我早早起床小小的整理了一番自己,刮掉了长了快二周的胡须,镜子里一个阳光大男孩,一张较小的脸却拥有一个宽宽的肩膀,是无数男人想要追求的身材。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与一个娇挺的鼻子,浓浓的眉毛显得颇有活力。美中不足的是脸上的皮肤不怎么好,可能青春不舍留下了脚印与吻痕。这个冬天真的很冷,出一趟门就可以冻得直达哆嗦。我穿上厚厚的黑色大衣配上一条深蓝色牛仔裤与一双黑色耐克板鞋,轻松的出了门。虽然天气很冷,但没人能挡住周末的热情。与饭姐见面后,她就一直叽叽喳喳个不停,重点还是强调她男朋友没有任何理由就与她分手,这样她接受不了。我与她在一个宁静的咖啡厅坐下,这个咖啡厅装修竟如此有逼格!简单不显冷清,温暖竟显热情!我一直都有一个想法就是开个像这样的店,可是现实总不会让人轻易满足!看到饭姐越说越发激动,她给我回忆他们之间的好,她不敢相信双方父母都见了却还是分手,她说她妈知道情况后比她还要难过,她也蛮无奈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看着她一双红色大眼睛里面饱满了泪珠,我心里一阵酸。“有问题!”一个很小的声音进入我的耳朵。“有什么问题啊”?“你不是说有问题吗?”“我哪有说问题,你耳朵出问题了吧!”我很奇怪,我能肯定我听到了的,但是刚才是个男人的声音,不是饭姐的声音,这里又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别用你那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直打哆嗦!”“可能是我幻听了吧,你等我下,我去趟洗手间。”我绕了一个弯才走到卫生间,不知道为什么卫生间设计得如此远,这成了我对这家店唯一不满的地方。走进卫生间,这里装修也很独特,打开门就是镜子洗手台。我看着镜子里面的我,突然觉得有一丝的陌生与不安,感觉有一半不属于自己……

更多精彩男频小说微信关注公众号“阅者悦心”(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悦心”关注)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

添加方法: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