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15: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轮回逆神
  4. 第一章 魔剑

第一章 魔剑

更新于:2018-03-16 14:59:10 字数:2057

  “凌澜峰,交出魔剑我们会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哈哈哈…放我一条生路?在我未受伤的时候你们在场的这些个人谁敢对我说这句话?虎落平阳被犬欺。我恨啊……”凌澜峰脸色苍白,嘴角溢出鲜血嘲讽着对面的人。“凌兄,我…”“好了,凌澜峰。不要借机拖延时间,自古成王败寇。计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还是交出魔剑,自废修为。免得落个死无全尸”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中年男人打断了他们另一个人的话得意的催促道。“要我魔剑也要看看你是否够那个资格…咳咳”凌澜峰说着吐出了一大口血,脸色更加的苍白。“大家上,趁他病要他命。免得夜长梦多”那个蓝衣中年看到凌澜峰已经是强弩之末,怂恿众人。在场的众人随便出来一个也是属于绝顶高手的行列,但是此时他们这边这么多人面对着凌澜峰却没有了他们平常耀武扬威的嚣张劲,一个个一步一步的逼近凌澜峰。凌澜峰抽出魔剑,对面的人瞬间停住了前进的脚步,谁也不想当出头鸟。人的名树的影,凌澜峰巅峰时期几乎和他们不再一个档次,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眼下不过是他们利用了凌澜峰重义的心性设下了无数的陷阱才导致凌澜峰受如此重的伤,即使那个时候也没能使凌澜峰拔出魔剑。“魔剑…魔剑,你们以为魔剑的名字是白叫的么?我之前不用魔剑是因为哪怕以我的意志也难以掌控魔性入侵,可是你们……这是你们逼我的。我就用这把剑我悟出的其中一个剑诀来结束你们,之后我就用我的生命之火封印此剑”凌澜峰自语道。而后看了看之前那个欲言又止的人“既然你们想见识魔剑的威力,那我就给你们看看,为什么我一直不用他的原因。”“这…”蓝衣中年看到凌澜峰抽出了魔剑瞬间激动万分,待看到凌澜峰抽出魔剑之后的气势却在不断的攀升,哪怕在他未受伤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恐怖,而且气息之中还有魔性的力量。在场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也有高低之分,那些修为不和他一个档次的几个人头顶一道道黑气渗入进去。瞬间整个人变成了骨架,精气全部飞回到魔剑里。就在这时蓝衣中年看了眼他身旁的那个被他控制安排到凌澜峰身边的人心中一狠,单手成爪,抓着那人扔向凌澜峰,而后自己向远处飞去。“你…”那人惊怒的看着飞远的蓝衣中年说不出话来。转眼到他到了凌澜峰的眼前,看着眼前的凌澜峰他惭愧的低下头“凌兄,我对不起你。害人终害己,这辈子认识你是我的幸运,也是…你的不幸。”此时的凌澜峰已经被影响了部分心智,当看到那个曾经自己的兄弟被人扔过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痛苦,随后断断续续的听到他说的话,心中更是悲痛交加。眼看自己就快要完全被魔化,而对面的人除了那个飞走的蓝衣中年全部被魔气入侵化成一堆枯骨。他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身上所剩的全部真气压缩进魔剑中,与手中魔剑上的魔气对抗。然而魔剑在刚才释放的一瞬间吸收了数十个顶尖高手的精气,使得魔剑的力量得到了一定性的开启,而凌澜峰此时却是重伤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余力可以对抗魔剑中的魔气。就在凌澜峰决定以命封剑的时候,凌澜峰的侧面突然一阵强劲的掌风印在了凌澜峰的身上,本就全心抵抗魔气的凌澜峰根本无法分心,只能无视那充满杀意的一掌。“嘭……”凌澜峰随着一声闷响,手里紧握着那魔剑倒飞出去,掉下了一个被这世界所有人都忌惮的悬崖----葬身崖。葬神崖,一个埋葬无数绝顶高手的地方。凡是下去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谁也不知道这个悬崖到底有多深,只是用神识查看的时候总会被一道屏障阻隔。凌澜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掉落了多久,只是觉得空气越来越粘稠。手中的魔剑也收回了魔气,看着手中平淡无奇的魔剑,谁又能想到这个是刚才一个剑招毁灭了几十名高手的魔剑。终于在不知多长的时间,凌澜峰掉落在地上。他虚弱的撑起身体,但是每走一步都要好久好久,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削弱了这个地方的重力。凌澜峰早已经虚弱的不行了,只是靠意念支撑着,在这个没有尽头的地方走着走着,在他快没有力气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石壁。而他手里的魔剑在石壁出现的刹那,在凌澜峰的手中剧烈抖动着,随后挣脱了凌澜峰的手飞向了石壁。凌澜峰诧异的看着那魔剑竟然缓缓飞向了石壁上的一个剑型的凹槽,那剑和凹槽竟然完全吻合。在魔剑与石壁融为一体后,整个石壁发出了暗红色的光芒,照耀着整个空间。凌澜峰在红色光芒亮起的时候,他伸手挡住双眼,只见那红色的光芒却是越来越刺眼,凌澜峰的双手都被照的透明了,片刻之后,这整个空间都变成了红色,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一道道的能量射进凌澜峰的身体,直到最后一点能量入体后。整个空间又变成之前黑漆漆的样子,凌澜峰莫名的消失在了神秘的空间里。“又一个了?修为虽然低了点。不过在这个天地灵气如此稀薄的世界可以修炼到这个地步也勉强可以了,不知道其他几个家伙弄到的是什么样的货色,哼哼…再怎么弱我选中的人也不能是垫底的。”在凌澜峰消失后一个声音缓缓响起。“嗯……看来我得给他来点外援,不然以他的见识估计很难达到我的标准”石壁上的剑忽然毫无征兆的发出“嗡嗡……”的声音,就像想要说话一样。过了不一会,只见那魔剑忽而红光大作忽而黯淡无光,在这暗黑色的空间里显得十分的妖异,又过了一会魔剑上的变化消失后,顺着凌澜峰消失的方向迅速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