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8 19:46:27

极战之都

咸鱼加点醋 著

       “系统我的离子刀呢?”  “节操不足,无法使用。”  “系统我的光子炮呢?”  “节操不足,无法使用。”  “那总该给我一个能用的武器吧?马上就要面对最终BOSS了啊?”  咕噜。  “卧槽,给我个按摩棒什么意思?系统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一章 光户源

  “目标高度仍在继续下降中,距离地面四千五百米,四千四,四千三……”

  “警告,侦测到敌方雷达,本机已被锁定,预计五秒钟后遭到攻击。”

  “警告,护罩能量不足,无法保持,现在尝试启用备用能源。”

  “兹,兹,备用能源启动失败,机身已被击中,光子脉冲已损坏,弹道加速器损坏,左侧护翼损坏,导弹架损坏,舱门损坏,燃料仓损坏,起落架损坏,无法继续保持。”

  “启动最终防护措施,正在保存资料源……保存完毕。检测到目标已经降落,检测到生物反应,目前距地高度一千四百米。”

  “雷达已损坏,无法继续侦测地面,现在开始强制脱出。五、四、三、二、一,脱出成功。”

  ……

  中国西部,某沙漠,地下科研研究所。

  “这一天终于来了。”

  白发老人看着显示器里的画面,幽幽一叹。

  “老师,现在怎么办?”

  计算机旁,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快速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很快调出了一堆跳动的数据。

  “向上面汇报吧,我们需要取得同意。另外,通知红龙小队待命,随时准备行动。”老人转过身,似是不忍继续观看显示器,“既然躲不开,那就迎战吧。只是希望,这场战斗,不会持续太久。”

  “是!”

  ……

  “各位观众,晚上好,今天是2016年9月25日,星期天,农历八月二十五。”

  广州市某小区,光户源边一吃着盒饭一边看着多台直播的新闻联播。并不是他想看,而是屋子里这台五手电视机现在只能收到中央一套这一个台。

  作为一个漂泊在外的**丝青年,光户源每个月的收入刨开房租水电,剩下的只够填饱肚子。这台五手电视机,还是他央求前屋主好久才求来的。

  作为一档严肃的新闻节目,新闻联播的播报风格是出了名的:前十分钟国家领导很忙,中间十分钟全国人民过得幸福,最后十分钟世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呵呵,谁知道呢,反正这个月房租又要涨价了,自己可能活在后十分钟里吧。

  今天的新闻联播似乎和平时的不太一样,按照惯例,无论多么严重的事,播报员都会神色坦然地将主要内容概括一遍,然后继续老生常谈的基调。然而今天,播音员却意外地没有这么做。

  “首先插播一条紧急通知。各位观众,根据最新消息,有外来生物入侵地球,全球各地已发生多起遇难事件,目前伤亡人数正在统计。为了您的安全,在此,我们呼吁各位,请您待在家里,锁好门窗,不要理会任何不明生物,更不要尝试接近。发现不明生物后,立刻拨打报警电话转13号线。”

  嗯?什么情况?光户源有些发愣,今天的新闻不按套路来啊。还有,外来生物入侵又是什么,不会是外星人吧?

  哐——

  一声清响打破了他的胡思乱想,光户源扭头朝声音源看去,这一看,顿时怒了:“谁这么没素质?往别人家阳台丢垃圾?窗户都打破了!”

  然而骂完之后,光户源又有些愣住了。

  因为工资不多,光户源租的房子是最便宜的十七楼,无空调,无电梯。唯一可以聊以慰藉的是,十七层那个不足三平方米的阳台视野很开阔,可以俯视大片风景。

  附近最高的建筑就是这层,谁有能耐把垃圾丢上十七层?

  新闻联播的紧急通知还回响在耳边,光户源有些好奇,又有些犹豫,思量再三,终究是好奇心占了上风,放下饭盒,小心翼翼地朝阳台走去。

  破碎的玻璃凌乱地散落着,碎片之中,一个不时闪烁着红光,偶尔还噼啪冒出两道电光的规则球体正静静地躺在地上。

  砰砰砰,门外有人敲门。

  光户源不得不暂时收起好奇心,打开吱吱呀呀听得人骨头发酸的铁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穿着白背心的肌肉大汉,皮肤有点黑,颜色对比非常鲜明,看得光户源有些想笑。

  大汉瞧见光户源,嘴一龇,露出一口白牙:“你好,我是隶属国安外来危机行动组的雷虬,这是我的证件。”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

  光户源有些没弄明白,好好的怎么有自称是国安的人找上门来?还有,说好的证件,给张名片是什么情况?

  低下头,名片上是一个****半露,眼神妩媚挑逗的性,感女人,旁边是两行小字:包小姐,电话137××××××××。

  光户源顿时满头黑线。

  大汉这才发现给错了,立刻抢回光户源手里的包小姐名片,讪笑两声,道:“不好意思,刚才楼下有人发这个,我顺手接过来,忘了丢了。”

  诶,等等,既然是要丢的,你小心翼翼贴身保管是要哪样?你是打算打这个电话的吧?是吧?是吧?

  “给,这回对了。”

  光户源心里疯狂地吐着槽,接过名片。

  雷虬,国安外来危机行动组南区组长。

  背面是国安部的印章,以及这个自称雷虬的男人的电话。

  “是这样,我们接到通知,有不明物体落在这附近,现在还在排查中。如果你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打这个电话。确认无误后,我们会给你奖励的。”

  “奖励?”光户源一听有奖励,眼神顿时亮了。没办法,无钱寸步难行啊。

  “是的,奖励,保底二十万。”雷虬肯定道,“它的形状大概是……”

  正要说下去,他的神情突然一变,按下戴在左耳上的无线耳麦:“我是雷虬,什么事?”

  “……”

  “什么?我马上过去。”

  中断通话后,雷虬显得很急躁,直接走了,留下光户源一个人在门口凌乱:“我还想问是不是一个球体来着……”

  二十万就这么跑了,光户源郁闷地关上门,再一次来到阳台。

  “这会是那个二十万吗?”

  光户源大着胆子靠近球体,仔细打量一番之后,确认自己从没见过类似的东西。

  球体表面刻有凹凸不平的波纹,散发着黯淡的绿色的光,像是在传达某种信息。光户源伸出手轻轻触碰,红色的光顿时亮了几分。

  “检测到生物基因,开始植入资料源……”

  “什么情况?雅,雅美蝶!”

  机械的声音响起,原本封闭严实的球体突然裂开一道口子,死死咬住了光户源的手指,随后在光户源的惊叫声中,光芒散射,吞没了他整个身躯。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