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09:28:4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明空若澈
  4. 第二章 我若不死2

第二章 我若不死2

更新于:2017-04-21 09:01:37 字数:1991

  “你是谁?”一道清冷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不大却刺激着洛雪的耳膜,似在不满洛雪等人的到来打搅这里的宁静。

  “我们只是无意闯入,这就离开。小灵。。。”洛雪一瞬恢复神识,转身想去找小灵,可是一切仿佛瞬间定格般,洛雪还保持着向后转的姿势,空气灵光渐渐涌现。

  “麒麟你在做什么?”语音带着一丝不满一丝怒气。

  “谪天戟,我想去找主人,这里被你我的主人设了结界,一万年这里都没有人来过,而你被封印,我也无法打破主人的结界出去,但是这个人来到了这里,还打开了你的封印,这不是你我的机缘吗?我不要再漫长的等待中一天一天的失望,我要去找主人,我要离开这里,你要和我一起出去吗?凭我们的力量是无法离开这里的,只有和那个人我们才可能离开。”

  “出去以后呢,我们无法在外界以人形状态存在,一旦被别人发现我们的力量,恐怕不知会引来多少人的觊觎,就算你我法力高强,可难保不会落入他人的陷阱,到时去哪里找主人,“谪天戟的神情出现一丝落寞与无奈,

  ”我们可以和这个人在一起,借助她找到我们的主人,“

  ”借助她的力量,呵呵,她的力量这么弱小,连普通修灵人类的灵力一半都无法到达,对我们而言连蝼蚁都算不上。“

  ”谪天戟我查探过,她的灵力不应该这么弱小的,若有禁制的话也逃不过我的探查的。“小灵陷入思考中,谪天戟却发出一道蓝光包裹洛雪,不断的灵力探查,半晌过后。

  ”确实有古怪,她骨骼清奇,应该不是普通修灵者,可是在她身上探查到的灵力竟连普通初级修灵者一半的灵力都到不了,“谪天戟也陷入苦冥状,

  ”我们可以让她变得强大,这样对我们找到主人就很方便了,或许我们可以让她修炼医魁,你觉得呢?“小灵把头转向谪天戟。

  ”医魁,你可知医魁是主人的修炼法术,怎么可以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别人呢,我不同意。“

  ”谪天戟,或许主人不希望医魁埋没在这里吧,我们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而且她没有什么灵力,是最适合修炼医魁的。“

  ”主人的意愿真的如此吗,那就把医魁交给她。“小灵解开了洛雪的定术,

  ”小灵,我们要离开了。“洛雪走向小灵,

  ”洛雪,我们愿意交给你医魁。“洛雪被惊的停在路上,”小灵,你怎么会说话?“

  面对落雪的惊疑,谪天戟说话了“洛雪,他是麒麟,我是谪天戟,你想不想变得强大呢,我们可以让你变得强大,”

  “你们到底是谁?这又是什么地方?”洛雪却是一脸平静的提出自己的疑问,毫不为力量所动。

  “这里是我们的主人幻化出的一方空间,它的名字是石空,麒麟是幻兽,而我是一把武器谪天戟,至于为什么要帮你变得强大,是因为。。。。。。“谪天戟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麒麟打断了。

  “洛雪我们在这里已经不知多少岁月了,而我们的主人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你能进入者石空也算有缘,我们想要和你一起去闯荡世界和寻找我们的主人,但你的力量太小了,所以。。。。。。”小灵无奈叹道。

  “一万年之久,可能你们的主人已经,”洛雪仍是平静无波,但内心也感到一丝叹惋,能创造一方空间,那个人该是有多强大啊,“好,我答应,我该怎么做啊。”麒麟一脸的惊喜,可以出去了,离开了,主人,我要去找你,谪天戟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可以去找主人,可以重新领略人间风采,忧的是这么久了,主人还在吗,虽然不想承认,但内心若不是这样想过怎可能把医魁交给别人呢?

  “这就是医魁,“谪天戟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卷轴,洛雪接过,轻轻打开,卷首闪现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透着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医魁不同于你们修灵者中的医者之路是一个辅助技能,它可以让你踏上王者之路,可医可攻,论医术医魁之初第一层就可以和医者二阶相比了,攻击力和修灵者的攻击力相差不多。“

  医者之路已经够为艰难了,其条件之苛刻令医者变得极其尊贵,一个王朝能有三四个五六级医者已是相当强大的,更遑论七八级医者的稀少程度,而且一般医者的修灵方面都很弱寻常一个低级修灵者都可能杀死高级医者,不过凭借医者这块招牌可以招揽不少帮手,保护其安全,医魁竟然攻击力也是如此的强大,恐怕它的艰难会是医者的不知多少倍啊。

  “医魁之路就是要不断地吞噬魂火来进阶,谁也无法预料吞噬魂火后你会到达何种等级,因为魂火也有强有弱,修炼医魁的第一步,必须要经受住麒麟之火的煅烧来提升你身体的强壮,麒麟之火是至阳真火,而且小灵不是普通的麒麟,你确定要修炼医魁吗?“谪天戟的语音充满一股无奈,这医魁也只有我的主人修炼过,并达到了最高点。旁边的麒麟也是无奈状,这完全要靠洛雪自己,一旦她坚持不住就会灰飞烟灭。

  洛雪静静的立在一旁,似陷入了某种挣扎之中。

  花园里,百花早已开放,一群少年儿童的嬉闹声远远地从鹅卵石小路上传来,清晨的泥土带着雨后的清新气味,花朵上露珠凝聚,只注意玩闹,没有注意到杏树转角处出现的一个人影,追跑间扑到在了那人的身上,那人因走的太急被撞到在地,白色衣裳沾染上泥土,发丝凌乱,狼狈不堪。

  只听那一声娇俏的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