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19:35:0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裂痕灵
  4. 第一章 开始

第一章 开始

更新于:2017-10-29 14:37:36 字数:3370

字体: 字号:
  岚涛背对着北窗斜靠在转椅上,一面品着热咖啡,一面看着前天的报纸,忽然,听得办公桌上的电话‘叮铃铃’的响着,他并没有兴趣去接,只是顾着看自己的报纸。他的生活助理兼保镖若璃接取了电话,虽说他没有兴趣去听,但是离得过近,电话那头急促的话语声难免不会让他听见一些。由于没有开免提,他只是大概听到了几个名词‘灵异案件’、‘狗头人’、‘七岁男孩’,这些没有丝毫关联的词汇让他一头雾水,‘狗头人’更是引起他的好奇心来,不免让他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和咖啡杯,同时端坐起身子,仔细去聆听。

  当若璃放下沉重的电话时,他便迫不及待的问道“狗头人是怎么回事?”

  若璃并没有直接回岚涛的话,只是像禀报工作一样,中规中矩的说“W-31传来命令,调遣你去负责一起案件。”她不等岚涛有何反应,直接转过身,走到一边的衣架旁取下了岚涛的风衣。

  对于若璃的不礼貌,岚涛并没有觉得生气。因为他和她相处已有两年之久,她一向是不冷不热,说话也是简易明了,对此已然习惯。她说的W-31是灵异研究部简称,是岚涛的顶头上司,同时也是她的领导,她就是被W-31安排在岚涛身边的。

  虽然岚涛很好奇刚刚电话中提到的‘狗头人’到底是什么,但是为了在若璃面前保持高深莫测的形象,所以他故作深沉,并没有急着去问。心想到了那儿定会知道的,便站起了身,任她将外套替自己穿上。

  岚涛整理了下上衣,然后潇洒的迈出小步子,特别自信的对若璃打了个响指,说道“走。”

  一阵‘咚咚’声,特别有节奏的跟在他的身后,那是若璃的高跟鞋发出的声音,表示她正紧跟着岚涛的步伐,在快到门口的时候,岚涛突然想起了刚才没有喝完的咖啡,不禁停下了脚步,‘咚咚’声也嘎然而至。

  岚涛回过头,看见一头短发的若璃疑惑的望着他,他腼腆的笑着说“不好意思,等我一下。”然后一溜小跑的跑到办公桌边,端起那大半杯咖啡,温度还很高,烫嘴,他准备放下,但发现若璃正在注视着自己,碍着面子只好忍着烫将那半杯热咖啡一饮而尽。

  岚涛砸了咂嘴,看似是在回味咖啡的清醒,其实是为了缓解口腔的灼痛,他发现冰美人般的若璃眼神中有丝鄙夷,自我解嘲的笑着说“哈哈,以勤俭节约为荣。”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正好化解了屋内的尴尬。若璃听见敲门声,便转过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位带着边框眼镜,身材消瘦的女文员,她的双手紧护着一份档案袋,看见屋内的岚涛,立马说道“老大,这是上面传来的加密文件。”

  若璃接过女文员手中的档案袋转交给岚涛,岚涛拿着档案袋觉得奇怪,心想:刚刚上面已经致电交待此案,现在又传来密令,难道其中是有什么猫腻?看来此案非同小可,必须谨慎断之。

  就在岚涛沉思之际,女文员见岚涛手持档案袋一动不动,怯怯的问道“老大,一切都准备就绪了,请问现在出发吗?”

  岚涛内心推测此案与高层有所干系,以防万一,不便声张,便吩咐道“恩,就现在出发吧,不过我和若璃过去就行了。”

  女文员虽然满脸疑惑,最终还是点头称是,转过身,慢慢的离开了。在女文员离开后,岚涛向若璃问道“案发地点在什么地方?”

  “S市的板麟村,离此大概三个小时车程。”随后,岚涛和若璃出了办公楼上了车,向板麟村出发。

  上车后的岚涛打开密令,看着内容,果然如自己猜测一般,这案件有高层在后操作。刚正不阿的内心与现实的落差使得他的心情颇为的烦躁,无可奈何的他只能无精打采的看着窗外的树木向后消退,借此麻木自己的思绪。

  在早上十点钟的时候,岚涛与若璃到了板麟村。

  若璃将车停在垃圾堆旁,他们的到来引来了一帮熊孩子的驻足观望,岚涛刚刚下车走了几步,就有几个调皮的孩子争相向车子丢石子。

  若璃斥责几声,引来的却是嬉笑挑衅,其中一位年纪稍大的孩子更是捡起一块石子向车子丢去,然后冲她做了个鬼脸。而岚涛对此却是无动于衷,一脸索然的看着若璃在一群调皮鬼的包围下该如何是好。

  若璃冷哼一声,突然那个稍大的孩子哭了出来,哭的原因是:他发现自己好像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操作力一般,无论他想抬胳膊还是抬腿,他的身体都是一动不动。

  他周围的孩子一脸茫然,不知道他在哭什么,就在这时候一旁的岚涛说道“好了,只是一群捣蛋鬼,你别吓着他们。”

  随后走到稍大孩子身旁,拿出一张钞票,在他面前晃了晃,笑道“想不想赚这钱?”

  恢复行动后的孩子对钱没有多大兴趣,反而对刚才的奇怪经历更感兴趣,他看着若璃,问道“那位姐姐是不是会定身术?刚刚我不能动了。”

  “呃…,算是吧。”

  岚涛可不愿和他纠缠下去,问道“我问你,想不想要这钱?”

  “我妈妈说,不能随便要陌生人的东西。”

  “那你妈妈说,可以随便砸别人的车吗?”若璃见刚才的调皮鬼现在卖起乖来,不忿的说。

  孩子看着钞票,点头道“想。”

  “帮我们看车,这钱就是你的了,怎么样?”

  “这么简单。”

  “这可不简单,不能让别人丢石子哦。”

  “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人碰你车一下。”

  岚涛将钞票撕成两半,将一半交给孩子,说道“另外一半等我们回来再给你。”

  村子不大,岚涛两人没有走多久,就看见几辆警车零零散散的停在山路边,在山道延伸的高处有一所房屋,门口拉起了警戒线,警戒线外围满了村民。有个妇女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在向围观的村民说着什么。

  岚涛走近才看清那位妇女手里拿着的是几张试卷,也听清她在絮絮叨叨的说“阿茂一向听话,学习也好,好几次考试都得一百。好好的孩子,突然就出了怪事,无缘无故的就没了,头竟然……”说到这里她的脸上还未干的泪痕又添新痕,声音也哽咽起来。

  听完她的故事,周边围观的村民纷纷开始安慰,有几位年纪大的妇女带着哭腔同时还陪出几滴眼泪。眼尖的妇女见到陌生的岚涛和若璃,抹了抹眼泪后便向这两位生面孔走来,准备向他们叙述她悲惨的事。

  岚涛突然停了下来,木然的看着妇女慢慢靠近自己,脑中不断预想着该如何与她交涉。

  “你们是城里来的?”岚涛万万没有想到妇女会先这样问,转而想到她不知道自己是专门来处理这次案件的便有些释然了。

  “是的。”

  “在这个时代,我们这些农村人都是不相信世上会有鬼怪乱神的,而那些JC却说‘恐怕是鬼怪作祟。’。你是城里人,是有见识的,我问你这世上有没有鬼怪?”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岚涛,手中紧紧攥着试卷。

  岚涛顿时觉得悚然,因为感觉到她那浑浊且布满血丝的双眼突然变的十分狡黠,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使得他背部好似生了无数的芒刺。

  “恩,有吧…也可以说无吧…。”岚涛显得吞吞吐吐。

  “你和那些JC一样都想敷衍了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想掩盖这件事,你们怕丢了乌纱帽。”妇女怪笑着盯着忐忑不安的岚涛。

  岚涛不可思议的看着妇女,本还以为她不知道自己身份。没有想到她不但一早就看穿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还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内心惊骇:难道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农妇会有什么特殊能力不成?惊惧之下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准备趁她稍不留神就抽身离开。

  就在岚涛思索着该如何抽身的时候,一名负责警戒的年轻JC注意到了他和若璃,JC上前说道“你们是上面派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

  JC先是奇怪的看着岚涛,然后指了指岚涛胸前的徽标。

  岚涛内心松了口气,心想那妇女应当是认识自己的徽标,而不是有什么类似读心术的恐怖能力,恢复镇定后。约带歉意的看了一眼妇女,然后对JC说道“麻烦你带我去现场看一下。”

  年轻JC带着岚涛若璃穿过警戒线,来到房门口时被一个上了年纪的老JC拦住了,他警惕的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若璃拿出证件给老JC看,老CJ仔细看过后冷哼了一声,说道“真不知道这上面是有什么毛病,还搞个灵异研究部,这世上哪儿有什么鬼怪。”

  岚涛尴尬的笑了笑,而若璃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就在场面尴尬之际,一道浑后嗓音传了过来“不好意思,这位是我们局里的老杨,脾性耿直,还望你别见怪。”

  岚涛循声望去,看见转角处走出一位身穿警服的英俊青年人,然后说道“不敢,不敢。我叫岚涛,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高进,是这个小队的队长。”高进一面说着一面打量着岚涛两人,目光停在若璃脸上,说道“请问这位芳名。”

  “助手。”若璃冷淡的回了一句。

  “这位是我的助理,名叫若璃,一向沉默寡言,还请高队长不要生气。”岚涛在一旁解释,然后继续道“麻烦高队长带我们去现场看一看。”

  “请。”高进礼貌的向若璃点了点头,便在前面引路。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