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3 16:30:1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有些疯癫
  4. 第三章 霍家之行(下)

第三章 霍家之行(下)

更新于:2018-03-18 19:54:56 字数:3402

字体: 字号:
  霍志强也不好发作,只得喊来正在冲茶的保姆陪同二人。转身返回书房去。

  保姆陪同二人到了二楼霍刚房间恭敬的说道:“李先生,有什么需要随时喊我,我先出收拾房间了。”

  君侠仍然懊恼不已:“你刚才惹得伯父生气了!来的时候都说了你别乱说话……”

  神经质男人自是不在意,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别急嘛,反正他以为我是他儿子朋友,不会太刁难的。”

  “你怎么知道霍刚小名小刚?”君侠刚想起这个问题。

  “这名字普通的一抓一把,小名叫作小刚的概率大于百分之九十。你真当我心理学白学的?”

  君侠知道眼前男人话题漂浮不定,赶忙拉回正题:“好了,看看有什么线索吧!”霍刚出事后李君侠早就来过,不过没发现什么。

  魏倾满脸不乐意:“是你让我来的居然还让我找线索!太没天理了,你先找找看。我去玩会游戏!”说完不再理会,跑到隔壁房间打开电脑“忙”了起来。

  李君侠无可奈何,一边诅咒着神经质男人一边强打起精神再次搜寻起来。房间早在警方调查取证之后已经收拾过了,此时很难找出线索。李君侠来到霍刚割腕自杀的浴室慢慢研究了起来。

  神经质男人突然打开房门:“忘了问你了,霍刚生前有没女朋友?”

  “没有,都没谈过恋爱!”

  魏倾点点头又提示道:“刚死了人的房间很容易聚集阴灵的,你关着门看来看去不怕惹出不干净的东西?”话毕大力的一关门跑了。

  李君侠本来没觉得什么,此时被魏倾说的毛骨悚然,只感觉房间里阴森森的放佛有人偷窥。打开浴室的门心理略微安定了点。

  隔壁的神经质男人突然大喊:“找到了找到了!”

  李君侠刚被种下恐惧基因就听见魏倾大声喊叫,立即吓的脸色惨白以为真撞上了不干净的东西。待反应过来之后迅速跑到书房:“找到什么了?”

  魏倾一边摆弄着电脑一边低声嘟哝:“早就猜到该有的,果然没错。不过还真隐蔽……”

  李君侠以为找到了线索,赶忙跑到旁边探出脑袋看了起来。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气暴,满屏目不堪入目的图片。神经质男人抬头看他一眼得意非凡的说道:“怎么样,厉害吧?霍刚没谈过恋爱,长期欲求不满自然要看看这些东西。不过这小子真缺德,居然藏在系统文件夹里,一般人还真找不到……哇,还有小电影!”说完打开了音响。

  李君侠脸色时青时白,关掉音响没好气的说道:“看A片回家去看,现在是来办正事的,你就不能正经点?”

  神经质男人意兴索然,关掉图片说道:“警察都查不出来什么我们来了又有什么用?更何况房间都被打扫过了,你还是别浪费精力了。”

  “那我找你来有什么用?”

  “我又没说找我来有用,是你非让我来的嘛!”魏倾诧异的看着满脸怒色的君侠。

  李君侠坐在车上扭过头不看一眼魏倾,神经质男人则因为被强制拉了出来很是不爽。俩人坐一起没说一句话。

  “你真的没办法?”李君侠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

  “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你多半不会听我的……”心里却暗爽着自己定力非凡。

  “什么办法?”李君侠好奇的问道。

  魏倾满脸正色:“招灵!”

  “招灵?!……明天你把你办公室的租金给结一下吧。”

  神经质男人被戳到软肋满脸讨好之色:“这件事就不用你帮忙了!我明天去找个老朋友,只要你再带我们去下霍家就可以了!”

  “拜托现在都21世纪了!你那套骗人的把戏趁早收起来吧。招灵,怎么招?去神棍一条街找个老朋友来招灵?让你帮个忙真难。”

  “都说了你不会听我的。怎么不能招灵了?你意思是世界上没鬼咯?用现知的科学去解释未知的事物不是很行的通吧?活该哥白尼被烧死。明天你带我们去下霍家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了!”

  李君侠听到这番歪理心中动了一下,不过也没再多加言语。不过抱的期望并不是很大。

  直到魏倾的办公室李君侠都没再搭理过这个神经质男人。神经质男人更是不在意,回到脏乱不堪的办公室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

  平南街在T市很出名。不过出名的原因却不是很见的光,混迹于这条街的占卜的算命的多如牛毛。口才更是好的不一般,直把唯物主义者说的疑神疑鬼。

  周叔旦坐在路边的小摊上瞌睡不已。神棍一条街名声在外,行人早就对这类算命占卜的免疫了。

  电话响起拿出破手机在衣服上擦了擦接了起来。

  “老周,有个大case接不接?”自然是魏倾打来的。

  周半仙师从其父,刚出生的时候为了将来好混口饭吃索性把周公的名字加了上去。周半仙很是疑惑:“魏先生还没饿死?大case,你以为你香港皇家警察办案呢?97都过了10来年了。”

  “王八羔子居然敢诅咒我!我跟你说,就算你饿死都不见得我能饿死!你这个无赖神棍,骗人的把戏怎么能跟老子心理医生比……”

  周半仙慢条斯理的把电话移过耳边,等了1分来钟再次开口问道:“好了,有什么来钱的好门路?”

  魏倾那边骂的理不屈词却穷了,一听见钱就自动过滤了刚才的不快:“有家富豪儿子自杀了,你来招灵帮帮看是因为什么自杀的!”

  周半仙兴趣缺缺:“招灵?招小姐我在行,招灵这种小事你一个人就能搞定啦……”

  “我自然是能搞定,不过我身份是心理医生。现在再跑去招灵是个人都不会相信的。是家大富豪喔,随便折腾几下你就不用在大马路上晒太阳了!”

  钱自然是给了周半仙极大的兴趣,不过心里仍是略微有些不安:“关键是我不会招灵啊?”

  “难道我就会了?随便去折腾两下就好了,回家去翻翻你家老爷子给你留的骗人心得,说不定就能找到关于怎么招灵的。就这么定了,明天中午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为了钱再难骗也得骗!”

  周半仙是个神棍自然是指望不上,不过神经质男人要的也就是个幌子而已。

  翌日,霍刚家。

  天气略微有些阴沉,用魏倾的话来说用来招灵很是适合。

  霍志强看着眼前这对奇妙的组合,额头黑线密布。一个心理医生一个神棍,偏偏还一本正经的说是来招灵。若不是李君侠也在,恐怕早就报警送局子里蹲着去了。

  “那老头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周半仙低声对魏倾说道。

  “是个人被神棍骗到家里还偏偏不能发作都会这样的!放心吧,他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这是什么东西?”魏倾翻着周半仙带来的包裹低声惊呼。

  “卫生纸。最近穷了点买不起符纸了,拿这个先凑合凑合。你看这招灵符我画的多精致!”

  “看不出来你还有点美术功底!不过出来骗人也得下点本钱,下不为例!”

  两人越说越大声,霍志强脸色更是黑的可以。转过身看着李君侠不言语。

  李君侠心里已经把神经质男人千刀万剐了,不过想起自己同魏倾不一般的经历,只好打肿脸充胖子歉意的笑道:“他们就这样爱开玩笑,一会就好了!”

  霍志强脸色不耐的离开了房间。李君侠面无表情的看着魏倾:“一会见不到小刚再找你算账。”

  魏倾抬头看看君侠说道:“都这时候了还扮酷?拜托帮帮忙,把这个符纸贴门后去。”

  李君侠哭笑不得的看着手里的卫生纸,保镖小李拿过卫生纸给君侠解了围。

  “搞定!”魏倾站起身拍拍手说道。话毕一把拽过周半仙:“上去跳大仙吧!”

  周半仙一阵无语,还好霍志强不在,不然恐怕会拿刀砍了二人吧?

  周半仙上去拿起不知道是什么树木做的木剑,一边含糊不清的嘟哝着一边跳了起来。

  神经质男人站一边刚开始还看得兴致勃勃,不过一会就发现不但咒语只限于几句的重复,就连跳的那几步也是没什么变化。意兴索然的坐在沙发上。

  “还要多久?”李君侠用嘲弄的语气说道。

  魏倾看了看时间:“10来分钟吧,人间地盘鬼又不是随随便便能来的。”

  李君侠脸色变了又变,神经质男人旁边惊奇的说道:“你学过变脸?”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还要骗多久?”李君侠虽然很有涵养但此时仍然忍不住冷言冷语起来。

  窗外突然起了大风,刮的昏天暗地。魏倾站起身对李君侠说道:“这不就来了么?妈的,当鬼了都不守时间!烧纸了半仙,跳的累不累啊你!”

  周半仙连续跳了半个多小时自然是苦不堪言,此时又听到合作方的讽刺怒不可竭。刚想扔下木剑说老子不干了,偏偏霍志强看着情况不对劲又来到了房间里。只好压下怒火,往火盆里喷上一口水,拿出打火机点了起来。

  神经质男人依然口不择言:“你真是你们行当的败类,点个符纸都要用打火机。难怪饿的面黄肌瘦,这样不肯下功夫鬼都骗不了。”

  周半仙已然处于暴走边缘,不过看到旁边脸色比他还黑的霍志强顿时打了个机灵,不再理会某人的疯言疯语。

  火盆里火越少越旺,窗外的风也越刮越大。飞起的沙粒敲打在玻璃窗上咚咚作响。

  神经质男人打个响指:“小刚出来了。外面有什么好玩的!”

  房间里已经昏暗不堪,魏倾话音刚落电灯也灭了。火光中现出个依稀的身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