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1:2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尘烟志
  4. 第二章 楼外青山,大梦初醒异世天

第二章 楼外青山,大梦初醒异世天

更新于:2018-03-16 20:40:43 字数:3149

字体: 字号:
  南荒,一片还未完全开垦的蛮荒山野,赤霞山脉。

  林间小道上,十四五个打猎归来的壮年肩扛着三头巨大的杂毛黑皮野猪,手里还提着不少野味。一路摇摇晃晃的往村子里赶,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沿着蜿蜒小道走去,入眼的是一棵被石屋环绕着的参天古树,道路旁是挂满青藤的胡檫树,盘根错节的树根浸染在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里,鱼虾嬉戏,水草荡漾。溪流上面横渡着一座石板桥,岸边老树下是一块爬满青苔藤蔓的残破石碑,镌刻着“花柳村”的字样。

  从村口的石桥走过,穿过林木光阴下的石阶,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简陋而古朴的石屋,门扉半掩,老黄狗趴在阴凉处打呼,在屋檐下或多或少都摆放着一堆干柴,门口挂着熏制的干肉。

  村子西南部,一处破陋的石屋下一穿着补丁且洗的发白的麻衣的清瘦少年静静坐在着,靠在布满刻痕的墙面之上。他面色看起来有点虚弱,微微眯着双眼正痴痴傻傻的观望着石阶上一片绿莹莹的青苔,双目之中尽是茫然。

  “嘿,我就知道你在这,百生哥又在看什么呢?”突然身后一胖胖的少年跑了过来咋咋呼呼的叫嚷着。

  他叫韩庚,因为胖属于不合群的那种,是村子唯一一个和麻衣少年关系还不错的小伙伴,算得上是物以类聚了!

  麻衣少年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用手指了指天上,似是痴傻又似深沉的开口道:“天快要打雷了!”

  他楞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天空,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哈哈,你又犯傻了!”小胖子挠挠头,一幅傻笑的样子看着他:“今天阿爹他们猎了一头大山猪,我阿公叫你晚上去我家吃饭,他说有事和你说。快走,我们趁着天黑之前去后山拾点材火去!”

  麻衣少年点了点头,跟着小胖子走了。

  还未出世他阿爹就在一次集体狩猎中虎口丧生,阿娘含辛茹苦抚养他成长,奈何积劳成疾在他四岁时也病逝了。

  至那以后,小子靠着吃百家饭长大,长辈给他取名韩百生,寓意让他记住长大后不要忘记众人的恩情,且让他跟随村里人一起生活,如今已十四岁有余。

  谁知他打小底子薄,得了怪病,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村里人对他的脸色一直都不是很好,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病情也也越来越频繁,同龄人更是不愿意和他靠近,生怕染病。

  下午的余阳依旧炙热,韩百生跟着小胖子用了一个下午在山林里转悠捡到一堆掉落的松塔,还有些许干柴。必须赶在太阳下山之前搬弄回去,不然天黑后会有不少凶猛野兽出来觅食!

  前前后后折腾了老半天才拾柴而回,气喘吁吁的韩百生拖着疲惫的身体坐在门口,眯着眼睛,眺望着远处的山峰,任由太阳的余晖撒在身上。

  夕阳落山不久,橘红色的晚霞染红了整片天空,苍穹之上的云朵仿佛是被一把火焰燃烧着,从西方的雪峰山上飘荡出一排排的晚霞在天际上闪烁着,滚动着,弥漫着,又红又亮,下方的山脉也被这霞光浸染成了红色的,残阳似血,这景色十分的震撼人心,天地间满是肃穆的神色。

  晚霞维持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便开始溃散,从深红色的赤霞变成了绯红,再慢慢地变浅直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熙风拂过山岗,天边一抹淡淡的的霞光也随着夜色降临慢慢的消散,融入四周的夜幕中。

  此地,是花柳村世代生养的地方,因为这一地貌时常出现赤霞的缘故,祖先们管这里叫赤霞山脉。山脉主峰是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峰山,赤霞山脉连绵起伏着千百座高低不一的山峰,纵横方圆三千余里。

  山脉深处,珍贵林木拔地而起,山脉里不仅物产丰富,矿产资源充足,年份上佳的灵植草木也是随处可见,奇珍异兽更是多不胜数,虫豸虎豹也时常出没山林。

  夜色弥漫的山林里,随时都可以听到野兽的叫吼,在老林深处更是充满了各种神秘的色彩。每年各个村子都会组织进山狩猎,请族老进行开坛祭山仪式。

  韩百生他们居住的这个地方叫虎门岭,属于赤霞山脉外围。

  四周绿水青山环绕,不少低矮的茅草石屋镶嵌在肥沃的盆地里,除了花柳村外,周边山头还聚集着不少村庄,他们世代以耕种狩猎为生,赤霞山脉便是养活了无数生灵的祖地。

  黑夜染黑了苍穹,家家户户都很早吃饭入睡,只有少数人家是点燃了灯火。

  烛火映照着韩百生的脸庞,他面前坐着一位一脸皱纹的老者,吧唧吧唧的抽着一杆旱烟,一旁擦拭着长矛的魁梧高大的男子是小胖子的阿爹,狩猎队的队长。

  过了许久,老人放下烟杆,语重心长的对韩百生说着:“百生,还有两年就是你十六岁冠礼。你是阿公看着长大的,你是村子里同龄人中表现的最与众不同的一个,你父亲是我们村子里的骄傲,可惜就是血脉太单薄了。

  你现在的病情是越来越严重了,过几天我送你到后堂,到哪里你就跟随韩伯去学习药理,帮忙打打杂,看看能不能找到治好你病的办法。

  至于你想要把你母亲的牌位放进宗祠与你父亲合葬在一起就得拿出你的本事来。你父亲曾经救过我,我也曾向族老会提过这件事,但是族老会的老顽固就是不允许。或许等你哪一天足够强了,可以用自己的能力让这些老顽固无话可说,希望你能够明白。”

  韩百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双手紧握,尽管心中忿忿不平,但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该交代的都交代好了,他告辞了长辈也就回到自己的住处。

  夜里,韩百生没有入睡而是透过破漏的墙缝,目光凝视着天生闪烁的星光。感受着体内的能量在乱窜,此刻他浑身燥热无比,血夜加速流动,心跳变快,脑海中闪过无数的想法,内心深处更是掀起惊涛骇浪。

  “发作时间越来越频繁了,竟变成了半个月一次!不知道这一会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怪梦……”

  盘坐在床上的韩百生喘着粗气,痛苦致使他的脸部抽搐着,瘦弱的身体上一条条经脉如同老树根一般暴露凸起。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落,浑身冒出腾腾热气如蒸锅盖馒头,汗水打湿了衣物,无以言表的痛苦刺激着他的神经,蜷缩成一团。

  ……

  一座荒芜的院子里,一个黑衣男子跪在长满杂草的坟头前,恭恭敬敬的撒了一杯黄酒,回忆着前尘往事。

  “徒儿,你记住修仙路上是凶险无比,充满孤独与坎坷的,选择了这条路就是一条极其漫长的不归路……”

  ……

  夕阳西下,烽烟四起,残兵战旗遍地,仅存的少数人马双目布满血丝,战意滚滚,追随着前头高骑大马遍体鳞伤的战甲将领。

  “今天我们用生命捍卫的国土只为守护住我们远方的家,为了守护而战,誓死不悔!”

  ……

  气势磅礴的青石路上,巨大的山门屹立不倒,一眼望不到边的石阶直通山顶,吸引无数弟子从四面八方赶来拜师学艺!

  “从此迈入修仙界,天地渺渺任我行,击落九天终不悔!”

  ……

  冰天雪地中,一对情侣逗留在梅花树下,男子指尖流转一曲梦梅,琴音缭绕,女子身着素白霓裳绒羽衣,曼舞雪地上。

  “江黎,我为你插上这枝雪梅……”女子一脸羞红,任由男子为她戴上!

  ……

  青山深处,山石炸裂,法力的波动响彻云霄,数十位身着道袍的修士手持兵刃法器,疯狂追逐着一个重伤的黑衣男子。

  “傲虎老贼,今日的耻辱我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会踏破你的山门……”

  一段段残缺不全的记忆如同山洪决堤一般在韩百生脑海中涌现,冲击着他那孱弱的躯体!

  这个夜晚过得极其漫长,好似一条走不完的路,后面的野风一直在催促着他前行。而韩百生浑身上下由炽热转变成了一股股阴寒袭来!痛苦已经刺激的他有些麻木,韩百生不断颤抖,一直硬捱着,直到身上最后一缕寒风散尽。蜷缩在床角的韩百生轻轻松了口气,抱着残破的被褥身体再次向床角挤了挤。

  天空之上星辰散落,将大个山村都是彻底照亮了起来。一点点烛火光斑从漆黑的夜晚之中冒出,仿佛不甘心天空之中闪烁着的星辰与自己争宠一般可爱的跳着。

  时间在凝固的夜晚依旧不会停歇,天空之中再次泛起了鱼肚白。窝在墙角一整夜的韩百生艰难挪动了一下身体。双手撑着地面,艰难的将颤巍巍的身体支撑了起来。透过门窗望着朝霞弥漫的东方,身体微微朝前倾了倾,眼前一片漆黑。

  随着韩百生摔下,地面之上响起一声沉闷的响声。眼前的黑暗持续了不知道多久,韩百生眼前的世界才总算再次亮起了点点光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