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1:26:0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行时代
  4. 第一章 西风双煞

第一章 西风双煞

更新于:2018-03-18 11:21:14 字数:2071

字体: 字号:
  引子:这是一片古老的大陆,非常的辽阔,整个大陆分为五大块,中部为中土,四方分别为东、南、西、北四域。故事是从南域普陀山开始的......第一章:西风双煞南域普陀山下,细雨飘歇,一条幽静的小路上缓缓走过两人。此时正是烈日当空,二人皆是头戴斗笠,让人瞧不清容貌。其中一人身材颇为高大,背负古剑,脚步扎实而有力。另一人身材较为柔弱,一把宝剑挂与腰间,与身材高大的人并排走在小路上。二人行至半响,身材高大的那人忽然停了下来,摘下背上古剑,猛然插在地上,运气大喝:“前方何人,敢拦我去路!”这一声运足了内力,直如晴天霹雳,若是普通人立时就要被震坏双耳。但见前方两道苍老身影,一黑一白,一胖一瘦,立在路中,一动不动,对那人怒喝似若未闻。身材柔弱那人道:“师兄小心,我前年跟师傅去西域拜会昆仑山前辈时遇见过他们,是西风双煞!”被叫做师兄的汉子闻听此言,虎躯一震,抬手摘掉斗笠冷哼道:“原来是西域双恶来此,不知有何贵干?”前方穿黑衣的胖老头缓缓向前,也不计较汉子叫他们双恶,笑笑咪咪的伸出手道:“也无甚大事,只想管二位讨要一物。”“什么?”黑衣老者抢上前单手一指,冷冽道:“尔等性命!”那汉子昂首挺胸,毫不在意,哈哈大笑“若有能耐,只管来取!”黑衣老者目露凶光,双掌屈伸,足下微动,就要上前动手。白衣老者伸出一只手拦住他,任然对黑衣老者说笑咪咪说道:“师弟息怒,何必如此.”转头又对那汉子说:“我等无甚冤仇,动起手来忒不好看,老夫也不贪心,借你身上七窍菩提丹一观立时就走,如何?”汉子面色一沉,自顾低语:“看来消息还是走漏了.。”后方另一人小声问道:“师兄,怎么办?”汉子一手握住插在地上的剑柄,向上一提,另一只手随手一拨,拿掉剑鞘,露出漆黑的剑身,“噌噌”发颤,横在胸前,沉声道:“师妹,速速上山,向师门求援!”被叫做叶晓灵的女子轻轻道:“师兄小心,我尽快回援!”那汉子并不答话,拎起古剑,足下一蹬,跃起两三丈,直刺黑煞。黑煞老人眼中精光一闪,冷笑连连:“撼岳剑张子陵,看你能否撼的动老夫。”说罢侧身让过张子陵一剑,掌中蓄力,一下拍向张子陵。张子陵左掌与其相对,徒然被震退三步,黑煞老人双脚扎地纹丝不动。张子陵面色潮红,道:“天煞功,名不虚传。”黑煞老人傲然,只是冷哼两声。张子陵盯住黑煞,焦急道:“师妹快走!我拦住他”白煞老人人影飘动,瞬息之间拦住去路,仍旧笑眯眯道:“撼岳剑与我师弟西天黑煞切磋武功,老夫也不能闲着,就与灵燕子叶晓灵亲热亲热。灵燕子叶晓灵习有灵燕轻功,轻功高强,故在武林中有灵燕子一称。此时叶晓灵施展出灵燕功,向旁急退,想摆脱西天白煞,好向师门求救。白煞面带微笑,脚下轻点,看似不急不缓,一掌拍向叶晓灵肩头。这一下看似轻缓,实则白煞使出天煞功里的魔煞追魂掌,棉里带柔,阴劲十足。叶小灵虽身怀灵燕奇功,脚下施展诸多步法闪躲,却无论如何逃不出白煞掌心。最终退无可退,被白煞一掌扫过肩头,飞出去两丈多远,斗笠滚落一旁,露出一张洁白无暇的俏脸,双眼瞪向白煞,脸色苍白,嘴角挂着一道血迹,鲜艳欲滴,显然被白煞一掌震伤。那边张子陵脚踏流星步,挥剑斩向白煞,口中大喝:“休伤吾师妹!”黑煞一卷黑色长袍,飘忽若神,眨眼间欺到张子陵身前,怪笑道:“小子,你的对手是我。”说话间一脚踢向张子陵下盘,张子陵翻身让过,使出撼岳剑法与黑煞战到一块。西风双煞成名已久,为西域两大恶霸,且内力深厚,武功卓绝,身怀天煞魔攻,纵横西域二十多年无人能制。撼岳剑张子陵为普陀山大弟子,根骨奇佳,武功高强,又有利器撼岳剑相辅,虽然内力不及黑煞,但其大开大合的剑法恰好克制黑煞的天煞魔功,一时间也难落下风,二人战了个平分秋色。叶晓灵被白煞掌力所伤,坐在一旁自行疗伤,对白煞怒目相向:“两个老贼,待我师尊来了,有你们好受的。”白煞混不在意,笑呵呵说道:“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小姑娘师尊可是普陀浮生子?”“哼,你既然听过我师傅威名,还不叫那黑老头住手,然后你二人一同去普陀山请罪,否则师傅不会放过你们的。”白煞并不理会,转过头来对正在和黑煞激战的张子陵笑道:“张兄弟何必苦苦支撑,只要你乖乖交出在天荡山得到的七窍菩提丹,我必放你师兄妹二人过去,如何?”说罢望向叶晓灵,眼中闪过一丝毒辣,继而又道:“若是张兄弟不识时务,嘿嘿,你这水灵灵的小师妹,可要受些个苦头了。”张子陵闻听此言,身体一颤,露出一丝破绽。突然间,白煞“嘿”的一声,左手握拳,右手四指伸出,动作奇快真拿张子陵面门。张子陵反应奇快,古剑在手中打了个转,使出一招撼岳剑法里的背水一战,剑身带动风声,刺相白煞面门,白煞无奈止住攻势,躲开张子陵一剑。此时黑煞抓住机会,运转天煞功,对准张子陵连拍八掌。张子陵亦于掌相对,然掌力不及,第六掌被震伤筋脉,第七掌被拍飞撼岳剑,第八掌集天煞功之大成,是夺命一掌。张子陵刻不容缓之际对准黑煞手腕点出一指。黑煞出手不容情,想取其性命而后快,不想最后一掌却被张子陵破山指点伤手腕,一掌印在了肩上,未能打中要害一击毙命。就算如此,张子陵连中三掌,口中鲜血喷出,跌落在路旁,生死不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