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19:17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终极旅行
  4. 第一章 开始

第一章 开始

更新于:2017-04-21 17:47:21 字数:3490

字体: 字号:
  事故发生的时候,秦天正准备往家里赶。

  作为一个刚出学校的大学生,秦天承认自己很不合格,读了四年的大学,最后居然因为挂科太多没能拿到毕业证,出来后也因此没能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已经出来一年了,却只能在网上写写网络小说挣取一些微薄的稿费勉强填饱肚子。

  从学校出来后他选择留在了这座城市,父母多次来电叫他回去托亲戚找份稳定的工作都被他拒绝了,他不是个喜欢靠关系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让人看不起,就算是在这座城市里整天靠吃泡面度日,他也决定要死磕下去。

  因为三个月没有交房租,平时意向和蔼的房东阿姨也不得不对自己实施停水停电的举措,从这一点上看来,秦天觉得自己真的活得挺失败的。家里没电,只能到网吧更新自己的小说,为的就是能在下个月混个全勤,好把房租交了。

  刚出网吧,从门口停着的一辆小轿车的车窗上看到自己的倒影,秦天被自己吓了一跳,许久未洗的头发粘成一坨,眼珠凹陷,面容憔悴,本来就不高的身材显得更为薄弱,仿佛一阵风吹过就能把自己给吹飞了,这还是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那个阳光男孩吗?

  就在秦天正为自己的变化感慨的时候,突如其来地,他从车窗的倒影上看到一位正走出网吧的少女似乎是炸了。

  是的,就是炸了。

  就像那些电视剧里常用的五毛不及的特效那般,炸了!

  没有任何声音,就那么悄无声息地炸了。

  震撼无比的秦天艰难地转动自己的身子向后看去,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少女,然后他觉得自己特傻帽,这大白天的怎么能看花眼呢?

  然而,紧接而来的刺破耳膜的尖叫声使得他刚放松下来的心又紧绷起来,越来越多的人从网吧涌出,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惊恐与不安,嘴里大声的发出含混不清的叫声,秦天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搞蒙了:这到底什么情况?

  还没等秦天反应过来,两个刚出门口的青年突然间就分崩离析,依旧是没有任何声音,这一次,他看得很清楚,其中一个脸上惊恐的表情还未散去,突然就化作了碎片,随后就消失了,什么都没有,没有震耳欲聋爆炸声,没有血肉模糊的视觉冲击,也没有死前绝望的呐喊,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唯一的变化就是剩下的人叫喊声变得更大了,然后像是遇到瘟疫一般迅速离开了原先那两个青年所在的地方,仅仅是瞬间,网吧的门口已经被腾出大片空地。

  没有人离开,这莫名其妙的事故使得每个人的心里都仿佛悬着一把利剑,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变故下一秒是否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人们惊魂未定,想要寻求安慰,却又不敢相互靠近,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秦天觉得喉咙很干,因为在发愣的时间里,他似乎又看到了相同的情况在网吧里面出现,那些不敢走出门口的人么都聚集在网吧内,然后又有还几个人如同门口出现的那一幕一样的炸开而消失了。

  不仅如此,大街上逐渐传来尖叫声,人们从不同的地方涌来然后又涌向别处,还在网吧门口的人们终于开始挤作一团,秦天也不例外,大家都聚集在一个地方,却没有人开口说话,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不仅仅是这家网吧,而是到处都出现了事故,他们想商量对策,却无从说起。

  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从下午到晚上,其间又有好几个人炸开然后消失,众人一直的沉默使得气氛变得极为沉重。

  “我想回家。”

  一声略带稚气的声音打破了长久的沉默。

  说话的是名少年,看样子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样子,这时候人们才发现场中还有好几名未成年,但这个时候没有人想去思考这家网吧是否违规,而是少年的话让大家都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

  如果这就是世界末日,那么,就应该和家人一起度过。

  所有人都这么想。

  于是人们相互道别,然后各自回家。

  秦天也准备回家,可是那个家里没有家人,所以情绪有点低落。

  就在秦天想着回去之后一定给家里面打个电哈报声平安的时候,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咦,大哥哥,你也走这条路啊?”

  转过身子一看,正是之前那个说想回家的少年,秦天温和一笑,说道:“是你啊,说起来,今天还真是要感谢你呢,不然大家都心里没了主意,也不知道去哪。”

  “没有了。”少年脸上一红,道:“我只是饿了,想回家吃妈妈做的饭。”

  少年的话让秦天想到自己小时候,不管自己有多混蛋,捅了多大的篓子,回家之后一定会有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等着他,突然间,他有点想家了,眼眶微红,对着少年说道:“以后要听父母的话,这么小,别老是出来上网了啊。”

  少年憨笑着回答:“知道了。”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赶路,又过了一会,少年到家了,向秦天道别:“大哥哥,我到了,谢谢你陪我说话,今天很开心,对了,我叫田宝,还不知道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呢,以后有时间找你玩。”

  “呵呵。”看着田宝诚挚的笑容,秦天心里的阴霾也少了许多,笑道:“你叫我天哥吧,天宝天哥,不错吧?”

  “好的天哥。”天宝爽快地回答,“再见了天哥。”

  “再见。”

  与田宝分别之后,秦天又拐过了两个路口便到了自己租房所在的小区,刚到楼下,就看见房东张姨正在门口张望,像是在等什么人,尽管心底发虚,秦天还是硬着头皮挤出一丝笑容上前打招呼:“张姨,等谁呢?”

  见到是秦天,张姨脸上瞬间冷了下来,用一副长辈教训后生的口吻说道:“你小子,平常不都是呆在屋里吗?今天怎么出去这么久?现在大街上到处都在莫名其妙地死人,你还在外边晃荡,死了活该。”

  见到张姨一边说话一边往楼上走,秦天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原来她在等自己,顿时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不好意思地小声解释道:“这不是停电了么?您也知道,我那糊口的活儿还真不能没电,所以就到外边的网吧去呆了一会。”

  “你还好意思说呢?”张姨声音突然变高,“整天就知道呆在你那屋里头,叫你吃个饭也总说没时间,不停你电你能出门?”

  “是是是,我错了,下次一定改。”

  秦天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在身后一个劲地点头,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不交房租的原因啊。

  想是这么想,不过他也默默决定等下次领到稿费的第一时间要先把张姨的房租给交上,毕竟别的租客可没自己这么好的待遇,自己总不能辜负了张姨的一番好意。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秦天对张姨的情况也了解到一些,她先生以前是做房地产的,可是两年前突然去世了,留下几处房产,张姨也就租了出去,平日里的花销也足够,没事出去散散步,遛遛狗,日子也算是舒坦。

  他们有一个儿子,和秦天差不多大,但常年不回家,电话也打不通,而秦天没事也帮张姨做一些体力重活,所以张姨把秦天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待,房租上有困难也不催,反正也不差他那几百块。

  “想什么呢?赶紧换鞋进来吃饭。”

  “哦哦。”秦天出神的时间,已经到了张姨家门口,听到张姨的催促,赶紧应了声,换鞋准备吃饭。

  一顿晚饭下来,秦天再三保证以后会经常出来走走,又向张姨几经确认水电都已经恢复正常之后才从张姨那出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确认家里一切安好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躺在床上,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一个人怎么会毫无征兆地凭空炸开然后消失什么痕迹都不留下呢?而且之前在张姨那里看的新闻里报道的可不止自己所在的城市出现这样的事故,世界各地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好友高乐打来的,接通电话,秦天还没说什么呢,只听得电话那头高乐极为严肃地说了句“过来一趟,具体到时候在告诉你”之后就挂掉了。

  “卧槽,什么人?”

  大声骂了一句,秦天这才慢吞吞地放下电话穿衣服准备出去。

  高乐是秦天大学时候的同学,家住本地,是个富二代,父母离异,高乐和父亲生活在一起,他老爸后来又给他找了个后妈,不过高乐对这后妈实在是不感冒,再加上他老爸常年不在家,所以在家里两人经常闹矛盾。

  不过在秦天看来,这高乐也确实是个人才,这不仅体现在几乎每次和后妈的斗争都是这小子闹出来的而且最后都是以胜利告终,而是这货基本上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但在学校却是个十足的学霸,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这小子学的是考古专业,大学毕业后得到了学校的保送研究生名额,可这小子偏偏放弃了这一大好机会,回到家里整天拿着老爸的钱花天酒地。

  而且论起哲学,比秦天这个专业生更为精通,同时丫的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黑客,用高乐的话来说就是:考古是家里逼的,哲学则是个人爱好,为了泡妞的时候显得有智慧,至于黑客,刚开始完全是为了观看一些限制级的影视作品才接触的计算机技术。

  秦天曾经感慨:如果世界上有一个专门为装逼颁发的奖项,那么高乐绝对是诺贝尔级别的。

  当然,高乐这人虽然平时不怎么靠谱,但是不会在重要的事情上撒谎,这次的口气这么严肃,估计事情真的是很严重,比如他把自己的后妈气死了之类的。

  秦天一边想着一边朝高乐那边赶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