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0:34:4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圣者遨疆
  4. 第一章 讨价与还价

第一章 讨价与还价

更新于:2017-02-17 21:45:14 字数:2379

字体: 字号:
  在东大陆的某个不知名山谷中,正发生着一件对某人来说,关乎生命和尊严的大事!

  众人看来,只感觉一阵疾风呼掠而过,紧接着便是砰的关门声,田间再次安静下来。

  “圣利小子又干什么去了,这风风火火的性子还真是随了蓝丫头啊。”

  “谁知道呢,反正都见怪不怪了,没出大事就好,继续干活吧。”

  话音一落,便又是一阵挥动锄犁的破风声。

  使出吃奶的力气跑回来的少年,腿脚都直打哆嗦,可是他却没有休息片刻的意思,又是一阵掠影从屋里搬出各种称得上有重量的物品,三下两下的堆在了大门口。

  确定一时半会安全了之后,这才卸力的坐到地上,抬着头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在他终于消停下来之后,阳光便肆无忌惮的映射到了他的脸上。那是很年轻的一张脸,略显稚气的眉眼因为太阳的照射微眯着,坚挺鼻梁下的薄唇正大口的吐着气息,匀称的肢体上附有层层肌肉,却不会显得粗旷,只会觉得蕴含力量。

  少年转过头看着门口,确定没人进来才松懈了下来,向着厨房走出。

  他今天滴水未进,现在正渴得要命,就着水壶就是一阵猛灌。

  “你不会以为挡住门,我就进不来吧?”一声清冷的疑惑从厨房门口传来,打破了一室安静。

  “噗!咳咳咳……”毫无准备的少年听到这突兀的声音,一个惊呼还未出口,就被口中的水堵了回去。

  少年毫无意外的被呛得面红耳赤,不停咳嗽的同时,朝着这位不速之客看了过去。

  眼前的人背对着阳光,再加上披散下来的秀发遮挡,看不清她的表情,可是凭着身形和轻灵的声音,仍旧知道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

  她袭一身飘逸的流裙,纯洁的白色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私下凡间的仙女。而这位‘仙女’则好就是少年防备的人。

  “你!咳咳……”

  “听刚才的人说,你叫圣利是吧?名字倒是不错,就是这人……”她上下打量着圣利,就像是街市上打量哪块肉更好的妇人一般,最后做出结论“实在不怎么样。”说完还一副嫌弃的摇了摇头。

  “你!咳咳!”激烈的咳嗽声再次响起,上次是被水呛的,而这次,明显是被气的。

  “既然我不怎么样,你还跟着我干什么,我说了我才不会去考什么鬼学院!”被狠狠嫌弃了一番的圣利将水壶一放,气急败坏的吼了回去。

  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倒霉,好死不死就给他捡到了。瞄了一眼左手无名指上的纳戒,圣利无比后悔的想着。

  如果当初不手贱该多好啊,现在想甩都甩不掉。他寻思着,如果少了无名指会不会影响生活?不过应该会很痛,还是算了……

  他是打定主意不会去参加什么考试的,那可是既费钱又要命的事,谁爱去谁去,反正他不去!

  “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我只是知会你一声而已,你并没有选择权。”那道声音依旧平稳,只是隐约间,似乎更冷了些。

  “凭什么?!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决定,你管得着吗,反正我不去,你能把我怎么样?”圣利看了看眼前这个被阳光穿透而过的身体,不以为然的说道。

  自从被她缠上以来,他也没看她有什么厉害的,说到底就是一个可以飘来飘去的灵魂,他怕她干什么?想通这一点,圣利干脆慢悠悠的坐了下来,端着水壶又喝了一大口。

  “是吗?你这样认为?”看着圣利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女人小小的沉默了片刻,在确定(自认为的)洽谈失败后,毫不犹豫的抬起了手。

  生机磅礴的森林深处一片祥和安宁,一只小松鼠悄悄的从山洞中探出头来,仔细观察着附近是否有天敌存在,过冬前准备的食物已经消耗完了,它需要再次出门寻找食物。

  确认安全之后,它快速的爬出来向着树梢爬去,在上面,森林里的一切都一目了然。

  还没等它越过树枝,一阵疾风从头里掠到,砰的一声,有什么撞到了树干上,力气之大波及得它都跟着树枝晃了三晃。

  “唧!”小松鼠赶紧抱紧树枝,那还有闲心去注意其他什么,只是隐约似乎听见一阵咆哮声,愣了愣,左右看看,没人?难道是……小松鼠一个激灵,赶紧撒丫子跑回树洞里,妈妈,我撞见鬼了!!

  “臭婆娘!疯女人!你快把我放下来!我说了我不去,你去找那些愿意去的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缠着我!”

  有道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此刻的圣利将这句话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惜他却是因为身不由己,想动手都没办法。

  可能是觉得如此聒噪太过影响视听了,原本就游走得很迅速的女人再次提升了速度,顺便‘不小心’脚下一个不稳,手上的丝绳也跟着跳了跳,换来了更为惨烈的叫喊声。

  “啊!你看着点路,我英俊潇傻的脸!”

  又继续向前走了片刻,她在一个狭窄的山洞入口出停了下来,再一次回头看向圣利“你确定不考虑我的提议?”

  “疯女人!我死都不会答应的,快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否则我跟你势不两立!”圣利使劲的挣扎了下,发现依旧没什么动静,不死心的继续吼道。

  女人看着他的这幅模样,了然的点点头,接着就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黑魆魆的山洞自成一片天地,仿佛与外面是两个世界。无奈他现在被捆得那叫一个结实,只能眼睁睁看着洞外的光明离他越来越远。

  片刻之后,前面的光线变得清晰起来,原本狭窄的甬道也更为宽敞。

  “啊,到了。”似叹息一般的声音轻轻从口中传出,打破了一室寂静。

  圣利回头看过去,只觉得这洞穴中亮得有些过分,四周都是幽幽的蓝光,长年累月形成的怪异石头显得更为可怖,再配着滴答滴答的落水声……圣利一个哆嗦,连忙回头看着这个把他硬拉来的女人。

  “疯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啊,你可别乱来!”壮胆的喊叫声并没有让女人有什么变化,反而在这空洞的山洞内部传开,惊起了一阵持续连贯的振翅声,显得更显空寂。

  “如果你再口角不干净,我不介意让你永远闭嘴。另外,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这里有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介绍给你认识而已。”女人的声音一直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平铺直叙的述说。

  圣利这才放下心,朝着周围看了一圈。他直接无视了疯女人前面一句话,如果她真能动手,他不会到现在还毫发无损。

  “那你也不用把我捆着啊,快把我放开,我都已经到这了,只是见个朋友而已,我又不会……”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