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9 22:52:4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叛乱世界
  4. 第三章—变奏曲(消殇)

第三章—变奏曲(消殇)

更新于:2019-03-12 20:23:47 字数:2171

  他睁了睁眼睛,神情有些呆滞。这个夜晚似乎太过恐怖了一些,对于他来说是这样的。

  曾今有个夜晚,也令他如此的害怕。

  记忆中,那是爸爸离家的那个夜晚,妈妈求他留下,却被野蛮的甩在身后。后来,妈妈生了一场病,走了。短短一周之内,他就失去了父母,那时,他才七岁,记得,刚上学。

  死之前,妈妈笑着对他说,要他好好活下去,这样妈妈才不会不安心的走..他跟了妈妈的姓,于是他叫木子。

  那个夜晚,他哭了,极其害怕,害怕失去,害怕孤独,害怕...

  十多年后的今夜,他已经体会过了害怕,体会过了失去,体会过了孤独,一切都过来了...他平安的成年,上学,考入了大学...他在听妈妈的话,好好的活着,无论生活的怎样不起眼。

  这个夜晚

  像是再次恐惧来临,害怕的思绪潮水般涌上他的心头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一些。一些轻微的疼痛感从脸上传来,火辣辣的酸麻,他知道自己下手有些重了。冷风吹过,他彻底清醒。

  于是再去观看手背

  眼神却像是被凝结了一样,动弹不得

  那是....血

  他瞪大的眼睛,再次看了看...的确,那是血,活生生的,还有些体温的血。

  血液顺着他的手臂低落,炸开在地上,犹如一朵绽放的血花

  “这....这是....。”他不由的想到电视里那些凶杀案,手在颤抖着,想要去包里抽出手机。头却被自己生生压住了,不敢抬头向上看

  脸部的肌肉紧张到颤抖,自己的语言都有些难以听懂,他真的好怕好怕

  双腿已经软了,若不是支撑着自己站立,有些绷直。否则他早就瘫倒在地上了。腿已经软了,怎么走?最本能的逃跑反应都发挥不了,还是要留在这里?

  他突然有些埋怨

  嘴巴稀里糊涂的说道,还带着哭腔

  “为...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因为眼睛太过紧张,导致眼泪都难以挤出一滴,似笑非笑的表情略显狰狞

  不行,他不愿意去面对这种令他害怕的因素,他不想呆在这里..

  可是,身体却不听他的指挥,僵硬,自主反应..

  他的下巴在抬升,抬升,抬升...不断的把他的脸往上撑,要让他的双眼看清上面的东西...也许,并不可怕,可能是一些居民厨房丢出的食材上的血渍,也可能是一些人的恶作剧,更可能是番茄酱一类的调味品

  但是,他就是怕,怕到这个令人耻笑的地步。十八岁半的大男孩也会如此心惊胆战

  呼吸声在变得粗重,好像很难受,难受。

  反抗不了,他释然了,不再组织脖子继续向上的趋势,他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一切并不可怕了,只是环境稍微有些冷罢了。所以,他睁大了眼睛,要向上看个究竟..

  否则,他的腿会一直软下去,万一抽筋,那么便会小事变大,真的是自己吓自己了。

  一道并不柔和的光线闯入他的眼窝

  那是路灯的光

  因为之前太过刺眼,他用手遮住了眼睛,现在再次看到,已经没有那么有杀伤力了。但,路灯的光抢占了别处的光线,他难以看清路灯之上,还有什么东西。要知道,面前这是一栋很高的高楼

  那些数不清的窗户里也许有些人在恶作剧,在那些人看来,这条无人的小巷实在是可以当做垃圾场了。

  也许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

  他往后退了两步,试图继续往上探去

  “奇怪...怎么天是红色的?”他注意到了有些微红的天空,明明是很黑的夜晚,居然有这样的红,大红。

  若是有些奇怪的颜色,倒也没有关系,因为城市的灯光冲天,很容易照出个奇观,这些都是正常的了。但那处红色不同,因为那一处的红色,并不是天空的红,而是散在空气里的红,阻挡了他看向天空的视线。

  楼顶处有些东西做对照,他不难看出来。

  “什么东西?”他的害怕大部分转化为了好奇,都说好奇害死动物,这句话的确不假。

  一股刺鼻的味道传入他的鼻子,有些难以喘气

  那是一种很血腥,有些邪气的味道,不知如何嗅出的,只是心里这么去描述这种味道。

  有些奇怪

  一个黑点,渐渐放大

  放大,放大,放大,放大

  最后

  沾染上了一些红色

  越来越红

  那是一坨红色的迷雾

  他隐约觉得,自己在那团红色的迷雾里看到了一张好看的脸,很漂亮,让他有些痴迷。

  轰隆—

  撞击声...血肉分崩离析...骨头的断裂声....

  能见到的

  只有那双不屈的双眼...

  两具躯体相撞在一起..不知是命运,还是什么。

  滴答...滴答...血在低落,在汇聚,又在分离,从它们循环的血管里炸开,掉落在地,却又汇聚一起。满地的煞红,如此诡异的场面...

  渐渐的

  血在增长

  在变动

  如同繁殖一样,在沸腾,在融化,在凝聚。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在那具破烂不堪的躯体间...流淌

  将他包裹,然后又露出,然后又包裹

  一次一次

  月光,很晶莹。路灯熄灭了,看不清下面的样子。

  那把反射着柔光的钥匙,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打破了寂静...

  街道在聆听

  聆听那句可悲,委屈的话:“为什么.....是我?”

  他的意识,在模糊,但很明白一件事情..就是,他已经要寂静下去了,没有声息。现在,还残存着一丝丝的意志,能够想一些事情。

  委屈而又心凉的问话

  “为什么..是我...爸爸...妈妈...都抛弃了我....,没有..朋友..如今,还要死了么?”

  “我,真的,要死了么?”

  “对不起,妈妈,我不能答应你,好好的活着了呢?”

  “妈妈...我,好想你。”

  冷风吹过脸颊,像是安抚,又像是答复,于是,一切,都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