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5: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帝将
  4. 第一章 徐尘

第一章 徐尘

更新于:2018-03-16 10:38:15 字数:2237

  午后,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压抑的空气仿佛在预告着什么,又或者是在象征着什么。

  一名少年倚在一棵树上,眼紧闭,眉紧锁,翘鼻,嘴唇微微向上扬起,脸修长,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惊恐,精致的短发,令的少年意气风发,可是此时的他身体不停地颤抖,嘴里喊着,“不要,不,不要。”

  “啊!”

  “少爷,少爷。怎么了,少爷。”一名身穿红绿色的制服的青年人,衣服上印了大大的徐字。

  “我没事,现在什么情况了。”少年焦急的问到,眉宇间的一丝恐惧还未退却,新的恐惧又蔓延了。

  “这次比武,我们被顾家打的节节败退,已经连输4场了,现在最后一场是大少爷在与顾家的顾立打,顾立号称我们北阳镇年轻人中的第一人,少爷危险了,如果连输5场的话我们会成为,北阳镇所有人取笑,沦为最差的家族,要不是这些年老爷撑着,我们家族。。唉。”

  “带我过去,快。”少年正色到,恐惧褪去,剩下的只是凝重与焦急。

  场上,一青一白两道身影打的难解难分,将之气弥漫了全场。

  “爹,我来了。”

  “尘儿,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去修炼的嘛。”

  “我过来看看大哥,好像情况不妙啊。”

  “是啊,顾家那小子已经达到了准将境了,你哥哥只不过将之境九段,虽然差之一线,但是要赢很难。”

  “如果我们输了,会怎么样。”

  “我们家族的地位会一落千丈,被这个小镇的人所嘲笑,而且,我们会被减少镇主的分配,总之我们会被镇主遗弃,享受到的资源会大量减少,甚至会陨落。”

  “那如果顾家那小子赢了呢?”徐尘不解道。

  “那他们就会取得更多的资源,享受镇主大人更多的资源,得到更多的庇护,其实这就相当于一个王朝,镇主大人是王,我们都受到了王的庇护,我们是臣子,每个臣子有不同的待遇,就看你臣子的能力了,这次比武就是决定我们以后的待遇,所以输不得。顾家这几年发展迅速,而且来的神秘,听说顾家有一位太爷,实力仅次于镇主大人。”徐峰正色道,眼神中充满着不安。

  “那镇主大人很厉害嘛?比爹还厉害?”徐尘狐疑道。

  对于从小就在徐峰的庇护下长大的他来说,对徐峰充满了依赖,而且从来没受过任何欺负,徐峰在他心里建立了无敌的信心,和无可替代的地位。

  “很强,比我强。”徐峰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和敬佩。

  自从镇主到了这个镇以后,一直庇护着这里所有的人,不再被其他镇欺压,抢夺资源,生活安逸了。镇主是这里的守护神般的存在,其地位无可撼动。

  徐尘木然,不知在思考什么。

  “啊。”一道红影从台上倒飞下来。满头晦气,一脸不甘。这是徐家的长子,徐炎。

  “大哥,没事把。”徐尘赶忙上去搀扶。

  “顾立这小子果然厉害,我太大意了,唉。我们输了。”

  话音刚落,徐峰的眉头一皱,一股叫做不安的情绪弥漫了开来。

  “徐家年轻一辈中就这么点实力嘛,太令我失望,还想与我们顾家争抢资源,早点滚出北阳镇把,一群垃圾,浪费镇主大人的资源。”

  此话一出,徐家沸腾了起来,不少人指手画脚,互相交流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愤怒,恨不得一拥而上。

  “怎么,有不服气的嘛?”顾立毫不客气的道。

  “我来和你打,顾立。”徐尘正色到。

  “我凭什么要和你打。”顾立一脸傲气。

  “凭我想和你打,你不是很狂吗?”

  “哈哈,一个连将之气才5段的人,连将境都没有触及,有必要打吗?”

  “你来试试看,”话音未落,徐尘动了,眨眼便到了顾立前,出拳。顾立连看都没看就轻松躲过,一个右钩拳把徐尘打出了一米开外。

  徐尘努力的爬起来,可是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徐尘这才体会到了顾立的强大,顾立只是随意出手,便打的徐尘爬不起来,徐尘在出拳的瞬间只感觉自己已经被对方锁定,完全躲无可躲,只能全力出手,可却连对方衣服都没碰到。俗话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此时的徐尘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更别说再战的勇气。

  "刚刚那拳是你狂傲的代价,不是随便什么小猫小狗都可以让我动手的,刚刚我还没用将气。”

  “我要杀了你,”徐尘在几个仆人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爬了起来,再度扑向顾立。

  "烦人的苍蝇,直接拍死你算了。”顾立动杀机了。

  徐峰一个箭步冲向徐尘,如鹰般直接抓走了徐尘,快速躲过顾立的攻击。

  “小子你敢动杀机!看来要给你点警告了”话音刚落,徐峰袖袍一挥,一股让人无法抵御的将气像顾立蔓延,顾立慌了,脚步向后退。

  “徐峰,你敢对我儿子动手也不问我答不答应。”一青袍男子如离弦之箭奔向了顾立,一股与之匹敌的将气相撞了。

  “想不到,你也达到了天将境了。”徐峰笑了笑,但是这个笑隐藏的更多的是战意。

  “难道只允许你修炼嘛?”青袍中年男人没好气的道。

  鹰钩鼻,眼睛犀利如蛇,身着青色长袍,衣服上有大大的顾子,此人顾家家主,顾山。

  “今日之事,你们徐家输了,还对我们顾家动手,怎么也得有个说法把,难道想与我们为敌嘛?”顾山冷冷的道。

  徐峰陷入了沉思,这次是徐家不对在先,若是镇主知道了,会惩罚徐家,甚至会被剥夺一切资源。

  “那我们在这里陪不是。”徐峰最后决定道。

  “今日之事,是你儿子引起的,叫你儿子跪下像我儿子道歉就算了。”顾山冷笑道,那个笑让心心寒。

  “要我儿子跪下道歉?”徐峰惊呆了。

  “怎么不愿意啊?

  "你不要太过分。”这次徐峰怒了。

  “你可以不跪,但是徐家今日算了完了,可别忘了,这次是谁不对,况且,我们老太爷快出关了,你们徐家想继续存在吗?”

  "我跪!”徐尘跪下了,地面又有了裂痕

  “哈哈,你们看啊。像狗一样跪下了。哈哈,狗啊。我们走。”

  “今日事,百倍还。”徐尘咬紧牙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