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32: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永无修真
  4. 第一章 伤离别

第一章 伤离别

更新于:2018-03-17 09:43:42 字数:3156

字体: 字号:
  “吾所向之处,杀无赦!!”他身着黑色狱岩铠甲,左手持着一把古老的双刃斧,右手拿着一面刻画山河的盾。在汹涌而来的妖魔战场上,他展开了与之相同的力量,恶魔的身躯。无数恶兽惨死在他的斧头之下,无数凌厉的攻击被他的盾所挡下,当他冲入战场,所向披靡,无人能挡。可是很快,情况转瞬而变,他越战越勇,越杀越疯狂,到最后却把斧头对准了后方,他之前所保护的人类。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子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他冲刺的脚步略停一会,然后一斧头挥了出去……可是我只想问,他究竟是谁?为什么会不定时出现在我的梦中……………

  “额…“抚摸着异常疼痛的头,无名感到这个梦快要把自己脑袋给撑破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另一只手手指在凌乱的弄着,看似繁杂却有规律,少许,头痛的感觉慢慢消退,这时无名才慵懒的再次躺下闭着眼睛,只是才过了些会,他就一跃而起,快速穿好衣服,随手把那在床头的一剑一刀背在肩上,就冲了出去。

  喧闹的街市之中,有一队马车正拉着一箱箱的丝绸、财宝出城去,周围百姓们都围在哄抢马车队里下人打赏的碎银,只见那马车队头前有一马车插着面金光色旗,纹有青龙,左角少许印着个”尹“字。这是当年百国之乱时东方国来清风城避难的云王伊兴之,当年各大国为了保住皇室血统纷纷派出宗亲寻地避难,而战乱过后所胜之国还要整治疆土、内政之类,所以这些当年避难的皇室宗亲迟迟未得回国,前天不久,当年来清风城避难的云王收到了来自东方国皇宫的圣旨,宣其一家早日归国。

  而云王归国今天,一路上清风城百姓们有些人自主敲锣打鼓,舞龙舞狮,清风城自然是热闹非凡,而让百姓们自作主张的原因是因为这云王十分平易近人,为人正直公道,当年来到清风城对百姓十分友善,还曽拔刀杀死了为祸清风城的城主,然后从百姓之中推选出一名贤德之人继承城主之位。

  正值热闹的清风城之中,没有人会想到还有人在西城门外的小树林里。

  一名身着青衣的女子坐在树头双手托腮的望着树叶,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滚圆的黑宝石眼睛,以及鲜红诱惑的嘴唇,可谓妖艳动人。等了许久,女子赌气似的踢了一下树头,喃喃着,“无名这家伙不会来了吧,怎么能这样,明明都说好了的……”说罢,就起身要离开的样子。

  “谁说我不会来?我可爱的清雨妹妹要走了,我怎么可能不来?”女子听言,顿时眼睛咪起一个弯月,十分开心的转头,却只有看到几颗茂盛的树以及散落在地的枯叶。

  “无名,你在哪?快出来,别闹了没时间了。”这女子就是云王之女,在清风城所生下,当时正下着小雨,所以取名为伊清雨。

  “我乃世外之人,像你们这种世俗之人怎可轻易相见?不过看你一片心诚,我就勉为其难的现身吧。”无名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来,此时伊清雨上方忽然被一块黑影所遮蔽,她带着几分嗔怒的眼神望上面去,依稀看到几张正在飘落下来的青叶,没有看到黑影,尔后正当她疑惑之时,一只手从后面搭在了伊清雨的清瘦的肩上,“哈哈,被我吓到了吧!”

  伊清雨鼓着嘴巴转过身,气得瞪圆的眼睛望着面前的俊朗男子,一头清爽的短发,星辰般的瞳孔,淡淡的酒窝,笑起来眼睛咪咪的,有一种淘气小孩子的感觉。

  伊清雨直直的望着无名,却发觉自己之前想好的一番话语竟哽在胸口,说不出来。而无名被一双像宝石一样的美目注视,笑也慢慢凝固了起来,也沉默了,场面顿时尴尬了起来,甚至能听到两人呼吸的微弱声音。

  “你要走了吗?”作为男人,无名觉得自己有必要打破这个僵局。

  “嗯,要走了,回家乡,东方国。”伊清雨淡淡的说着,尽量不让自己语气带有一丝悲伤。

  “这样啊……”然后场面又尴尬了起来。伊清雨看着沉默不语的无名,只知道无名心中肯定也是很难受,看着少见这样的无名,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问了无名不可能同意的话,“无名,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去东方国,我们回到那里,让父王推荐你入宫面圣,以你的本领一定能当一名将军的……”

  没有说到一半,就被无名打断了,“当了将军然后呢?我又能怎么样?清雨我跟你们不同,你有个好父亲,有个好家世,你们一直都是很快乐的,这两年我在你们家当侍卫过的很开心,真的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但是我还有我的使命,我还有我的梦想,在我没完成我的梦想之前,我是不可能安定下来的。”

  “那好吧,我们不说以后了,无名,还记得这里吗?“伊清雨心中噔的一下,却还是苦笑着转移了话题。

  “这里,我怎么会忘?”无名看着比起两年前更粗壮了的树木,不由得回忆起了他们初见之时……

  那时,师父刚死不久,自己走出深谷为寻找名动天下的九剑,那是师父的遗愿。结果当年涉世未深,千魔万妖从未怕,却屡次遭到了同样身为人类的黑手,九剑的盛名太广了,自己本来就背着师父当年所寻到的九剑之一,泰阿剑。天下认得泰阿剑的人多的数也数不清,自己一介少年却背着九剑之一,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结果几次公然出手想夺取泰阿剑,但是自己跟随师父学艺多年,这些人根本不是对手,可是胜在蚁多咬死象,自己无从下手,只能逃跑。

  那一次逃到这里,刚好自己旧疾发作,那个古老神秘的噩梦,结果自己当场晕倒在地,等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在一个简洁的厢房之内,泰阿剑也不在身边,自己顿时泊然大怒把王府弄了个鸡飞狗跳,无人能阻。所幸的是云王持剑双手奉还,并鞠躬道罪声其是爱剑之人,只因一时忍不住便拿来欣赏一下,不过当时自己对王府也没多大好感,取了剑便走,结果才出到街口就遇到了追杀过来的人,迫于无奈又折路返回王府避难,王爷不计前嫌收容自己暂避风头,后来才了解到当时在树林救走自己的是王爷之女,伊清雨。在王府躲了近半个月,其中和伊清雨有过几次接触,颇有好感。

  后来一次晚宴之中,遇到了清风城旧城主余孽刺杀,被自己单手挡下,一并诛杀,云王当场恳求自己留下做一名侍卫来保护他女儿安全,为答谢王爷对自己收留的恩情,无名决定在这里做两年侍卫,等风头完全过去然后再出发寻找九剑。两年内发生了许多的事,他在王府也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云王待每个人都很好,而伊清雨古灵精怪的性子也渐渐走入他的心中,还有那个伊清雨的弟弟淘气包伊不平也带给他很多欢乐,他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没有九剑之事,他会不会一直留在这里,只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在长安找个人嫁了吧……”无名张开了嘴,沙哑的说道。

  “不!我不要,你要知道我喜欢的一直是你!你也是喜欢……我的吧…”伊清雨激动的跑到无名前面抱住了他,把头埋在了无名的胸口。

  无名低头看着的在微弱抽泣的伊清雨,内心十分痛苦,眼神变幻几次,可是他还是要继续寻到九剑,毕竟师父是他最后一个亲人了,在他心里他一把师父当成父亲一样,父亲临死前所托付之事,怎么可能不完成。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说着,无名一把推开伊清雨,伊清雨措手不及的倒在地上。

  “你在骗我,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伊清雨抬起头,眼眶满是晶莹的泪珠,显然她被伤得不轻,自己一介女流主动表白难道还不足够了吗?

  无名只是整理了自己的衣衫,然后冷漠的从伊清雨身边走过,说着:“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清雨,你在长安一定要找一个很爱你的男人……”只听见风声一起,无名的身影已经消失无影无踪。

  “没有爱过我吗?我真傻……从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傻了……”在树林里,只剩下伊清雨的哭泣声……

  离树林不远处,无名正在以极快速度飞驰着,那速度快的吓人,肉眼依稀只能见到影子,他跑着,似乎在宣泄什么,很快就到了离清风城不远的清风崖。

  “哇吼吼!!!”他对着山崖大吼着,山那边也传来回应,他眼睛睁得滚圆,全身气血翻腾,拔剑,一剑就斩下山崖上无数山岩,顿时沙石纷飞,泰阿剑,不愧是九剑之一。

  待山石散尽之后,无名已经背好了泰阿,愤怒的喃喃道:“师父……究竟是为何?你要我寻找这九剑?”然后沉默少许,等略微冷静之后,只留下一句“对不起,清雨,我配不上你。”就缓慢的离开了清风崖。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