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19:34:5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阳间鬼捕
  4. 第一章:见鬼

第一章:见鬼

更新于:2017-01-25 18:59:19 字数:3148

  任石明睁开眼满头大汗、手臂酸麻,看了看墙上的日历本,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

  从六岁开始,二十年来每年的这一天,一到中午就会觉的困必须睡觉,一睡着都会梦到地府阎王今天开会,一觉醒来满身大汗、手臂酸麻。

  看了看时间中午一点55分,赶紧冲了冲澡两点半必须到公司打卡,迟到了可是要扣钱。

  一个月就2000的工资,迟到要扣钱、生病请假要扣钱、事假要扣钱、到发工资的时候还要扣掉医社保住房公积金,拿到手的钱都说不出口。

  任石明在一家上市公司的储运部工作,职位复核员统称仓管。

  骑着老旧的自行车来到公司仓库,对准打卡机做了个鬼脸,“谢谢已签到”人脸识别打卡机谁都不能代打。

  走到工作岗位,骑车时候出的热汗已经消失不见,虽然仓库温度计上是十七,十八度,但是湿度非常大所以寒气透骨,大夏天的还得穿上冬装,因为仓库这么多年来都是24小时开着空调从没关过。

  仅有的两台除湿机全天候工作,湿度还是89度无法达标,空调的显示面板强制在制冷模式,不能更换除湿模式,大夏天的要患老寒腿风湿病,到冬天时就更严重了。

  这个2千平米的仓库,一半是老旧的砖缝结构,一半是铁皮钢构的,老板的关系硬,就这样过了GMP的认定。

  “上市公司狗屁公司,动不动就扣钱,老子不干了立马给我上个月的工资,老子马上就走”

  又一个被逼疯了,任石明心里想着,也探了探头往主任的办公室看去,门口早就挤满了人在看热闹。

  “不想干就走呗,中国什么都少就是人多,别TMD的冲我吼,有本事找老板要去”仓库主任基本不做事情,每天带着手机充电器打卡上岗刷手机。

  “郭万别冲动好好说话大家都是给老板打工的”

  旁边的同事劝到,还有人偷偷对郭万说道

  “胳膊拧不过大腿,你这样容易吃亏”

  任石明也明白是什么事情,这样的事情多了,这个郭万应该又被扣钱了,这个规定不是公司人资定的,他们只定了考勤考核,这个扣钱规矩是这个仓库主任定的,拿错一个东西,要扣20块钱,人家一个月才多少工资。

  主任岗位的工资不高3000多点,既能有效的管理员工又能给自己创收,经常自夸这是天才的办法,也是唯一的方法,因手底下十多个员工每天都要拿一千个品种的货物,许多品种在同一个货位架上包装一样,品名也一样,就只有批号不同,所以都有可能出错,只要出错就得罚钱,还必须立马拿不能等。

  而任石明幸运的是分到了复核岗位,这个岗位共有三人,郭万出错就是复核岗位发现单、货、号不对,让你放回去重新拿并且交钱。

  员工犯错没有给公司带来损失,但是你想干下去,还就得给主任钱,有些人辛辛苦苦一个月,没赚钱也就算了,还有人要倒贴。

  任石明也看不过去,经常是偷偷的告诉拿错货的放回去就好,可是如果被主任抓到任石明也经常一起罚,复核区360度无死角都是监控,三天才会覆盖。

  这个时候任石明,又想起了中午的梦,这个世界要真有阴间地府那也公平多了,不知道这个主任要入哪一层地狱受苦。

  发愣胡思乱想的任石明,突然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慢慢的趴在主任的背上,阴森森的笑容让任石明起了鸡皮疙瘩,搓了搓眼睛又看不见了。

  郭万和主任吵完也无济于事,为了一个半月的工资还得继续干,原由是公司规定,要辞职必须一个月前申请,走的时候才能给这2个半月的工资。

  太高明了劳保法如同废纸,每个员工都押一个月工资,要辞职还得干一个月要不就拿不到上个月的工资,不管是自动离职,还是把你开了都有2个半月的工资,法律上没一点点漏洞。

  穷人没钱没关系去哪里说都没用,郭万想拿工资还得在这再熬一个月。

  就这样一天又过去了马上要下班,一到下班的时间这里工作的人才会有笑容,看大家都恨不得时间走快些,主任早点走,因为还有个奇葩的规定—到下班时间主任必须先走,下面的员工才能打卡回家。

  可能是今天出错的人太少,不够主任的赌资,摇摇摆摆的走了出来喊了声“加班”又走回办公室继续刷手机。

  “玛德,又要加班,黄主任你家死人了,还不回去”类似这种咒骂的很多,但是不敢大声都是在小圈里三俩人碰在一起互相骂几句。

  天慢慢黑了,任石明也只是吃了点食堂的炒面又开始加班复核,如往常一般只是这个时候突然听到,黄主任办公室里有奇怪的说话声,还有咚咚咚的撞击声,仓库里的白炽灯开始闪烁忽明忽暗。

  灯光闪烁几次,彻底亮不起来,女员工吓的叫了几声,添了些恐怖怪异的感觉。

  任石明拍了拍身边的对陈泰说道,“没电了做不事情,要不我们一起去找主任,让大家下班吧”

  陈泰看了看任石明,想了会同意了,拿出手机打开照明功能,一起来到主任办公室。

  任石明觉的奇怪,这办公室的温度,怎么会比外面的仓库更低,敲了敲门,没人回答,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回答,陈泰喊了声:“艹,这孙子不会早回去了吧”

  “有这可能,又不是第一次了”任石明回完这句又接着说,“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陈泰摇了摇头,有什么声音,敲了这么久的门有人早过来开了,里面黑漆漆的鬼才会呆的住”。

  “那没电就没办法做事,回家吧”

  陈泰也就扯着嗓子喊起来,“大家都走吧,没电做不了事情回去回去”

  “这一个半小时又白干了,没电打不了卡财务又不给算加班了”

  “一个小时也就12块钱,都不够扣一次的谁想加班”

  “玛德,这电力局也帮着这破公司”

  “今天又没加班费了”

  “这种仓储条件也能上市,应该全抓去坐牢”郭万愤恨不平的喊了几声,骑着电动车回去了。

  大家抱怨着下班,走出门口,看到隔壁一栋钢铁仓库亮着灯,就我们这破仓库,备用发电机都没,用这不合格商品的客人太倒霉了。

  第二天,任石明来上班,到公司,发现了异常,来了几辆警车,还有一辆殡仪馆的运尸车,停在仓库门口,负责守夜的大爷,正在跟警察说着什么。

  正准备进仓库,就被警察拦住,开始盘问一些基本信息,比如叫什么名字,什么工作岗位,做多久了,住哪里,昨天有没有看见什么异常,昨天最后一次看到黄树郎是什么时候?

  任石明都认真的一一回答了,心想,一定是这个黄主任出什么事情了,因为看到昨天跟黄主任吵架的郭万,被单独带到了一间小房间里,难道黄主任出事了,希望郭万不会有事情,突然又想到昨天看到的鬼影,

  “难道真见鬼了……”。

  任石明嘀咕着,却看到对面那个警察明明听到了任石明的话,却装着没听到,不过表情很不自然。

  没过多久,主任办公室里,抬出来一个担架,上面盖着纸皮,仓库里最多的就是货物拆零上架后剩下的纸皮,就这么盖着抬上了殡仪馆的运尸车。

  等警察走后,大家都讨论开了,纷纷围着守夜的大爷,问看到了什么,黄主任怎么死的。

  原来,守夜的大爷,接到办公室通知,仓库来电,要把所有的空调打开,等天快亮了才来电,大爷来仓库打开空调,来到办公室,才发现主任的办公室没关灯,就用手上的钥匙开门,一开门就看见黄主任倒在地上,面朝下,直挺挺的。

  大爷喊了几声,以为黄主任是晕了,才把他翻过来,看到黄主任的嘴巴裂到耳根,嘴里乱七八糟的塞着各种东西,满嘴鲜血,嘴里有三根嚼烂的手指头,还有玻璃碎片,甚至有裁纸刀片和图钉,嘴里的舌头也都烂掉,翻过来的时候都有碎肉掉在地上,把守夜的大爷吓的不轻。

  很多人都说黄主任疯了,才这样对自己,要不就是见鬼了,谁能对自己那么恨,把自己的手指咬断,往嘴里塞那些东西。

  听的任石明鸡皮疙瘩掉一地,愣愣的不知道说什么,公司副总送完警察,又回到仓库,严厉要求,谁也不许讨论,继续工作,仓库不能停,每天好几百万的货要出,停了损失太大。

  主任不在,工作一点影响也没有,不过就是放心了点,不用担心扣钱了照常领着出货单,备货、复核、打包、再复核、出库搬运。

  应该只有任石明提心吊胆神色紧张,这会应该考虑小命重要,还是这两个月的工资重要,一直低头做事,不敢抬头,因为那个黑影又在仓库里飘来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