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7:18:5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南朝太子
  4. 第四章 一周后

第四章 一周后

更新于:2018-03-15 19:32:54 字数:2892

  一周后的清晨,玉京接壤云荒的边疆,安城。一个传奇不断的玉京边疆重城,如往常般慢慢的开始苏醒。各家各户,移门板声稀稀落落的响起,婴儿熟睡了一夜也渐渐开始折腾起初为父母的家庭。小商小贩早已吃完早饭开始推着赖以生存的吃饭家伙开始吆喝起来。集市上的人渐渐多起来。这时,日常的巡城工作也将要开始了。

  安城坊市营,兵营开始嘈杂起来。

  “快点快点,都快点,跟猪似的,别磨蹭了,我不想看到整个营又是你们这个伍最慢,误了今天的事,看老子不拔了你们这身皮。”一个强壮的手臂,直接扒开营门,校尉凶横的对着里面慌慌张张穿衣的士兵吼道,说完把一个盒子小心的放在桌上,接着说道:”等下一人一条,穿戴好拿上就去安城中心校场集合“。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一个年轻的面孔嘟囔着:“我看就是光头强想找咱们伍的麻烦。”

  “就是就是,”一个精瘦的士兵附和着,“要不是我们这有个癞皮狗,强哥也不会经常找我们麻烦。”

  “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在营里活下来不被开除的,懒成这样,跟营长对着干,还能过得有滋有味的。”

  “我看啊,就是个混混”

  “这么老了早该退了”

  “简直是兵渣”

  瞬间房间里一片附和之声。

  “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都穿的差不多了吧,穿完去桌上开盒子,取东西,我看下老安醒了没有,”一个国字脸,满脸大胡子的皱着眉打断了大家的讨论。看样子也是在这个伍里颇有威严之人,说着走到房间最靠里的床铺,刚想叫醒老安,突然发现被子早已叠的整整齐齐,全然没有往常的杂乱。可是人不见了,大胡子一惊,忽的起身搜寻周围,‘莫不是当了逃兵,老安啊老安,不想干了就辞去好了,这么无声无息走了,按律可是要处斩啊’

  大胡子正想着,却突然发现,一个身影早已穿戴坐在桌前,而一头白发最是显眼。整个伍,不,整个营一头白发的就独一份,不是老安,还能是谁!

  大胡子一脸震惊的走向老安,不说老安,别与常日这么早起来,关键是这么多人都没发现他起来,他还悄无声息的穿戴好坐在桌上。自己也是想拿营长给的东西才发现的老安,这要是在战场上,这一个伍估计还不够老安练手的。而这时穿戴整齐的众人也都发现了老安,纷纷都沉默了,整个房间一下子陷入到诡异的气氛中,玉京士兵都是武者里精挑细选,通过层层测试选拔上来的,即使是在坊营,也都不是愚昧之人,突然发现同居了这么久的老安或许很不一般。

  大胡子虽然震惊,但看到营长今天这么郑重知道今天这事耽误不得,心里压下这事,走上前,拍了拍老安的肩膀,说道:“老安,把东西给弟兄们分一下吧。”却震惊的发现,一脸沧桑的老安,老泪纵横,仿佛抚摸情人似得摸着盒子。

  听到大胡子的叫声,老安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大胡子,脸上的泪痕突然消失不见,点了点头,抱起盒子,刷的一下站起身来,转身面对已穿戴整齐的众人。

  小心的打开盒子,一堆白锦亮瞎了众人的眼,原本看营长这么重视,老安这么奇怪,以为盒子里是什么不得了的事物,却是一堆就比白布贵点的白锦。

  “咳”老安清咳了一声,众人突然感觉像胸前压了一块巨石似得,惊骇莫名:“一人一条,小心收好,收好我们走。”众人排好队畏惧老安身上的气势,一人一条领好,随着老安鱼贯而出营帐。到底谁是伍长啊,大胡子欲哭无泪的跟在最后面想着。

  整个安城兵营仿佛活过来了似得,不管是前锋营,武营,还是坊营,甚至是伙食营,只要是入籍士兵,全都带着白娟走向安城中央校场。虽然大部分都不明所以,但军纪告诉他们,服从命令才是军人的使命,没有人发问,就这么沉闷的踏着齐整的步子走向校场。

  哗哗的锁子甲声响,响彻全城,普通百姓都一脸好奇的看着街上的军士,议论纷纷。

  “这是要干嘛啊。”

  “没这么重大过啊。”

  “是啊,那不是伙房的王胖子嘛,他去干嘛,做饭吗?”

  一个眼尖的孩童突然发现了白锦,拉着旁边妇女的裤腿说道:“妈妈,你看这些人都有白锦呢。”

  周围的人随着小女孩的手,纷纷发现了这一点

  “是啊”

  “为什么带白锦呢?”

  哪个大人物死了吗“

  这时人群中疑问不断,纷纷对白锦进行了脑洞大开的预测。

  一个蹲在自家门槛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的老汉实在听不下去了,用烟杆子磕了磕地面,眼眸中露出回忆的色彩说道:“三十七年前,那个冬天,也有这件事,不过一代兵换一代兵,面孔早就不一样了。”同样的事几乎在城中各个角落发生,大多是年长者叙述着三十七年前。

  “三十七年前的冬,那时候安城也如这般,士兵携白锦,染血南安城,”一个带着斗笠,背着刀的人在酒楼二层,对着面前的一群宗门弟子说道,“恰逢此盛世,带你们去开开眼,说不定还能抢到一份机缘”斗笠人说完一抖斗笠,便消失不见,下个瞬间便在对面楼的房顶上,而声音这个时候才在酒楼二层回响起来:“都跟上”

  “又有热闹看了”一个少年嬉笑的起身一步踏在窗台上,一个纵身便跟着斗笠人远去。

  “师兄,你等等我嘛,“与少年并排坐的少女,看师兄招呼也不打便走了,不由得委屈的一跺脚,追了过去。

  “师妹,这个懒货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一个清秀的的少年看着自己心爱的师妹招呼都不和自己打一下便跟着大师兄走了,不由得心碎着紧跟过去。

  一众师兄弟看着这个三角恋,吹着口哨,呼啸着都踏窗而去。

  “那是演月宗,八品宗门的弟子历练都去,说有机缘,我也跟去瞅瞅,”一大汉看着远去的那群人袍子上奇异的残缺月牙标志,将他们身份认了出来,也踏着窗户追了出去。

  “八品宗门!”

  “他们都去,到底是什么盛事“

  “瞅瞅去”

  “有机缘,我赵大虎翻身就在近日,哈哈”

  二楼大多都是些行走江湖的人士,本着江湖人特有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精神。

  呼啦一下子,二楼上几乎就没了人,就剩下窗户嘎吱嘎吱响,和端着菜盆愣愣的小二

  “唉,哎,哎,大侠,你们饭钱还没给呢,大侠,”小二欲哭无泪的看着一个个远去的身影,大声喊着。突然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敲了敲为数不多还在吃饭的食客桌子,笑着说道:“客官,一盘包子承惠25文。”

  “呃“食客明显噎了一下,指着牌价惊到:”一盘包子才五文啊“

  “不不不,上面写着包子五文,不是一盘而是一个包子五文啊客官“小二笑着说道,还朝在柜台前哀声叹气的掌柜挤了挤眼,掌柜心领神会,暗地里比了个大拇指,心里直夸小二聪明,手指一动将算盘打得琵琶响,计算着如何宰还剩下的几个人挽回损失。

  周围食客一看风向不对,纷纷站起身来,装模作样的朝外面看去,嘴里附和着:”哎呀,这么热闹,我也去瞅瞅“

  “莫不是妖兽攻城了,我去出分力”

  “哎呀,李兄,咱俩想到一块去了,今儿我刚好突破后天六重了,我也为我玉京国浴个血”

  不一会儿,整个店的人都一溜烟走了,只留下小二和老板在风中凌乱,小二哭丧着脸看着掌柜说道:“掌柜的,怎么办啊?”

  掌柜的一咬牙一跺脚:“还能怎么办,追啊。”

  也随众人而去

  就这样中央校场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就连屋顶上也占满了人,哦不,大侠,但大部分是不明争相的吃瓜群众。

  士兵们这时也整齐有序的排成方阵入场,沉闷的脚步声让人声鼎沸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被黑压压的兵阵所带来的气势给压的喘不过气来。

  同样的事,在这个清晨,发生在玉京国所有城池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