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4:18:2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月光白茶香
  4. 第六章 昨日书

第六章 昨日书

更新于:2013-11-20 10:42:47 字数:3247

字体: 字号:
  火盆里木炭的碎屑“噼啪”跳动着,搁在火盆边缘里的一只小壶也跟着“滋滋”作响。

  又湿又重的冷空气封住了门,令这间小屋成了一处使人安心的小小天地。屋子里的热度让我身上也跟着越发燥热起来。周末过后就是期末考试了,在我忙着跟一本厚厚的解析几何习题搏斗时,他却像没事人一样,喝着滚热的茶水看着他收藏的那些闲书。

  他当然有不用着急的理由,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派他收伏的那群妖魔鬼怪去封锁得严严实实的年级组长办公室把后天的考试卷子偷出来。我也不是没有这样暗示过他,只是他像没听懂似的,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他是成绩并不好,不这样做显然也不是因为他具有诚实的品格什么的。我能想像出的理由,要么就是跟妖魔作这样的交易有什么他承担不了的后果;要么就是他今后注定后那个世界纠缠在一起,所以考试这种正常人的烦恼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要么——这种可能性也是我最懒得去考虑的——那卷子本身也有他所谓的“灵性”,以致于他不敢去招惹。

  总之他就这样,在我挥汗如雨地为即将来临的大考奋斗时,大喇喇地坐在方桌的对面看书喝茶,时不时还露出些陶醉于书中的表情来。我想不通,他一个大好青年为什么成日里都是这幅“及时行乐、活着就好”的处世态度,更想不通有这好时光,他何必要捧着本《简明哲学史》这种看得我一个头两个大的无聊书籍这么开心。他的习惯总是与常人不同,说他没品味吧,就像这种枯燥沉闷的大道理他也看得进去,说他有品味吧,一些跌宕起伏情节深刻的经典巨著他不喜欢,倒是爱拿一些平铺直叙的三流小说来消遣。真是搞不懂,我晃了晃脑袋,想要回到习题上来。这种题往常都是秒杀的,如今已经想了快二十分钟了,我怀疑自己今天状态有问题,要不就是他的存在打扰到我了。

  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动作,轻轻地放下了书。我感受到他的目光,有点不自在,干脆猛然抬眼瞪着他。没想到他的目光聚焦在我身后的某一处,我有些尴尬,装作在看挂钟的样子,我们就这样各自保持着自己的动作,直到他突然开口说:“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我猛然回头,屋里并没有第三个人,再看向他时,只见他明明白白地盯着我的身后。我心中发毛,用颤抖地声音问:“在我背上?”他也不答,只走过来用那本《简明哲学史》往我肩上一扫。

  这一下,我心中立时清明不少,再看眼前的习题册,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浑浑噩噩脑中一团浆糊的感觉,三两下就找出了给方程求特解的门路。我难得地回了他一个感激的笑容,却发现他坐回去之后根本没有在看我了。

  我盯了他一会儿,见他还是没有要开口的准备,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

  “解释你刚才在看什么,我背上有什么,难道你打算就这么过了?”

  “不然呢?”他莫名其妙地反问。

  “……”我一时语塞,意识到眼前这个人从来就是我行我素的那一类,于是换了一个问法。

  “我至少要知道那个东西是怎么进来的吧,万一下回你不在怎么办?”

  “没事,那个东西你经常带进来的,我今天心血来潮管了一下而已。”他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你……那种东西明明都跟你称兄道弟的,我怎么会和它们有什么瓜葛?你少往我身上赖,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知道看不成书了,叹了口气,指着桌子上对我说:“《解析几何习题集》。”

  “呃……”我随道他的视线看去,习题集已经做完一大半了,上面还留着我新写的墨迹。

  “你够了吧!”我突然发作,“上回的茶好歹还是个生物,现在连本书也……你下回干脆说你们家的鸡毛掸子好了。还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成精的?”

  “这没什么难理解的啊。”他一脸鄙夷,“写一本书总是要耗费人的精力和思考的嘛!作者在其中灌注的心血越多,书就越容易拥有自己的生命。你这本《解析几何》虽然不像《红楼梦》那样是用一辈子写出来的,可要困住你的思想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这算是讽刺吗?这么说我先前的状态不佳原来是区区一本习题册本身在捣鬼?我还是很难接受这样的解释,于是说道:“证明给我看。”

  他好像觉得这件事情有趣起来的样子,对我说道:“拿几本你的书来。”

  我赶忙去书架跟前随便抽了几本下来。有大部头的名著、童话故事、还有推理小说什么的,各种各样,都是他平日里不看的。

  我拿起一本《红与黑》问道:“这本怎么样?”只听见他说:“于连打死了德·瑞那夫人,被判死刑,玛特儿埋葬了他的头颅。”

  我又拿起《百年孤独》,还没开口就听见他说:“最后一个婴儿被蚂蚁吃掉,马贡多消失了。”

  接下来是《小王子》,这种清新哀伤的童话故事我打赌他一眼也不会瞄,没想到他还是说出了结局:“小王子离开了,‘我’每天看着他来的那颗星星。”

  最后我干脆拿出一本冷门的《我的名字叫红》。这书是我上周才买,是一个我没听说过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写的。我翻了两页就被那些啰啰唆唆的描写弄得倒了胃口,他总不会连这都看过吧。他顿了一会儿,我正想嘲讽他两句,他突然开口说道:“凶手是XX。”

  XX?我一愣,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拳砸向他,怒道:“谁让你剧透的啊?!你都说了我还怎么看呀!”

  他不说话,显然是觉得我不可理喻,我平复了一下,冷冷地问他道:“你说这些是想说明什么?”

  “我想证明那个观点,关于书的有生命的,这些书自己都把内容告诉我了。”他一边揉着被我打痛的肩膀一边说。

  我信了几分,突然想起他那个习惯。难怪他不爱看情节曲折的书籍,莫非是因为这些书在他眼里天生自带剧透技能,只是沉闷的技术哲学类的书才能逃过一劫么?我居然生起一阵莫名其妙的同情之情来。不知道我家的书橱在他眼里是什么样,是不是挤满了七嘴八舌吵吵嚷嚷的书呢?

  “行了,我理解你啦!”我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又弄得他呲牙咧嘴了一阵。他回我一个含义不明的笑容,好像是在说“你怎么可能理解”似的。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不就是被剧透嘛,因为这个就不看书了?”

  “你知道,看书的时候,读者的情绪也会渗透到书里去吗?”他正色道。

  我不太明白,皱着眉头听他讲。

  “写出来的故事就不再属于作者了。有时候明明知道结局是一个悲剧,还是要看着书中的人物一次次地挣扎、**,看着他们不得不背负起自己注定好的宿命。而我眼睁睁地看着,连改写他们命运的资格都没有。那种痛苦,你还是不要去理解的好。”

  他不想再多说,低下头继续看他的《简明哲学史》。我知道他和他手中的书此刻在那个世界里坐而论道,谈笑风生。只有这种时候,他的心情才会平静的一丝波澜也没有。

  又何止是看书呢?更多的时候,他不是看着那个世界的纷纷扰扰也无能为力吗?妖怪的世界,自有他们的规则,任何人类试图干涉都是不被允许的。那怕是一次微不足道的举手之劳,人类的介入都会引起无法预测的反应,最终的结果,也许是他和那个世界都掌控不了的。我曾经在一座山巅的水井旁不小心打破了这个平衡,那时他嘴上没有说,可我看出他的紧张绝不同于以往。

  幸好没有惹出祸事,我知道后来他又背着我进过一次山,不知道是不是偷偷做了什么。他不说,我也不问。有很多次,他常常都对着虚空自言自语,我知道他是在说给别的东西听。有时候那些东西懂了,却依然放不下执念,他除了无奈,没有任何办法。

  不要试图伸出援手,这是他能生存至今的准则。所以更多时候,他只是看着,然后视而不见。

  那终究还是与我们不同的世界啊!

  习题集终于做完了,我看到他的茶杯也见了底,主动执起火盆边的小水壶给他满上。

  他十分不习惯:“今天怎么这么殷勤?”

  “这一年辛苦到头了,犒劳你一下。”我也反常地没有损他,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心理。

  “受宠若惊,受宠若惊。”他捧过来一气喝干,又将茶杯递给我:“再来一杯。”

  “你当我烧火丫头啊,找你的田螺姑娘去!”我一巴掌拍掉他的手,自去我的童话收藏里拿了一本《银河铁道之旅》来看。他看着我手中的书,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心中有点虚,难道这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后来想想,管他呢!悲剧也好,喜剧也好,只要是好故事就行了。

  能够体味来自另一个时空的说故事人的心情,本身就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