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08:44:3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月光白茶香
  4. 第二章 桥

第二章 桥

更新于:2018-03-18 16:21:42 字数:3271

字体: 字号:
  ——究竟有谁记得,我们出世的第一声啼哭,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伤心?

  跳下去吧,只要痛苦一瞬,一切就一了百了了。安风靠着过街天桥的第四根立柱,几近绝望地想。往来不息的车流从桥下穿过,那些闪烁的车灯映得她脸忽明忽暗。没错!只有这个法子了。安风下定决心般地睁开眼,正迎上天桥对面一个年轻人的目光。

  安风心里“咯噔”一下,刚才的样子不会被他看去了吧。她佯装理理衣角,若无其事地继续站在立柱旁,故意将眼睛看着别处。

  “你在看什么呢?”那人的背后突然钻出一个女孩来,也往安风的方向张望。

  “没什么,走吧!”年轻人回头笑笑,伸手去牵女孩的手。

  那女孩猝不及防地吓了一跳,没想到那人只是接过她手上的大包小包,走过安风身边时,丝毫没有向这个方向看一眼。

  这么一打扰,安风纷乱的情绪也收敛了许多。她再度闭上眼,感受着在城市狭窄的空间中穿行的风。夜的色彩比白日更璀璨,安风眼中的色块随着灯光的流转变幻着各种形状。脑海中,那双眼睛的黑色一直挥之不去,她第一次将想要跳下的冲动屏蔽在思绪之外。

  安风认为自己并没有想过会在同样的地方再一次遇到他,在同样的时间站在这时只是一种习惯而已。不出所料,对面的百货大楼灯光明亮,人声鼎沸。然而这一切热闹都是安风透过大楼玻璃窗想像出来的。在这儿,在天桥上,伴着她的永远只有清冷的夜色,以及的第四根立柱上昏黄的路灯光。安风忍不住又开始想像自己飞下天桥上的样子:是像一只微风中的斜燕呢,还是像一片零落的羽毛。她知道这些都是说服自己的谎言而已,自己落下的样子一点也没有美感,不过是一大滩血肉,硬梆梆地砸在水泥地面上,又被呼啸而过的车辆吞噬成更加面目全非的样子。

  安风注视着桥下涌动的车流,她不想砸坏其中的任何一辆,然而有些事情是她控制不了的。就像原本和其他人一样平淡的生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开始失控,开始崩坏,开始把自己逼到了这个境地。桥上终于有人走了过来,真好笑,桥不就是修来让人走的吗,自己为什么非要跳入桥下的滚滚波涛呢?安风随便倚着立柱,漠然地看着来人从桥那头走过,甚至认出是和昨天同一个人时,她都没有觉得欣喜。

  她确定那个年轻人在看自己,虽然他的视线仿佛穿透了安风,集中在身后那根再普通不过的立柱上面似的。安风也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那眼中的深沉就像这浓重的化不开的夜色一般,只有路灯的反光才照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此刻他的眼中一定有自己的倒影,安风心想。昨天跟他在一起的女孩依然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然而安风什么也听不见。

  安风承认自己的故意等在那里的,甚至有几次连跳下桥去这个念头都淡了不少。那个年轻人这两日总是在同一时间从这里经过,安风也就在同一个时间看到他的眼睛。然而安风的心里还是有不安,这种不安不是由要跳下桥的冲动引起的,而是出现在每天见他之前。没有见到那双眼睛时,安风总会怀疑昨天是否是最后一次见面。

  她一直相信会发生些什么,然而理智的存在说明这一切不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不管怎样,他连话都没有对她说过呢。安风所能记得的,就是他的眼睛不知不觉已经占据了自己的思想,渐渐打消了她要跳下桥的念头而已。来日方长,甚至连这个从意识里消失了很久的词汇都突然蹦了出来。这样的日子明明只过了几天,不知为什么好像长得连故事的开头都不记得了似的,安风心想。是那双眼睛的出现搅动得她内心波澜乍起,无法再思考自己怎样从桥上跳下去。

  安风几乎要忘了去桥上,想要跳下去的念头已经有多久没有出现了?夜色浓得拧不出水来,难以供人分辨时刻。赶到桥上时,那个年轻人已经早到了。他不再像往常一样从桥的那头出现,而是斜倚着第四根立柱,就像安风过去做的那样。路灯光从他身后投下一层淡淡的晕,倒将他的脸埋在了阴影里。

  原来这样是看不到样貌的,安风苦笑着想。如果在其它地方相遇,千次万次,只怕他也根本认出自己来吧。

  “我一直在等你。”那人开口对安风说了第一句话,仿佛不需要再解释些什么似的。

  “抱歉来晚了。”安风就像真的和他有约一样。车灯的流动在年轻人脸上划过一道道游走的痕迹,桥上的风令安风相当安心。年轻人脸上的光影也幻化出滑稽的形状来,安风头一次觉得自己想笑。

  “你一直在想什么?”如果对话就这样一直进行该多好,她可以说我在想文学和音乐,然后他就说你喜不喜欢看星星。之后两人安静一会儿,安风甚至可以闭上眼欣赏他带着阳光味道的呼吸。

  然而不是这样的,被他一问,安风不得不重新拾起脑中的念头:“我想跳下去。”

  她语气平淡,就像在说“我想吃南门外面的生煎包”一样自然。然而安风的心还是有些凉了,像是暑热散尽之后,才觉得现实的冰冷无处不在。

  “为什么?”他问。

  安风被他问得一愣,突然有些慌了。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要跳下去呢?日复一日,只记得被痛苦占据了内心,想一了百了,想纵身跃入滚滚车流,可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记不清为什么痛苦了呢?对面这个人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温度,一个念头突然令安风打了个冷颤:跳下去,真的就能解脱了吗?

  一开始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从桥顶上跳下,以为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轻盈,其实不过是摔在地上的一滩变了形的躯体而已。肉体很快被销成了灰,大路上的血迹也清理得一点也看不出来,然而痛苦的念头还是萦绕不去。只好一次次地来到桥顶,一遍遍地飞向大地。不知不觉,连痛苦的理由都忘了,只记得跳下去这一个念头,已经……够了吧。

  “已经够了吧。”对面的年轻人像在重复安风心里的声音,“不用再痛苦了,你早已不活在世上,已经够了吧。”

  安风看着他,感到一丝久违的轻松。太好了,原来我已经死了呢,其实早就不用痛苦了吧。她靠在立柱上,仰起头,没有看脚下的车流依旧,头一次觉得现实的世界是那么虚幻。

  “我要离开了。”她依然什么也没看,轻声说道。其实你也要走了吧,所以才跟我说这些。如果没有你,只怕我还会日复一日地从这桥上跳下,千年、万载。此时此地遇到你,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不好意思,久等了!”桥那头突然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这是给二叔带的,这个是三婶的,你先拿着,我把给萱萱买的裙子装一下。哎呀!忘了方老师!”一个女孩刚从暗影里跑出来,一拍脑袋又跑了回去。

  “你跑慢点,后面有鬼追你!”年轻人冲她的背影笑着喊道。等他收敛了笑容回头看时,第四根立柱下已经空无一人了。

  “喂,第一天我就想说了,你到底在看什么?”不知过了多久,女孩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冒出,他愣了一下,随即答道:“没什么,想你为什么那么麻烦。”

  “你说谁?”女孩作势要砸,见他满手提着东西挡不了,又将手放下了。

  “我说有些人真没见过世面。进城办个证件而已,六天倒有五天都在买东西。”

  “这还不是因为有些人太懒,我只好替他尽尽孝心嘛!”女孩将剩下的大包小包往他怀里一砸,嘴上毫不示弱。

  “明天要再不回去,我可不敢陪你来了,听说,”他压低了声音,贴到她耳边,故弄玄虚道:“这个桥上闹鬼。”

  “得了吧,要真有鬼你忙着超度还来不及,会留下它们害我?”女孩把脸一扭,不再看他,却忍不住笑意。

  “哎,我没骗你,有人在这儿跳桥自杀了,据说她的怨气多少年都不会散哦!”

  空气突然凝滞了,无名的风裹挟着寒意匆匆掠过,地上的叶子微微动了动,女孩感到一阵凉意开始从肌肤的每一处漫进身体,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他看女孩紧张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哈哈,就跳桥那句是真的啦!喂喂,不是吧,这都能吓哭啊!”女孩埋着头,肩膀一耸一耸地颤抖起来,搞得他一下子有手足无措。

  “你个丧心病狂的骗子!谁在你面前哭啊!我这是气的,气的!”女孩一拳锤在他胸口,接着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我错了好不好?”他拎着满手的东西追上前直告饶,“请接受我诚挚的歉意吧!”

  “不干!”

  “明天还陪你买东西?”

  “想得美!”

  “那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啊!”

  “下次看到那种东西的时候提前告诉我!”

  “哪种东西?”

  “哼!”

  “……”

  二人的声音渐渐淹没在风里,他们身后,数月以来第一次,路灯的光芒照亮了天桥第四根立柱下的地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