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36:4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心碎之我主沉浮
  4. 第一章 幽明路

第一章 幽明路

更新于:2018-03-16 11:53:04 字数:5031

字体: 字号:
心碎之我主沉浮目录
共2章
  引子:人生并不是永远都像想象中那般美好的:生命中本就有许多无可奈何的悲哀和痛苦

  ------------------------------------------

  人死了,会去哪里呢??会去另一个世界吗?另一个世界是哪里?那么会重新投胎吗?是否会在次回到红尘中呢?

  当然,眼前不就有一个在飘荡的游魂吗……

  一身黑色的衣服,近乎透明的身体,脚下没有任何动作,苍白的脸看上去他是那么的无力,一双没有神的眼,似乎已经注定了他的死亡。

  看上去,他很英俊,大概三十多岁左右,可是为什么会变成游魂呢?他应该还可以活三十多年,甚至更多年。

  也不知道飘荡了多上时间,但眼前的景色已经开始变了,绿树红花,不存在了,换来的是黑石枯木,听不到飞鸟虫兽的声音,换来的则是一段段幽怨的笛声。

  “幽明界”三个金黄的大字,如梦幻泡影一样漂浮在空中,游魂也没有在意,继续向前的飘荡……

  终于,到达了幽明界,发现万千如同自己一样的游魂,非常整齐的排队向前走去,这是什么?侧头向边上望去,“奈何桥”三个血红色古老的文字!

  是孟婆汤吗?喝掉这个就可以解脱了,忘掉前世的一切吗?

  终于,游魂有了动静,不在任凭身体的漂浮,而是轻轻的动了动,走向旁边的一块大石,靠在那坐了下来。

  他是一个失败的人,在这个世界,失败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死,前世的一切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天行,你身为魔道至尊,为什么如此的固执!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我们整个武林为敌!”一个身披着灰色披风,两眼带着一丝阴霾的老者,手持利刃,大声的指责着他。

  另一个声音道:“莫掌门,和他这个魔头说这些道理有什么用,今天我们就要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要让他用自己的鲜血来为自己赎罪。”这个声音充满了愤怒!仿佛把那他杀了都不解气!

  九大门派,所有的高手,全部将天行围在中间,包括天行自己的魔教,但他们谁也不敢轻易的动手,因为他们怕,怕天行手中的那把利剑!这把剑饮过无数鲜血!

  尘世间,多少痴情的男儿,多少柔情的女子……

  天行,他痴情,他执着,看着怀中身体已经冰冷的女子,天行哭了,血红色的眼泪,轻轻的掉落在女子的脸上。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道伤心时!大声的喊道:“为什么?你们不是高手,大侠吗?不是名门正派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天行要的很简单,可你们为什么这都不能给我?”

  那个阴霾老者,人称莫掌门的人道:“正道并不是魔道不可以成亲,但是你却不行,你是魔道的首领,而她却是正道的圣女。”

  天行他怒了,手中的剑散发着无穷的血色实质性杀气,大声的道:“我已经不是首领,也不是什么掌门,我已经放弃了一切,你们还要怎么样?”都被那能杀人的剑气吓得所有人都像后退了一步,一个白色胡须的老和尚出来道:“未失主,你说的没有错,可是,你的杀孽实在太深,你拿着这把剑的同时,你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因果报应,那女子的死,可以说是因为你的连累!阿弥驼佛。”

  天行看着手中剑,看着自己抱着的女子,心中充满了无数的感叹,是啊,是因为自己的剑,她才会死,自己才会有今天,可是,难道自己杀错了吗?天行所杀之人,全是该死之人,难道他们看不到吗?

  这时候一个青衣老道打扮的老人,看上去很和蔼,向前走了一步道:“天行,你还在想什么?难道你还想造更多的杀孽?今生的种种,以都是过眼云烟,为何还要如此眷恋,不如喝一口孟婆汤,重新做人。”

  天行手中的血剑握的更紧了,杀气更加的重了,为什么?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可是,如果自己要是对的,为什么他们都在指责。”

  长剑平举,天行大声的喝道:“天某自是问心无愧,难道我杀那些该杀之人,也是错了吗?难道他们都不该杀吗?”

  这时候,那个老者又说话了:“你个杀人魔头,正道,魔道还有世俗,多少人死在你的手里,你现在还为自己掩饰什么?”

  天行冷冷的笑了,是那么的悲伤,是那么的气愤,天地之大,竟然没有天行的容身之地,罢了,罢了,左手一转,身前抱着的女子已经被带到背后,接着抽出腰间布带飞快把自己和那名女子绑好。”

  天行长剑腕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夹杂着一层血色实质的气体,大声的道:“你自称掌门至尊,有何能耐,可敢与天某一战。”

  那个老者喃喃的道:“这,这……你个杀人魔头,死到临头,还如此大话,今天就是天下英雄战你,又怎样?”

  天行一听,顿时热血沸腾,豪气干云的道:“好……天某生平做事无愧天地,今天,天某人独战天下英雄,就算死又有何妨。”一时间,所有人似乎都被天行的豪气镇住,竟然无人能语。

  因为他们明白,天行是个魔,是个可怕的魔,武林之中,无人能比的魔,即使现在在场的所有人,一起上,也没有可能胜过他,也正是因为如此,未灵风才遭到嫉妒,走到今天的这一步。

  这时候,刚才那个老和尚又走了出来,接道:“天施主,难道你还在眷恋着红尘,事事非非,恩恩怨怨,都是过眼云烟,为何你还不敞开自己的心扉,即使你把这里所有人都杀光了,难道你还有容身之地吗?”

  是啊,天行啊天行,为什么会有今天,难道自己杀的人还少吗?没错,他们是应该死,可是为什么杀死那些人的都是自己?今天,即使把这里所有人都杀光,他的爱也不会复活,天行也不在有容身之地了。

  天行双眼中的光芒瞬间消失了许多,好久没有说出一句话,像是思考什么,也像是做这什么决定,忽然,抬头凝视着所有人,仿佛他的眼神可以看穿一切……

  在场人不由的全身打了个冷颤……

  天行横握长剑,道:“好,天行该死,但不是因为你们这些自称英雄的人。天行以生无了趣,对红尘无任何眷恋,但我天行恨,恨天下所有人,即使喝下孟婆汤,我仍旧有恨。今天……我天某就给天下自称英雄的一个交代,或许二十年后,另一个天行会在次出现……”

  一道血色的光出现,好快,好快的剑,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天行手中的剑是如何划破自己的咽喉,所有人都没想到天行会这样做……

  鲜血流了出来,就在天行倒下去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如划破夜空的白色流星,出现在众人的头顶,紧接着出现在天行的身边,一把抱住将倒下去的天行两人。

  身背着长剑,一身剑客的打扮,看上去也是三十岁左右,刚毅的脸上透露着沧桑,一双冰冷的眼睛如冬天里的飘雪。

  看着天行,黑衣剑客瞬间眼睛湿润了,大声的喊道:“为什么?为什么,天行你为什么这么傻?你忘了今年的论剑了吗?是兄弟不好,兄弟来晚了一步,你不要走,我这就把这些人杀光……”

  所有人被眼前的这个人给吓住了,他们当然知道,这个人就是武林中少有的最高剑者,与魔道的天行每年八月十五都会比试一次剑法,可是十几年下来,二人始终是平手。现在这个几乎疯狂的剑者竟然要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还有一口气的天行坚持着摇了摇头道:“不……兄弟,是我对这……这个不分黑白的尘世,没,没有了牵挂,让我休息,休息下吧,如果,你,你还,还把我,当,当兄弟,那就不要为难他们,来,来,来奈何桥陪我喝,喝,喝最,最后一次酒…………”

  话还没有说完,天行已经没有了气息,一代枭雄,竟然被这些江湖败类逼死在月仓山,黑衣剑者虎目含泪,抬头看着眼前这些“英雄”摇头道:“如果不是未灵风临终前的交代,我会叫你们全部下地府去陪葬……还不快滚。”

  所有人如释重担,忙喘了口气,向山下走去,只一小会的工夫,千万人转眼就散去。”

  黑衣剑者右手一点,身后的剑竟然自己飞了出来,开始在地面上斜飞乱舞,只转眼的时间,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个深四,五米的大坑。”

  黑衣剑者把剑收了回来,抱起天行二人,轻轻的放了下去,然后站了起来,道:“兄弟,等我,我这就去地府看你……”

  一道白色的光,消失在夜幕中。

  回想着前世的云烟,未灵风有想哭的感觉,这一生就这样的完了……

  自己从小是个孤儿,后被师傅收养,也就是上任魔门教主天痕。后跟天痕学艺15载,凭着他那天才般的悟性,毅然将魔门至高法典《血屠》练至大圆满,被魔门上下所看好,所有人都相信下任魔门教主之位必定是他的,天痕也将魔门至宝“戮”传给了他。

  相传“戮”乃杀神白起坑杀40万大军后,用40万的亡魂血肉来祭奠这把剑,后不知怎么的传到了魔门开派祖师任不平手中,就这么穿了下来。

  小天行长大了,他的心感到无尽的孤独,在魔门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这不是他所想要的生活,于是他偷偷留下一封信开始闯荡俗世。

  这个世界里虽然已经到了高科技时代,但武林还存在着,各各门派都隐藏在“地”下,用一种合法的身份来做掩护,武林还在延续......

  天行来到了大都市中,但他却更加的迷茫与无助,就在这时“她”出现了,她的出现让天行惊喜万分,他孤独的心也开始悸动。

  好景不长,就在他俩如胶似漆的时候,正与邪的战争又拉开帷幕,他们都个自回到了自己的归属。

  正与邪的战争是永恒的,这一次的到来却使得他们是这么的无力,爱虽是这个世界永恒的真谛,但比起杀父之愁,弑师之痛来说却算不上什么。

  天痕死了,大位就沉甸甸的压在天行的身上,他想报仇,但仇人却是她的父亲,他的岳父。但这一切这两个郎情意切的情侣却截然不知,于是悲剧发生了,当天行杀死他的岳父,也就是正道盟主的下一刻,她出现了,两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对方,她像疯了一样疯狂的抓挠着天行,大哭了起来......

  这一切都已发生,也就无从改变,这注定是个悲剧,天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他把自己关在房中借酒消愁,3天后,他出来了身上散发着比以前更加清冷的气息,他知道,和她是不可能的了。

  3天与外界隔绝,让他迫切的想知道外界的情况,2天前她成为了新的正道盟主,这一消息让他苦笑不已,他知道自己还是忘不了,忘不了那段美好的时光。

  他们私奔了,他们最终还是放下了,因为那段美好,那段刻骨铭心,他们是放下了,但有人却不想让他们如意。

  忽然一道白色的光一闪,一个人影出现在天行的身边,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天行的好兄弟,黑衣剑者。

  黑衣剑者看着天行压抑的神情,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一把拉住天行道:“走,和我回人间界。”

  天行面色平静的摇了摇头,道:“肉身以坏,回去也是枉然,并且天某以对尘世无牵挂,回去做甚?冷弟是天某唯一敬重的人,在这里能在见知己一面,已无遗憾。”

  听着天行的话,冷剑的表情麻木了,相处十年,他很了解天行的脾气,如今兄弟之间就要阴阳两隔,他的心几乎碎裂了。

  冷剑大喝道:“白无常,拿酒来。”声音如晴天霹雳,所有游魂的耳边产生嘶嘶的震鸣……

  白无常早就看到了这个刹星,只是一直没过来,心里正奇怪呢,这冷大侠今天怎么来地府逛来了,仔细一看,还有魔门的首领,天行。

  当然,地府和魔门就像俗世的法院与公民,可是天行的威信却是极高,地府中人都惧怕三分……

  白无常一听冷剑在和自己说话,忙从孟婆那里拿出两坛子酒,一跳一蹦的来到了天行和冷剑的身边,恭敬的道:“冷大侠,请用。”

  冷剑接过酒,递给天行,自己又拿了一壶,眼中湿润着,悲伤的道:“昨日以随空杯去,黄泉路上兄陪醉,好兄弟,就让冷某在陪你醉一回吧……说完在也看不下去天行的伤感,拿起酒壶,大口大口的猛灌下去。

  天行的心好酸,人生得一知己足以,冷剑竟然在黄泉之路为自己送行,一时间,好多好多话要说,却又说不出口,拿起酒壶,竟也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白无常随是个接引使者,可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情深意重,竟然也转过头去,不忍在看这伤感的场面……

  两壶烈酒,中的酒水不断的流动中,进入了两人的咽喉……天行把酒壶一扔,豪气万丈的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冷弟何必这么伤感,天某的灵魂还在,冷弟以后想我了,可以上俗世来看我。”

  冷剑摇了摇头,他了解,既然天行他已经决定了,那么自己也没必要多说……

  这时候,白无常看了看时间道:“天门主,该上路了,否则会晚的。”

  冷剑的脸色一变道:“我和兄弟多呆一会,你也催吗?信不信我叫你魂飞魄散,永远的成为尘埃。”

  一句话把白无常说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苍白无比!

  天行听了道:“何必为难他呢,他也是为我好,冷弟,天行无能,不能在和你比剑了,这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走到孟婆的旁边,伸手接过一碗孟婆汤,仰天一阵狂笑,看了看冷剑,道:“好兄弟,你保重,兄弟走了。”说完,一饮而尽

  瞬间,天行的表情变的呆懈,眼神纯真无光,只见天行渐渐的离去……

  冷剑看着天行的鬼影渐渐的远去,消逝。眼中流下了一滴英雄泪……

  —————————————————————————————————

  求收藏~!求推荐~!谢谢!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心碎之我主沉浮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