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43:5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医手托天
  4. 第003章 一丝契机

第003章 一丝契机

更新于:2018-03-18 12:58:21 字数:3606

  怒喝之下,旁边的两个士兵已经拉开了架势,准备随时将他拿下。

  方麟并没有做出过多的解释,嘴角带着一丝涩笑,反问道:“如果你能确保太医来之前王妃依旧平安无事,我可以不插手,如果你做不到,请不要打扰我,刚才你的一番打断,又延误了王妃的几丝生机。”

  一番话毕,徐公公的脸上顿时犹豫不决起来,显然正在权衡着事态的利弊。他望了望凉亭之外的倾盆大雨,依旧没有减缓的趋势,又望了望眼前双腿弯曲在地的方麟,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内心深处依旧不相信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真的有一定的把握救下王妃。

  只是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思绪万千过后,这时他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嘴角稍稍触动了一下,继而沉声道:“好吧,记得下手要有分寸,希望你能明白后果。”

  得到了允许方麟随即解开了地上女子领口的扣子,自语道:“溺水者在还有微弱的气息的情况下应该保持呼吸通畅,以尽最大力度的保持气息的平顺。”继而又用左手托起了女子的脖子,使其背朝上、头下垂进行进行倒水。

  显然以他这幅十八岁的身躯是很难做到的,虽然地上的女子神态轻盈,可扶在手中依旧感到少许的吃力,继而望了望徐公公身旁的两个士兵,焦急道:“快,来帮我一把,将王妃扶在我曲起的腿上即可。

  而被叫喝的两个士兵则面面相觑,如此一番作为本身就是大逆不道,以他们的身份那里敢沾染王妃娇贵的身躯,更何况在这种古代的封建社会,讲究的是非礼勿视,王妃此刻领口前的一颗扣子被解开,恐怕看一眼这条小命说不定就搭了进去。

  一时之间两人无动于衷,显然他们心中同样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少年能有什么本事。

  看着这些人的神态,方麟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愤怒,活了二十八年他怎能不知道徐公公和被叫唤的两个士兵打着什么心思。救死扶伤乃是作为一个医生的天职,在这一刻他焦急无比,如果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从自己手中溜走,恐怕是又是一条罪过。

  就在这时,一直躲在一旁好奇打量着众人的小丁丁小跑了过来,奶声道:“我来帮你吧,”说罢一双脏兮兮的小手使劲的扯着王妃的衣角,可依旧是无用功。

  方麟的眼神当中流露出了一丝感动,既然大家都怕惹祸上身,也不再顾虑那所谓的礼仪,关键时刻还是救命要紧。他咬了咬牙之后继而粗鲁将王妃的胸前的衣衫抓住,使劲的拽到自己另一条早已曲起的大腿上,使之面部朝下,另一只手重重的压住他的背部,不停的来回搓动。

  围观的一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做法想都不敢想。徐公公更是踉跄了几个脚步,想诉说什么,可终究没有开口,唯有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事情不要往坏的方向发展。

  片刻之后,王妃的腹部遭到了挤压,突然头颅抖动了几下,继而连续喷出了几口清水。方麟用手探寻了一下王妃鼻息之间的气息,他脸上的神情终于有所缓和,不过搭在后背上面的手依旧在来回搓动,只是力道没有刚才那般重罢了。

  在又一番折腾之后,王妃再次喷出了两口清水,方麟没有继续下去,显然此刻已经没有了大碍,可以自主呼吸,剩下的事交由其它人即可,随即平稳的放下了王妃。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不停的抖动着自己的手臂,刚才一番动作看似简单,但是一定要掌握力道和技巧,显然那一番做法令他的两条臂膀酸痛无比。

  徐公公此刻蹒跚着脚步走了过来,眼神当中依旧充满了疑惑,轻声询问道:“没、没什么大碍吧?”

  “有”

  方麟如实回答,随即又道:“如果御医还不前来,也或王妃不能及时的接回府中去修养,恐怕会感染上风寒。”

  三月的天气如同春老虎般,温度起伏不定,有时候正享受着春天提前的到来的温暖,换上裙子恣意潇洒,却又突然回到了寒冬的末尾,凉意让我们不得不再次裹成一个粽子般。在这种措不及防的情况下,很多人会因为这个季节而患上感冒。而王妃在这种环境下落水,且她那娇弱的身躯自然敌不过大自然的力量,方麟前世作为一个医学博士,对待此时的情况早已明了于心。

  徐公公此刻的脸上或多或少还是乏出了一丝色彩,毕竟王妃的命算是保住了,更何况结合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和面前这个青年说话的语气,也不像是在骗人,除非他真的不要脑袋了。

  就在众人以为还要焦急等待之时,一阵阵铁骑的声音传了过来,即使在如此雨势之下,众马蹄声依旧铿锵有力,丝毫不会被淹没。两位士兵率先反应过来,惊呼道:“这是战马,而能做到如此声势恐怕是......”

  “是袁氏将门之人!”徐公公沉声打断道,此刻他的眉头深锁,心中已经思绪万千起来,倘若是皇族中人还好应付,如果是袁氏将门的人,对方完全不给任何人面子,一言不合之下就会掉脑袋,整个紫荆城中不可携带兵器,但是他们偏偏是列外,可见其威势。

  只是几个乏眼间,‘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大,整个凉亭好似在这股声势之下都轻微的颤抖了一般,而这时,之前率先跑出去寻御医的两个士兵已经飞速的跑了回来,此刻他们的脖子上面青筋暴起,胸膛不停的起伏着,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发丝间的雨水已经掩盖了其面容,突兀的看起来这幅形象太过于摄人心悸,显然一路往返根本没有停留半分。

  徐公公先是诧异的打量了一番,本想质问着为何袁氏将门之人为何会来,而这时一大队铁骑已经环绕而过,整个凉亭的都处于包围之中,黝黑的铠甲在雨势之间乏起令人心悸的幽幽寒光,一股巨大的气场瞬间自空中弥漫开来,没有人怀疑这一对人马的份量,每个人都被此时这股肃穆气氛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嘶嘶”

  就大家心神不定之时,一阵特殊的马啸声再次把凉亭当中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一起,众人顺着声音向着凉亭入口处望去,只见一匹赤红色的战马上面端坐了一位身披铠甲的青年人在雨中狂奔,青年人很明显脸色不善,在一股匹敌的气势之下让人望而生畏。

  而赤红色战马速度之快只在几个呼吸间便已经冲入凉亭之中,顿时马蹄高高扬起,再次爆发出了一阵透人心悸的马鸣。于此同时马背上面端坐的青年并没有立刻下马,而是冷眼扫过众人,厉声大喝道:“这里是谁负责?”

  声音之大在这股迫人的威势之下,听在众人的耳中仿若天空中的闷雷炸响一般,吓得最小的小丁丁直接躲在了方麟的衣角后面,一双小眼睛不停的偷瞄着。

  徐公公听到这话那里还敢有半分怠慢,连忙卑躬屈膝,还没等马背上的青年再次发话,便已经把王妃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絮叨清楚,只不过在讲方麟如何治疗王妃的事情上面有所隐晦。他深知面前之人是何等的威势,能够乘骑赤血宝马之人除了当今袁氏将门袁战的大儿子袁飞之外,恐怕就只有当今圣上敢乘骑同样的马匹。

  袁飞此时才不过年龄二十有余便已经做上了将军,当然除了他父亲的关系之外,也是靠着他一身的战力,听闻他从小习武,一拳便可以打死一头牛,朝中上下无人不畏惧这个崛起的青年,恐怕将来的威势不弱于他的父亲袁战。

  此刻袁飞一双虎目扫过,瞬间便看见了不远处的凉亭石凳上处于昏厥之中的妹妹袁梦怡,他当即一个纵跃下了战马,立刻查看起了其情况。

  就在这时,凉亭之外再次走进一位老者,且肩上还背负着一个药箱,虽然旁边有两位年轻的将士搀扶着,但明显身体已经老迈,老者此刻面色潮红,稍稍喘息了之后便不停的仰着手,道:“治病要紧,赶紧扶我过去。”显然看得出来他们是跟随着袁飞一起火速赶来的,只是一前一后罢了。

  方麟也在人群当中暗暗的打量了一番,知道这是一位资深的御医,懂得利用呼吸之法来调节自己此刻的情绪,从而心中也暗生敬佩,做医生救死扶伤乃是天职,任何之后都不能错失良机,一分一秒都不能放过,对面的老者明显已经年过半百还有多,却能在第一时间赶来。

  随着御医的到来,袁飞也守候在了一旁让开了位置,继而对着不远处的一个将领道:“马车来了没有?”

  “将军稍等,路面湿滑,马上就到!”回答铿锵有力,没有多余无关的话,自一个年轻的将领口中而出,充分的体现出一个军人的该有的魄力。

  缓缓过后,御医的表情仍旧没有半点的松懈,对着袁飞恭敬道:“将军,王妃虽然腹中的湖水已经没有了大碍,但是耽搁太久,寒气恐怕已经入体,得赶紧接回府中调养。”

  一番话毕,袁飞猛的向着凉亭之外望去,只见一架豪华的马车已经迅速赶来,而马车的两方完全是一个个铁血将士在雨势之中在卯着劲推动着,在这些将士的脸上看到的只有坚毅的神色,军令如山,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在准确的时间内完成命令。

  紧接着几个丫鬟已经撑着黄罗伞率先从马车中走了出来,继而小跑来到凉亭之中,他们的手中已经拿好了不少的棉袍,其面料显得是极其的雍容华贵。

  袁飞迅速的接过了一件棉袍覆盖在自己的妹妹身体上,继而双手抱起自己的妹妹,在黄罗伞的遮挡下,阔步的向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立即护送王妃回府!”

  随着这一声大喝,围住凉亭的一众铁骑士兵整齐有序的撤退开来,浩浩荡荡的追随在马车两侧,而凉亭之中这股迫人的压力感也瞬间消失。

  就在大家以为可以大松一口气之时,袁飞并没有立即返回,而是再次阔步向着亭中众人走来,每踏出一步,都带着一股厚实的沉重感,随着他冰冷的目光扫过凉亭,每一个人都感觉到背后乏起一阵凉意。

  “刚才是谁治疗我妹妹,给我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