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13:2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仙道小农民
  4. 第一章 体内有灵田

第一章 体内有灵田

更新于:2018-03-16 17:57:05 字数:2955

  “阴木,又称鬼王树,一千年一开花,一千年一结果,一千年一成熟,一次生三枚阴木参果,暗合一阳化三阴之道义,可……”院落前方,一位二八年华的白裙少女,认真地讲着课。

  午后的阳光透过林叶间隙,洒落在她窈窕动人的身姿上,让她看起来美好得不染一丝凡尘。

  杨冰颜,太墟洞天的天才少女,天资非凡,十岁时便已开辟属于自己的灵海,至今虽然年仅十六,但其修为却已然达到了一个让人惊叹的高度。

  放眼望去,院落中全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年男女,一个个精神抖擞,认真的记录着少女所说的知识,更多的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少女那精致绝美的容颜。

  “嗨,看看后面那个穷家伙!”突然,不知是谁低声说了一句,随即,一阵骚动在人群中传递开来。

  “又是这个不能开辟灵海的笨蛋,天天睡,跟头死猪一样?”有人骂道,这家伙居然敢在杨师姐的课上睡觉,下课一定要狠狠教训他一顿!

  “没有成为正式弟子的天资,又不愿后天努力,这种人应该直接逐出太墟洞天!”有少女回头,语气很冷,说话毫不客气。

  “就是,一个农民家庭的子弟,也配来修仙?就应该直接将他逐出门派,赶回家锄地干活!”

  ……

  这些人口中所说的,自然就是太墟洞天的名人“赵子农”了。

  赵子农是今年初入太墟洞天的一百二十八名弟子之一,当然,与在座的二十四名少年男女一样,只是一名灵童罢了。

  呃,别误会,所谓的“灵童”,不是指天资超凡、体质脱俗的仙苗,而是完全相反,天资差得一塌糊涂,完全是凭借关系走后门进来的一群人,他们的主要任务不是努力修炼,而是帮助弹药长老照料仙草园。

  可以说,灵童是太墟洞天最底层的阶级,与入门弟子比,待遇可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更是别说跟杨冰颜这等最顶级的存在相比了。

  本来,以赵子农这等身份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引起他人注意的,但就在不久前他出名了,当然,不是什么好名气——睡神!

  每天在杨冰颜的课上呼呼大睡,这种行为想不出名都不行!杨冰颜是谁啊,那可是太墟洞天的第一美女,是无数少年心目中的女神!谁敢在她的课上睡觉,那是摆明了不给她面子,不给她的那些粉丝的面子,不被人打死,也绝对会被人以口水淹死!

  其实,赵子农也不想这样啊,但,实在是太累了!

  杨冰颜曾经说过一句话:勤可补拙,有朝一日你们通过考验一样有机会成为入门弟子!

  就是为了她的这句话,赵子农每天一直到夜深人静,其他太墟弟子都已经睡熟的时候,他还在艰难的修炼着!

  呃,你问他怎么修炼的?呃……这个嘛,这还用我说吗?当然是“种地”了!

  这是一个全民修仙的时代,他赵子农自然也不落人后,虽然咱作为一个小农民,资质不咋地,家世不咋地,也没啥修炼资源,但咱身体里有灵田啊!

  咱可以自己种灵草啊,每次管事交代下来的种子,咱都私自克扣下来一点儿,这样不就行了吗?而且,也省的再去炼制、提纯等一系列费劲的处理!

  其实,赵子农自己也不知道这灵田是怎么来的,不过作为农民的儿子,有田咱就种!

  现在他体内的灵田中已经种下了四十五棵灵草,每日不断为他提供修炼所须的灵气,真正算起来,此时他的修为已然堪比炼体第九重,远远超越在场的二十四名少年中的任何一人!

  “喂,大哥,别睡了,赶紧醒醒了!”

  突然,沉睡中的赵子农感觉旁边同桌的何大头推了他一把,经过一瞬间的疑惑之后,他整个人瞬间抬头、翻书、握笔,三个动作一气呵成,毫无滞涩!

  “赵子农!”一道悦耳但却带着三分严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是!”赵子农坚定而认真地应了一声,而后腾地一声从座位上站起,脸上表情淡定无比,仿佛刚才睡觉的并不是他一样。

  “回答我,你为什么来太墟洞天?你的梦想是什么?”院落前方,杨冰颜一脸严肃地盯着赵子农,原本白皙的容颜因为气愤而略带三分嫣红,一对丹凤美眸微微眯起,流露出一丝严厉,她真的是很用心地准备了这节课,也是真的想帮助这些师弟师妹,但是现在……

  “回答我!”

  “是,为了修仙。”赵子农脸上完全没有一丝惭愧,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家伙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那你的梦想呢?”杨冰颜不依不饶。

  “梦想……”赵子农微微一呆,可还不等他再说话,坐在另一边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已经抢先一步开口道:“杨师姐,你别问了,他的梦想,就是回家继承他那个没用的农民老爹的衣钵——继续回家种地,当农民!”

  “哈哈哈……”

  “哈哈,真是可笑,当农民,哈哈……”

  “想当农民就该滚回家去,在这仙府洞天玩什么?小农民,赶紧回家玩泥巴去吧,哈哈哈……”

  ……

  那少年话一出,整个院落中顿时沸腾了起来,无数嘲笑与鄙夷纷纷扑向赵子农。

  院落前方,杨冰颜看着这种场面微微皱了皱眉,想要开口制止,但一看到赵子农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想看看这个赵子农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到底有没有脾气!

  赵子农淡定地站在院落中,斜着眼目光从在场的二十四名同窗脸上一一扫过,待得院落中笑声渐稀,他才一脸鄙视地说道:“你们搞的跟你们不用吃饭似的,农民咋了?我是农民,我骄傲!农民不种地,你们吃个屁!”

  此话一出,整个院落瞬间安静了下来,随即,之前嘲讽他的那个少年“砰”地一拍桌子,整个人猛地站了起来,转过身,狠狠瞪着赵子农,道:“你小子说什么?再把刚才的话给我说一遍!”

  赵子农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这少年,他认识,名叫叶子寒,是太墟洞天外太墟城中的叶家小少爷,因为平日嚣张跋扈,无心修炼,故此修为仅仅处在炼体第四重,但因其有一位入门弟子的兄长,再加上其背后叶家势力极大,故此,平日里少有人敢顶撞他,不少门中弟子都是主动攀交。

  “赵子农是吧,你是不是想死?我不介意现在打残你!”见赵子农完全无视他,叶子寒脸色更显阴冷。

  “嘿嘿,这下有好戏看了!”

  “赵子农这小子,却是该收拾他一顿,不知天高地厚!”

  ……

  周围的那些少年男女中,多数人都一脸冷冽,他们是之前嘲笑赵子农的那些人,刚才赵子农的那句话完全是连带着他们也一起给骂了。

  不过也有人一脸同情地看着他,在他们的印象中,赵子农依旧是两个月前的那个练体第二重的可怜小子。

  “行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坐下!太墟洞天内不许弟子私下斗殴,违者严惩!”还不等赵子农开口,杨冰颜绝美的容颜上已经满是寒霜,红唇轻启,话语冷到人骨子里!

  “呵呵,杨师姐别误会,赵师弟眼界狭隘,我只是想让他开开眼,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女神开口,叶子寒自是不敢不从,悻悻地坐了下去,还不忘回头狠狠地瞪了赵子农一眼,那眼神是恨不得将赵子农千刀万剐!

  对于他这个表情,赵子农知道代表什么,上一次让他做这个表情的人,第二天就被人打断了两条腿骨,险些终身残废!

  不过,赵子农并不在乎,以叶子寒那炼体第四重的修为,在他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儿吧!”

  时间过得很快,待杨冰颜走出院落之后,这一方本该喧闹沸腾的小天地竟然一反常态的安静,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氛,有一些人远远地站在院落的墙边,一脸看戏的表情望向院落中央。

  而另有四个少年,他们彼此点了点头,分散从四周渐渐逼近,将赵子农围在了中间,这其中就包括叶子寒。

  “小子,我记得你刚入门时是炼体第二重对吧?”叶子寒“砰”地一脚踹在赵子农的桌子上,一脸嚣张地说道,“你说你今天能应付我们四个炼体第四重的吗?”